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22 16:15

数字藏品还能怎么玩?以年轻人居多的B站为例,看当前玩家们的现状

来源:新榜(ID:newrankcn)

作者:卷毛 编辑:张洁

原标题:《B站UP主定制的数字藏品,谁来买单?》

上线一年,腾讯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幻核”正式宣布退场。

8月16日起,幻核停止数字藏品发行,同时所有通过其平台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

作为国内数藏行业的开拓者之一,幻核的落幕标志着市场正在经历震荡。

数字藏品去年起在国内爆红,目前国内数藏平台已超过700家,BAT等互联网大厂均有布局,如蚂蚁集团“鲸探”、腾讯音乐“TME数字藏品”、“百度超级链数字藏品”、京东“灵稀”、小红书“STEP INTO R-SPACE”、“网易星球数字藏品”等。

但今年热度有所下降,行业合规化被提上了日程。4月以来,《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倡议》《数字藏品应用参考》相继发布,纷纷指出要拒绝数字藏品的二次交易,抵制炒作,建议规范行业发展。

目前国内各大数字藏品平台基本不支持二次交易,尤其是有互联网大厂背景的平台,在合规方面更是谨慎。这与为了投资而购买的用户产生了矛盾,导致平台发展陷入僵局。

“从目前来看,持有的数字藏品存在升值空间才是用户购买数字藏品的根本原因。”据媒体报道,有数藏平台创始人认为,随着大量新兴平台的涌入和二级市场此前的火爆,用户分流严重,而幻核无法转赠和交易,用户不能从中获利,因而活跃度下降。

在行业趋向冷静的背景下,我们发现也有平台仍表现激进。

B站近期上新动作频频,尤其是7月,总共发行了8套数字藏品,有时前一活动还未结束就上线了新系列。据新榜编辑部统计,截至8月10日,B站共推出17个系列数字藏品,其中除了官方原创IP,还包括游戏、电影、文博、虚拟主播、UP主等联合定制藏品。

而且B站的转赠冷却期只有30天,相比其他大厂不支持转赠或半年的周期来说更短。

对于创作者来说,数字藏品还能怎么玩?除了投资之外,用户会为此买单吗?我们以年轻人居多的B站为例来看看玩家们的现状。


创作者经济的新场景


近期发布的《数字藏品应用参考》将数字藏品定位成数字出版物的一种新形态。很多人将其等同于NFT,但其实两者有本质区别,数字藏品重在“收藏”,而NFT的金融属性更突出。

一个数字藏品的发行大致要经历这样的过程:内容方对作品进行数字化创作,发行方将作品通过区块链服务方上链存证,作品上架数字藏品交易平台进行发售,用户购买后可在平台内查看。

这些藏品使用的区块链技术多是“联盟链”,其去中心化程度相对公链来说较低,但有利于监管。比如B站推出的数字藏品建立在“高能链”上。

B站是以二次元文化为特色的内容社区,拥有大量创作者和活跃用户,有业内人士认为其是数字藏品最适合的落地场景之一。

今年1月,B站首款数字艺术头像“鸽德”上线,全网限量2233个,仅面向2021年每日登录B站的LV6级用户开放,其中233个由平台预留给知名UP主。

一般平台“创世”(初创建)首发藏品会受到更多关注,往往伴有一些长期权益或福利,被认为收藏价值更高。B站鸽德的报名门槛较高,锁定在核心用户圈层,正式抢购时由于参与人数众多出现体验问题,B站又给所有报名成功并参与抢购的用户补偿了一个数字头像“寅虎”。

类似的抢购热潮也出现在后续系列中,4月B站开启转赠功能后更是为其添了一把火,用户购买、获赠数字藏品并持有满30天后可以无偿转赠给其他实名B站用户。

7月21日,200万粉UP主“亿点点不一样”发布了一期珊瑚探索视频,为了纪念这次特殊的经历,他们与B站联合定制了“亿点点海洋探秘”系列数字藏品,限量发行5000份,采取中签制,即用户可以通过邀请好友报名和关注该UP主来提高中签几率。活动页面显示有近7万人报名。

