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04 15:40

股价暴跌,强敌环伺,扎克伯格如何续写元宇宙下一章?

作者:李程程

来源:钛媒体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 AI工具生成

即便是公司股价创下了有记录以来最大单周跌幅,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也力图让投资者们相信,他所憧憬和打造的元宇宙世界是一个非常有希望的未来。

上周,Meta 发布了今年第三季度财务业绩报告。股价发布后的一周内,Meta股价累计下跌23.7%。此前,Meta最大单周跌幅是在今年2月,单周跌幅高达21.4%,当时正是其公布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之际,也就是扎克伯格将公司Facebook更名Meta之后的第首份财报,这也被市场视作是其首份元宇宙财报。

自Facebook更名Meta,宣布“All in 元宇宙”恰好过去一周年,与当时资本市场对元宇宙概念热烈追逐不同的是,当前投资者们对于元宇宙的概念已经趋于冷淡。钛媒体APP观察到,今年以来,Meta股价已经下跌超过了70%,市值蒸发超5500亿美元。

是投资者们对元宇宙的故事已经感到失望,还是他们不再相信扎克伯格所倡导的元宇宙了?

Meta的股价大幅下跌,意味着外界对这家公司失去了信心,这不仅仅是受市场情绪影响。现实世界是,元宇宙还未降温,与之相关的AR/VR厂商正如日中天,虚拟资产在香港也将迎来春天。

对Meta及其信徒来说,元宇宙或许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世界。但这个世界的霸主,是否还是能够归属于扎克伯格大帝,是投资者最担心的议题。


支撑元宇宙世界基础已岌岌可危


与经过验证的核心业务相比,元宇宙有太多的实验性赌注。Meta的支出远高于投资者预期或认为合适的水平,是其股价暴跌的重要原因。

Meta的三季报显示,公司营收为277.14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90.10亿美元相比下降4%;净利润为43.9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91.94亿美元相比下降52%;每股摊薄收益为1.64美元,与去年同期的3.22美元相比下降49%。

元宇宙核心项目Reality Labs三季度收入2.85亿美元,同比下跌49%,市场预期4亿美元。今年前三个季度,该部门已亏损94亿美元,而去年全年,这一数字为100亿美元。

Meta方面将本季度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于ATT(苹果公司App跟踪透明度新政策),认为苹果公司政策做出了调整,其广告价格同比下降了18%。这些变化使得Meta更难追踪到用户并且提供个性化的广告。此外,受美元升值的影响。如果汇率不变,那么公司的收入会出现小幅的增长。

今年以来,短视频相关业务Reels,成为了当前Meta管理层手中一项对抗内外危机的武器。

业绩会上,Meta首席财务官戴维·韦纳(David Wehner)披露,Reels的销售额约为30亿美元。虽然本季度Reels仍有5亿美元亏损,但公司预计Reels的营收将在12至18个月内转向顺风。

在Meta财务副总裁苏珊·李(Susan Li)看来,Reels仍然是Instagram与Facebook上增速最快的模块,同时也是人们发现新内容创作者、与行业产生联系的良性途径之一。

而扎克伯格一直在业绩会上强调,公司对Reels在变现方面的表现非常满意。Meta当然希望尽快缩窄Reels与其他业务之间的变现差距,希望转逆风为顺风。

但短视频相关的业务,在商业化上的问题似乎未能得到破解,这从字节跳动的财务业绩表现上得以体现。

就在不久前,钛媒体APP获知,主营业务为短视频的字节跳动,2021年,实现收入增长近80%,至617亿美元,但运营亏损71.5亿美元,远高于2020年的21.4亿美元,扩大至三倍,净亏损额更是高达849亿美元。

关于短视频的商业化的难题,打造了Facebook商业化系统的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前景是美好的,但是我们也需要啃很多硬骨头”。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挑战是,制作视频广告要比图片广告更难,小企业在制作视频广告方面还存在困难。

“很难给出Reels具体的变现时间表,这是无法预测的。”扎克伯格也意识到,无论是在业内还是全球,都很难找到一把能解决所有问题的钥匙,无论是宏观环境压力、行业竞争、广告挑战(特别是苹果新政)等,这些问题都没有统一的解决办法,而是需要付出长期的努力与支出,才能逐渐得到更大的回报。


下注元宇宙的科技大厂正步步紧逼


与18年前创建Facebook,并以给女同学照片的颜值打分为噱头起家的Facebook不同的是,当前,看好元宇宙并为此不遗余力投入与推动的科技大公司,不仅仅是Meta一家。

在美国,微软对元宇宙世界野心勃勃。被大家人所共知的一个重大事项是,今年微软财大气粗地以678亿美元全现金交易收购动视暴雪,这也是游戏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案。

