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18 11:23

腾讯“幻核”停摆思考:数字藏品叫价上百元,为何还是救不了平台的命?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ID:sootooinstitute)原创

作者 / 乔志斌


谁都不曾想到,曾一度成为数字藏品头部平台的“幻核”,在一周岁生日之际,迎来的却是“幻灭”的结局。

8月16日,腾讯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幻核”发布公告,而公告黑底白字、且无任何插图的文案,犹如为平台书写的“讣告”一般,宣告着平台将正式停售数字藏品。自此,“腾讯关停幻核平台”的传闻,虽然没有关闭,用户仍可访问,但它的模样却也停在了那一天。

公告中显示,基于公司聚焦核心战略的考量做出业务调整。自2022年8月16日起,幻核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所有通过其平台(包括腾讯新闻数字藏品馆)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

而幻核关停一事,此前也早有预兆。早在7月,腾讯新闻App便暂停数字藏品售卖服务,其“数字藏品”板块也悄然被更名为“数字订单”。彼时就有传闻称“腾讯将裁撤并关停幻核App”,而腾讯则回应称“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如今看来,腾讯当时的回应,只是让幻核“正常地死去”。

不过幸运的是,对于幻核数字藏品的持有者而言,用户不仅可以选择继续持有,平台还提供了退款的渠道,所有用户花钱购买的藏品,都可以向平台申请退款。

而幻核关停后,不仅要面向所有用户退款,后续幻核还要长期向用户开放App,提供查询、展示、下载、分享等服务,仍然需要为了数字藏品“永久保存”的特性,长期投入运营成本,成为了一桩“万本无利”的买卖。

作为腾讯旗下的创新业务,并没能在互联网巨头背书之下走上长期的发展的道路,而是在上线一年后,草草选择离场。在唏嘘之余,也不妨让我们看看幻核的沉浮,究竟为数字藏品行业留下了哪些启示。

01“平地起高楼”模式失败,百元数藏难救幻核停摆

据悉,幻核平台是腾讯内部孵化的数字藏品发行平台,2021年8月2日正式上线APP。除了自主发行数字藏品之外,还与博物馆、基金会、艺术家、品牌方等联名推出数字藏品,此外,平台还提供“幻核体验馆”,通过AR孪生技术,打造数字展厅。据不完全统计,成立至今,已经累计售出数字藏品成交额8000万元。

不过,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发现,幻核平台数字藏品在近期出现了明显滞销的现象,近期销售的数字藏品多数都显示为“已结束”,即销售时间结束,但商品尚未全部销售(全部销售显示为“已售罄”),且自7月8日的郎世宁数字特展之后便没有再推出新的数字藏品。

从用户感知层面,幻核数字藏品“售价高”“流通性差”成为了吐槽最多的话题。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发现,在幻核平台上售卖的数字藏品,售价从几十到上百元不等,但大多数藏品价位都在100元上下浮动,从价格上看更加接近于“数字艺术品”品类的定价。

然而,截至幻核正式宣布停售,平台始终没有开放转赠相关功能,让幻核平台的“数字艺术品”缺乏了关键的“流通性”,让藏品价值无法进行“二次锚定”。“数字藏品在销售前是‘藏品’,到用户手中就成为了只能自我欣赏的‘3D图片’”,成为了用户诟病最多的问题。

在速途元宇宙研究院看来,缺乏收集、交换属性的数字藏品,很难成为用户之间的社交符号,引发用户之间的讨论话题,幻核的数字藏品只能成为“独乐乐”的自嗨玩物,在用户体验上大打折扣。没有流通属性,加之较高的售价,遏制了用户持续购买的动力。

而从行业专家的角度看来,除了用户体验的不尽如人意之外,幻核作为腾讯旗下数字藏品平台,政策因素也是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目前,行业对于的数字藏品的产品形态仍然存有质疑,在数藏行业没有指导意见落地前,有一定的金融炒作风险,国内各地方对于数字藏品的政策尚存在不确定性。而国家为了规范数字藏品行业,相关政策也在收紧之中。

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表示要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同期,腾讯也严格根据国家相关法规,在微信平台通过公众号、小程序等进行数字藏品的炒作、二次售卖,将面临封号、下架等惩处,相关整治工作也陆续展开。

不仅如此,幻核还曾因数字藏品的版权问题引发争议。5月30日,腾讯旗下数字藏品幻核发布了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然而藏品发布的前一天,徐悲鸿美术馆在社交平台发布声明称:这些数字藏品的原始作品有些为假冒作品,有些不能提供完整的溯源证据,有些作品与徐悲鸿先生根本无任何关联。”最终,幻核平台因为徐悲鸿去世已超过50年,其财产性权利已经过了保护期而没有判定为侵权,但也让数字藏品行业更加注意市场潜在的版权问题。

