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7 19:34

顶级 VC 对话,如何抓住 Web3.0 投资趋势?

2.1万

9 月 27 日,在由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举办的第八届区块链全球峰会——春江“水”暖 DAO 主题论坛上,Pantera Capital 合伙人 Paul Veradittakit、Kenetic Capital 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 Jehan Chu、SNZ 管理合伙人 Gavin Wang 与 HashKey Capital 投资合伙人肖晓一起围绕 Web3.0 投资趋势展开深入探讨,以下内容根据现场同传翻译整理(有删减):

肖晓(主持人):首先我想请问各位的第一个问题是,大家觉得加密市场是否出现了一些根本性的变化,对于你们自己所在的机构是否产生了影响?

Paul Veradittakit:对于 Pentera 来说,最开始的时候一并不是一个家族办公室,所以一直会向外部投资者进行融资。从 2013 年开始,我们就一直向外部投资者进行募资,对我们来说过去几年也是跌宕起伏的(几年)。

记得 2014 年的时候和一系列家族办公室进行交流的时候,当时还会被问到一些非常基础的问题,比如为什么比特币的总供应量只有 2100 万,以及挖矿的原理等等。所以在那个阶段,更多是一些教育方面的工作,当时也没有很多应用和使用场景。

在 2013 年的时候,非常早期,机构投资者对我们不屑一顾,所以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所做的只是基础型的教育工作。但是后来,我们在 2017、2018 年的这轮周期就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当时有很多项目虽然我们投了,但是最终没有成功,但确实看到了优秀的开发者涌入到这个领域,这是符合每一个牛市特征的。这些开发者进入之后,进行了大量创新,也吸引到了很多机构资金。我们看到机构越来越多关注这一领域。

2018 年这只基金在募资过程中更多向机构融资,但是对我们来说,2020 年,也就是最近 DeFi 时期是真正爆发式的发展。因为有两种结合,一是机构对于代币的应用有了更多的了解,甚至对于这些应用在 DeFi 领域的具体场景有了更多的了解,加上他们确实看到了投资这个领域的上行回报。2020 年,最近一轮融到了 13 亿美元,其中就包括来自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的钱。

看到一系列趋势,其中一个趋势是大学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进入到这一领域,但是他们的投资金额占比非常小。可以想象一下,虽然说你投资的金额不大,但由于这个领域给你带来的是非对称的机会,所以你很快看到在这个领域的投资成为你投资组合中可圈可点的一部分,这样的确实是非常明显的。

另外作为投资者,你投资于加密,你的工作风险也比较小,所以对这个领域进行投资和相关的管理人员进行合作,看一下最终能够走向何方。另外对于企业来说,企业也有一些资金投资到比特币以及其他加密货币之中。我们也看到像银行,以及其他加密企业也投资到最近募集的这一轮之中,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多元的资金来源趋势。

另外,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因为这一领域波动性非常大,很多机构投资委员会的成员不太习惯这样的波动性,当市场下行的时候他们心生害怕,最终决定退出。但是有一些 VC 愿意承受更加长的投资周期的,所以这只基金不错。这些机构说我愿意将钱投到加密领域,我愿意等 5-10 年的时间,这是他们所做的,他们把钱投到了他们信任的人手里,并且愿意和这个行业进行一道成长。我们看到很多人进入建立了自己的品牌,而且看到有一些很好的基金管理人员,有非常好的投资业绩的趋势。我认为现在正是引入机构投资的好时机。

肖晓(主持人):非常感谢 Paul。

我们经常会说,如果基金有外部 LP,而且这些外部 LP 中正好又包括传统的机构,是一件好事。现在请 Jehan 跟我们分享一下你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

Jehan Chu:我觉得 Paul 刚刚分析的非常好,也给我们分析了金融机构、机构投资者显而易见的趋势。我想要就他刚才所提的再补充一两点。对于机构来说,进入到这个领域是有一些次生影响,也就是说进一步验证了这个领域为金融之外的其他机构提供了很好的背书,像银行大举进入做了很好的背书,其中就包括高盛对于这一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还有像 Fidelity 做了相关的投资,或者对投资者进入到加密领域投资做了大量服务做了很好的背书,从而使得其他机构在说服自己投委会的时候也更加容易。

