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23 11:15

20余家数藏平台发布清退公告,多按原价5%-30%退款

数藏平台涉刑第一案给行业敲响警钟,主动清退以规避风险或将成为更多数藏平台的选择。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 AI 工具生成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
作者 | 杨郑君

近日,数藏平台迎来密集清退潮,11月以来,主动发布清退公告的数藏平台已超过20家,大多数平台按照藏品首发价的5%-30%进行清退。对此,大多数用户表示难以接受。

平台清退潮的背后,是近几个月来平台方的持续亏损,有平台负责人表示,平台上线至今只有几百个活跃粉丝,但每月成本却要近十万元。另外,法律风险也成为平台方的重要考虑因素,多数平台面临大量的用户投诉。

10月25日,河南商丘警方公布了数藏平台涉刑第一案。行业分析人士表示,目前有多家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被立案调查。数藏平台涉刑第一案给行业敲响警钟,主动清退以规避风险或将成为更多数藏平台的选择。


平台密集清退,退款比例多为5%-30%


11月21日,数藏平台鲨鱼文创发布清退公告表示,受实际运营人失联影响,公司资金链断裂无法正常运营,平台将按藏品首发价格原价进行退款,用户自愿参与清退业务并进行登记。请用户退出各维权群,仍在参与维权的用户不再清退范围内。

据鲨鱼文创公众号显示,该平台于10月初上线,运营方是海南鲨鱼文化有限责任公司。

近期,数藏行业正迎来中小平台的密集清退潮。

据《链新》统计,11月以来,主动发布清退公告的数藏平台达24家。其中,超过80%的平台按首发价的5%-30%进行退款。

大多数平台在公告中表示,平台方一直处于亏损运营状态,无法继续运营,不得已决定进行清退。有平台公告称,清退所用资金来源于公司向第三方筹借的资金。

然而,对于平台的“诉苦”和低比例主动清退,大多数用户并不买账。

钟楠(化名)是数藏平台玖泷艺术的一名投资者,钟楠表示,该平台于11月10日发布清退公告以来,只有不超过30%的用户选择退款,大多数人选择了继续维权。

11月10日,玖泷艺术平台发布公告称,由于平台除去运营、开发等一系列费用后亏损,平台方将额外贷款、借钱自筹资金清退补偿用户,根据藏品首发价的20%进行清退处理。

据玖泷艺术公众号显示,该平台于10月中旬上线。从上线到公告清退,玖泷艺术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

钟楠表示,自己在平台上线初期以499元的价格购买了数份至尊黑金会员卡,但是平台方什么都没做,承诺的赋能也未兑现,然后就只能以100元的价格折价退款,这是他没法接受的。

玖泷艺术公众号显示,至尊黑金会员卡共发行888份,赋能包括新品优先购资格、藏品空投、寄售市场手续费减免、活动策划权等。

目前,在玖泷艺术的维权群内有近100名用户。有人表示亏了上万元的,还有人表示,玖泷艺术公告所称的亏损并不属实,平台方存在拉盘、线下交易、老鼠仓等行为。

然而,对于数藏用户而言,维权并不容易。

一名用户对《链新》表示,有平台存在明显的违法行为,但经过多次投诉和报警都没有效果,只好放弃,看到平台发布清退公告后选择了退款,“收回一点算一点”。

另一名用户表示,按发行价的5%-30%清退毫无意义,不少藏品是在二级市场上购买的,价格是发行价的十多倍甚至数十倍,会坚持维权。 


粉丝数百个,月亏10万元,被用户大量投诉


数藏平台方也面临不少烦恼。

戴维(化名)对链新表示:“自己创办的平台于8月上线,活跃粉丝一直只有几百人,但运营成本却每个月接近10万元。”

今年上半年,戴维在另一家数藏平台负责运营工作,关注到数藏的火爆后,戴维决定自己单干。

然而,戴维的平台上线时就已经面临数藏寒冬期,戴维期待的行业回暖一直并未出现。

对于如何吸引用户,戴维很纠结:“用‘割韭菜’的模式可以很快的吸引用户,但担心被秋后算账,不‘割韭菜’,平台就难以生存。”

