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24 13:20

盘点那些 NFT 史上的跑路大王

2.8万

原文标题:《那些 NFT 史上的跑路大王》

撰文:ERIC JAMES BEYER

翻译:Kath

「跑路」(字面直译为「拉地毯」),这词儿没有任何积极含义。它意味着不是有人要摔个狗吃屎,就是家具要翻倒,或者在 NFT 的世界里,它意味着很多人将会损失很多钱。

跑路骗局是指:加密世界里的项目方吸引早期投资者加入后,迅速放弃项目建设。他们要么带着项目资金远走高飞,要么卖掉那些预先铸造的资产。无论哪一种情况,这样做都是为了从项目社区中卷走所有的资金。

对那些意欲跑路的项目方来说,当 NFT 价格涨到让他们满意之后,会急匆匆地从项目生态中转走资金,立刻人间蒸发,只留下那些几乎没有法律资源的投资者们。那么现在,欢迎来到 Web3 的黑暗面。

近年来,一些引人注目的跑路事件成了 NFT 风险的醒世恒言。我们编写了一份简短的清单,列出了这个生态里发生过的一些最令人难忘(并且代价高昂)的跑路事件。如果非要从这些事件中找到点什么好处的话,那就是它教育了人们如何更有效地识别和避免 NFT 骗局。


冰冰熊冷酷卷走 130 万美金


Frosties( 冰冰熊 ) 于 2022 年 1 月 7 日推出,是一个以冰淇淋为主题,包含 8888 个 NFT 的合集。Forsties 极力推销自己,标榜自己是一个「酷、美味和独一无二」的项目。创始人 Ethan Nguyen(被称为 Frostie)和 Andre Llacuna(被称为 heyandre),已经在 Discord 上建立了一个相当大的社区,并承诺为收藏者提供商品、抽奖和确保项目长期发展的基金。

这些 NFT 的标价为每个 0.04ETH。也就是说,几小时后该 NFT 系列刚一售罄,项目团队就卷走了 335ETH(一百多万美元)。随后,该项目的网站和 Discord 迅速消失,销售所得资金被转移到多个钱包。买完加入社区的人们没办法联系到创始人,除了他们的数字艺术品和满心不快之外一无所有。


FROSTIES


对 Nguyen 和 Llacuna 来说很不巧,此时正值司法部开始密切关注加密货币世界的欺诈案件。

据报道,2022 年 3 月 24 日,经过两个月的调查,来自纽约南区的检察官将两人逮捕,并指控他们串谋欺诈和洗钱,理由是他们「向投资者承诺 Frosties NFTs 的利益,但销完后……卷走了受害者的资产,几乎立即关闭了网站并转移了资金」。

该案件仍在审理中,但此事被广泛认为是司法部的首个 NFT 跑路案件,是 NFT 历史上的重大时刻。


猿老爹俱乐部


Big Daddy Ape Club 本应是一个以猿猴为主题、计划在 Solana 上铸造并且在 Solanart 市场发售的 NFT 系列,总量 2222 个。

作为 Solana 上最大的跑路项目,Big Daddy Ape Club 让投资者们痛不欲生。大多数跑路项目还能看到项目方拿出些 NFT 作品,然后才卷钱跑路,而 Big Daddy Ape Clue 则不然,该项目设法成功捞到 9136 SOL(当时约合 130 万美元),说是用来铸造 NFT,只是这些 NFT 从来就不曾存在过。

推文内容:我们已经了解到 Big Daday Ape Club 跑路并有人蒙受损失一事。我们高度重视这次针对 NFT 社区的攻击,正在采取措施尽可能地提供所有协助。

悲催的是,在铸造开始的几个小时前,Big Daddy Ape Club 关闭并且停用了项目的 Discord,随后项目的 Twitter 账户和网站也迅速消失。没有一个投资者收到他们掏钱购买的 NFT。

该项目已经事先通过了 Civic(一家去中心化的身份验证公司)的验证,因此这次跑路尤其令人恼火。值得称赞的是,为逮捕这些骗子,Civic 的首席执行官 Chris Hart 和整个公司正在与执法部门合作。


球猿俱乐部跑路引发司法部关注


另一个猿猴衍生 NFT 的项目团队如今的日子可不好过。近期,Baller Ape Club( 球猿俱乐部 ) 的创始人 Le Anh Tuan 被司法部指控串谋进行电信欺诈和跨国洗钱活动。