确实看到不同领域兴趣日益增长,其中尤其感兴趣的领域就是中国本身。中国也许是在应用区块链技术方面全球的领军者,虽然从公开层面来说,对于加密货币是限制的,但是区块链在各个层级应用非常广泛,而这一点在中国以外是被低估了的。比如说中国最大的国企,像中国移动、中国银联,以及一些比较大的部委,例如中国发改委,率先投入了需要许可的区块链技术研究和应用之中。总结来说,我们看到了这些金融机构参与背书,从而使得对于各类企业进入得到了更好的安全性保障。

第二点,需要超越公链之外进入到许多不同类型的区块链,比如说需要许可的区块链,或者是半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归根结底,最终这将会形成区块链技术生态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也许就是在区块链的前十年,大家更多的趋势是公链去中心化的叙事,但现在这个趋势会发生变化,走向更加多元化的方向,比如说混合的方向,或者是半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也就是说,中心化的机构在后台使用去中心化技术,这是我看到的非常重要的影响。

肖晓(主持人):非常感谢 Jehan,我非常认同你刚刚的判断,现在中国在区块链应用方面,尤其是混合区块链应用技术,正朝着非常有意思的方向发展。下面请 Gavin 分享一下。

Gavin Wang:我非常同意刚刚两位圆桌嘉宾的观点,这些趋势非常明显,包括传统的公司、金融机构、私募基金等都进入到了这一领域。刚刚前两位圆桌嘉宾也已经探讨过了,大量传统机构正在探索潜在的可能性,和区块链原生的玩家、加密原生的玩家进行协作,进入到 Web3 行业。我之前帮助超过 10 家公司在中国香港和美国上市,主要是做金融科技的公司;也和很多亚洲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熟悉。但上个周期,这些公司大部分对加密资产、对区块链都存疑,不管是从基础设施的角度,还是从资产的角度都有一些疑虑,特别是对于监管风险的顾虑。

不过在最近 1-2 年,很明显的看到绝大多数公司已经决定做些投入和尝试,尽管有些公司也许投入的力度和范围可能是有限的,比如主要是通过设立海外实体的方式来尝试探索,但我们确实看到,在这一领域进展是非常实质性的、建设性的,也预计在未来四年、八年,再经过几轮周期之后会看到更多的应用,就可以看到从当前情况到大规模采用之间的缺口,有可能会被弥合。

作为 VC,我们看到很多传统投资机构进入,有一些是打造纯 Web3 基金,有一些只是将自己原来基金的投资范围扩大,扩大到了相关领域。我们也确实看到一些挑战,这一点需要非常坦诚,原因包括比如投资者的专业性,他们在传统的 Web2 领域的投资经验、大量资源乃至自己的生态;但同时这也是一个机会,可以让我们和这些传统 Web2 投资者进行合作。虽然说他们的入局对我们来说是挑战,但是更多合作的机会。,区块链也好、加密也好,更多源于小众极客世界,现在整体体量也是较小的。现在看到越来越多趋势和机会走向主流,我们也应该和大的公司、传统金融机构合作,这样的融合是非常具有建设性的。

肖晓(主持人):非常感谢 Gavin 刚刚给我们分享的真知灼见。除了机构投资者之外,也看到其他类型的投资者在这个领域蓬勃发展,包括一些开发者,或者是一些 KOL,还有一些初创企业自己在做项目的同时也做投资。也就是说,做投资和不做投资之间的区别越来越不明显。我想请问各位,作为这个领域的顶尖 VC,大家对于这一现象怎么看,以及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想请 Jehan 先回答这个问题。

Jehan Chu:没问题,我认为我们在最近几年,尤其是在过去上一轮牛市看到的趋势是资金以及资金管理人员大量涌入。在很多领域和 VC,和对冲基金是不一样的,现在在这些领域有混合基金,有 DAO,还有很多家族办公室直接投资,也有企业进行投资。也就是说,现在这一领域变得更加饱和,也变得竞争更加激烈了。对于所有基金管理人来说,我们有必要找到自己独特的竞争地位。

