2022-11-24 17:04

瞭望元宇宙|真正的“游戏元宇宙”还有多遥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 蔡姝越 上海报道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编者按:

元宇宙(Metaverse),这个来源于科幻小说的概念,已成为真实世界中的流行语。围绕这一新兴概念,一场产、学、研的实践正在展开。数字化转型中,元宇宙能否担当大任?这些新概念在中国语境下如何落地?南财合规科技研究院数字娱乐课题组策划了《瞭望元宇宙》系列报道,以期为行业和社会公众提供理解元宇宙的敲门砖。系列报道第二篇,我们将深入挖掘国内元宇宙游戏产业的发展格局,梳理其现状、争议和未来。

在大众对元宇宙的构想中,“游戏”是优先级最高的落地场景之一。《头号玩家》《赛博朋克2077》等作品中,“游戏”也多次成为元宇宙的主要载体,描画出人们对于这一前沿风口的想象。

今年以来,监管侧陆续传来元宇宙产业发展的利好消息。北京、上海、广州、浙江、深圳、河南等省市皆出台了元宇宙的相关发展政策。

而在上海市发布《培育“元宇宙”新赛道行动方案(2022-2025 年)》(以下简称“《方案》”)中则明确指出,要发展元游戏,支持运用云渲染、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研发制作可编程、再开发类游戏产品。同时,着力培育一批品牌号召力强、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原创元游戏。

而在经历元宇宙游戏“第一股”Roblox估值暴涨、NFT概念在海外兴起以及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这三轮行业浪潮后,国内元宇宙游戏产业发展的现状如何?仍存在着哪些问题和争议?未来发展的焦点又是什么?

  • 国内布局:大厂自研+收购开拓游戏元宇宙

自元宇宙概念兴起至今,国内多家互联网厂商纷纷参与其中,除了在区块链、人工智能、图像处理、云计算等专业技术领域深入布局,也通过大范围投资或收购的方式来扩大自身的元宇宙游戏版图。

如龙头腾讯在今年2月被被证实成立了XR部门,并早已在内部启动活水招聘。除了在相关业务上增员,腾讯也先后投资了Epic Games、Roblox等具有元宇宙要素的游戏企业。另一巨头字节跳动除了在2021年8月以90亿收购了VR头显制造商Pico,高调进军VR游戏市场。此外,字节也收购了VR初创公司PoliQ、元宇宙社交厂商波粒子科技等厂商。

此外,以游戏业务为主的公司,也都依据自身已有的IP储备和技术积累等原生优势,逐步加入元宇宙赛道。

如上海游戏“四小龙”之一、手握《原神》《崩坏学园》等IP的米哈游在今年2月正式成立了元宇宙品牌“HoYoverse”,将在蒙特利尔、洛杉矶、新加坡、东京和首尔的办公室开展业务。在底层技术方面,米哈游则联合瑞金医院成立了“瑞金医院脑病中心米哈游联合实验室”,主要研究方向包括脑机接口。此外,据媒体报道,米哈游还成立了AI科学家团队逆熵工作室,探索人工智能技术的进一步突破

总部同样位于上海的巨人网络亦有元宇宙的相关规划。11月18日,巨人网络在某投资者互动平台中表示,公司将元宇宙游戏确定为长期布局的方向之一,并组建了单独的技术产品团队,耐心探索发展路径,扎实推进产品研发。

坐标北京的完美世界则在某投资者平台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非上市业务板块,将在各自的领域推进元宇宙相关的布局与探索,释放相应岗位需求。上市公司立足于主营业务游戏内容制作的方向定位,有序推进元宇宙相关业务规划的落地。以目前已上线的游戏产品为例,完美重点提到了使用UE4引擎研发的《诛仙世界》端游和《幻塔》手游。

坐标深圳的中手游将依托“仙剑奇侠传”IP,着力打造仙剑IP元宇宙。如今年内推出的国风元宇宙平台《仙剑世界》,旨在打造消费、交易、娱乐自由的“仙剑”开放世界游戏。

而位于广州的三七互娱则投资了包括脑机接口、光学模组、光学显示、AR眼镜、空间智能技术、半导体材料等多家为搭建元宇宙提供基础设施和底层技术的厂商,并在今年6月和智度股份共同打造了全国首个元宇宙游戏艺术馆。

不过,“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创始人兼CEO David Baszucki曾经提出,元宇宙中应含有八大要素,分别是身份、社交、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与文明。

21记者观察目前国内已经正式推出的带有元宇宙标签的游戏后发现,不少游戏中可能仅具备社交、经济系统等1到2个相关要素,其它部分与传统游戏的表现形式并无区别。

而在从业者看来,一款真正的元宇宙游戏,至少应该具备哪些基本特质?

