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13 16:24

改名一周年,扎克伯格的虚拟人终于有腿了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 | 陈耕霖,编辑 | 姚赟,转载自钛媒体。 

Meta交出了首份年度成绩单。

北京时间10月12日,Meta召开了一年一度的Connect大会,并发布其下一代VR头戴设备(headset)Quest Pro。去年,扎克伯格在Connect大会上重磅宣布公司从Facebook改名Meta,便意味着Facebook这艘大船要调整方向,集中资源和力量向元宇宙前进。

一年后,Meta在Connect大会上正式宣布了进展:一是,VR应用已落地到了游戏、健身、协作等方面;二是,发布全新高价混合现实头显Quest Pro;三是,提出要构建更加开放的元宇宙生态。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大会上,Meta宣布与微软的全面深度合作,将微软Office软件集成到最新头显Quest Pro上,即未来企业用户也可以在MR中访问微软Office软件。

多元化应用场景、Quest Pro硬件B端发力以及元宇宙生态,都在指向一点——应用和落地。Meta正在努力证明虚拟世界对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具有实际价值,未来可期。

自2021年9月达到顶峰以来,Meta已经损失了约三分之二的市值。质疑、裁员、股价下跌等问题接踵而来,高调改名一年后,Meta承压明显。此时,Meta、扎克伯格、元宇宙都需要一剂强心针。


产品软硬兼施:扎克伯格的虚拟人总算有腿了


“说真的,腿这个功能很硬核。”镜头前,扎克伯格的虚拟形象,不再只是上半身的幽灵状态,现在他拥有了一双能够正常走路的“腿”。

说完,扎克伯格还在演讲中跳了一下。

在元宇宙,拥有一双腿确实是件难事。2月10日,Meta Reality Labs副总裁Andrew Bosworth,在问答中承认加腿是件难事。如果想在VR中以逼真的方式呈现双腿,它首先需要知道腿在现实里的一举一动,然后推断腿在VR中应该做什么。症结就在这里,虽然Quest 2能够进行头部和手部跟踪,并估计手臂和胸部的位置,但它不知道你的腿在哪里。

去年10月29日,Facebook改名Meta后,带动了世界范围的关注和震动,元宇宙这个概念也从少数人所了解的新奇概念成为了人尽皆知的公众话题,不少人将2021年定义为“元宇宙元年”。谷歌趋势搜索显示,在10月下旬Facebook更名为Meta的那一周内,全球对“元宇宙”的查询猛增。

关乎未来的概念,需要能落地的产品,去不断展示可行性,为信心“续杯”。

两个月前,扎克伯格发布的元宇宙自拍“粗糙”到令人印象深刻,当时图片中的建模显得简陋且诡异。Meta的副总裁Vishal Shah在9月发给员工的备忘录中提到,Meta的虚拟现实平台Horizon由于目前存在大量的设计、稳定性以及漏洞等问题,“用户、创作者和开发人员的体验都不佳”。

而Meta员工似乎也对自家产品信心不足。Vishal Shah曾对员工使用Horizon的时间太少而表示不满:“对于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我们不会在Horizon上花费太多时间,为什么我们不喜欢我们构建的产品,如果我们不喜欢它,我们怎么能期望我们的用户喜欢它呢?”

而在本次的产品使用体验上,整体展示的虚拟形象较为精细和逼真。

在硬件规格上,Quest Pro采用Pancake折叠光路设计、更高的屏幕分辨率、彩色透视功能和后置电池。据了解,此前先发的PICO4都已经应用该功能。

为了使Quest Pro能够发挥真正的生产力。Meta还宣布Quest Pro耳机将集成微软的办公程序,为工作者们提供微软365程序,并且微软团队的视频会议程序将由Meta的Horizon Workrooms支持。

硬件升级更新,软件精细化,Meta的野心,写在脸上。


年亏损超100亿美元后,Meta也要降本增效


做元宇宙并非易事。

改名后,Meta的主业务划分为两大板块:Meta的社交网络和虚拟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截至2022Q2,虚拟现实实验室实现营收4.52亿美元,同比增长48%,亏损28亿美元,同比增长15.38%。在2021年亏损超100亿美元。并且Meta在电话财报中表示,预计虚拟现实实验室在2022年的亏损将显著增加。

这100多亿美元花哪了?