亿点点海洋探秘活动页面

在玩法上,B站的一大特色是将用户权益与站内场景相结合,满足了用户的个性展示和炫耀心理。

中签的用户购买后可以将数字藏品设置为头像,且头像旁会显示“钻石标”;个人主页新增单独的“数字藏品”收藏栏,可以查看该用户拥有的藏品属性、描述及编号,并对藏品点赞。

其中,藏品统一设置了稀有度“属性”,不同元素组合搭配,稀有率低于一定比例的属性显示为金色,所以金色属性越多越稀缺

部分藏品还包含“空间动态背景”和可交互设计。比如泠鸢十周年藏品和亿点点海洋探秘均提供了头像同款空间动态背景;洛天依十周年专属定制的数字音乐单曲,以及UP主“翠花不太脆”的音乐藏品支持在个人主页播放。

音乐数字藏品

此外,数字藏品的其他权益类似于B站原有的粉丝装扮,包括双击头像会显示专属动画,收藏者在指定的UP主视频可以发送异化弹幕。


玩家众生态


数字藏品在国内处于新生的概念阶段,大众普及度并不高,但乐于尝鲜的创作者和用户已投入其中。

据观察,目前B站试水数字藏品的创作者以虚拟主播为主,都有一定的粉丝基础,本身二次元形象也利于数字藏品的设计开发。而对于真人出镜的UP主来说,B站正尝试更多元的玩法来推动数字藏品破圈,在新场景中放大内容IP价值。

一方面是藏品开放了部分商业权利。8月10日,B站首次提供数字藏品授权文件,用户获得授权后在持有期间有权基于藏品制作二创内容和实体衍生品。不过也明确了相关要求,持有人不得对其申请商标,并授权他方进行著作权登记。这意味着创作者的原创内容可被监管被存证,会打击未经授权的视频二创和盗用,并且创作者在商业收入和内容推广上都有所获益。

用户获得授权后可制作周边

另一方面,其他UP主可以通过内容创作的形式参与数字藏品的话题活动中。近期推出的干杯故宫系列藏品有75个被作为活动奖品空投(赠送)给指定用户,比如127万粉的历史科普UP主“正直讲史-李正Str”,这次B站送给他一个《雍正行乐图》款“干杯!故宫”的稀有头像,他发布了一期视频讲解雍正的业余爱好。

B站还在游戏语音社交App“DoDo”创建了干杯官方社区“bilibili干杯小酒馆”,截至8月19日已有5035个群成员。最近官方在社群内发起了“干杯!故宫”二创征集活动,奖品是大会员。

总体来看,B站数字藏品从二次元文化出发,主要联动平台原生内容创作者和IP,运营玩法和应用场景多元,每次发售基本都能吸引数万名用户参与。

同时,尽管B站表明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数字藏品价格恶意炒作,没有开放二级市场,但由于国内行业标准和监管政策还在逐步完善中,部分玩家会利用转赠行为进行私下交易。

这些交易信息分布在相关账号和话题讨论中,比如“哔哩哔哩数字藏品”官方号的动态评论,“晒晒我的个性装扮”、“数字藏品交流”等相关话题。

还有各种站外社交平台和群聊,在某二手交易市场上,原本售价99~399元的藏品稀有款甚至可翻10倍、百倍卖出。

新榜编辑部从官方群和其他交流群中了解到,目前平台大量发行新品导致B站数字藏品市场出现波动。以投资为目的的玩家认为供大于求,藏品稀缺性降低,价格越炒越高,而能接手的新玩家不多了,所以现在藏品普遍破发(价格低于最初的发行价)。

不构成投资建议

这是一个理性与狂热交织的市场,有人趁机赚了一波快钱离场,有人坚持看好B站数字藏品的发展空间,有人只愿为粉丝向藏品买单。我们记录了几位玩家不同的经历和看法,希望共同探讨数字藏品的价值与风险。

