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7 17:16

开放版权会不会掀起国内 NFT 的下一波浪潮?

2.1万

NFT 一直被视为 Web3 的产物,有人认为如果不开放版权,那将不符合“价值回归用户”的 Web3 精神,NFT和数字藏品就是虚伪的命题。

来源:元新NewMeta

文:叶小钗

编辑:亚伦


中国李宁尝鲜开放版权


知识产权的概念诞生是为了促进创新,也就说如果没有知识产权和其赋予的专利权,人们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创造或者发明新的东西。

保护版权与开放版权是一个看似相悖的话题,但如果单独谈保护与开放谁更重要其实并没有意义。当前数字藏品(NFT)本身初衷在于利用区块链技术保护创作者的权益,但事实上并非使用“保护”手段禁止版权在无许可情况下流通,更多聚焦点在于采用更加开放的版权分配方式并通过“版税”来更科学地保护原创者收益。

在今年4月,中国李宁高调购买 BAYC #4102 NFT,并为其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官方快闪活动,NFT的元素让这场快闪活动有了全新的概念、玩法和价值,这个案例对于开放版权案例有重要参考意义。

来源:中国李宁微博
来源:中国李宁微博

作为一名出色的甲方,压低预算是最基本的策略,最终留给版权的预算一般都不充足,这也是李宁购买 BAYC #4102 的另外一个原因—无需额外支付版权费用。

来源:中国李宁微博
来源:中国李宁微博

BAYC项目方对该项目中的IP采取了一种特殊形式的授权——给予无聊猿NFT持有者几乎无限制的商业使用由。

中国李宁可以持续利用它来做任何法律允许的事情,而无需另外支付授权费,这与传统的IP授权规则很不一样。

NFT版权问题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其实,NFT里程碑 CryptoPunks(加密朋克)在被  Yuga Labs(BAYC母公司)收购前,没有开放版权一直被诟病为“违背web3价值观”。

作为CryptoPunks的NFT购买者认为“既然投资了 NFT,你已经从我这儿赚了钱,就应该回报一部分给我”,这才符合「价值回归用户」的 Web3 精神。

而另一个 NFT 头部项目无聊猿 (BAYC)则刚好是开放版权的范本。开发方 Yuga Labs 表示,BAYC NFT 的所有权和商业使用权在发生交易时就会被授予买家。

BAYC 开创了NFT 版权属于买家的先河,允许持有人将之当做藏品来使用,同时也可以对持有的 NFT 进行商业化衍生。

有了这个基础,国产潮牌中国李宁才会购买#4102 号的 BAYC 无聊猿。获得该 NFT 后,中国李宁快闪店请无聊猿当主理人的消息被大众广泛关注,不仅如此,李宁品牌与无聊猿元素进行了结合,出品了衣服和鞋子等周边、举办相关展览。

无聊猿与实体品牌的结合给这个NFT圈的IP获得了新一轮的曝光量。扩大NFT IP在圈外的知名度,对 IP本身和 NFT的持有者来说,是双赢的局面。

无聊猿开放版权为Yuga Labs公司留下了更多的机会,同样也为NFT迈向CC0协议更近了一步。


NFT 正迈向 CC0 协议


当前,主流的 NFT 对于版权的态度主要有以下三种:

1. 完全不授予 NFT 持有者任何权利:大部分 NFT 和数字藏品,不会授予你任何知识产权的权利,这类 NFT 的知识产权属于发行方或者创作者。

2. 授予 NFT 持有者部分权利:购买一个无聊猿(Bored Ape)实际上会授予你开发衍生产品的权利,并将衍生产品投入商业使用。

3. 无需授予任何人任何权利(CC0 模式):这种类型的 NFT 项目不会授予你任何权利,因为其已经通过 CC0 协议放弃了本属于自己的所有知识产权,这些 IP 是属于公共领域,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今年 8 月,NFT 项目 Moonbirds 公开宣布,将 Moonbirds 和 Moonbirds Oddities 系列 NFT 转为 CC0 模式,支持任何用户基于此 NFT 项目再创作或衍生新产品,无需购买或持有 NFT。Moonbirds 成为 2022 年最成功的 NFT 项目之一,在近半年内产生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交易量。

什么是 CC0?

现在公共文化机构的数字化和开放性已经使得获取知识的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成了最常见的学习工具,文化、艺术作品的社会化应用场景越来越广泛,CC 协议也便应运而生。

根据维基百科的描述,CC 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该组织提供同名的一系列著作的授权方式,在 2001 年正式运行,最初版本在 2002 年 12 月 16 日发布。其主要宗旨是使得著作物能更广为流通与改作,可使其他人据以创作及共享,并以所提供的授权方式确保上述理念。

知识共享协议允许作者选择不同的授权条款和根据不同国家的著作权法制定的版权协议,版权持有人可以指定以下的条件:

来源:秦韵莞香
来源:秦韵莞香

“CC0 协议”是其中极为特殊的一种授权条款,意味着版权人将对作品不保留任何权利。

其实 CC0 早已经深入大众的生活,我们平时在网上能够看到很多珍贵的高清大作,这件事情本身后面就可能有 CC0 的功劳。

比如,2018 年 11 月 15 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确认加入“CC0 无权利保留协议”,包括《神奈川冲浪里》《夜游者》等世界名画在内的馆藏近 5 万幅高清大图画作,全部开放免费下载。此外,2017 年 8 月初,哈佛燕京图书馆也正式宣布,馆藏的 4200 部/53000 卷中文善本特藏数字化工程已全部完成,网友可以免费在线浏览、下载。

