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22 17:00

时尚品牌奔赴元宇宙,但谁将在 Web3 里定义 “品位”?

来源:Vogue Business

翻译 / Kathy Jia

编辑 / Yiling Pan

图片来源:Dimitrios Kambouris/Getty Images

“数字时装到底该长成什么样?” 当许多时尚品牌都开始进军虚拟时装和元宇宙时,这个最基本的问题横亘在眼前。

数字时装既有局限性,但也有潜力:在不同的平台上,它可以是方方正正的、卡通的,也可以是幻想出来的或令人难以理解的形式。

每每谈到数字时装,人们的评价都会变得两极分化:数字原住民可能对虚拟商品并不陌生,但对于刚接触元宇宙的人来说,数字时装可能并不成熟、甚至看起来有些怪异或者丑陋至极。

时尚品牌在设计数字服装时要考虑很多问题:它们是为谁设计的?一个标志性的品牌应该将元宇宙形象打造成真实世界的翻版,还是创造一些全新的东西?什么东西在这些空间中能得到最好的诠释?以及数字时装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图片来源:The Voice of Fashion、SHOW studio、Title Press

这些潜在的问题归结为:是谁在未来的互联网中定义品位?与此同时,奢侈品行业向来都在追寻新鲜事物,为什么有些人认为数字时装能称得上是一次质的飞跃?

著名的时尚摄影师 Nick Knight 正在通过一个元宇宙时尚项目扩张他的实验性时尚网站 Showstudio。他认为,“时尚界在否定未来”,因为许多人的想法仍局限在某些特定的框架里。Knight 举例说,在 70 年前,T 台可能对人们来说很新颖,“但它现在似乎已经有些过时了。时尚的定义是:对未来的兴奋”。

图片来源:The Impression

嗅到一丝商机后,许多传统的时尚品牌开始转向数字时装领域,因为 Z 世代和游戏玩家群体习惯于为这种数字商品付费,同时数十亿的风投资本正在涌入与元宇宙相关的企业。

“第一个吃螃蟹” 的一批品牌,比如 Gucci 和 Burberry,经常与知名创意人士合作 —— 合作需求往往是对实体服饰进行风格化和技术上调整,最好做到在维系现有客户的前提下去吸引一些本土创意社群。同时,为了取得长期成功,它需要得到时尚界的认可,而时尚界正在适应这种新的服装形式。

图片来源:TEXINTEL、Hashtag Legend

并且各个电子平台之间缺乏连续性,这意味着互动地点不同,数字时装的情况也各不相同。Roblox 数字时装的主要设计师 Samuel Jordan 曾与 Burberry 和 Elton John 等人合作。

他表示:“不同的平台和不同的社群创造的产品完全不一样。就比如,Meta 与 Fortnite 所做的内容截然不同,但近一年以来它们都被称为 ’metaverses’,所以很多人对当下这种较为混乱的状态感到失望,因为这些品牌都无法单独实现人们所有的期望。”

图片来源:NFT gators

在大量的炒作之后,市场研究公司 Forrester 预测,元宇宙马上要迎来 “寒冬”。部分原因是人们对数字商品和元宇宙市场的长期期望,似乎与当今的现实不相匹配而感到失望。然而,如果时尚行业想要找到一种方法,将其创造力和审美转化到数字世界,那这个行业的决策者就必须倾听和采纳数字原住民的意见。

技术含量和艺术性 是数字时装的价值表现 

从质量和工艺方面评价数字时装需要有技术和背景知识。但是,这并不是与实体时装的直接对比。“高定时装是基于工艺和机会成本。所以会有人认为:这很有价值,因为大约有 300 个人耗费了 1 亿小时来制作。但是数字技术不一样,因为它的扩展方式完全不同。” 数字时装网红 Dani Loftus 说。她创立了数字时装市场 Draup,部分原因是为了吸引更传统的时尚消费者。