1. 为了赚钱

20岁大学生小舟最初听说很多人靠数藏赚了一笔可观的财富,为了赚钱,他报名B站的干杯京剧活动,拉满了10个签,没想到第一次就中了,199元的藏品卖出1000元。但是到了7月,B站频繁地出数藏,“后面都破发了,我就报名了大世界,原因是只发售400多份。”

“我现在对B站数藏的看法就是卖得贵一点的限量装扮,不太看好,不喜欢的藏品以后也不会买了。反正中奖了也可以不买,无所谓割韭菜。”

而小胡一开始就觉得这是割韭菜,“风险比炒币还高”。于是收到B站“鸽徳数字藏品”的私信通知时,他完全没在意。

图源小胡

结果很快就“真香”了。他所在的游戏群里有人说“B站的数字头像很值钱,卖了一个赚了个显卡钱”,原本还不相信的他发现鸽德卖几千几万的大有市场,“可以说我当时就很后悔,毕竟能白嫖还能赚钱,谁不乐意?”

他入坑第一个中签的是京华DD鸟,虽然当时对199元的价格迟疑了一下,但仍旧开了盲盒,收获6金头像,算是稀有品质,可价格从260一直降到99,到现在还是无人问津。

之后他又中了盛夏果实,想方设法卖出去,赚了40元。亿点点海洋探秘的中签资格他也转让给别人,赚了10元。

“目前我的打算是,有发售就去报名,每次基本上我两个小号和朋友助力能稳定有4个签,中了的话,如果是UP个人系列的,数量少且好看的比如翠花这个,我就开了自用,说不定开到高品质还能赚一笔;如果不是,就试试能不能卖中签资格,赚个十几二十。”

小胡对投资数字藏品持谨慎态度,他认为最终解释权在发售方手里,尤其B站现在疯狂出藏品的情况下,投入太多后果不堪设想。

“大量持有最稀有的藏品的人中,有富二代,有币圈的,还有在别的平台炒作赚了钱的。”刚毕业的Van记得6月份有几个人在B站做拍卖,其中最大的一个拍卖商,因为恶意抬价被曝光封禁了,“我看到最稀有的寅虎有大佬开价六位数,当时最贵的一个干杯好像拍了4万6,太夸张了。私下被骗的事情也不少。”

图源B站,用户私下交易受骗

玩了大半年的用户青青告诉我们,现在看中短期利益投机的和中期赚钱的玩家占大部分,就像前几年被抄鞋党玩火的鞋子,数藏成了金融游戏的产品。不过她期待未来能发展出新的意义,“完善数字确权应该是大趋势,数藏依托于B站生态成长,存在升值空间”。

2. 为了支持UP主/IP

老二次元用户CAT不愿加入“击鼓传花”的游戏,也对外部版权方与B站原创IP不感兴趣,他只认可UP主联动类数字藏品,因为“很划算”

“我是洛天依的粉丝,你看B站的直播打赏机制,上舰长最低200元一个月,仅仅是一个月的称号,还只在直播分区显示。而数字藏品如果能买到,则是一个永久的可以更方便展示的东西,并且最新出的数字藏品,包括天依这个都是带有附加值的,例如专辑、个性化展示。”

洛天依直播间

ONE也是因为支持喜欢的UP主,关注了“影视飓风”团队的新账号“亿点点不一样”,觉得定制的数字藏品挺好看的,就果断买来收藏展示。

但有观点认为数字藏品如果只面向粉丝,失去市场流通的话,并不能维持一个行业的生态,就像古董圈子也想象不了失去拍卖行、交易所会是什么样子。

对此,CAT回应道:“粉丝向的价值有限是对二道贩子而言,对于粉丝而言,直播间里发送醒目留言都是海量的(每100元就置顶5分钟左右),数字藏品非常超值。”

可见,粉丝向的数字藏品提供了一种高性价比的身份凭证,如果内容质量高还能吸引新粉。

那么什么样的UP主适合发行数字藏品呢?

