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14 10:15

香港和新加坡,谁是亚洲加密金融中心?

1.5万

出品|虎嗅科技组

作者|周舟

编辑|陈伊凡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去新加坡,还是去中国香港?

对中国Web3的创业者来说,是一个问题。

2022年11月,中国香港金融科技周和新加坡金融科技周同时举办,将这场竞赛推向高潮。

抢人、抢钱、抢公司……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对于“加密金融中心”或者“全球Web3中心”的竞争从9月开始持续升温。

10月31日,中国香港政府刚在“香港金融科技周”发表宣言,决心竞争全球虚拟资产中心;新加坡央行的董事总经理拉维·梅农立马于11月3日,在“新加坡金融科技周”上表示,新加坡希望成为数字资产中心;随后,中国香港在金融科技周上邀请了加密交易所FTX的创始人Sam(Sam Bankman-Fried),新加坡转头便邀请了Sam的对手赵长鹏,这位全球第一加密交易所Binance的创始人,以及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创新生态——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Web3投资机构Hashkey集团刚获得新加坡加密服务许可,一周后香港立马向其伸出橄榄枝,发出虚拟资产交易牌照,鼓励其在香港发展加密货币、证券型代币及Web3相关服务。

这种政策红利的释放频率越来越高,颇有你追我赶之势。

Web3,一种致力于将数据资产化的行业生态,旨在改变目前互联网数据过于集中和垄断的现状,通过数据代币化的方式,让更多的公司可以生产、提炼、创造有价值的数据,同时让个体有更多机会掌握自己的数据、资产和数字身份。

简言之,Web3就是让现实世界(包括网络世界)里一切有价值的事物,比如一辆车、一栋房、一首音乐、一本书,甚至梅西在世界杯的一粒进球、周杰伦最经典的歌曲,数据化并且代币化,从而让其在网络上价值与价格等同,并且让这些事物的价值可以在全球流通。

过去几年,这个新兴领域不断吸引风险投资。

根据第三方咨询机构麦肯锡的最新数据,2022年上半年,风投对Web3的投资就超过了180亿美元,2021年全年风险投资总额324亿美元。

除了被投资的一些初创公司,目前一些成长起来的Web3大生态里的公司甚至开始影响政治生态以寻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以美国为例,第三方数据机构OpenSecrets显示,加密企业及员工已为美国2022年中期选举投入7300万美元,超过了国防和汽车行业为本次选举投入捐款的总额,美国的多家已经成长为巨头的加密公司比如FTX、Coinbase以及它们背后的加密资本巨头A16Z、红杉资本等是最大的“推动者”。

随着全球最大的资本(红杉、IDG、A16Z等)、全球最主要的金融中心(纽约、迈阿密、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巨头(Meta、Google、Amazon、Reddit)等各方势力的争相卷入,Web3已经成为了全球最重要的创新生态和被角逐的赛道之一。

当然,这个赛道里最重要的参与者依然是Web3公司和加密机构。

从广义的角度讲,目前Web3(加密金融和加密技术)生态里已经诞生出了世界级巨头。成立于2017年的Binance,它仅次于蚂蚁集团、字节跳动等公司,排列全球独角兽第6名,目前已拥有1.2亿用户。相比之下,支付宝(蚂蚁集团)成立于2004年、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分别比Binance早成立13年和5年,足见Binance的势头之猛。

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Binance有望超越蚂蚁集团、字节跳动,成为全球最大的独角兽企业。这或许并非天方夜谭,在本月,它刚刚成功摧毁了全球第二大加密交易所FTX,并且正在“大口吞噬”这家公司在破产后留下的极为可观的市场份额。

而在此之前,比字节跳动还年轻5岁的Binance已经拥有1.2亿用户,在其区块链上已完成了超过24亿笔交易,超过1200个创业项目在运行,两年内在欧元区发行了170多万张信用卡,并正在逐渐渗透和改变全球传统金融和传统互联网。

