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1 14:29

开源与 Web3:公共物品如何与权益绑定?

原文:《白话开源和 Web3》(Open Source and Web3, Simplified

原作者:Joey DeBruin

编译:jomosis1997

编译来源:The SeeDAO

一个朋友最近问我:对于一些造成当下社交媒体危害性的问题,Web3 和加密要如何解决?我给了他一个回答,却被自己的话绊住了——我肯定没能帮到他,这也让我为自己对这个领域的热情感到莫名的愧疚。我相信其他身处类似情境的人也会感同身受,它让我想花上更多的时间,用尽可能简洁的语言把具体话题上的争议写出来,大致就像「桌边闲聊」那样。对我而言,其中最重要的话题之一围绕着开放源代码,因此我将从它开始。防杠声明:许多人比我更有这个资格写这个话题——我的本意是想试试能不能自己把它讲明白,也能在这个过程中让大家看明白。

开源技术提供了许多每个产品大都在用的基础部件。所以,将 Crypto/Web3 类比成开源领域的外延会非常有说服力——在论证「为什么值得付出所有这些努力」时,你可能已经(或很快就会)遇到这个类比。问题仅仅在于,开源软件是一个小众的话题,不能立刻清晰地呈现出一个令大部分人兴奋的心理模型。这就像无关痛痒的掉书袋。我身处这个交叉领域已经有一阵子了,因此打算试着用尽可能简单的方式来做这个类比,让你也能用得上它,或至少下次遇到它时能够理解。


开源软件的崛起


要拿开源软件与 Web3 相类比,你需要理解三个东西:

  • 它是什么:开源软件的概念以及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的
  • 它如何形成:孕育出开源运动的潮流
  • 为何要让它变得更好:公共物品困境对开源软件的感染

一旦理解了这些,你就会明白 Web3 和开源软件都一样在为了改进模型而御风前行,以便帮助去中心化社区从经济蛋糕中分得更大的份额──同时也积极做大这块蛋糕,提升其包容性,我会逐一阐明上述各点,为了遵守「呈现清晰心理模型」的承诺,各部分都会进行不少简化。只能对不起那些特别较真的人了。


开源软件的影响


顾名思义,开源软件的源代码对任何人都公开可见。Linux 是一个主流的开源操作系统,其源代码 在开源网站上 可供任何人阅读、下载,或改写成自己适用的版本。你可以把开源软件想象成维基百科,只不过一群人聚起来编写的是有价值的软件,而不是百科全书。开源软件之所以裨益良多且值得信赖的原因之一是,任何时候你都能对某个项目进行「分叉」,也就是可以复制一个版本来自用。于是许多开源项目变成了某个领域内的主流工具,因为人们不会再战战兢兢地依赖某个垄断产品(在后面的内容中,这一点将非常重要)。

开源软件的影响之大难以用语言表述。Forrester 最近一次的报道中提到,96% 的公司认为,「对其业务而言,开源软件很重要,非常重要,或至关重要」,98% 的公司表示,计划在来年增加或维持对开源代码的依赖。以 Linux 为例,它是现代服务器首选的操作系统──有一篇报道说, 排名前 100 万的网络服务器中有 96.3% 运行 Linux。一句话:开源软件对如今构建的每一项技术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孕育出开源运动的潮流


如果你想要更细致地了解助力开源运动腾飞的风口,我强烈推荐阅读「大教堂与市集」或者「Coase’s Penguin」这两篇文章。简单来说就是:

  • 软件开发成本的降低
  • 在线分发信息的成本几乎为零
  • 通过 Git 或者 Wikis (允许多人并行工作的版本控制工具)等技术,降低了协调成本

其实这些内容表达的是:形形色色的人们全都能够聚到一起制造软件,他们开发的产品可以和传统公司制造售卖的封闭版本一样好,甚至更加出色。他们这样做要么是出于乐趣,要么是为了自用不想掏钱,又或是以此为生(之后关于这一点会聊更多)。一言以蔽之:推动开源运动的这股趋势历经数十年才得以形成,而且只算得上刚起步──并不是昙花一现。


为什么要让开源软件变得更好?


