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10 10:53

冷热并存,数字藏品产业回归“内容为王”

1.7万

来源:江苏经济报

记者:孙炜杰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一年一度的天猫“双11”正式售卖阶段已开启数天,记者发现,除直播带货、定金锁定等营销手段外,天猫国际进口超市今年还推出了数字藏品《猫机长环球之旅》系列,购买指定单品的前500名用户可免费领取该藏品,为“双11”的促销再添一把火;本周举行的第五届进博会上,中国银行“数字进博”服务闪亮登场,带来了3款限量特色数字藏品和虚拟数字人理财咨询服务。从去年“无聊猿”头像还仅仅在国外大受追捧,到国产数藏登上“双11”与进博会的舞台,短短两年时间,数字藏品在国内迅速生根发芽,且从如今藏品的发布内容来看,歌曲小样、作品手稿、数字艺人,可谓包罗万象。但同时,今年以来,幻核和TMZ等大型数藏发行平台的遇冷或关闭,则为产业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热潮与冷寂并行之下,国内数字藏品产业应该如何发展?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文化数字化带来热潮


“现在博物馆要办大型展览,都少不了新发布的数字藏品配合。推出数字藏品是现在每个文博单位甚至是文旅单位的必修课。”秋日的下午,南京博物院图书信息部主任张莅坤向记者展示着博物院开发系统里的数字藏品模型。自进入国内市场以来,数字藏品产业依托文博单位推动数字化进程,得到飞速发展。不仅文博单位对数字藏品参与度日益提升,如省内南京博物院、南京市博物总馆和吴文化博物馆等众多博物馆先后推出各自的数字藏品,上线即“秒光”者不在少数;且数藏发行平台同样发展迅猛,仅今年上半年我国数字藏品发行平台的数量已突破500家。《2022数字藏品产业研究报告》指出,至2026年末,国内数字藏品市场规模将达到24.7亿元,国内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将达1858家,前景广阔。

数字藏品爆火的背后,是文化消费市场的数字化革新与整体增长。江苏一直走在文化数字化探索的前列。记者从省教育厅获悉,江苏高校优势学科三期项目中已立项建设了22个文化数字化相关学科,涵盖11所研究生培养高校,省级财政每年给予6860万元经费支持,并在“十四五”省重点学科中立项建设了31所本科高校的35个文化数字化相关学科,为文化数字化储备人才队伍。此外,从2019年于南京成立国家文化大数据产业联盟,到2021年江苏有线承担的国家文化大数据体系华东区域中心(一期)通过验收,江苏积极参与国家文化大数据体系建设。在文物数字化方面,江苏文物综合管理平台已归集不可移动文物原始数据20007条,可移动文物原始数据1072117条,为数字藏品和文化数字化提供了坚实的发展基础。

“文旅业积极推出数字藏品,不仅是为了拓展推广自身影响力的新渠道,更是为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景区吸引新一代的年轻游客。”南京夫子庙文化旅游集团运营部部长田树鹏对记者表示,在今年遭遇多轮疫情后,夫子庙不仅努力开发实地游乐项目,更先后推出《孔子点赞数字青铜像》《秦淮灯彩》等数字藏品,为秦淮文化爱好者带来了新体验与新玩法。


合规化要求下迎来行业洗牌


随着数字藏品产业蓬勃发展,市场渐趋规范,行业洗牌不可避免。今年以来,TT数藏和镜域数藏等多家平台先后宣布关闭,前三季度已关闭21家,其中多家平台被曝出存在冻结用户账户、无法退款等现象。截至 11月7日,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关于数字藏品的投诉已有1829例,不能提现、平台关闭清算等是反映的主要问题,一时间产业发展似乎进入冷静期。

“目前来说,我国对于数字藏品还没有严格的法律条文约束,相关文件还停留在政策倡导层面,但并不意味着没有相应的监管措施。”国浩律师(南京)事务所合伙人付鑫律师告诉记者,“一方面,不同的数字作品在发售时需要遵循各自的合规路径,而在内容方面,NFT平台中的知识产权亦需合规,避免内容侵权。”

不仅发行平台受到治理,交易行为亦面临监管。记者走访发现,今年以来,国内存在于闲鱼、微信等平台的二级交易市场不少已被清理,以“炒”为目的的玩家纷纷选择退出。无论从消费者还是平台角度出发,数字藏品行业未来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合规有序的成长环境。付鑫表示,监管制约和引导将为行业带来一轮必要的洗牌,是打造产业认可链和信任机制的关键,也是让艺术创作者、平台、消费者互信的基础。

“当前应通过行业自律、加强监管的方式,促进数字藏品的健康发展,前期主要在数字藏品的确权和权益保护、数字身份规范等方面下功夫,同时探索数字藏品合法交易流通的可行性。”江苏省信息化专家委员会副秘书长、南京邮电大学数字经济研究所所长姚国章教授表示。江苏在此方向上也迈出了探索的脚步,近年来,苏州博物馆以IP授权为工具,持续打造非传统意义上的“文创产品”,今年更推出IP授权规范,围绕产品授权、营销类授权、空间授权、数字衍生品授权、出版物授权和品牌授权六类授权类型与合作单位资源共享。苏州博物馆文化创意部主任蒋菡表示,IP授权规范的推出,可进一步带动老字号、民族品牌和苏州本土优质品牌等推出数字文创等产品,并带动博物馆从馆舍天地走向大千世界,对文化数字化的推动具有重要意义。


内容为王引领产业发展


随着“元宇宙”概念的持续走热,越来越多的元宇宙产品开始被应用到文旅行业和消费场景中,万物皆可数字化的期许遇上日益严格的合规化监管,数字藏品产业应如何发展?专家建议,放弃交易炒作,以内容为主打造产品。

江苏文旅业做了许多行之有效的探索:吴文化博物馆精选三彩凤首执壶、青瓷球形香薰等8件具有江南特色的重要馆藏文物,通过青年艺术家的再想象与再创作,以数字藏品盲盒的形式发布;南京博物院为镇馆之宝东汉错银铜牛灯开发可互动数字模型,让人“亲手操作”以感受灯具的使用和结构;江苏文旅总入口平台“苏心游”推出南京夫子庙、南京牛首山文化旅游区、苏州太湖湖滨国家湿地一组数字藏品门票,让用户不仅可以获得对应的线下景区门票,而且生成展示景区特色文化的视频数字藏品,以数字藏品赋能景区门票权益。

付鑫表示,加强数字藏品二次创作力度,不仅可使产品区别于现存的单一头像、链接等产品,以内容上的新意吸引消费者,也更能保护相关知识产权,维护产业发展。

“不只是数字藏品,虚拟演唱会、数字表演、虚拟数字人等元宇宙应用形态大大丰富了传统的文旅业态,尤其是在线上线下融合、互动参与以及呈现方式等方面受到了年轻群体的欢迎,但内容和创意为王的规则没有变,数字技术的深度使用会使传统的文旅作品如虎添翼 。”姚国章这样表示。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8708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