Binance,只是整个虚拟资产生态里其中一个赛道的龙头企业,Web3社交、Web3游戏、Web3钱包、公链、DEX(去中心化交易所)、NFT平台、Defi(去中心化金融).....有的赛道才刚刚起步,有的赛道已经初具规模,他们中的佼佼者有望在未来成为全球科技独角兽。

如果将Binance的资金体量、用户数量、投资风格比作腾讯,这些新的赛道中有可能会诞生京东、美团、B站等体量的企业和机构。

这一新兴领域已经处于多个赛道大爆发的“前夜”,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也是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之所以明知前路有巨大风险,依然大力发展虚拟资产和Web3的原因。

落后了

相比于新加坡,中国香港似乎在起步上落后了。

“很多原本在中国香港的Web3企业家都跑去新加坡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觉得这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中国香港大学的吴爽同学表示,他是0xU香港大学生区块链社区的创始人。

吴爽的很多朋友,都选择去新加坡的Web3机构工作,而非留在中国香港本地。

虎嗅发现,目前全国Top10中的大部分高校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大、香港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等都已经自发成立了Web3社团。

虽然这些社团人数目前规模并不大,但是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学生对Web3有着很高的兴趣和热情,并希望未来从事Web3相关的工作,这是Web3领域潜在的创新人才。

明确支持Web3领域创新创业的新加坡,理所当然成为他们在亚洲的首选地。人才和机构的带动效应明显。

据虎嗅不完全统计,两月来新加坡已经发了至少7张牌照和许可证给从事加密货币和Web3的企业,包括:Coinbase、Blockchain.com、Circle、HashKey Capital、CHINTAI、日本SBI加密部门、Paxos。这给新加坡解决了一大批就业问题,例如仅Paxos一家就计划为新加坡办事处招聘至少130名员工。

“商界、产业界最优秀的人经常出现在新加坡,与新加坡的大学区块链社群联系十分紧密。这是他们最大的优势。”香港大学的吴爽感慨道。

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作交换生的Julie Chen目前在一家专门投资Web3企业的投资机构实习,她说:“新加坡的氛围更加开放(open to public),即使在学校也可以广泛接触到许多行业人士,新加坡国立大学的Web3社团几乎每周都会邀请教授、做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学长学姐、长居新加坡的VC创始人来讲课,学校的官网上就能看到,每次讲座都有七八十人参加。”

大学只是这个行业画像的一个小小的侧影,头部企业、资本和人才,才是能真正撼动一个地区行业基石的力量。

这个趋势在最近几年尤为明显,虎嗅发现大量家族办公室合伙人、上市公司创始人、基金负责人、互联网巨头高管因为Web3而涌入新加坡,其中的一部分人决定长居于此,给新加坡带来了高质量的人才和知识。

新加坡的一些大家族的办公室在近年来招聘了许多中国香港和中国内地的高级人才为他们管理Web3基金,他们中很多人出身于香港优质的企业分部,例如摩根大通、Binance、OKX等。

其实,最初,中国香港在Web3上的实力并不弱。疫情前,中国香港一度被认为是加密金融创新的重要城市。这里曾成功孕育出FTX、Amber group、Crypto.Com、BitMEX等众多加密行业头部机构,然而三年疫情以及政策的因素,让大量Web3创业公司、加密机构、加密资本离开中国香港,寻求政策更加明朗的城市。

显然,一个明确且具体的监管政策和理念,是发展Web3的关键。以FTX为例,尽管其刚在11月破产,但它仍曾是全球前三的加密交易机构,可以给当地带来足够多的就业、消费和企业投资。2019年诞生之初,FTX便将总部设立在中国香港,经过三年的发展,估值达到320亿美元,在美国、欧洲等多个地区设立子公司,被福布斯评为“2022年最有价值的美国私有金融科技公司”第3名。

