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28 13:55

数说|元宇宙爆火一年后,概念股还好吗?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实习生 马博文 记者 赵佐燕 卫瑶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2021年10月28日,“Facebook”正式官宣更名为“Meta”,这将“元宇宙”再一次推上了风口浪尖。到如今,已过去整整一年。

不同于横空出世之际,席卷人们进入狂欢时的惊涛骇浪,如今,元宇宙所带来的浪潮平静了不少。

一年过去,元宇宙发展得如何了?我们追踪了相关概念股的涨跌趋势,并整合了部分公司的发展状况,来回顾过去的元宇宙元年。


元宇宙概念股:一年后,超八成跑输大盘


元宇宙爆火之初,不少企业纷纷入场,元宇宙概念股也水涨船高,成为股市的焦点。

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一年之后的概念股到底是“扶摇直上”还是“一泻千里”,这个答案并不难回答。

Wind数据显示,50只元宇宙概念股中,2021年10月28日到2022年10月17日期间,有44只跌幅大于中证500,跑输大盘的股票占比达到88%,曾经风头无量的元宇宙概念股陷入了集体滑坡的困境。

概念股涨幅为正的仅有“东山精密”、“四维图新”和“七一二”三只,分别为26.8%、9.0%和8.4%,而在涨幅为负的概念股中,除了跌幅为3.4%的“视源股份”,其余股票跌幅全部高于10%,“卓胜微”、“闻泰科技”和“韦尔股份”的跌幅甚至跌破50%。

三家涨幅为正的元宇宙概念股公司都没有把“鸡蛋”全部放在“元宇宙”这个篮子里,只是在发展原有业务之外,对于元宇宙进行了探索。

例如,“四维图新”的“元宇宙”业务是建立在公司原有的地图数据体系、云服务平台、高精度地图、大数据与智慧城市建设的技术基础上的尝试,其自身核心业务能够为“元宇宙”探索提供助力。

一年前只要沾上“元宇宙”概念,便能一路翻红的状况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凭概念炒上去的股价,又凭本事跌下来了”。


元宇宙穿戴产品:赶不上概念的车尾灯


在“元宇宙”概念爆火的一年中,相关产品也接连发布,试图让用户更为真切地感受到“元宇宙”时代的将至。

无论是字节跳动、Meta等互联网企业,还是TCL等电器制造企业,都在元宇宙产品的制造上跃跃欲试。

不过,目前的元宇宙产品更多集中于交互眼镜、头显等AR、VR设备,应用场景较多集中于健身训练、玩虚拟现实游戏、观看VR视频等日常娱乐领域中,与Roblox在招股书中描述的真正的元宇宙产品应具备的八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文明”仍然有不小的差异。

同时,目前元宇宙穿戴设备尚未达到普及阶段,一方面与其功能较为新颖有关,另一方面,少则几千,多则上万的产品价格对于用户的购买能力也是一项考验。


元宇宙平台产品:空荡荡的虚拟世界


在向元宇宙进军的浪潮中,企业凭借技术与用户数量优势,开始搭建虚拟社交平台和数字藏品交易平台,不过,这些虚拟世界似乎并未获得太多居民。

Meta在朝向元宇宙发展后,曾推出虚拟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用户能够通过佩戴Quest头盔,借助VR技术,进入数字世界,并搭建自己的虚拟社区。

然而,“Horizon Worlds”并没有获得消费者的青睐,据华夏时报报道,在创作者所开发的虚拟世界中,仅有9%拥有超过50名访客,而通过平台构建自己虚拟世界的用户不超过1%,曾以为元宇宙世界人潮汹涌,却没想到会是空空如也。

除了旗下的虚拟平台“Horizon Worlds”,Meta软件的用户使用量也没有达到预期,《华尔街日报》于2022年10月17日报道,Meta月活跃用户并未达到20万,远不及其设置的今年年底月活跃用户达到50万的目标。

在国内,元宇宙平台也不好过。最初在领域内“闹出很大动静”的“中青宝”、“天下秀”都曾在元宇宙爆火之初,尝试虚拟平台的建设。2021年9月6日,中青宝宣布将推出虚拟与现实梦幻联动的模拟经营类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2021年10月28日,天下秀发行虚拟社交产品“虹宇宙”,用户能够在虹宇宙中建立虚拟形象并开始社交、游戏和生活等活动。

然而,《酿酒大师》并未取得国家发放的游戏版号,不少玩家反馈其充其量为线上卖酒的噱头,天下秀于2021年11月18日经监管和督促后发布公告称虹宇宙产品尚未接入前沿硬件技术,“作为试验阶段产品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实际上,这些产品的诞生不过是伴随元宇宙概念炒作的产物,与元宇宙实质关系并不大。

即便是经过一年的探索后,元宇宙平台的发展状况也并不乐观,2022年8月,腾讯宣布其旗下数字平台藏品幻核停止数字藏品销售;2022年10月,字节跳动宣布砍掉其元宇宙社交产品“派对岛”制作团队。

即便《酿酒大师》、“虹宇宙”等虚拟社交游戏蹭上了“元宇宙”的热度,却仍旧难逃业绩拉胯的命运,这也与为了炒作概念而仓促发行有关。“元宇宙”虚拟社交游戏在描述里画了一个大饼,而游戏自身却仅类似于升级版的“QQ秀”,缺乏技术的支撑,元宇宙平台自然难以得到充分的发展。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的《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2.0版》中认为,元宇宙作为下一代互联网与社会形态,其构建需要借助数字孪生、虚拟原生、虚拟共生和虚实联动技术的综合运用。目前依据目前所能实现的技术,元宇宙的构建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元宇宙企业裁员潮袭来


随着元宇宙概念股的降温以及产品的遇冷,部分面临经营困境的元宇宙公司开始选择裁员作为缩减开支的重要手段。

早在2022年5月,便有元宇宙领域公司宣布裁员,2022年9月,作为元宇宙行业龙头的Meta宣布拟裁员1.2万人,约15%的公司人员都将受到波及,元宇宙企业发展也蒙上了一层阴霾。

通过对于媒体报道的整理,我们整合出了部分元宇宙企业裁员潮的名单,其主要经营领域涵盖VR、NFT、虚拟社交、加密货币等新兴概念,裁员人数少则20余人,多则上万人受到影响。

曾经号称互联网企业裁员背景下的“技术人最终归宿”的元宇宙企业,仅仅一年也难逃裁员的宿命。

产品远落后于概念,是元宇宙概念股公司目前所面临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毕竟,与其遐想未来的虚拟世界,过好当下才是更多人关心的问题。

今天,我们仍然在讨论“元宇宙”,不过“元宇宙”究竟是什么,又将何去何从,至今也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作为一个长周期的技术浪潮,元宇宙不是风口,而是需要持续探索的沉淀。元宇宙的未来将如何,还需要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8474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