据称,Tuan 从 Baller Ape Club 的投资者那里拿走了 260 万美元,然后删除了项目网站并洗了钱。根据司法部的说法,Tuan 将这笔钱换成各种加密货币,并转移到数个不同的区块链上,这个过程被称为「跨链」。

司法部将此案认定为「迄今为止最大的 NFT 骗局」。


恶猿耍了进化猿 NFT 社区


Evolved Apes( 进化猿 ) 的创始人,是一个化名 Evil Ape( 恶猿 ) 的匿名者。该系列推出仅一周后,他就设法成功地从项目投资者那里卷走了 798ETH( 270 万美元 )。Evil Ape 的推特账户和项目网站已不复存在。

EVOLVED APES

 Evolved Apes 的总计发行量为 10000 个 NFT。相当讽刺的是项目的描述:「陷入法外之地」。该项目原本想做一个类似 Axie Infinity 的战斗游戏。但是不用说,这个游戏从未被实现过。然而,这一系列仍然在 OpenSea 上存在着,虽然地板价已经不出意外地掉到了 0.01ETH。


拔腿欲跑的像素精灵


Pixelmon( 像素精灵 ) 并不完全符合跑路的严格描述。但是,它仍然非常接近跑路的形式,并且在 NFT 社区中被当作关于炒作和可信度的宝贵一课。该项目包含 10005 个像素化的 NFT 角色,发行于 2022 年 2 月 7 日。此前,项目方做的相当不错,把人们对该系列和项目前景的期待堆得像山一般高。

Pixelmon 承诺会打造出一款 AAA 级开放世界风格的冒险游戏,其低分辨率的像素艺术很有怀旧之风,让人脑补出设定在「我的世界」中的宝可梦精灵宇宙。据其创始人 Martin van Blerk 称,项目背后的团队都曾在迪斯尼和动视一类公司工作过,这让人们燃起希望──这些 NFT 一旦发售之后亮相,定会与众不同。Pixelmon 团队宣布 NFT 铸造将以荷兰拍的形式进行,起拍价为 3ETH,更加强了这种观念。

首发的 8079 个 NFT 在铸造活动开启的一小时内就告售罄,而且大部分买家全额支付了 3ETH。销售结束时,Pixelmon 团队已经斩获 23055ETH(超过 7000 万美元)。

不久后,社区的担忧开始浮出水面,因为关于团队身份和游戏细节还是只有零零星星的信息。而且,NFT 作品仍然没有公开。于是发布后的几个小时内,二级市场的成交价格暴跌至 1ETH 左右。

PIXELMON 5866 CREDIT: PIXELMON

2 月 16 日,NFT 作品终于对社区公开时,收藏者们感到大惑不解。最后交付的作品,与项目方先前拿来撩拨社区的作品相比,客气地说,差异巨大。这些像素艺术作品看上去非常业余,有不少甚至荒唐。并不是说像素艺术或任何形式的艺术对 NFT 社区没有价值,只是社区成员感觉他们的钱被骗走了。许多 NFT 都有渲染问题,上下颠倒,甚至刷不出来。大多数设计都是重复的,设计上只有极少或者可以说毫无变化。

有人向创始人 van Blerk 发出连番指责,据信,他从项目中抽取资金购买 Bored Apes、 Azukis、CloneX、Invisible Friends 等蓝筹 NFT。这些指责进一步增加了人们对项目跑路的恐惧。

推文内容:@Pixelmon 卖 3ETH 一个,筹到了超过 7000 万美金,到头来就这…… 我觉得,说成项目跑路也不为过。停止支持捞金的 NFT 项目。

虽然 Pixelmon 已经修复了渲染问题,但其创始人在 Twitter 上致歉,承认这次 NFT 发布(客气地说)活儿很糙。该项目最近似乎正在反弹。Pixelmon 目前的地板价是 0.21ETH,而其中一些丑得出奇的 NFT 获得了邪教式的追捧,标价一度达到 2ETH、4ETH,甚至 5ETH。

类似的跑路事件中,这已经是你所能期盼的最好结果了。无论如何,Pixelmon 的案例算得上是一个有警示意义的寓言。在 NFT 世界中,FOMO(错失恐惧症)是一个强大但有时又危险的东西。

来源链接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7322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