最近几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华盛顿美国国家美术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洛杉矶盖蒂博物馆等世界顶级的博物馆机构都已通过“CC0”协议的形式,开放了数字高清资源馆藏的下载,且支持用户对于数字资源的商业化应用。荷兰规模最大的博物馆——阿姆斯特丹荷兰国家博物馆不仅鼓励公众下载数字资源、创建专题,还专门设立了一个名为“荷兰国家博物馆工作坊奖”的奖项,奖励来自观众的优秀创意。

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CC0 协议”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当你可以下载任意艺术作品,印在 T 恤上、手机壳上,做成自己的文创产品,而不用付费,也不用担心侵权。

带着 CC0 的概念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无聊猿的开放版权,也有人把无聊猿当做 CC0 NFT,其实是不准确的。

BAYC条款原文     来源:BAYC
BAYC条款原文 来源:BAYC

条款大致意思是只有实际的无聊猿NFT所有者才有权展示 BAYC 艺术品且有一定的场景使用局限。

举例来说,中国李宁购买 BAYC #4102 NFT,只能使用#4102 的无聊猿形象,可以把该号码的无聊猿图像印在 T 恤、帽子、鞋子上商用,但不能更改或再创作该猿猴形象。另外,中国李宁只能在衣服上标注「BAYC#4102」或者「#4102」这个编号,而不能直接使用 BAYC 系列的品牌 logo 和名称。

相比传统授权模式,BAYC也可以理解为近乎“完全开放,”该模式为无聊猿项目和用户创造了一个互补互助的良性循环,并真正使得NFT赋能传统制造业、零售业成为可能。


中国数字藏品是否能够用 CC0 的协议


中国至今没有诞生 BAYC 这样开放版权的数字藏品,也没有诞生 Moonbirds 这样的 CC0 的数字藏品,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对于版权经济观念尚未开放。

所以我国内的博物馆不用 CC0 的方式进行文物和藏品的社会化,虽然有本土化了的知识共享协议,但采用“CC0”协议意味着放弃对作品的署名权,而在我国现行的著作权法律体系下,署名权是无法被放弃的。具体来说,在国内的《著作权法》中规定,署名权作为精神权利,对其转让和放弃的约定通常严格受到法律的禁止而不具有效力。

以故宫博物院为例,故宫博物院已经凭借极高的执行力完成了对于大多珍宝的数字化展示,用户也可以自行登录网站下载喜欢的作品。但是根据故宫博物院的版权声明,网站刊载的图片等作品还无法被用于商业用途。

来源:故宫博物院的版权声明
来源:故宫博物院的版权声明

目前关于 NFT和数字藏品 的相关法律法规并不健全,CC0 作为在与各国的法律的适配过程中也会水土不服,在当下是否要选择 CC0 仍需多方面考量。

并不是所有的NFT 项目对都适合CC0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NFT都适合 CC0 无版权模式。物以稀为贵,高端品牌需要维持稀缺性,开放版权就意味可能会放弃其独特性。

稀缺性是大部分NFT和数字藏品赖以营销的“口号”,但事实上只有真正需要宣传“稀缺”属性的品牌才适合。比如奢侈品,以 Tiffany 和 CryptoPunks 的合作为例,此前有报道,蒂芙尼(Tiffany & Co.)宣布推出“NFTiffs”NFT 系列。该系列限量 250 枚,售价 30ETH,仅限 CryptoPunk 持有者购买。同时,「NFTiffs」持有者将获得蒂芙尼根据持有人提供的 CryptoPunk 特征进行定制设计的实物吊坠。

Tiffany 和 CryptoPunks 的合作款吊坠  来源:推特
Tiffany 和 CryptoPunks 的合作款吊坠 来源:推特

稀缺性是 NFT 天然的护城河,限制版权无可厚非,尤其是奢侈品不是靠数量取胜,而是靠品牌的增值,品牌的增值来自于奢侈品品牌制造的专属感。“独一无二、很难获得”,这是需要维持稀缺性才能打造的阶级天梯。

目前,已经有不少开发者在为创建 CC0 无版权模式的 NFT 平台而努力,这些 NFT 项目包括早期的 Nouns、小火柴人 mfers、以妖精形象为主题的 Goblintown 以及 Moonbirds。未来,肯定会诞生一个基于 CC0 协议的 NFT“UGC 平台”,由用户主导或输出 NFT 内容,NFT 项目方提供基础的元素组件或理念,用户可以根据自己所需自建内容。

最后,大多数人将购买 NFT 和数字藏品戏称为“购买 jpeg”,但更为现实是,发行方保留了这些图像的全部所有权。购买 NFT 即“你拥有该艺术品”则是大众的误解,实现 NFT 和数字藏品引领数字所有权和产权的愿景任重道远。

开放版权或许能够解决制约国内数字藏品市场发展的掣肘,掀起新的浪潮!

参考资料:

1、无聊猿”IP 合作,饶不过的授权和 CC0

2、CC0 的项目结构、商业模式和用户权益

3、CC0 是什么?为什么吸引了各路 NFT 开发商?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7933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