对于 Kenetic 基金来说,我希望能够更加反直觉,比如我刚刚提到的中国的例子,其实我们对中国的关注是非常多的,但是很多其他国家公司(尤其是美国公司)要么是天然地抵触,要么是对于中国了解信息不够,或者由于地缘政治的原因,以至于无法了解中国的投资环境。

但我们位于中国香港,和大陆有很好的密切沟通,也对这片区域有着更深的了解,所以希望通过自己的投资专业支持以及与红枣科技的合作(红枣科技是 BSN 的发起方之一),结合自己的技术优势,可以有独特的投资方法。比如说,可以支持需要许可的区块链,或者支持那些也许和去中心化不是完全一致的方法,但从机会的角度来看,这完全是投资的沃土。

最开始的投资相对来说偏向于传统的公链,比如 Solana、Avalanche,但现在更多进入到了 Aptos 这些新公链、新一层链的生态,希望能够早期参与到这些生态的投资。比如说,我们专门为了 Aptos 以及 MOVE 生态招募募集发起了一个投资基金,主要针对的就是 Aptos 和 Move 生态项目。

通过相关的资金、关系资源的支持,希望能够在下一个牛市能够保持竞争优势,能够做得更好。

肖晓(主持人):谢谢,有请 Gavin。

Gavin Wang:对我们而言,首要的就是我们非常关注于社区的构建,就像我们自己的口号一样——“来自社区,服务社区”。14、15 年的时候 SNZ 团队 就开始建立以太坊社区,那时候构建了以太坊亚洲最大的社区,举办了很多技术交流、黑客松以及其他活动等等。

8 月 28 日,在旧金山的大通中心,我们刚和 EDCON、以太坊大学、以太坊基金会等联合举办了一个千人规模的以太坊社区活动,邀请了 Vitalik 和其他 20 多个以太坊基金会 & 社区核心成员会汇集在一起,共同探讨诸如 merge 等关键的问题。关于社区建设,我们会持续这么做。这是第一个重点。

第二点,从战略的角度来看,我们比较专注于早期投资,这跟我们要构建社区的初衷是完全一致的。对二级市场而言,我们只会做两件事情,一是做一些现金管理;如果时机合适的话,会考虑配置一些蓝筹代币;二是类似用一级的方式投二级项目,专注于长期基本面,并不会做频繁的交易。我们的精力更多专注于早期投资,以及跟社区人员一起来做建设。

比如 2018 年的时候,InfStones 天使轮投资的估值大概是 1000 万美元左右,之后我们也尽可能的给到他们一些支持,包括 API、节点运营、社区建设、投资者对接等。可喜看到他们最新一轮已达到 6 亿美元估值的体量。所以我们在帮助这些项目不断成长,不断构建起生态。

第三点,深耕大量生态、促进协同,比如像 Chainlink 以及 Dfinity 等项目,我们都是投入了大量支持。Chainlink 在亚洲从 1 个员工开始协助他们构建团队、构建社区,直到他们现在在亚洲也超过 20 个人。

第四点,我们的使命是要通过链接实现赋能,无论是 Web2 和 Web3 之间,传统金融、传统 TMT 和数字资产、区块链之间,还是中西方之间,亦或从现在时点到真正实现大规模应用之间,我们都发现存在很多缺口。

我们团队背景整体较为综合,有区块链原生、社区走出来的 OG,也有传统对 TMT、金融行业等了解非常深入的,有非常技术导向的、也有专注投资甚至运营业务经验丰富的,所以希望做更多的桥接工作。比如说,把投资人更好地和项目方链接,把传统的 TMT 巨头和项目方链接探索业务协同等。

最后就是,我们自己也不断学习,不断保持开放的心态,因为行业发展的太迅速了,每天我都感觉充满了挑战,所以整个团队都保持一种开放的心态、长线的愿景不断学习。

这就是我的回答,谢谢!