《中国企业家》梳理统计了Meta改名近一年来的相关大事,据不完全统计,Facebook改名为Meta后,在产品、运营、经营、战略等多个方面,都调整了打法和方式。

产品研发方面:2021年10月,宣布更名后,Meta便引入了一个1000万美元的创作者基金,希望一些有经验的建设者能够为Horizon Worlds创造沉浸式的体验。1个月后,Reality Labs团队公布了在研的触觉手套。2022年2月,Meta允许用户在Quest、Facebook、Instagram和Messenger中使用3D头像。为虚拟形象添加了新的面部形状、肤色、助听器和轮椅。

而产品的更新和改变,在今年4、5月密集落地。4月28日,Meta宣布了一项长期的人工智能研究计划,以更好地了解大脑如何处理语音和文本,并训练AI预测对话中的下一个单词;5月9日,Meta表示将在Facebook上推出数字收藏品,用户能够在Instagram快拍中以AR贴纸的形式展示和分享数字收藏品;5月13日,Meta公布下一代VR头显Project Cambria信息。10天后,扎克伯格宣布了MyoSuite,用于构建逼真的肌肉骨骼模拟的AI平台,以帮助加速假肢的开发。它还有助于构建在虚拟世界中更真实地移动的化身。

而这次发布会上展示成果,不少能在过去这一年中找到痕迹,如本次虚拟形象有“腿”,便与前MyoSuite的骨骼研究有着直接的关系。

同时,也在不断“买买买”,针对B端用户的趋势,也体现在这里。2022年2月,Meta完成对Kustomer的收购,Kustomer是一个全渠道CRM平台,可将来自不同渠道的客户对话汇集到一个单一屏幕视图中,它可以帮助企业自动化重复性任务。2022年9月,Meta完成收购德国柏林的一家专注于触觉反馈技术的公司Lofelt。

收购Lofelt,其结果,或许在不久的未来,也能有所体现。

制表:陈耕霖

从《Meta改名一周年大事时间线》一图中能发现,Meta有自己的发展节奏和目标。我们从该时间线上,发现了以下状况。

第一,不只是硬件,Meta在元宇宙多个方面尝试。首先从大类上看,目前Meta主攻领域可以划分为硬件设备、AI技术、平台工具搭建、虚拟形象几个领域,这几个领域涵盖了元宇宙目前能想象到的基础技术。

第二,本次成果来自过去的累积。如本次虚拟形象有“腿”,便与前MyoSuite的骨骼研究有着直接的关系。除了虚拟现实技术外,Meta对于AI领域投入力度也很大,从翻译到视频生成都有涉及,未来这方面的问题,或许将有所改观。

第三,股价、亏损、裁员、产品被质疑,总体负面新闻呈现增多趋势,可以感觉到Meta正在承压。自去年改名至今,Meta的股价已经跌去了60%,当下不到4000亿美元的市值。

第四,目前更多还停留在技术积累阶段,比起C端普通用户体验更关注开发者或者B端用户使用。这背后或许与Meta在C端反响平平且亏损持续产生的压力有关。

新的领域,研发、并购、招聘、探索,都需要资金开道。而目前来看,Meta尚处于初期,产品何时能带来稳定的盈利,尚无法确定。

这次会上,Meta首次透露了元宇宙的数字收入:Quest Store的游戏和应用程序销售额已超过15亿美元。不过上个季度,Meta就在虚拟现实领域投资了28亿美元。