因此,作为腾讯旗下的创新业务,面对可能到来的政策风险,自然是选择“稳中求进”的发展路线。对于幻核平台而言,一方面始终不开放数字藏品流通性,杜绝了金融炒作的可能;另一方面,加强与版权方的合作,避免藏品因陷入版权纠纷,导致交易受阻。前者让幻核平台的用户体验下降,降低了购买热情,进而影响到数字藏品销售的收入了;后者则大大增加了平台的运营成本。

在一系列反向“开源节流”的操作下,幻核的经营状况或许并没有其在行业中地位那样光鲜,不仅难以实现规模化盈利,甚至成为了业务关停的主要原因。业内人士向速途元宇宙研究院表示,幻核作为腾讯创新孵化业务,如果在一定时间内ROI性价比不高,看不到很大的想象空间(收入或者用户规模),就可能面临关停。

另一位业内人士还向速途元宇宙研究院指出,幻核作为腾讯PCG下的创新产品,能关联的业务有限(仅与腾讯新闻进行联动),这种“平地起高楼”式推出数字藏品并希望以此盈利的愿望,最终还是没有躲过“破灭”的结局。

对于幻核的停摆,行业专家还是向速途元宇宙研究院表示出几分叹惋,幻核平台在无论在IP选择、创意制作、以及应用场景探索等方面都为行业带来了宝贵的经验。同时在合规性方面,腾讯对于政策导向的自我规范,甚至包括停摆后的处理方式,都成为了行业中不可多得的范本。

02坚持“元宇宙+”模式,探索更多应用场景

据了解,随着行业监管的逐步深入,以及越来越多组织与机构相关自律约定的提出,国内数字藏品行业开始进入“洗牌期”。今年开始,国内数字藏品平台暴雷此起彼伏,天穹、TT数藏、光艺、IREAL、镜域数藏、灵龙等平台纷纷出现平台跑路、注销,不少数字藏品玩家血本无归,对于行业信任造成了重大打击。

对于幻核平台面向用户开放申请退款的通道,行业内专家指出,虽然通过购买藏品退款的形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持有者的经济损失,用户可以继续选购其他平台的数字藏品。但那些选择继续持有的用户,其数字藏品不再具有产生额外权益的可能。

幻核的关闭,还是影响到了用户对于购买数字藏品行业的信心。来自北京的小李向速途元宇宙研究院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她担心自己购买的平台其他平台的数字藏品平台也出现暴雷,“如果(下一个平台)不会像幻核一样退款,那么(买数字藏品)花的钱就‘打水漂’了”。

昔日的头部平台轰然倒下,不禁让人深省,行业需要怎样的数字藏品。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2022数字藏品产业研究报告》编写组副组长赵佳茹表示:“元宇宙+”的本质,是通过数字化的手段赋能于产业,帮助产业产生新的增量。数字藏品平台虽然对某一IP推出的藏品数量有限,但区块链所归属编号(哈希值)数量却近乎于无穷。因此行业内NFT的主要用途是数字资产的确权。而如果仅仅通过将现有IP捆绑NFT制作成数字藏品进行售卖,缺乏与用户间的联系或是附加权益,很难真正达到刺激消费的目的。

对此,行业专家向速途元宇宙研究院提出了两点呼吁:

一方面,呼吁行业应该更加理性去看待数字藏品业务,减少其金融属性,数字藏品平台应该结合自身业务特点,积极探索数藏的应用场景,增强使用价值,摆脱只管售卖的形象,更好地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例如海外的NFT数字藏品无聊猿,开创了开放的IP授权方式,让每个拥有无聊猿的藏家都拥有对应的开放版权和IP商业使用权,也让中国李宁、倍轻松等企业斥资购买,并应用于产品中,成为元宇宙时代的潮流符号。

另一方面,呼吁行业标准的早日落地,通过提高行业准入门槛,一定程度上减轻平台的投资性,只有脱离了单纯炒作和投机属性的数字藏品行业,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平台使用NFT的技术来服务于实体经济。

此外,专家还指出,“幻核”的停摆,并不代表腾讯在元宇宙或是Web3业务画上了句号,而更像一次重要的战略转型。今年7月,腾讯相继成立XR部门和数字孪生产品部,前者打造行业标杆的VR产品与体验,后者主要负责搭建面向B端的生产空间、道路、园区和建筑等领域的数字孪生底座和应用产品。这也意味着,腾讯正在试图从其他方向布局“元宇宙”。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7213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