对此,MetaApp创始人兼CEO胡森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分享了他的观点。他认为,一款带有“元宇宙”标签的游戏,与传统游戏的运作模式有着两点本质区别。“第一个点在于相比起用户在游戏里培养的角色的数值成长,比如打怪升级,强化装备等。元宇宙游戏可能会更看重用户在游戏中的实际体验,即更强调‘参与感’。”他说。

而第二点区别在于,在以UGC模式(用户原创内容)为主的元宇宙游戏中,游戏内容从传统玩法中随着剧情推进而被不断消耗转化为玩家不断参与创造。“如果用户能够参与到游戏世界观的搭建过程中,那么这款游戏的内容消耗属性就会变弱,也不会出现一款游戏的内容已经更新完了,要赶快开发下一款新游戏这样的情况。从游戏开发方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个更为稳定的商业模式。”胡森指出。

但他也坦言,相比于传统的网游,元宇宙游戏可能更少会去做“氪金”的部分,因为在元宇宙中,理论上任何由玩家创造的要素都是“可被定价”且“可流通”的。对于国内厂商来说,如何在长期运营中实现商业化,也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 发展争议:P2E经济系统是必要的吗?

提到元宇宙游戏近年来的发展,区块链游戏(以下简称链游)是其中难以被忽视特殊形式。金融性为主导,游戏性为辅助,是许多链游的核心特征之一。目前,《Axie Infinity》《Decentraland》《Sandbox》等是海外地区较具有代表性的链游。

以菲律宾链游《Axie Infinity》为例,从玩法角度来看,该游戏的游玩机制类似于暴雪旗下的卡牌对战游戏《炉石传说》,而收集养成的部分则类似于由Game Freak开发、任天堂发行的掌机游戏《宝可梦》系列。

21记者实机体验了该款链游后发现,与常规的卡牌对战类游戏不同的是,《Axie Infinity》中多了两项核心元素:一是可供玩家间自由交易的宠物NFT(即“Axie”,玩家中俗称“阿蟹”),一名玩家起码拥有3只阿蟹才能进入游戏;二是可在多个加密货币市场平台中自由交易的代币“Small Love Potion”,简称为“SLP”。

而如今,“阿蟹”的价格已呈断崖式下跌。一名链游玩家告诉记者,如果要在2021年5月购买阿蟹,其最低价格大概是一只1300元人民币左右。几个月以来,在热度散去及以太坊完成合并等要素的影响下,记者截至发稿前查看《Axie Infinity》的官方购买平台后发现,目前一只阿蟹的最低价格仅为0.001以太坊,约为1.14美元(约合8.14元人民币)。

值得关注的是,以《Axie Infinity》为代表的一系列链游所面临的共同问题,皆是需要通过不断涌进新用户才能维持其虚拟经济系统的持续运作,这与庞氏骗局有着相似的原理。《Axie Infinity》制作团队Sky Mavis也曾多次坦言,新玩家的不断涌入是决定这一款游戏存续的关键因素。

也有观点对于链游中的经济模式是否必须在元宇宙中存在提出了质疑。“元宇宙的核心应该是虚拟现实和虚拟社交,而到底是否必须具备虚拟经济系统,这是存在争议的。”一名坐标北京的业内人士在接受21记者采访时提出了他的观点,“链游将传统游戏的盈利模式由‘Play-to-Win’转化为‘Play-to-Earn’后,吸引的只会是想获得真金白银回馈的投资者,而不是最终贡献留存率的真‘玩家’。”他说。

而在虚拟经济模式下,如何切实保护用户的虚拟资产也是一个关键问题。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延来在接受21记者采访时指出,虚拟财产安全的保护在元宇宙中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区块链,因此构筑可信可靠的底层区块链基础设施是我国发展元宇宙的当务之急。

