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09 10:01

Meta元宇宙项目陷危机:年烧百亿美元,连自家开发团队都嫌弃

来源:智东西

编译 |  曹玉蓓

编辑 |  Panken

智东西10月8日消息,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META每年投入100亿美元的元宇宙项目仍未实现盈利,不仅如此,自2019年以来,Meta的元宇宙和VR(虚拟现实)部门运营亏损已超过270亿美元。

近日,Meta的旗下的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也被网友爆出很多技术质量问题,内部员工也透露,不倾向使用自己部门的这款产品。


一、Horizon Worlds“漏洞百出”,团队已降低下半年用户量上的指标


根据扎克伯格与10名现任和前任员工的备忘录对话,可以看出Meta这家拥有30亿用户的“社交媒体帝国”正在经历着颠覆和挑战,并且已经被迫调整未来产品的预期和发布时间。

在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一份9月份的备忘录中,Meta元宇宙产品组的副总裁Vishal Shah警告说,用户和创作者都抱怨Horizon Worlds的虚拟现实社交体验和迄今为止最接近虚拟世界的东西对比质量低下,漏洞百出。

对此,Vishal Shah已决定在今年的余下时间里对产品进行“质量封锁”,并告诉员工他们需要在任何激进扩张之前做好底层技术的工作。Shah说:“这款产品背后的工作人员们不得不重新衡量制定的计划,开始思考事情的优先级。”并补充说,他正在降低今年下半年的用户数量目标。

一些内部员工曾谈道,团队需要进行重组以适应扎克伯格的新愿景,而许多员工还没有接受这种新愿景,因此内部士气也受到了影响。“内部有很多人甚至从未戴上自家的VR头显。”一位Meta内部元宇宙业务的工作人员说道。

Met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相信元宇宙是计算的未来,它应该以人为中心。当然,我们一直在改进质量,并根据我们创作者社区的反馈采取行动。这是一个多年的旅程,我们将继续让我们建造的东西变得更好。”


二、元宇宙核心部门运营亏损超过270亿美元,内部士气受挫


自2019年初以来,Meta的元宇宙核心部门Reality Labs的运营亏损已超过270亿美元(折合1921.32亿人民币)。

据知情人士透露,投资主要集中在开发可用于登录元宇宙的硬件,即VR和AR(增强现实)头显,以及用于3D世界的软件和支持元宇宙所需的底层基础设施。除了在元宇宙中代表用户的化身外,Meta一直致力于开展简单社交的活动,让用户们有事可做,从虚拟健身到玩游戏,甚至是加入教育场景。

Meta在7月份的最新业绩中表示,它有价值240亿美元(折合1707.84亿人民币)的不可撤销的合同承诺,主要与Meta对Reality Labs的服务器、网络基础设施和消费硬件产品的投资有关。与此同时,该部门的收入(主要来自VR头显的销售)仍然微薄,部分原因是整个VR行业的发展速度低于预期。第二季度,Reality Labs在总收入280亿美元(折合1992.48亿人民币)中占4.52亿美元(折合32.16亿人民币),且预计下一季度的收入会更低。

“这是一场巨大的赌博。”一位广告主管说。多名前任、现任员工表示,最近公司为了优先考虑元宇宙而对各种项目进行重组和放弃,打击了内部员工的士气,专注于元宇宙的员工与其他业务的员工之间存在不好的分歧。

美国VR远程协作平台Avatour的CEO Devon Copley谈到:“Meta在开发硬件方面处于行业领先地位,但Meta在为虚拟世界开发软件方面面临更多挑战,问题在于Meta.org内不同的软件产品团队和计划的分散性。”

Meta已经在努力打动那些在虚拟世界中开发社交体验的创作者们。根据一位创作者在其Facebook个人账号上的Meta“备忘录”,该创作者在上个月的圆桌会议上抱怨Horizon Worlds不稳定且不可靠,并且Meta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在报告错误时或在发布之前为他们进行更新。

对此,一名Meta内部元宇宙业务的工作人员认为,发生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是人手不足导致事情落空。在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首次报道的Shah的备忘录中,Meta的一名高管也谈道,Horizon Worlds团队有意求速度更快,但这只会导致员工为了速度而牺牲质量。

针对上述问题,Vishal Shah指出,产品的错误和稳定性问题非常严重,以至于Meta自己内部的员工都没有使用该产品,他还补充说:“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如果我们自己不喜欢它,我们怎么能期望我们的用户喜欢它呢?”


