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29 12:15

电商主播,转型带货NFT

2.0万

文:周鑫雨

编辑:苏建勋

“NFT就像买画,”David在Twitter的聊天室Spaces中告诉听众,“你们要成为能发现梵高的人。”

用NFT持有者的财富神话做铺垫,David适时引出了直播的主角:某项目新上架的NFT,限量100个。“很荣幸我成了最早的拥有者,我的头像就是NFT。”David说,“只要更多人加入进来,NFT的价格就会越高。我对这个项目有信心。”

鲜少有人能想到,一年前David抖音直播间的主角还是广东批发的牛仔裤、义乌供货的配饰。今年5月,他接到所属公司的通知:“我们开始带货NFT。”

NFT,Non-Fungible Token,意为非同质化代币——即便查了百科,David依然无法想象:“为什么一个图片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格?”他并不理解什么是“上链”,并将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视作类似淘宝的购物平台,区别是“没法用人民币支付,得先转换成虚拟币”。但在David的理解中,NFT是类似于黄金的商品:“只要有可能赚钱,就会有市场。”

图为热门NFT项目,右一为周杰伦、库里、李宁等名人持有的“无聊猿”,地板价一度达到156ETH,当时折合约200万元人民币。图源:Opensea官网

照着项目方给的SOP(标准化操作)手册练习了3天后,David注册了自己的Twitter,开始了定期的AMA(Ask Me Anything)直播——这是NFT最大的流量入口。

David并非个例。今年Q2以来,许多NFT项目方将营销和发售环节代理给了MCN机构(Multi-Channel Network),由他们旗下的职业电商主播进行项目的宣发销售。今年4月,基于公链Polkado的NFT交易平台NFTMart就与一家主打网红直播业务的MCN签订了合作协议,NFT项目Angrycat也请了不少国内KOL帮忙在Twitter上以“关注+抽奖”的方式引流宣传。

即便“直播带货+NFT”的未来尚不明晰,但电商主播的入局似乎放出二个信号。一方面,国内抖音、快手等平台的流量红利逐渐消退,主播亟需寻找下一个流量风口;另一方面,NFT项目方急需大量接盘手,对冲币圈熊市造成的价格崩盘。


不同的行业,同样的流量焦虑


“直播电商越来越不好做了。”许多主播都和David有一样的感受。今年上半年,即便连续直播6个小时,在David直播间下单的顾客不到10人,一天的流水只有700元左右。

从2021年起,平台流量红利消退已经成为业内共识。快手2021年Q4财报显示,快手应用DAU和MAU较Q3而言环比增长率仅0.8%和0.5%,增长几乎处于停滞状态。无独有偶,抖音DAU字节跳动商业化部门一名员工告诉36氪,目前抖音的用户增长乏力,客户买量的效果已经微乎其微,“只能不断给客户创造新的应用场景”。

寻找新的流量风口已经成为主播们的生存之道。一名从知识付费转行而来的英语教师告诉36氪,她一脚迈进NFT带货大军的理由是为将来跳槽去金融领域积累资源:“现在做直播已经很难拉新了,你履历上如果有一段NFT从业经历,别人会觉得你很有前瞻性。”

而对于David们来说,跳槽的资本积累远比不上热钱来的有吸引力。一场听众达到50人以上的AMA活动的报价,抵得上David直播两个月的收入。

直播带货+NFT的模式,更像是两个面临小寒冬的行业互相取暖。

去年的造富神话有多疯狂,今年NFT的泡沫就有多脆弱。今年5月的加密货币“熊市”导致不少NFT项目价格跳水,大量持有者选择适时抛售。数据显示,Opensea5月19日的交易额约3767万美元,较5月1日下降约92%。

“跌麻了。”一名入手了热门NFT项目Azuki的投资人眼睁睁看着地板价较巅峰期跌了近40%。而被周杰伦、李宁等持有的无聊猿,地板价从5月初的156ETH,在5月中旬跌到了98ETH左右。Opensea的统计数据显示,5月以来,大部分流行的蓝筹项目价地板价距离历史高点跌幅都超过了 50%。

