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23 12:30

第一波元宇宙公司发不出工资了

来源:三言财经

作者:丰收

又要给元宇宙泼冷水了。

近日,一家号称要成为“元宇宙时代的微软”的元宇宙公司影创科技被曝欠薪200多人,时间最长达半年,人均被拖欠10万元,社保公积金也断交。

影创科技公司大群也被创始人兼董事长孙立强制解散,连公司HR也加入讨薪队伍。讨薪员工纷纷申请仲裁。

在某职场社交平台上,有不少人反映影创科技拖欠工资,时间最早追溯到今年6月份。

影创科技在VR圈内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世界VR产业大会是中国以及全球虚拟现实产业专业展会,大会每年都会发布“中国VR50强”榜单。而在过去的三年影创都在榜,19年第13名,20年第9名,21年第27名。

公开信息显示,影创曾获6轮融资,最近一轮融资是在2020年9月份。就在今年3月份,影创官网一篇报道中还写道“无论是技术还是出货量,我们基本都可以排到全球第二,第一是Meta”,影创还豪言要成为元宇宙的“微软”。

外面看着发展还不错,怎么却被曝大规模、长时间欠薪,员工大量离职?


今年3月份开始停发工资,讨薪群近200人,而在职员工不到50人


“影创在正常情况下是每月15日发薪,但在去年10月份开始出现拖欠情况,只发基本工资,期间偶尔会在月末补齐”,一位已离职影创员工对三言财经表示。

这名员工离职前是影创的开发工程师,他称到今年3月份,工资就不发了,同时社保、公积金也停了。

所以从今年4月份开始,陆续有人离职。据上述员工介绍,公司最多的时候大约有480人,2022年3月已不到300人,目前仍在职的应该不到50人。

大部分员工都已经离职,但离职并不能结算工资。该员工称自己本来在年前就拿到了两个offer,但因为老板进行了一系列“稳定军心”的动作,自己感觉公司还有希望就留了下来。

但是没想到后续事情的发展并未能如他所想。这名员工提到一个小细节,当时劝他留下来的HR比他还早离开了,“挺讽刺的”。后来HR也加入到了讨薪行列。

该员工还透露,自己离职时只是有一张离职证明。而后来离职员工还签了一份离职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就是公司承诺将于8月、9月份陆续付清所欠薪资。

不过该员工指出,即使签了上述协议,但还是有很多人未能获得薪资。

“约200名员工,欠薪2—6个月,平均欠薪10w左右不等。很多年前离职的也没有结清工资”,他指出为了讨薪这些离职员工自发组织了一个群,用来讨论仲裁以及讨薪方式,群成员近200人。

据上述员工透露,200人讨薪队伍里,已有近100人申请了劳动仲裁。仲裁时间为8月份、9月中旬不等,最快的据说已经走到法院程序。

三言财经拨打了影创官网的400热线及工商预留电话,均无法接通。笔者也试图拨打了影创创始人孙立的电话,但是无人接听。

种种迹象表明,影创似乎正经历着巨大危机。


影创为什么走到今天这步?元宇宙不行了?


据公开报道,影创科技创始人孙立曾在游戏行业创业多年,2014年以1.5亿卖掉游戏公司,转到虚拟现实VR行业。

从影创的官网我们能大概看出它的业务范围。其中影创产品为VR眼镜硬件产品;软件服务下的点云平台还在开发中;解决方案具体指混合现实(MR)在具体领域的软件方案;开放平台则是影创的VR操作系统。

在今年4月份的一个关于孙立的专访中,对于影创的商业模式有这样的描述:一是MR智能眼镜硬件和软件的整体解决方案,应用在教育、工业、医疗等多个领域,这部分占整体业务的20%-30%。

二是以操作系统的服务和授权费用为主,这部分占营收的70%。

在专访中,孙立还介绍,影创科技近三年的营收基本上实现了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60%。2022年预期收入能达到5亿元左右,目前公司盈利整体上还在处于亏损的状态,但亏损的金额在逐年递减,大约在2024年实现正向盈利。

在今年的多篇报道中都强调,影创要做元宇宙的“微软”。大意就是将影创VR操作系统授权给厂商使用,自己充当类似手机中安卓,或者PC中Windows的角色。

单纯只看上述报道,影创可谓前路光明,想象无限。但在员工眼里,却是另一番光景。

上述爆料员工表示,公司一开始主要做AR眼镜,号称国内版的HoloLens。但是缺乏应用场景,也没有完整的配套系统,C端用户不买账,C端市场销量几乎为零。

三言财经在京东搜索“影创”,排名靠前的几款影创智能眼镜基本都没有任何评价。

而长期的研发投入都是AR,但是产出跟投资不成正比,不断推出的新品AR眼镜打不开市场,公司决定转型。

该员工还透露,在2020年之后,趁着元宇宙的热潮,公司往VR方向转型。因为没有产品积淀,所以先做了B端,为其他公司定制软硬件的开发。

具体来说就是为第三方公司定制全套VR设备的开发,包括系统和VR设备。

该员工表示合作的公司大概3个,而且有一个项目原计划金额在上千万,但是项目开发到一半却被放弃了,干脆把源代码都交给了客户,交付前连测试都没有,所以最终公司只收到了400万。

