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21 15:44

前沿对话:元宇宙,将掀起数字医疗的“巨浪”?丨温州元宇宙月

2.0万

10月20日,主题为《元宇宙,重建数字医疗新场景》的论坛在温州元宇宙创新中心召开,这是“温州元宇宙月”元宇宙专题论坛的第二场。

在题为《元宇宙,将掀起数字医疗“巨浪”?》的圆桌环节,巴比特CEO、问TA-王雷元宇宙时间主理人王雷与三位嘉宾展开了精彩对话,他们是心景科技董事罗宏军、浙江省立同德医院、浙江省精神卫生中心张滢、医健行业天使投资人、和煦云创首席战略官叶华华
以下为精彩对话,经巴比特整理。


王雷:有个广告语叫“不看广告看疗效”,心景科技的VR数字化治疗产品疗效怎么样?

罗宏军:
有一篇文献数据,治疗青少年失眠症,结合VR技术的这一组治疗效果有效率为93.33%,这显著高于对照组。另外,VR治疗组的治疗满意度为90%,也显著高于对照组。

王雷:你在演讲里提到一个案例,VR技术治疗精神创伤,VR技术对心理障碍的治疗疗效如何?业界对这类治疗持怎样态度?有没有开始推广的?

张滢:
精神创伤,它比抑郁症、焦虑症的治疗还要难一点。难在它存在类似条件反射的恐惧和紧张。比如我上面提到的案例,她但凡看到一个男人就很害怕,会紧张。她即便看到自己爸爸,全身肌肉都会绷紧,冲着她爸爸大喊大叫,她爸爸都不敢回家。她自己也很内疚,但她控制不住,这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一种常见表现。

我们一方面要给她服用一些药物,让她睡眠改善、情绪好起来。另外一方面也需要让她慢慢消除条件反射,那么就需要暴露疗法。

借助VR技术可以创造一个虚拟的场景,她戴着VR头盔可以看到这个场景,我可以来调整场景里的参数,像光线的明暗,男人的数量和远近。比如,我让场景里的男人走的离她近一点,她开始紧张了,我控制电刺激仪刺激内关穴的让她放松,等情绪稳定下来,如果稳定不下来,我再撤回几个男人。

我们通过20多次的治疗,她就好起来了。这样的病例还是比较少,我当时只是搭建了一个实验性的场景。

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强迫症、恐惧症,都要进行暴露疗法,通常很费医生,要一对一,现在有了VR技术下的这些虚拟场景,甚至我可以让患者戴上头盔自己去做。

说到推广,其实有很多地方已经在用了,包括我们医院也采购了一些,但是,眼前这个技术、产品的证书没有拿下来。目前还只能当实验、合作用的。另外,有患者会觉得这种设备效果很好,想带回家,我们跟他们讲明情况,签了知情同意书,也有七八个患者在使用这样的设备。

我之前在失眠、抑郁门诊,每天40几个人,我让他们感受一下这种设备的效果,那时候还是临床前的一个预实验,但是呢,有70%的人都说效果相当不错。

王雷:心景的VR数字疗法(DTx),我听说进入了国家药品目录,这方面情况能否给大家介绍一下?

罗宏军:
VR数字疗法,也有人把称之为电子药,电子处方,它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管理,目前基本都是按照二类医疗器械进行审批的。目前还没有把它作为电子药品,作为药品来管控。但我相信不远的将来肯定会把它会把它列为一个电子处方。然后把它划为药品类管控的类目里。

王雷:我听说,数字疗法会被应用在针对儿童多动症的治疗上,家长肯定特别关心它的安全性,能否跟我们讲讲临床实验的情况。

罗宏军:
我们现在正在和中南大学湘雅二院一起,做针对小儿多动症的一个评估的临床实验。当时,院方就说根据实验设计看,如果做成功了,这将对儿童青少年针对此类病症的治疗是一个开创性的工作。

王雷:作为行业里非常资深的投资人,你肯定要非常关心投资项目的疗效,临床实验的数据和结果。你怎么看“医疗原宇宙”这个领域的企业,它们目前的临床实验情况。

叶华华:
因为产品还没有拿到证,国家评审也在进行中。其实,现在都还在这个过程之中,但是从反映出来的结果看,还是很乐观的。

王雷:我想问一下罗宏军总,可否从市场角度介绍下你们现在的商业模式?

罗宏军:
目前主要是在B端的医院销售,明年会逐步由2B到2C。因为我们发现,我们的设备在医院用的时候有些患者就觉得效果特别好,能不能买一台简易版带回家去。

王雷:作为投资人,你对这个行业,数字疗法的未来前景有怎么样的预判、展望?