苹果还未发布任何AR产品,但Meta已内忧外患


扎克伯格需要带领Meta解决的问题,不仅是亏损。

自10月改名后2021年底,Meta的研发部门的员工人数同比增长30%,而营销和销售部门的员工人数同比增长9%。但到了今年夏天,Meta管理层开始讨论要停止招聘,并且宣布要把资源用于提升核心运营指标。7月,Meta在加州总部解雇了368名外包人员,包括一些安保人员。

据内部人士透露,Meta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削减至少10%的开支。为实现这个目标,Meta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降低管理成本、削减外包预算,对非业务部门进行改革重组,以及裁员。

同时,这一年里,Meta创造主要营收的广告业务正在不断下滑。

Meta的广告业务面临内外双重困难,一是Meta的用户体量已经到达极限。Meta旗下的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三大社交平台的日活用户接近20亿,基本覆盖了全球能够使用的全部群体。Meta的用户体量已经到达了极限,很难通过扩大用户实现营收的进一步增长。

另外,Meta正面临着年轻用户不断流失的情况。据外媒tech.co报道:预计到明年,25岁以下的用户只有不到15%,“TikTok等流行应用程序为年轻一代提供替代方式。他们将通过这些流行应用共享内容并保持在线联系。”

而年轻用户的流失,意味着广告商也会纷纷效仿,从而导致广告收入迅速下降。扎克伯格在近期的业绩会议中曾五次提及TikTok这个“独特”的竞争对手。

中国信通院报告显示,自Meta改名进军虚拟现实、元宇宙热潮后,VR头显硬件厂商也进入活跃状态。从目前的VR头显硬件厂商的数量上看,外国厂商与国内厂商数量相同。从厂商的类型上看,其中专业VR设备厂商都为国内的新兴厂商。而互联网厂商凭借资本和技术优势占据了整个VR市场的80%以上。其中Oculus 2凭借较低的价格以及较为先进的软硬件,市场占比远超其他厂商总和。VR设备的价格从1399元到7000元左右覆盖各个产品级别,而竞争最为激烈的是2000~3000元左右的这一中端级别,这一区间的份额占整个市场的90%以上。

苹果还未正式发布相关产品,但已经是大家推测中Meta最危险的对手。今年苹果发布会上,万众期待的AR产品再次缺席。而在这种情况下,Meta的竞争对手也加快脚步,索尼、PICO、华为、HTC等厂商也开始重点布局,切分Meta的蛋糕。

国内互联网大厂,争相布局。字节跳动在去年8月29日以90亿元价格收购PICO,9月27日PICO发布了最新产品PICO4。PICO也借助字节的渠道和内容优势,开始在VR内容不足的短板开始发力。相较之下腾讯没有直接布局XR硬件,但是通过投资Epic Games、Snap分别占据了VR/AR发展所必备的渲染引擎与镜像技术,这些都是元宇宙不可或缺的底层技术。

并且在未来的元宇宙领域中,苹果依旧可能是Meta的最大竞争对手。尽管Meta行动更早,甚至为此不惜“改头换面”,而且通过补贴的方式实现了Quest2出货量超过1000万台这一亮眼成绩。但仍有很多人认为苹果最终会拥有占主导地位的AR或VR硬件和操作系统。分析师郭明錤表示:在苹果的2023年新产品中,市场对AR/MR头戴装置的期待最高。

扎克伯格直接为Meta和苹果定义了两者的竞争关系:苹果和他的公司在构建虚拟世界方面处于“非常深刻的哲学竞争”。


Meta舞剑,意在“苹果”


早在2014年,扎克伯格便显示出了他对元宇宙概念的兴趣。

2014年7月,Facebook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Oculus,这一举措被外界视为Facebook为未来买单。而Oculus是一家2012年成立的工作室,当时主要做虚拟电影。在Facebook看来,Oculus的技术开辟了全新的体验和可能性,不仅仅在游戏领域,还在生活、教育、医疗等诸多领域拥有广阔的想象空间。