如此寒冬,NFT项目方亟需大量接盘手扳回一局,而主播和网红自带的私域流量是一个很好的入口。一名NFT项目主理人认为,在私域流量进行推广能够减少建立信任的前期成本,“粉丝也更愿意为新事物买单”。

一份在Twitter上被业内人证实较为可信的NFT推广报价单揭露了“网红+NFT”模式在海外早已盛行。报价单显示,小咖博主发一条推文的价格在100多美元,而加密货币圈KOL的价格在几百到上万美元不等。曾在电影《天生一对》中饰演主人公双胞胎的女演员Lindsay Lohan也在报价单上,她一条NFT宣传推文能开出2.5万美元的价格。

加密货币观察博主@ZachXBT发布的NFT推广报价单。图源:Twitter@ZachXBT

在国内,“直播带货+NFT”模式虽然还在试验阶段,但寒冬让彼此契合得很快。6月,一名杭州MCN主理人接到了四五个国内外NFT项目的推广订单:“他们不在乎在带货上多花点钱,关键是先吸引到一波消费者买单,然后活下去。”


回归理性,回归“小而美”


“瞎猫碰上死耗子。”David如此形容听众和自己的关系。

在他的Twitter Spaces中,平均超过五成的听众和他一样,是处于“NFT盲区”的“小白”,“我到现在也不知道NFT是怎么升值的。我的听众一进Twitter Spaces就问:(NFT)升值能比黄金快吗?”

“小白”的主播对上“小白”的受众,看似一场闹剧,但对逐渐沉寂的NFT生态来说,或许能注入一汪活泉。

一方面,主播的加入将社区的基础建立在了更广阔的流量池上。主播的一大优势就是自带的粉丝私域,极大减少了NFT在私域内的传播成本。

同时,主播的受众画像,往往是对NFT并不熟知的“圈外人”。某海外NFT交易平台的BD主理人Eva接手过不少NFT项目,但比辉煌后价格崩盘,更为可怕的是出道即糊穿地心:“许多NFT上架后,即便Free Mint(免铸造费)依然没有人出手。”而如今见到许多主播来带货,Eva觉得“这是一个NFT破圈很不错的入口”。

另一方面,在介绍产品上颇有化繁为简天赋的主播,还变相承担了NFT项目方进行受众教育所要付出的成本。在Eva看来,主播最重要的能力是情绪表达:“比起从无到有,MCN和主播在新领域做用户教育是有相对优势的。”

但从直播间快速涌入的流量,让一个NFT项目很难不陷入“高楼起,高楼塌”的境地。

36氪文章《NFT爆火背后:炫富、韭菜和元宇宙》指出,不管是换上NFT头像,还是入手数字艺术作品,这种“高贵”的身份标签如何维系,很大程度依赖于小圈子里面的集体共识

因此,NFT就像一个成立即上市的公司,诞生之初就面临着维持股价的压力。吃完直播间最初的流量红利后,一旦项目方没有成熟的社区运营能力,NFT的价格很快就会因为共识的消散而迎来“出道即巅峰”的命运。

在需要流量炒热市场的同时,不少NFT项目方也很警惕大量流量涌入后催生的新泡沫。一个残酷的事实是,自“熊市”引发国人的NFT抛售潮后,项目方将缺少NFT信念感的国人视作“流量毒药”:一旦中国买家超过3成,项目不如不做。

而对玩家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直播间的NFT项目,到底值不值得入手?

不得不承认,项目方通过MCN“割韭菜”后跑路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在市场秩序并没有建立的当下,NFT项目方在直播间里所表达的信息存在一定的辨析门槛——显然目前的“小白”主播并没有成熟的辨析能力。 

Eva观察到,转型带货NFT的主播大都用中英双语撰写Twitter,很少涉及行业黑话,并且推广的项目鲜有规律,“真正的NFT玩家都会有比较明确的偏好,比如看中某个项目方、艺术家,或者是喜欢某一类风格,但这些挑选‘好项目’的特质在主播身上并不存在。”

但一个行业共识是:大多赛道的下半场,总是回归理性,回归“小而美”。无论是直播电商,还是NFT,泡沫开始破灭,市场秩序就会慢慢组建。

不懂不碰。”David总结。

(应受访者要求,David、Eva均为化名。)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7405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