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国香港的监管框架对于Web3的创新企业来说并不友好,这使得FTX为了更加合规发展,不得已花了许多时间去寻找拥有更加完善的监管框架的国家和地区。最终它选择了将总部迁移至巴哈马首都拿骚。这个国家坐落于南北美洲之间,希望成为美洲的加密金融中心,通过更友好的DARE法案,它还吸引了另一家加密巨头OKX,其认为巴哈马一来在政策上倾向于加密资产机构,另一方面巴哈马独特的地理位置可以作为中心,有利于将业务拓展至南北美洲。

谁更早制定政策明细、谁更早的发布牌照,就会获得更多加密机构和Web3企业的入驻。

从这个角度而言,新加坡,在亚洲地区确实走在前列。

早在今年5月,新加坡副总理Heng Swee Keat说要将新加坡打造成“去中心化金融中心”。

而如果放眼全球,还有比新加坡动作更早的地区,英国刚上任的印裔首相苏纳克在今年4月便公开表示要将英国打造成“全球加密资产中心”。大洋彼岸,美国迈阿密市长Francis Suarez则更为“激进”,他在2020年底便已经公开表示乐意帮助Web3创业者前往迈阿密,将迈阿密打造成“Web3版本的硅谷”,并且他并不是说说而已,Francis Suarez本人,也是加密资产的拥趸,两年来,他自己的工资是用虚拟货币全额发放,还推出了全美第一个城市加密货币MiamiCoin。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迈阿密的加密发展程度已经领先了中国香港两年到三年。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CB Insights统计,迈阿密的初创公司在2021年共筹集了约30亿美元,约是2020年三倍,其加密领域风险投资从2020年的600万美元飙升至2021年的7.45亿美元,增长了100倍之多。在科技人才数量上,迈阿密也自然获得了FTX等全球创业者的亲睐,根据招聘平台Linkedin的统计数据显示,迈阿密的科技从业者的迁入增速在2020年3月到2021年3月期间同比增长了15.4%,在全美各大科技城市中位列首位。在加密技术人才雇佣密度方面,它的排名仅次于旧金山、纽约和洛杉矶。

走得更快,也代表需要承受更强的监管压力和更高的金融风险。这是作为“头几名吃螃蟹的人”,需要承担的代价。

以FTX为例,这家公司成立三年便估值高达320亿美元,获得淡马锡、红杉资本、软银愿景基金、加拿大第三大养老基金等全球著名投资机构的投资。它曾将中国香港设为全球总部(后迁离),并在美国、欧洲等设立分公司,其美国分公司FTX US甚至还被福布斯评为2022年最有价值的美国私有金融科技公司的第3名,妥妥是一只冉冉升起的国际巨头。

然而由于行业仍处于早期阶段,行业中不少公司规范极不健全,甚至存在随意挪用客户资金的行为,FTX在本月(2022年11月)突然爆雷,被曝面临高达100-500亿美元的流动性缺口,震惊金融圈。

FTX的爆雷,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目前已有134家FTX关联公司破产,据悉红杉资本、淡马锡亏损超过2亿美金,软银愿景基金、加拿大第三大养老基金亏损近1亿美金,甚至还将有一批行业小巨头将面临破产危机。事件发生时间之迅速、影响之广泛已被和“雷曼危机”相提并论,也引起了美国监管部门的介入,然而事件已然发生,这类巨头的破产往往对于当地城市的生态有着较为恶劣的影响。比如加密机构往往会在其所在当地城市与更多零售公司、金融机构达成深度合作,一旦爆雷,它的余波会辐射到当地的用户、零售企业和金融机构。

有业内人士根据FTX网站浏览量分析,一些国家比如日本、韩国、德国、新加坡等地民众受影响较大,特别是FTX在日本、欧洲等地都设立了子公司,这些地区更多的民众和机构的财产受损严重。

这或许也是中国香港迟迟没有从政府层面表明对虚拟资产和Web3支持态度的原因之一。

不过,随着全球各大金融中心纷纷布局,随着这些城市聚集了越来越多的Web3公司和人才,正在逐步建立起护城河,中国香港也终于坐不住了,决定出手。

香港的决心

2022年10月31日,中国香港正式发布了《有关香港虚拟资产发展的政策宣言》(以下简称“宣言”),这份宣言正式向全球的投资者、创业者宣告中国香港将发展成全球虚拟资产中心和Web3中心的决心。