肖晓(主持人):感受到您不断的在当前的项目中增加价值,Paul 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Paul Veradittakit:当然,我非常同意刚才 Jehan 和 Gavin 所提到的内容,包括你对你累积的资产了解是什么,以及这种资产累积是如何实现你和他人的差异化。对我来说,这里面涉及到不同的观点,跟 Jehan 刚才所提到的观点非常相似。不同于其他团队,我们本身投资于中东的 Coinbase,以及非洲的 Coinbase、拉美的 Coinbase。当然,我们在中国也做了一些投资,Jehan 刚才所提到的,在地区中会有一些联系人,通过这些联系人,找到地区合作伙伴进行本地化的投资方案。通常,会将钱包、模型全部桥接起来,再拓展到其他可能的用例中。

比如说在东南亚在游戏行业做了本地化拓展,例如 Gaming Guild,以及其他类似的领域等等,我们采取的是全球化的宏观策略。

同样想要构建新的系统。有一点是非常有帮助的,确实会有规模更大的基金,现在也在不断部署资本、资源来创建能够对投资组合非常有帮助的团队。在技术角度、软件角度可以做一些事情,帮助到我们所投的 200 多家公司真正利用我们网络上的互联资源,实现彼此连接。可以创建专家网络,内部招聘一些人才专注于两三个对企业而言非常重要的领域。

目前来看,由于很多公司面临招聘的困难,因此我们特意聘请了一名有经验的招聘主管,为我们招揽了来自全球的数字营销、活动方面的专业人员,来构建社区;我们也请到了一些监管、快速治理等方面的专业人才。通过这样一些方式来实现相互桥接,并通过内部、外部的招聘帮助企业实现目标。

归根结底,希望这些企业家也能够对我们进行研究,跟我们所投资的组合机构进行对话,这样我们不仅能够提供基准的服务水准,与此同时也能找到差异化的方式真正脱颖而出,成为在这个领域的资源以及专家。

肖晓(主持人):确实如此,非常同意你的观点,有的时候 VC 就像是平台一样运作,投资组合可以自己进行投资和合作。关于投资组合的问题问的足够多了,接下来的问题更多关于地理分布。目前可以看到一些新兴市场的涌现,包括像新的加密中心也在不断涌现,像新加坡、迪拜就像是“资本枢纽”一样的存在,而且越来越多的传统资本也在不断涌入到这个枢纽,进入到加密和 Web3 领域。还有些像欧洲、越南因为地理的位置,现在已经成为“开发者中心”,而且开发者社区在这些地方越来越活跃。

所以您是否在这方面看到一些新的趋势或是新的市场机遇?这次从 Gavin 开始。

Gavin Wang:加密和区块链自然就有全球属性,从本源看看就是相对自由及去中心化的,所以机会无处不在。我们的总部在亚洲,但是有 30%-40% 左右的交易都是来自于亚洲之外的地区。现在大部分项目也是非常国际化的,最近我有个朋友就提了个很有趣的想法,他们想孵化类似猎头公司的平台,因为很多 Web3 企业融到非常多资金,按道理大部分投资应该投向人才,但目前因为疫情及其他原因,实际很难招聘到合适的人才。如果寻找传统猎头机构的话,他们可能并不知道如何找到合适的人才,比如说怎么帮美国团队找亚洲开发,帮亚洲团队找海外的市场运营。90% 左右的项目都是对招聘有很大诉求,而且是全球化的诉求。

目前在亚洲观察到有非常多优秀的 Web2 开发人员想要进入到 Web3,我们也确实需要看到过、实现过大规模应用的优秀人才来帮助 Web3 去落地实现。

在过去的周期中,我们经常抱怨没有很好的 Web3 应用,但背后有部分原因实际是因为我们缺乏优秀的开发者、建设者,或者说他们无法做长期的规划、专注于常年期的开发。最近我们就明显看到有非常优秀的人员不断进入行业,他们拥有全球的视野,也做好了大规模应用的准备,思维也非常开放不断迭代。这些人对于未来行业发展是非常重要的,相当于是奠基者,为未来一轮繁荣做好准备。

这是我的观察,谢谢!