叶华华:
在中国,仅睡眠障碍症大概有1.3亿的人受影响,是经常性睡不好。小儿多动症也有相当数量。另外,像抑郁症,以及像物质依赖症,比如饮酒、烟瘾,游戏成瘾等,受影响的人群非常大。从这个角度讲,心景这种VR数字疗法的产品,它未来可见的应用领域是很宽广的。

王雷:在医院,医生、患者对元宇宙,VR、数字医疗这些概念,他们接受程度如何?给我们介绍一下?

张滢:
应该说,大部分医生还不是那么了解,所以在做这些产品实验时,先在各个省得研究所、医院走了一遍,选了一些试点。

我讲一个故事。月初,我到广西去参加了一个国家级的技教班,我讲了VR系统,虚拟现实在精神卫生领域的价值,实现形式,治疗效果,他们那边的院长就非常感兴趣,他们想知道VR系统怎样做会比较好,怎么购买,如何架构。现在有一个现状,医疗系统要尽量少用药物多做治疗,多做治疗的话就要多招人,招人成本比吃药要高很多,所以他们希望把成本降下来。如果有个机器能帮我们办事情机会很好。

虚拟现实并不是一个很高大上的东西,它只是一个沉浸性的场景,他能代替真的医生给患者做治疗。我觉得这会是一个逐步爆发的过程。

我们浙江省康复医学会在11月份开,每年的设备都在更新,我发现VR系统慢慢也有了。

现在元宇宙能治疗的疾病是精神心理的疾病,心理咨询就是一个套路,一个过程,有了AI,有个VR,我们能在元宇宙里做很多的事情。

王雷:现在大家都说是资本的寒冬,那么资本对于医疗元宇宙这一块目前是怎么一个态度?

叶华华:
可能因为马斯克或者说Facebook改名META影响,元宇宙这个概念已深入人心。医疗元宇宙,我认为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从目前来看,精神领域是医疗元宇宙比较容易切入的一个领域。应该讲,大部分人对医疗元宇宙还处于观望或者摸索,了解这一新鲜事物的状态。

这两年,投资人也是正在从谨慎变成谨慎乐观,它是这么一种状态。

王雷:你特别看好医疗元宇宙的原因是什么?

叶华华:
首先,我是觉得任何场景,只要你有应用场景,就肯定是一个好的生意。未来,我们的下一代可能就生活在元宇宙里了,那元宇宙中势必少不了医疗环节,尤其,大家都知道,精神疾病相当的厉害。在元宇宙里实现治疗这一代人存在的问题,它是最好的方法。

我觉得越早切入去了解、认知元宇宙,情况会更好。

目前医疗元宇宙这个行业的瓶颈可能跟元宇宙面临的挑战是一样的。网速不够快,清晰度不够高,多人互动不起来,等等。

当然,医疗是一个严肃性的东西,它比看个电影更具有难度,势必要求也会更多一些。

另外,习惯也非常重要。你买个药已经能接受在网上买,但看病还是要到医院里去看。未来是不是看病也能在线看,在元宇宙里看,我想是可能的。对青年一代来说,未来他们接受这种医疗会更容易一些。

王雷:你们觉得,医疗元宇宙会在什么时候迎来爆发的拐点,会不会存在一些标志性的事情。

叶华华:
我觉得这个时间不会特别长了。最近在元宇宙硬件上面好像又有了新的突破,这意味着沉浸到元宇宙中生活的年轻人会越来越多。当初网购怎么爆发的,医疗元宇宙也会是一样的。

罗宏军:
这个时间我真的不太好预测,但根据我们的经验,不管硬件怎么发展,我们一直做的是内容。我们跟医学专家一起做的是一个基础性的工作,我们做的是实实在在的用于治疗的内容。它未来会有怎么的呈现方式都可以,我们直接把内容植入进去就可以了。

我们目前不是关注它什么时候爆发,而是我们一起来把这件事情要做好。

张滢:
我比他们要乐观一点,因为需要这个东西的人都追着我来要这些东西,要这些产品。

我会觉得儿童学习、注意力这一块可能是最先爆发的点,儿童的多动症训练,孤独症的训练,失眠,这一块真的非常缺乏一个正规的、好的产品。

医疗产品对家长来说,万把块钱买回家真的不算什么。如果真的有产品能进入市场,比如,针对多动症的注意力训练产品能进入市场,我觉得半年之内就会形成一些热点。

直播回看:https://www.8btc.com/metacon-2022

备注:
10月,“温州元宇宙月”将迎来工业元宇宙、数字医疗和数字藏品+虚拟人三场重磅元宇宙论坛,“工业元宇宙”、“医疗元宇宙”率先拉开帷幕,“数字藏品+虚拟人,元宇宙营销新策略”论坛将在11月2日下午14:00开启,扫码预约直播。


想入驻“温州元宇宙创新中心”?可关注公众号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8359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