宣言发布的时间是在今年中国香港金融科技周的第一天,在这个香港金融业最重要的一天里,中国香港邀请的嘉宾几乎全是与Web3和加密金融有关的业内人士——从中国香港财政司司长、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等特区政府高官,到Animoca Brands联合创始人萧逸、FTX联合创始人Sam,再到花旗银行、腾讯金融科技的高管,几乎所有与会嘉宾都在讨论中国香港的Web3发展。

宣言的内容也明确了整个港府对于Web3和加密金融的态度和基本基调:拥抱NFT(非同质化代币)、拥抱稳定币、拥抱DLT(分布式账本技术)、拥抱Web3和元宇宙。

“激进”、“进取”,是创业者们对中国香港新一届政府的印象,一名接近多位中国香港政府官员的创业者告诉虎嗅,2022年7月1日,李家超上任中国香港特首之后,港府的整个行事风格发生变化,许多政策的指向更明确——吸引更多国际和国内人才。一些加密巨头和投资机构闻声布局,加密机构OKX金融市场总监Lennix便表示,香港传递的这个讯号非常重要,而且政策较为清晰,第一个关卡是800万元资产,之后还可以投资ETF,看到香港政府向越来越开放的态度发展,已经给予我们足够的信心在港投资。

与新加坡相比,中国香港虽然在Web3政策上慢了半拍,但是在底蕴上仍是亚洲最强的城市。这不仅是因为中国香港拥有强大的传统金融业,还在于其拥有极强的创业氛围和更专业的金融服务。

“创业氛围最强的还是中国人、美国人,进入Web3行业的人大部分创业欲望都比较强。”今年刚定居新加坡的Web3从业者汪淼向虎嗅表示。

Web3如今和互联网早期公司一样,比拼的就是速度。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汪淼表示Web3团队成员需要在半年时间里,可能每天只能睡6个小时,却要工作12小时以上。而和中国员工相比,新加坡本地员工的文化就是到点下班,他们对于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加班文化是非常不认可、不接受的。

但新加坡的当地政策又决定了要想在新加坡设立公司,就至少需要雇佣3-5名新加坡本地员工。这些员工因为并没有所谓的拼搏精神,导致了创业成本的增加和战斗力的稀释,故而即便是在这一创业者居多的行业,新加坡本地的项目创业氛围并不浓厚。多位华人创业者向虎嗅表示,中国香港人比较拼搏的特征,或许才是中国香港发展Web3的真正优势所在。

宣言发布前后,中国香港各界暗流涌动。

香港的Web3创业者——CrossSpace的创始人Leon发现,现在香港的数码港和科技园会主动联系Web3公司洽谈入驻事宜,这是很大的转变,在此之前一些创业公司主动去表达希望入驻园区然而并不顺利,因为政府没有明确表态支持这一领域。

随着中国香港政府的大力支持,各级政府和相关机构都在积极引入优质的Web3公司,整个风气焕然一新。

就连周星驰也在这段时间里宣布了进入Web3,虎嗅获悉周星驰早在去年便已经着手探索Web3,然而因为政策和舆论的原因,迟迟没有宣布。随着中国香港政府的支持,许多企业可以真正将发展Web3的计划提上日程。

虽然中国香港一度流失了很多重要企业,但是其底子还在,目前仍有OSL(加密交易所)、Matrixport(加密理财机构)、Animoca Brands(Web3游戏公司)、Hashkey Capital(Web3资本)等机构常驻于中国香港。

香港的出现,为亚洲人才特别是内地想要从事Web3的人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新加坡的签证很难,而最近中国香港的人才的缺口比较大,港府积极推出更多政策在吸引内地技术人才赴港,现在就讲究一个快字,可以预见的是,香港政府会在近一段时间大力扶持这些优质企业。”Leon说。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政策的不同之处,使得一部分中国Web3从业者流入中国香港,一部分从业者流进新加坡。