肖晓(主持人):谢谢您的分享,Paul 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Paul Veradittakit:我来谈谈美国的情况,北美有很多内容在 Jehan 的观察之下,所以我更多从美国的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些趋势。实际上,现在我在瑞士,最近我去了里斯本,花了一点时间在里斯本待了一阵子,所以在欧洲也有一些观察。

现在美国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等我进入到生态系统的时候,大部分中心都是在硅谷。硅谷在早期就进入了比特币领域,所以很自然成为了中心,之后又看到多伦多中心,而且后来欧洲因为以太坊的原因成为了中心。现在进入到去中心化金融的新领域,可以看到很多新进展,比如说更多金融技术,更多机构资本跟区块链不断混合起来。

在疫情之后,纽约已经逐渐成为美国这方面的枢纽中心,尤其在布鲁克林附近的地方,就像其他生态系统,可以看到很多基金经理驻扎在布鲁克林,还有些刚刚起步的初创公司,很多人才不断入驻到这个领域,比如 ConsenSys 等等,还有曼哈顿。纽约有很多 DeFi 初创公司,还有很多 NFT 初创公司。

现在看到很多初创公司从区块链不断涌现,但是硅谷更多像开发人员的领域,更多是 B2 B 的领域,比如说 Facebook 或者 Google,对大型科技公司而言,现在进入这个领域更加关注数据和基础设施。很多区块链公司都在不断输送人才,这是硅谷的情况。

洛杉矶也是个潜力巨大的地方,游戏和 NFT 领域都在不断成长,也有一些影响力者参与到其中,Paris Hilton 等其他类型的影响力者、媒体、科技意见领袖等等。还有音乐领域,包括音乐 NFT 等等,也看到很多唱片公司参与到不同项目中。所有问题,让洛杉矶对企业家非常具有吸引力,这是目前美国的情况。

我认为在欧洲,像是里斯本涌现了非常多活动,很多人搬到里斯本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里斯本的社区非常完善,柏林也会成为非常强大的枢纽。这就是我目前观察到的北美和欧洲的情况。

肖晓(主持人):谢谢 Paul,非常有价值的来自美国和欧洲的观察。Jehan 你有什么想要和我们分享的吗?

Jehan Chu:确实,刚才提到了亚洲,毫无疑问中国香港处于领先的地位,目前由于疫情的政策以及当前的情况,香港领先优势可能会有所退散,改变了大家对香港的看法。可能在未来一两年,香港将会迎来第二个风潮,我相信在香港会有更多的混合方式。随着社区化的司法辖区以及监管的方便,将会成为进入内地的重要门户。在目前,新加坡表现非常强劲,非常活跃,依然看到很多人才在这里非常活跃。但是新加坡的限制也在不断加强,可能会失去一定的光芒。

从税收角度来看,中东迪拜很大程度吸引很多人才到来,主要原因是很多社区人员都搬到迪拜去了。期待未来迪拜不仅会有更多的本土项目,而且更重要的是让迪拜更多把自己打造成枢纽的地方,就像是香港多年前所扮演的角色一样。

在未来会关注价值的主张,包括人员的吸引,从历史角度来看,他们自然而然对于加密、对于支付拥有自己非常多的见解。像拉美、阿根廷的国家也是如此,对于支付、价值方面有更多的关注。当然,风投、初创企业也吸引到很多资本涌入,我非常同意 Paul 关于洛杉矶的观察,如 Paul 所说的,现在看到全新的社区,不仅仅是地理上的涌现,更多是以主题划分的,而非以地理划分的。比如说音乐社区,或者是品牌社区,或者说内容社区,或者说影响力社区。这些社区的分布更多是以主题来划分的。