对Meta来说,这也只是第一步。

元宇宙三十人论坛副秘书长徐三尘告诉《中国企业家》:“深入到这个行业里面,会感觉这个行业其实一直在慢慢的往前发展。看热闹的人可能没那么多了,但是里面的人一直在做。”

他举例说明了9月在苏州举办的一个圆桌创新论坛和创业大赛。本来他预计到场50多人,实际到了有100多人。“有一半以上的参加活动的人都是全国各地过去的,我们统计了一下,大概有接近60%~70%都是北京、深圳、上海各大城市的人赶到苏州去参加活动。”

所有创新项目需要时间和投入,才能有开花结果的可能。

2021年10月,扎克伯格将Facebook更名,并放下狠话:希望用五年左右的时间,将Meta打造成一家元宇宙公司。而到了今年年初,扎克伯格更新了愿望,称未来十年希望元宇宙覆盖全球10亿人群。

扎克伯格高调进入元宇宙的目的一直很明确:一是,抢占未来,为下一个社交时代做准备;二是,成为虚拟现实领域的“苹果”。

“我们的角色不仅仅是帮助建立这个开放的生态系统,更要确保开放的生态系统在下一代互联网中胜出。”扎克伯格在大会中明确说道。本次与微软的合作,就是在尝试传递一个重要信息:虚拟现实可以更落地。

大会中,扎克伯格用大量时间展示了为企业和工作者们描绘的场景,他认为虚拟现实最大的潜力在于能够让不同地点协作的人们感受到真实的在场感。

扎克伯格提及在Meta的虚拟现实平台Horizon工作能够彻底打破空间的隔阂,最大程度地激发员工的活力。他称:“很难形容这种体验,直到你亲自使用它。”

微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Satya Nadella也出现在了本次大会中,他提到:“我们正在采取一种方法来确保我们的软件可以在用户所有喜欢的设备上受益。这就是为什么我对我们今天宣布的内容感到非常兴奋,以及我们如何将许多生产力工具的强大功能汇集到VR设备中。”

搭建自己的生态圈,是扎克伯格的另一步重要的棋。

发布会最后,扎克伯格鲜明亮出自己对苹果生态理念的不认同:“在每一代计算机中,都有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和一个封闭的生态系统,就像Windows和Mac,安卓和iOS。封闭的生态系统重在严控整合,创造独特体验并且维持它,使大部分利益将流向平台。”

在目前谷歌和苹果所构建的生态圈中,Meta其实只不过算是一个体量较大的“创作者”,不论是收入还是发展都受制于苹果和谷歌搭建的应用生态。

Meta过去曾对未来元宇宙的互操作性、用户所有权和低费用做了口头承诺:“我们的目标是在尽可能多的情况下以较低的费用提供开发者和创造者服务,这样我们才能最大化整个创意经济。”

这一承诺直接冲着苹果的高抽成而去。

不过,对于元宇宙来说,这样的承诺可能只是“基本操作”。上海文创IP产业中心秘书长徐超告诉《中国企业家》:“目前Web3.0所展现出的分布式特性决定了一家公司难以控制整个元宇宙。大公司需要做的就是搭建平台提供更多机会给创作者。”

先前,扎克伯格回应自己的元宇宙如何创收时曾表示:“元宇宙最终会有商业,而且我认为商业和广告是密切相关的,我们需要的第一份工作是建立一个尽可能大的生态系统。当系统中的内容足够多时,广告就将成为一项有意义的业务。我们愿意在商业机会出现之前进行大量投资,以帮助创建和启用整个生态系统。”

Meta的实际行动也表明它没有宣扬的那么“无私”。今年4月,Meta宣布Horizon Worlds虚拟现实平台中的数字购买行为,收取30%的抽成外,再收取17.5%的“平台费”。苹果发言人塞恩斯表示:“现在Meta向这些开发者收取的费用比其他任何平台都要高。Meta的声明暴露了其虚伪面孔。”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8214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