极宽松的环境,可能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相对严格筛选的环境,反而可能形成良币驱逐劣币。这时就极其考验两地政府对于Web3的理解程度、执行效率和前瞻性。

比如选择用政策引进哪些公司(新加坡倾向于引进更多加密交易所)、淘汰哪些公司、投资哪些公司(新加坡淡马锡和香港投资基金选择的Web3投资方向),这些选择会一步步将两个地区形成两种风格迥异的虚拟资产生态。长期而言,只要政策延续而不中断,多了一种生态和环境的选择,无疑对于整个Web3创业者而言,是一个利好。

全球逐鹿

香港与新加坡的竞争,是全球发展Web3的一个侧影。

如今,Web3正在成为全球逐鹿的赛场。

放眼全球,硅谷、纽约、迈阿密、伦敦、迪拜、东京……几乎所有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中心都已经宣布重视Web3和虚拟资产生态的发展,多国政要也罕见的在今年同时表达了对Web3的重视。

在亚洲,除了新加坡之外,泰国曼谷、韩国首尔、日本东京都是Web3发展十分活跃且在未来有极强竞争力的城市。

2022年5月,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就表示,Web3时代的到来可能会引领(日本)经济增长。他提到,整合元宇宙和NFT等新的数字服务将为日本带来经济增长。“随着我们进入Web3时代,我强烈认为我们必须从政治角度坚决推动这种环境。”

一名日本东京市议员伊藤悠甚至公开了将东京转变为加密金融中心的计划,声称拥抱加密资产可以帮助东京与伦敦和香港相提并论。Web3和加密金融,正逐渐成为一种可以影响一座国际城市金融发达程度、科技发达程度的要素。

不过,日本虽然在政治角度十分重视Web3,并且在文化IP上有着很好的优势,但它的劣势也较为明显。

Animoca Brands被业内人士认为是目前中国香港最典型的一家头部Web3机构,其VC部投资人Jenny长期在新加坡、日本、中国香港、首尔以及其他东南亚国家等地考察和投资Web3项目,她认为这些地区各有优劣。

例如日本,在Jenny看来,这个国家尽管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游戏和漫画IP、很好的用户和市场,但当下针对Web3资本的活跃度不如其他地区,相关技术人才数量和效率方面目前也稍微落后于中美。不过当局也在积极探讨修订目前严苛的数字资产税收政策,努力扩大元宇宙、NFT等服务使用,未来可期。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日本在Web3上的监管过于严苛,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Web3的发展,“日本的数字资产交税太重了”。据悉,日本当局许多官员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并且正在呼吁放开监管。

和日本一样,韩国的监管也较为严格。不一样的是,韩国的财团和巨头深深影响着韩国Web3的发展。

目前在韩国高丽大学留学的Julie,很早便接触了加密和Web3,她在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等地生活过,发现韩国人在加密货币方面的热情是亚洲各地区最高的。

这或许与韩国的社会现状有关。虎嗅发现,和各国都不一样的是,韩国的财团将手伸进了Web3的各个主要赛道中,以三星为例,这家公司几乎布局了韩国Web3产业链的上下游,从手机、银行、互联网,到加密交易所、钱包、NFT平台,当地初创公司的生存空间堪忧。上升空间狭小,体现在韩国的各个行业,使得许多韩国人进入Web3和加密行业创新创业的少,而幻想一夜暴富的人多。