戴维创办的平台目前尚未开放二级交易,他表示,纯图片数藏模式已经走不通了,希望探索数字藏品+游戏和电商,“再坚持坚持,不知道哪天可能也会选择清退。”

据戴维透露,自己上半年参与运营的平台也于10月下旬宣布,以藏品首发价的30%进行清退。

用户投诉和法律风险也是平台方主动清退的重要原因。

上海曼昆律师事务所主任刘红林表示:“数藏平台选择主动清退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平台不赚钱,这是大前提,赚钱的情况下平台不会选择清退;二是大多数平台都面临用户的大量投诉,让平台创业团队提心吊胆。”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自6月以来,数藏行业迎来了寒冬期。对于平台而言,是拉新困难,藏品卖不动,二级市场大跌等。而对于用户而言,则是赚不到钱了,亏损,因此纷纷走上维权路。

在用户侧,用户面临的是维权难,维权无门,而在平台侧,则对用户的投诉“不胜其扰”。

某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被投诉几乎是整个行业的现状。上线较晚的平台可能还没有赚到钱,就已经被用户各种投诉。有平台负责人被用户“人肉”和曝光家庭住址、家人信息等,“有的平台禁不住用户闹,只好花钱消灾,借钱清退”。

据《链新》统计,近期主动清退的平台大多上线不到半年,在11月主动清退的24家平台中,有7家于9月上线,4家于10月上线。

前述平台负责人表示,“未开放寄售时,用户要求开放寄售市场;开放寄售市场后,用户又要求平台稳盘拉盘;价格大跌了,用户就认为平台不作为;行情进入寒冬期平台无能为力,用户则开始维权。”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数字藏品一开始就带着金融属性,这让整个行业鱼龙混杂,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不过,被用户投诉较多的主要是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尤其是涉嫌炒作拉盘、老鼠仓、卷款跑路等不良平台。


多地开展数藏风险排查


10月25日,河南商丘市公安局睢阳分局公告了一起网络平台诈骗案,涉案平台为数藏平台Meta藏宝阁。

公告称,该平台出售虚拟卡通图片,以划分不低于300万奖池、定期回购、现金奖励、实物奖励等为噱头,涉嫌诈骗资金265万余元。

这是国内的第一起数藏平台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志浩表示,数藏涉刑第一案的出现,必然会给行业敲响警钟,并给市场再度降温。

在此之前,多个平台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的消息,已在数字藏品社群内传开。

郭志浩透露,此前已有地方的公安经侦部门开始调查数藏平台,所涉罪名多为非法经营、诈骗等。

也有行业人士透露,目前已被立案的几乎都是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

《链新》获得一份公函显示,河南省部分地区已在进行数字藏品平台的风险排查,涉及郑州、商丘、焦作等地方的21家数字藏品相关公司,数藏涉刑第一案的主角河南隆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在排查名单中。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数藏刑事第一案后,主动清退以规避刑事风险或将成为更多数藏平台的选择。

然而,主动清退并不能完全规避法律风险。

郭志浩表示,清退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用户维权,但作用却很有限,尤其是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清退的作用微乎其微。在市场炒作之下,藏品的价格早已超出首发价格数倍,即使是按发行价全额退还,对于用户而言也是杯水车薪。此外,用户维权能否得到支持,核心在于企业的经营是否合规,如果平台本身就存在违法或犯罪行为,即使清退,也难以避免被行政或司法部门查处。

刘红林则表示,主动清退不能完全规避法律风险,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法律风险,较高的退款比例效果相对较好。

刘红林建议,持续亏损且存在用户维权苗头的平台,应及时进行清退,清退比例最好在50%以上;未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方,建议不要开放二级市场,更不能自己做二级市场和老鼠仓、控盘等,否则涉嫌刑事犯罪的风险会很高。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8967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