678亿美元是动视暴雪之前最高收购报价的两倍多,也是微软史上最庞大的一笔收购。

在评价这笔收购时,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直言不讳地表示,这笔交易将在微软元宇宙平台的发展中扮演关键的角色:“游戏是当今所有平台娱乐中最具活力和最令人兴奋的类别,也将在元宇宙平台的发展中扮演关键角色。”

事实上,在动视暴雪之外,早在2015年,微软就开始研发了与虚拟世界相关的头显设备MR(混合现实头戴式显示器)头显——Microsoft HoloLens。

HoloLens最初是一个实验性项目。设立之初,微软的电子游戏业务部门(热门的Xbox游戏机即由该部门推广)对于下一代游戏系统可能是什么样子,展开了各种讨论。而在当年一个电子年会上,微软展示了HoloLens可能如何让玩家沉浸在一个混合虚拟世界中。

微软团队已经研发了新版本HoloLens 2,以扩大目镜视场,改善整体体验。

但硬件或许不是当前微软的元宇宙最核心的议题。在今年7月份一次公司会议上,纳德拉表示,对于元宇宙,“我们正在采取一种以软件为主导的策略。”

以收购来赌一个元宇宙未来,中国科技大公司也是这样做的。Meta的劲敌字节跳动,亦对元宇宙世界虎视眈眈。

去年,字节跳动豪掷90亿元(金额业内传言但未得到官方承认)买下VR创业公司PICO,引发国内外VR市场震动。

虽然字节跳动官方一再强调,其布局VR业务与元宇宙概念毫无关联,甚至是看不懂且看不清楚元宇宙,但市场普遍认为,字节跳动是在用90亿,拿下了一把通往“元宇宙”的大门的钥匙的同时,并对打在VR硬件领域布局已久的Meta。

除此之外,消息显示,苹果公司、谷歌有望在未来几年推出自己的AR头戴设备。


是什么在阻碍那个看似遥不可及世界?


仅仅靠一家公司就能够构建一个新的元宇宙吗?

恐怕现在我们都不这样认为。当前,一个被大家广泛接受的共识是,元宇宙时代真正到来仍需时日,其构建需要大量的技术、大量的企业,需要从政府到行业的生态,庞大而复杂多层的系统当然不可能仅仅靠某一家公司可以构建,即便是实力超群的Meta也不例外。

如果把重金收购PICO加码VR生态的行为,看作是字节跳动同样有角逐元宇宙世界的野心的话,那么,内容可能是当前VR生态的较为严峻的短板。

在收购PICO一周年之后,作为字节跳动方面的代表,PICO副总裁任利锋发现,PICO 4现在的内容生态还不足够丰富,这体现在其内容的产能的规模还不够大,也不够集中。

他举例说,以视频内容领域来看,中国市场的传统长视频年产量可以达到5万个小时,但是优质VR视频每年的新增产能还不到20个小时,行业的产能还没有被广泛的激发和规模化的生产出来。

周宏伟则认为,VR内容构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精品内容的产出需要12个月,特别好的内容生产周期,可能要18个月到24个月。

而一份来自Meta内部的文件显示,在转型元宇宙的过程中,Meta还有面临技术故障,用户反应冷淡等问题。尤其是,Meta面向消费者的旗舰元宇宙产品Horizon Worlds,没有达到内部预期。

Horizon Worlds是扎克伯格设定的Meta的互动虚拟空间(世界)的集合。在Horizon Worlds,用户以虚拟形象出现。Meta最初设定的目标,是到今年年底使Horizon Worlds的月度活跃用户达到50万,但最近几周,该目标被修改为28万。目前的统计数据显示,这些用户还不到20万。

或许是因为Horizon Worlds严重不及预期,在财报后的电话会上,扎克伯格将元宇宙的平台从一个延展至了四个平台。

扎克伯格称,除了首部主流头显VR设备Oculus Quest 2,Meta现在专注研发的平台有Horizon Worlds、虚拟现实平台(VR)、增强现实平台(AR)、脑机神经接口平台。

其中,脑机接口平台或许是下一个值得期待的故事。

在如何让用户控制平台这件事上,扎克伯格意识到,如果用户带上设备或眼镜走在街上,是可以通过手势、说话等方式控制设备,但是,让用户在大庭广众之下“手舞足蹈”、“自言自语”并不现实,用户需要有一种更私密的设备控制方式,因此,脑机神经接口技术便显得尤为重要。

除了内容、技术上的瓶颈之外,当前市场对与内容相关的产品商业化的耐心也不及以往任何时期,以至于,扎克伯格早早就为元宇宙设想好了商业化的落地场景——“元宇宙方面,我们希望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多业务帮助,比如通过聊天直接获取客户、直接对用户销售产品、提供客服帮助或再向用户销售其他产品等。”

按这样的表述,元宇宙的商业化故事,无非又是另一个需要靠广告或者电商业务货币化的“钱景”,这似乎听上去也不是那么地振奋人心。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8604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