从粉丝的反馈来看,数字藏品的收藏价值在于稀缺性,有知名度、影响力的大UP主发行专属藏品可能更容易被粉丝接受,且发行数量不宜过多,不然人人都有,就谈不上“限量”了。

某伊万粉丝阿布表示,这次伊万的数字藏品设计不错,但伊万在虚拟主播里不算是顶流,而且发行2000多个,显得很“掉价”。“我认为粉丝量大并且纯度高,社会风评佳(例如洛天依),以及有出圈能力的(例如A-SOUL)更适合发数字藏品,欣赏的人多了收藏价值才高。”

3. 为了收藏和欣赏

真正出于艺术欣赏或收藏爱好来购买数字藏品的用户可以说是极少数。

拥有近600个藏品的“--神--”告诉我们,他将B站的数字藏品当做装扮来收集,主要是购买自己喜欢的,收来价格也比较高,想收集全稀有款,但是由于官方滥发,没有能力和精力跟进,现在已经弃坑不玩了。

“--神--”B站个人主页

像这样集邮式的收藏家需要一定资金基础,有玩家估计藏品市值差不多要五六位数。更多普通人则是在收藏和投资之间摇摆。

Van经历了从收藏到赚钱,再回归收藏的心路历程。

本来他想当收藏家,抽中第一款干杯后,终于拥有了心心念念的钻石图标。然而,“当时一直有人私信问我出不出,详细了解后以五倍的价格出售了。心态也从收藏变成为了赚点钱。”

直到毕业季藏品,因为正好是今年的毕业生,Van受到了触动,并且跟画师交流后,他认可数字藏品应该回归到绘画的本身,心态又回到了对其内容的鉴赏。

六轩很喜欢可爱画风并且颜色艳丽的数字藏品,但他购买的原因其实主要是中签的“欧气”。

之前六轩连中了七套数藏,整个人都懵了,“每一套中奖都是对我幸运的见证,我愿意为这样幸运而喜悦的回忆付款。”

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将中签的藏品转手过别人,除了一个已经被预定了。有位收藏者非常想要收集自己生日编号的数字藏品,六轩就承诺让给对方了。

“我觉得收藏只有之于真正喜欢的人才有价值,其他的比如稀有度都是虚的,靠共识机制还得看平台发展情况。”他向新榜编辑部说道。

现在海外最火热的NFT平台是Opensea,00后玩家银丸出于兴趣,曾在Opensea上发布过简单的作品,但是因为NFT交易成本门槛太高,并且使用价值极其有限,所以就没有继续玩。

后来B站数字藏品的社交属性和联动IP反而吸引他入坑,“这个行为确实挺上头的,不过也不影响现实生活,当个收藏爱好就好了。如果是为了赚钱入圈,我建议直接打消念头。”


靠近元宇宙前线


数字藏品行业国内目前还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相关区块链技术也有待发展进步,一切都处在初始阶段。

在走向未来的道路上,B站数字藏品正面临不小的麻烦,一边是增发带来的价格波动,另一边则是疑似暗箱操作带来的信任危机。

最近用户质疑洛天依十周年藏品T1被内定,抽奖指数错误等问题影响了原有权益,DoDo干杯社群运营回应称没有内定,但风波仍未就此平息。

DoDo干杯官方群公告

有业内人士向媒体表示,NFT最初的故事在国内并没有讲通,即数据的所有权并不属于用户,另外国内各个联盟链等基础设施都是割裂的,数据的互认、流通均未成形,应用场景不足,监管也未覆盖,的确存在发展困境。

我们离想象中数字化程度更高、更加赛博朋克的世界还很遥远。

许多平台公司都希望借数字藏品的赛道,向元宇宙前线迈进一步,寻找新的增长点。目前国内大大小小的数藏平台在优胜劣汰中倒下了,幻核不会是最后一个,无论是平台还是创作者都需要好好立足眼下,谋划长远。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7283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