这种垄断,并非毫无借鉴之处,也并非没有道理。以中国为例,一些互联网巨头掌控了最优质的资本、技术和人才,如果Web3在国内放开,这些企业往往都能优先拿到监管牌照、率先把Web3产品的用户做到最多,但是如何避免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也出现和三星这样的企业一样控制整个国家前沿创新领域机会,或许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这群Web3的从业者,或许是将全球化的理念奉行的最彻底的一群人。他们信奉全球化分布式办公。Yuki是一名Web3生态里的从业者,之前在一家加密大厂工作,之后她去了一家20多人的公链Moonbeam工作。她向虎嗅表示,虽然目前他们公司只有40多人,但是同事却分布在美国、中国、加拿大、法国、西班牙、韩国、英国等五大洲七八个国家。在香港创业的CrossSpace创始人Leon也表示,虽然仅成立几个月,他们的员工也只有二十多人,但分布在香港、新加坡、大理和日本,而随着扩张,几乎在全球每个比较重要的地区和国家都会招“公司大使”。

身为小型机构,但是员工却遍布全球五大洲,这在Web3行业里十分普遍。这也让Web3从业者成了流动性极强的一个群体,他们往往全球各地参加活动、交流,这也使得他们可以选择自己定居在适合的地方,并非像传统科技行业和传统金融行业那样,一定要在全球一线国家的一线城市办公和生活。

这样的特征,让一些在经济上落后,但是生活环境舒适和生活成本低廉的国家和地区,有了与发达经济体差异化竞争的优势。

机构可以设在新加坡或中国香港,但员工则可以选择在泰国或越南。而泰国曼谷和越南,也正在成为一些亚洲Web3从业者们新的聚集地。

Jenny就发现,泰国曼谷的优势不仅更贴近东南亚的用户,同时生活成本便宜,创业者在那里可以获得很好的生活。

她观察到的是,泰国、越南以及菲律宾的民间Web3氛围越来越浓厚,一些Web3游戏在过去甚至解决了当地人的生活问题。因为Web3游戏尚处早期阶段,需要大量真实用户去试玩和反馈来迭代游戏体验和经济模型。真正可持续的Web3游戏是能够聚合不同类型的玩家(不同类型的玩家由时间成本决定),并且达到一个共生的关系。

虎嗅发现,一些Web3游戏项目因为其“边玩边赚”的特性,让小部分越南的普通民众解决了温饱的问题。然而这并不是一件长久之计,越南想要获得持续且稳定的发展,不断引进优质的Web3创业公司并且积极监管或许才能真正抓住这一技术发展的红利。

Jenny也谈到了印度Web3的发展,不过目前偏保守。她认为,印度IT业发达是其发展Web3较强的优势,不过语言庞杂、用户平均付费意愿很低,会在短期困扰着想要在印度寻找Web3发展机遇的公司和投资机构们。

虎嗅发现,这个被西方认为最有可能在未来经济上超越中国的国家,已经被多个Web3领域的“重量级”投资机构亲睐。

红杉资本在印度和东南亚投入了前所未有的资金

一位是互联网风险投资界里的“无冕之王”红杉资本,2022年它在印度推出了约20亿美元的风险基金,这超过了近五年来募集资金的总和,刷新了红杉在印度每年的投资规模记录,据悉其中的部分资金将用于扩大Web3领域的投资。另一位是加密交易市场里的“垄断巨头”Binance,其高管Tigran透露了Binance将在印度市场的发展计划,他认为印度可以成为Web3人才的全球中心。

Web3是一种覆盖面极其广泛的技术、文化和生态,它会和互联网一样,对世界进行全方位的“改造”。

国家和城市在Web3发展过程中选择在全球生态里的核心位置还是边缘位置,显得尤为重要。新加坡是一个中立国家,它天然具有吸引资本的条件,它正在把这一优势发展到极致,而对于中国香港而言,选择则更多,它的背后天然拥有源源不断的、全球性价比最高也最拼搏的中国内地的技术人才,它的金融港口历史源远流长,拥有着大量优质的金融机构和极为专业的金融人才,以及非常丰富的文化资源。

实际上,只要政策上可以延续当前的势头,中国香港仍是亚洲加密金融中心、Web3中心最有希望的选手。

注:文中汪淼为匿名。我是虎嗅科技组周舟,关注Web3和元宇宙,欢迎创业者与投资机构多多交流。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8783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