图片来源:Mirror.xyz

但当穿着者开始移动时,这就变得复杂得多。这也是为什么穿着高跟鞋的虚拟模特似乎有一双膝盖一直弯着的假腿,看起来走得并不优雅。

在混合图像(比如某人在 Instagram 的自拍中穿着数字时装)和完全虚拟的世界中,也很难创造出一件能准确展现光影的衣服。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数字剪裁看起来很 “假”,我们的眼睛会自动识别错误的物理信息,所以许多早期的例子都采用了类似金属的面料,因为它既能掩盖光照的复杂性,又能展示创作者的高超技艺,或者创造出前所未见的东西:比如一件玻璃制成的裙子,一件正在燃烧的衣服,或者是一件纯金属卫衣。

Daniella Loftus 在 Instagram 上建立了一个名为 “这身衣服不存在”(This Outfit Does Not Exist)的个人主页,并获得了大量粉丝。她在上面发布了身穿数字时装的照片,包括这套来自 Tribute 的造型。

图片来源:Daniella Loftus

各种平台也带来了特定的技术限制。比如像 Decentraland 和 The Sandbox 之前举办过元宇宙时装周,但他们都局限于 “体素化” 美学 (体素类似三维像素),部分原因是计算能力的限制。

其他世界,特别是那些使用虚幻引擎的世界,在美学方面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和复杂性,但就设计师能够独立创造的内容而言,可能没有那么多的灵活性。例如,任何人都可以在 Roblox 上创造和销售数字时装,它的文件非常小,但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在 Fortnite(使用虚幻引擎)上直接销售设计。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空间的体验看起来非常简单和方正,以及为什么为元宇宙时装周做出贡献的数字设计师,不得不修改更复杂的设计以适应这种环境。

图片来源:Courtesy of Luke Leitch

Roblox 的 Jordan 说,外界会有这些批评的声音,主要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更没有花时间去了解为什么会有这些审美限制。“所以这当然看起来很陌生,没有意义。这就像,‘你为什么不按照我们一贯的方式来做呢? ’但其实是因为这里的情况不一样,所以你需要花时间去学习和适应。”

技巧还体现在设计一些能引起文化共鸣的东西上,因为不同的社区都忠于特定的代码和规范,这些代码和规范在风格和必要性上都已经建立起来了。Roblox 已经发展到使角色的外观和服装更加多样化,但一些创意人士更忠于原始的、简单的外观。

“风格、美学、图案和趋势都是超本地化的,只针对自己的特定群体,在不同的元宇宙中有自己的特定目标,而趋势的开始是有原因的,” Jordan 表示。“有趣的是,那些不是来自这个领域的人说他们想呆在那里,却又反过来说,’哦,我不喜欢它,我想批评它。’”

图片来源:It's nice that、 Men's folio vietnam

另一方面,随着技术和设计师技能的成熟,一些人会故意炫耀他们的能力,创造出一些物理上不可能实现的设计。对于受过训练的眼睛来说,可以识别出这些复杂的设计,比如物理刺绣或串珠。但对于未经训练的人来说,这些复杂的设计可能会让人觉得过于奇怪。

数字时装网红 Loftus 表示:“虽然你可以做出超级复杂的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应该这么做。” 他承认,数字时装设计师必须把握好真实和梦幻之间的微妙界限:“你必须创造出现实世界中不可能存在的东西,让它看起来有价值,(同时)创造出非常独特的东西,以便与众不同。”

随着人才和工具的激增,支持者希望引导美学的更多的是灵感,而不是限制。“品位显然是个人的。我们今天看到的像素化资产和反乌托邦美学可能并不会吸引所有人。” 佳士得风险投资公司的高级顾问 Lexy Schmertz 说。她指出,今年 9 月佳士得第一次 3.0 拍卖会取得了成功,拍卖会上展出了艺术家 Diana Sinclair 的作品,表明 “在 Web3 中对另类视觉体验有很大需求”。

图片来源:Christie's、The BlkChain、Foundation.app、SuperRare

新的游戏规则下 时尚该满足谁?