三、从市值从1万亿暴跌到4000亿,业务转变后,Meta需突破重重困局


距离扎克伯格宣布Meta转型,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他曾谈过自己的计划是最终吸引10亿用户和每天数千亿美元的数字商务,而这一举措需要5到10年的时间。

扎克伯格宣称:“从现在开始,我们将首先成为元宇宙,而不是Facebook。”至此,他将自己在2004年创立的,在企业1180亿美元(折合约8396.88亿人民币)的年营收中贡献了绝大多数的社交媒体网络降级为次要地位。

Meta元宇宙战略的核心部门Reality Labs的员工人数将要翻一番,达到20000名工程师。 Meta在大流行期间迅速扩张后,目前拥有83000多名员工,并从竞争对手微软和苹果那里挖走了VR和AR工程师人才,以加强其元宇宙团队。

在进军元宇宙期间,Meta的市场估值已经在过去14个月内从1万亿美元(折合71160万亿人民币)暴跌至不足4000亿美元(折合28464万亿人民币)。

总结来看,Meta目前面临着几个不利因素:数字广告收入下滑、其Facebook平台上的用户增长放缓以及来自与中国大陆财力雄厚的对手TikTok的日益激烈的竞争。

▲ 来源:Refinitiv

“挑战在于他们非常专注在元宇宙,以至于没有投资Facebook和Instagram这两个核心产品。所有这一切都是背后真正问题的一个侧面展示,即Meta在继续被TikTok争夺用户资源。”LightShed Partners的分析师Rich Greenfield说道,“Meta对元宇宙的投资水平也令投资者们担忧。Meta设想的元宇宙在今天是不可投资的,没有人会为元宇宙购买Meta。”


四、一个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头像引发的议论纷纷


早在9月初,马克·扎克伯格赶到匹兹堡的Meta实验室,坐在100多台高分辨率摄像机前,准备证明那些网络上针对他头像的批评是错误的。为了证明Meta每年100亿美元押注于充满未来主义的元宇宙并非失败之举,扎克伯格要在这个实验室里生成一张更逼真的Meta CEO元宇宙新头像。

8月中旬,扎克伯格为庆祝Horizon Worlds在西班牙和法国正式上线,发布了一张自己的虚拟自拍照。几周时间,这张自拍照在网上疯传,遭到公众的嘲笑,有网友认为这张自拍图像甚至比不上90年代PC游戏中的图像。

扎克伯格为证明自己将Meta未来押注在过去三年内已造成超过270亿美元(折合约1921.32亿人民币)的运营亏损的元宇宙身上并非错误的判断,已经背负不小的压力。这次的自拍照事件只是他面临的一个小障碍而已,他认为元宇宙是在线社交的下一个自然演变,并表示将于下周推出新头像。

▲ 扎克伯格的虚拟自拍头像


结语:元宇宙是误入歧途?未来几年是见分晓的关键


Meta的元宇宙转型,会是吸引下一代互联网用户的新收入来源,还是反而会分散它在重振广告及其他传统业务方面的注意力?分析人士和Meta内部员工都认为,Meta接下来几年的发展,将决定这些问题的答案。

在上月末,Meta就已正式宣布了自己的缩减开支计划,股价也受该计划的影响大幅下降。本月Meta又因为产品质量问题引发热议,业务进展被元宇宙核心部门的副总裁Vishal Shah按下了暂停键,开始企业的“内省”。内省完后的Meta产品质量是否会有提升,企业是否会有新思路的出现,还需要时间给答案。根据7月份的一份备忘录,扎克伯格还要求员工以更高的强度和紧迫感工作。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8113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