不同领域的涌现都会更多激活平台,甚至都不会是加密原生的,但是它们会非常活跃。比如说我们在洛杉矶有一家公司,也是非常令人振奋的 NYC 及 NFT 项目,这家公司跟 GUCCI 进行合作,创造了生态系统。这家公司也来自娱乐娱乐行业,对 Justin Bieber,以及 JZ 这些名人和歌手做视觉、做声音、做活动等等。可以看到这些社区不断地用自己的技能进入到 Web3,可能一开始并不是线性的,但有了社区可能就会远远超越了原生的地理限制,这点非常有意思,所以我也试图跟踪他们最终的发展。可以看到越来越多这样线上的涌现。

肖晓(主持人):非常同意,我在 NFT.NYC 上待了很多天,我也确实看到娱乐行业和 NFT 以及元宇宙行业之间有很好的链接,令人印象深刻。在今天圆桌论坛结束之前,我想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是有关于各位的投资理念。在加密领域有些投资者决定专注于某些比较熟悉的领域,并且试图在这些领域不断深入。而有些投资者则更加愿意追逐一些新的热点,或者他们做生态系统的融资。

请问一下各位,你们的投资理念是什么?你们当前主要偏好是哪个板块呢?

Paul Veradittakit:对我们来说,在一定程度上看到了上一轮,也就是 2018 年熊市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是很确定现在这轮熊市要持续多长一段时间,所以希望投资于绝佳的团队,知道这些团队最终是能够开发出产品,并且将产品推出到市场。在过程中,他们能够克服熊市可能会带来的种种障碍,这是当前的投资理念。

但是幸运的是现在在交易上做尽职调查的时候长了,因为现在活动速度放缓了。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战略在于哪怕说不在加密领域,在总体投资方面也会继续投资种子轮。但现在也越来越多地进入到了 A 轮,因为 A 轮的机会非常好,现在 50% 投资于 A 轮。当前在 A 轮进入的估值和六个月之前种子轮的估值差不多的,对我们来说是很好的时机。对于投资者来说,现在在正确的时机做出正确的选择。所以我们有坚定不移的信念,投资的金额是一样的,但能够拿到的占比却可以翻倍,或者说可以投资更多,从而能够获得我们想要的权益占比。现在大多数交易类型已经是股权交易了,因为现在没有人发行代币。对我们来说,更加增加投资,并且在董事会拥有席位,这是我们当时的投资方式。

就投资风格来说,更加专注基础设施领域,比如说像 Aptos 或者其他相关基础设施领域。但是我们觉得当前很有效的商业模式并不是 To C 类型的,至少说现在 To C 类型的风险比较大。当前在欧洲的消费者更多关注于能源价格,而不是进入到加密领域的投资或投机。现在更多是 To B 类业务会更加具有前景,为开发者或相关项目提供服务。现在看到很多项目专注于打造更好的数据工具,或者是一些搜索引擎,甚至是做链上链下的数据聚合,因为数据对于信用以及有抵押、无抵押贷款,甚至是数据分析本身都非常重要。所以现在看到,这一领域大量 VC 资金涌入,也在这些板块进行了大量关注和研究。

除此之外,有一些永恒的主题,哪怕在熊市这些主题也没有消失。哪怕在熊市,依然也需要对智能合约做审计,依然需要保险,这些都是永恒的投资主题。还有其他的税务以及会计方面的需求在熊市依然存在,这就是我们当前所专注的一些板块。

现在看到一些私人财富管理者,他们也需要相关的工具,帮助他们的客户找到方式进入到加密领域投资,这是全球的趋势,也是我们现在正在关注的趋势。

肖晓(主持人):非常好,你们关注非常明确的主题,感谢 Paul,请 Jehan 再给我们分享一下你们的投资理念。

Jehan Chu:不管这个理念是对还是错,在一定程度上投资没有任何主题和理念,在投资方面是兼收并蓄的。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投资主题,而且对于整个领域发展想象力十分宽泛,另外在一定程度上我们是用自己的钱进行投资,所以没有 LP 迫使我们说不能偏移投资风格。

在过去一到两年间,我逐渐形成了一个想法,我们确实是有投资理念的,将投资理念称为超级平行主题,在区块链领域是非常宽泛的投资范围,这不是一件坏事,一定程度上这是帮助我们去理解,就像和互联网一样,互联网本身非常庞大,区块链本身也是非常庞大的,所以看到很多被投公司似乎深耕在不同领域,但是最后都收敛回归到区块链领域。