问题是:新的创造者阶级是否需要符合传统时尚的审美规范?或者时尚品牌是否应该为了吸引新受众而改变自己的规范和规则?来自行业的认可是成功的必要条件吗?Roblox 的 Jordan 认为, “数字时装并没有试图吸引传统时尚,他们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这让他们感到兴奋。

佳士得 的 Schmertz 补充道,鉴于区块链技术上允许任何人设计、制造和货币化数字资产,Web3 已经有能力 “解除传统时装公司和媒体品牌曾经对时髦的定义”。“简而言之,在 Web3 中,是社区在定义品味。”

然而,也出现了一些新的 Web3 看门人,他们的加密货币财富自然转向了时尚。这些人通常是精通加密技术的男性,且没有接受过时尚方面的培训,因此他们不一定能提供该行业所需要的多样化艺术。

Loftus 表示:“专注加密货币领域的消费者和传统时尚消费者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她补充说,作为投资数字时装的 Red DAO 的成员,成员之间对 “好的数字时装” 的定义也不尽相同。

图片来源:NFTs.WTF

Auroboros 作为首个在伦敦传统时装周上展出的纯数字时装的品牌,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它们的审美可以被认为是相当时尚的,但它没有像更以男性为中心的数字时尚那样受到追捧。“它有太多的工艺和复杂的元素,也许有些男人会认为它很酷,但对大多数男人来说,他们更能与 Rtfkt 运动鞋、白 T 恤或卫衣产生共鸣。” 那些真正购买数字时装的人,那些拥有 Eth 的人,那些有知识的人,那些每天都在数字虚拟社区里的人,和那些会阅读 Vogue 的人,这两者之间是一个鸿沟。

此外,Schmertz 还指出,那些试图吸引 Web3 社区的传统品牌通常是通过采用这种更狭隘的游戏和 “加密优先” 美学与这些社区建立联系。

图片来源:SHOW studio、London FashionWeek

因此,数字时尚的未来需要传统创意社区发挥作用。“元宇宙应该由艺术家塑造,而不是赚钱的人,” Knight 说。“我不希望大企业或资本主义塑造一个略带乌托邦色彩的愿景。” 他承认,这个行业的变化可能是出了名的缓慢。但 Schmertz 庆幸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和女性进入这个领域,她们将以不同的视角将重新定义美学,而新的工具正给予艺术家更多的机会。

与此同时,来自机构的认可当然也有帮助。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实体时尚已经从数字时尚代码中获得了灵感。看看 Dolce & Gabbana 浮夸的彩虹色,与 Carlings 最初的数字系列、NFT 的第一件连衣裙或虚拟时装品牌 Tribute Brand 相比就知道了。或者想想 Balmain 2023 年春季的高级定制服装,或者是一年前该品牌首款非功能性的火焰数字礼服的实体版。Schmertz 说,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已经进入该领域的时尚品牌已经在寻求与地方性网红结盟。

图片来源:CR Fashion Book、VOGUE

Roblox 的 Jordan 说:“如果你真的希望能创造人们穿着好看的、能表达自我的服装,你应该对在任何地方发生的事情持开放态度,而且越来越多的事情是以数字方式发生的”。忽略它 “是一个人可以作出的合理决定,但它将使你落后。这个新领域只会不断发展,没有你,它也还是会继续发展。”

而且,时尚界可以改变其想法。1947 年,迪奥的 New Look 被认为是浪费布料的暴行,Marc Jacobs 在 1992 年为 Perry Ellis 设计的 grunge 系列让他被解雇,但现在这两个都被认为是时尚史上的开创性时刻。

时尚的核心是:流行趋势,而这一趋势通常都是在街上形成的,即使它们是用像素铺成的。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8953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