链游自身所具备的强金融属性,结合其去中心化的特质,也令其成为了元宇宙产业中的重点监管对象。2月18日,中国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中就指出,近期,一些不法分子蹭热点,以“元宇宙投资项目”“元宇宙链游”等名目吸收资金,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有关手法和风险提示涉及编造虚假元宇宙投资项目、打着元宇宙区块链游戏旗号诈骗、恶意炒作元宇宙房地产圈钱、变相从事元宇宙虚拟币非法谋利等四方面。

而韩国则在2021年12月便以违反当地游戏法规为由,要求苹果和谷歌商店下架带有“Play-to-Earn”性质的游戏。据悉,此前韩国游戏监管机构已经取消了15款区块链游戏的分级。韩国游戏管理委员会(GMC)的一位官员表示,根据现行《游戏产业促进法》,P2E游戏中的高额现金奖励可以视为奖品,而在韩国玩游戏获得的奖品价值一次不能超过1万韩元(约合52.85元人民币)。 

  • 突破焦点:留客、内容生态、技术整合

虽然作为元宇宙的重要入口,游戏作为一种关键的落地形式始终被行业予以厚望,但我们距离真正实现用户高度沉浸、各项功能完备、技术成熟的元宇宙游戏世界面世还有多远?

从物理层面来看,目前可让用户直通元宇宙的穿戴式电子设备,如VR头显、AR眼镜等,仍存在着一定的准入门槛。一名VR头显的用户在和21记者交谈的过程中曾经提到,虽然VR游戏的形式很新颖,但是设备的笨重、游戏库存较少以及硬件价格较为高昂,都影响了他的使用体验。

以上便引出了元宇宙游戏在发展过程中,必须要解决的一项与工业设计以及用户体验强相关的问题——元宇宙游戏应如何进一步降低自身的门槛,更大范围地扩展受众?

胡森认为,随着相关技术的快速迭代和发展,元宇宙游戏的配套设备在未来必然会走向“降价”和“减负”两大方向。

“但比起降价和减负,作为一名从业人士,我其实更关注这项设备本身会受到多少人的青睐。”他指出,元宇宙游戏设备的关键任务在于如何留住用户。“从目前技术的发展速度来看,‘贵’和‘重’的问题可能在未来几年内就会被解决。但我很担心在这项设备的门槛降低至与现在市面上流行的游戏机差不多时,大家买了之后是不是仍旧不愿意花太多时间在(元宇宙游戏)这上面?”胡森道出了他真正的担忧。

一名业内人士也告诉21记者,目前真正在发力做元宇宙游戏的厂商,其实都潜藏着一颗做平台的野心。“真正赚钱的从来都是提供内容的平台,而元宇宙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新的做平台的机会。”他也认为,只要掌握了用户和内容,就不用担心元宇宙游戏中缺少付费点。

然而,搭建平台的一大关键词便是“整合”。胡森认为,从元宇宙中的内容到基础软硬件,再到上下游产业链,目前很难实现被某一家公司完全覆盖。“在软件时代,一个公司或许可以花很长时间来把某个行业带动起来。在互联网时代,一个公司可以把上产业链上下游的打通。而在元宇宙时代,单个公司是很难做到以一己之力推动这个概念从出生到落地,来自技术和整合的阻力将非常庞大。”他说。

他认为,包括上海此次公布的《方案》在内,多地支持元宇宙产业发展的政策的出台,这将对各地的元宇宙发展形成产业集群效应,并且极大地提振了从业者的信心。“元宇宙本身是一个很庞大的生产体系,也是国家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府如果可以在元宇宙产业的发展环节中站出来扮演‘纽带’角色,并建立好一套规则,那么企业就可以更好地发挥创新精神,在社会向价值和底层生产技术方面踏实做好具体业务,这将会对整个产业的发展起到正向的引导作用。 ”他说。

游戏之外,元宇宙也在寻求与更多领域进行融合。下一期,我们将详细梳理市面上的社交元宇宙产品,并就以下几个问题进行深度讨论:目前国内元宇宙社交产品有哪些特性?在落地过程中又存在哪些缺陷和不足?未来哪些技术又将为元宇宙社交提供新的发展路径?

出品:南财合规科技研究院数字娱乐课题组
策划:曹金良
统筹:诸未静
研究员:诸未静、蔡姝越、吴立洋、张梓桐
本期作者:蔡姝越
设计:陈珊

(作者:蔡姝越 编辑:诸未静)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8976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