在这名员工看来,公司迟迟融不到资,市场上没有走出困境,入不敷出,暴雷是迟早的事情,只是走的很不体面。

提到难有融资,这位员工称可能与一位投资人有关。他表示这位投资人因为某些原因和公司打官司,闹得很不愉快,受此影响,融资变得更加困难。

三言财经查询发现,2021年影创确实与公司的一名股东有多起诉讼和仲裁案件,涉及财产保全、股东知情权纠纷、公司决议纠纷、民间借贷纠纷。

其中股东知情权纠纷的法律文书中提到,该股东曾从影创财务负责人处得知,影创经营业绩存在严重虚报的情况。

在民间借贷纠纷中,曾提到该股东是此前是影创的第二大股东,同时担任公司的董事、总裁。2018年下半年,公司出现资金困难,该股东将数十万资金借给公司发放员工工资。


一边是元宇宙裁员潮,一边是高薪招人,其实并不矛盾


事实上,自从Facebook改名Meta押注元宇宙后,元宇宙瞬间成了风口,这也难怪如此多的公司都爱蹭点元宇宙的热点。

而像影创这样公司,转型元宇宙更是顺理成章。在元宇宙的世界里,VR正是其中一个大的切入点。

据央视财经报道,自去年开始,VR虚拟现实行业进入了发展快车道。2021年,VR头戴式显示器的全球出货量达1095万台,突破年出货一千万台的行业拐点,今年一季度,VR头显保持热销,全球出货量同比增长了241.6%。

而在国内,VR行业的热度也正在逐渐提升。 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中国VR市场零售额突破8亿元,同比增长81%,

风口之下,这两年元宇宙人才吃香,受到追捧,人才流动也加快。在招聘平台,元宇宙研发总监的月薪甚至达到10万。

但今年元宇宙的老大哥Meta则开始缩减招聘、计划裁员。

今年5月,Meta曾宣布暂停某些部门的招聘。7月初,又有报道称Meta取消了硅谷总部的后勤服务外包合同,导致数百名工人下岗。

扎克伯格也表示,Meta下调了2022年工程师目标数量,从原先的10000名缩减到6000-7000,砍掉了超3000人的招聘计划。

此外还有报道称,Meta预计今年将最多裁员10%。

一边是裁员,一边是高薪招人,看似矛盾,其实不然。风口效应仍Meta这类的企业想要快速占领行业高地,但大环境不再允许这样的冒进方式。

像影创这样追逐风口的中小公司更是数不胜数,他们没有大公司的雄厚实力,有时候断臂求生看起来也像是生死大劫。

风口之下,大家都想冲一波,但是死掉的是绝大多数。大量曾因元宇宙股价暴涨的概念股迎来暴跌;NFT热潮退去,不少巨头退出;元宇宙炒房泡沫破裂……

在消费市场,线下VR店运营情况不容乐观,不少网友反映冲了会员,店却突然倒闭了。

目前,元宇宙还是在初级阶段,没有现象级的爆发应用,也不够普及,还是小众消费。

不过在风口中,人才却可能是最大的受益者。

上文中的那位爆料员工在离职前就找好了下家,他表示自己收到了圈内多家offer,最终选择一家相对稳定的。

对于元宇宙,他这样看:

元宇宙,最重要的是应用场景和需求。一个技术脱离了实际场景,不管噱头多高级,都是空中楼阁。

正面例子有很多,VR类游戏,这抓住了高端游戏玩家的需求。比如半条命alyx VR这款游戏的诞生,吸引了很多玩家,带动了VR头戴设备的销量。绝大多数购买VR头盔的都是因为这个游戏。

还有VR观影,这也是一部分需求。

类似的,爱奇艺的奇遇VR,做的挺好。PICO主打串联,可以畅玩SteamVR,这也是很好的方向。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高端玩家的需求市场。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不管元宇宙怎么发展都跟他们没关系,除非元宇宙切实的解决了他的一些需求。毕竟在虚拟世界里拥有一个房,远比不上现实环境的一片瓦。

最后他透露终于发现了影创创始人、董事长孙立的踪迹。

原来孙立将于8月26日参加AWE Asia 世界XR产业博览会。

影创是参展商,且排在第一位。孙立也是此次博览会的重要嘉宾,博览会首日的活动中,孙立也是也第一演讲的厂商,排在他前面的是三位活动主办方的高管。

在讨薪群里,离职员工商量着直播弹幕讨薪。

有员工说道,“以前看农民工讨薪觉得很遥远,怎想自己也有那么一天”。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7298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