也就是说,投资于节点,投资于 DeFi,投资于 NFT,投资于 Staking 质押等等各领域的项目。但是在上一轮的周期,发现这些项目彼此之间都是有关联的,而且彼此有跨界,都可以协作,并且他们之间有非常有意思的相互依赖性。

比如说你是钱包,你做托管钱包,你变成了 NFT 钱包,然后你在钱包之上可以叠加质押层,也可以叠加 DeFi 层。所以,这就展示出不同项目、不同领域之间自相互依赖性。对我们来说,不专注于某一个具体领域,相反对这一切之间的相互交互,以及所产生的结果保持开放的态度。

上一轮周期意识到了,当你有顿悟时刻,你突然意识到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其实是一些很令人激动的事情,这样的投资方式是很令人激动的,我也希望我能够更加专注。我们新推的这三只基金更加专注于某一个具体的领域。对于母基金 Kenetic 来说,更多是投资于整个加密领域,不拘一格。

肖晓(主持人):非常棒,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一个明显的投资主题,但是却布局到了整个生态,这样的投资方法非常有意思,接下来请 Gavin 给我们分享一下。

Gavin Wang:对我们来说,首先有两点是很明确的。

第一个,专注于社区建设,从财务回报的角度来说,过去部分投资单点风险收益比或许并不一定好,但是确实行业早期非常需要支持相关优秀的创始人。我们经历了多个周期,始终认为如果找到了正确的人,只要人坚持住了,最终都会有机会大放异彩。

第二个,主要投资早期,比如说种子轮以及天使轮,在这两轮中大概投近 70%。因为行业很早期,有时候所谓成长期项目可能风险并没有少很多,但估值可能会涨不少。有时候有些公司本身很好,但估值可能比较进取,我们可能并不会太激进,但这个错过不觉得遗憾。我们也会花很多时间帮助自己投资的公司逐步成长,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乐事。

在内部主要有三个不同的投资领域:

一个是基础设施,基础设施主要是解决一些基础性问题,比如说可扩展性、隐私,以及如何解决监管问题等等。另外 Paul 刚刚所提到的工具类公司,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我们想要真正让更多投资者、用户等进入到 Web3 世界的话,工具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为未来构建基础。

二是应用,现在有各类游戏类、NFT 类项目,但是也必将有更多正在萌芽的类型的出现。行业需要有杀手级的应用,否则继续 N 个周期还是基础设施建设,那么可能会有很多疑问。尤其是像 Vitalik 之前提到以太坊基础设施完成度达到 55%,那么在未来的周期中理应会有更多的应用涌现出来,从而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正如 Paul 提的现在仍然处于周期非常早的阶段,有些项目也许没有办法最终活到整个周期的结束。所以在挑选项目的时候我们会比较谨慎,也会尽可能从各个角度为被投企业提供更多的支持。

刚刚 Paul 也提到了 xFinance,即跟金融相关的项目,具体来说又会被分成两个细分的领域,一个是和中心化、传统金融相关的,但由于我们是技术类 VC,所以更加关注的是细分市场机会,包括比如说帮助传统金融和数字资产融合的工具。如果说有些比较大的项目是超出我们射程范围的或者和 HashKey Group 有战略合作角度的,我们可能就介绍给肖晓和 HashKey 参与。

对于 DeFi,我们整体比较谨慎,早期投资了 MakerDao 和 Uniswap 这种确实是根本性创新的项目。但是有些 DeFi 项目不是特别谨慎,也许会有监管方面的问题。并且实际上他们的收益有时来自于释放了过度的风险,并且这风险可能还会转嫁外溢给生态,这些我们就会特别谨慎。

这就是 SNZ 所关注的领域。

肖晓(主持人):非常感谢 Gavin 分享的真知灼见,以上是今天圆桌论坛要探讨的所有问题了,我觉得今天的分享非常精彩,各位嘉宾也分享了他们的真知灼见,感谢!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7945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