多数情况下,独立开源软件开发者的收入与其创造的价值,或者在传统技术工作中获得的薪酬相比,简直少得可怜。结果就是开源项目价值很高,但资源匮乏,这带给我们感受开源运动影响的另一个角度——当开源软件出现问题的时候。「心血漏洞」给活跃服务器中 20% 的软件注入了漏洞,引发海量的攻击,包括造成美国医疗系统中 4,500,000 名病人的记录被盗。最近,在某个关键协议中出现一个叫做「Log4j2」的漏洞,它所造成的数据泄露波及了从苹果到 Minecraft 的所有用户。下面的这幅 xkcd 漫画既好笑又吓人,而且非常传神。一句话:开源软件尽管有着巨大的价值,但许多关键项目却仍然因为公共物品的困境在挣扎求存。


Web3 和服务模型


尽管「开源」这样的标签或许会让人会望文生义,但开源领域里有很多切实可行的商业模式。事实上,有许多市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都建立在开源项目的基础上。其中最大的一个是红帽公司,该公司向希望使用 Linux 的企业出售服务。基本上,企业客户宁愿支付一笔费用来购买高级 SaaS 类型的产品模型,以获得他们需要的安全和隐私功能,而不会自己用开源版本来开发这些功能。IBM 于 2019 年以 340 亿美元收购了红帽公司,每年能产生数十亿美元的收益。

这些中心化商业模式的一个问题是,它们根本就是寄生在其去中心化的副本上——Linux 之所以如此有价值,是因为它有成千上万的贡献者,可以提供其他操作系统所无法提供的稳定性和整合性。如果红帽公司试图用雇员来自行生产 Linux,它很可能会失败。出于同样的原因,维基百科的条目数量远超大英百科全书或其他集中编纂的百科全书——在创造某些类型的物品方面,蜂群组织能够击败等级制度。这就是 Web3 争议的所在。

这看起来应该很奇怪,许多 Linux 开发者都靠着(来自红帽和其他地方)的微薄捐赠过活,而红帽却直接在上面加了一层,每年卖出数十亿美元。为什么这些 Linux 开发者不一起建立个企业,用利润来为自己的工作提供资金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考虑一下 Linux 社区必须采取哪些步骤才能做到这一点:

  • 建立营销团队来应对企业客户
  • 寻找愿意构建企业服务业务的开发者,这项工作可不那么性感,很可能要支付比私人市场更高的薪酬
  • 如果到头来这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建成了,还得想办法按每个人的贡献来给予相应的回报

这些本质上都是协调成本。而协调是公司擅长做的事,所以为此你或许要成立一个单独的公司。事实上,将股权分配给世界各地的 Linux 临时贡献者的问题在于,你可能不得不将他们排除在好事之外,还必须保持与开放的去中心化项目之间的这种寄生关系。换句话说,兜兜转转,你还是会回到原地。

现在我们假设还是同样的场景,但是你能够从根本上拥有无限灵活的、低成本的方法来协调数字所有权。这就是 Web3 所应允的——让我们重复上述同样的步骤,但这次我们借助代币来进行:

  • 创建一个 DAO,除了使用代币分配所有权和治理外,在各方面看起来都像一个传统的组织。
  • 使用这些代币和 DAO 创造的现金来支付从事无聊工作的开发者和营销团队。
  • 对开源版本的贡献者也进行代币奖励将企业版的收入直接与代币挂钩,使每个人都能按比例从整个项目的成功中获得报酬(开源 + 服务模式)

是的,加密领域仍待发展,但对于那些敢为天下先的人来说,所有这些现在就可以做到。一键创建 DAO 的工具、直接将收入与治理代币挂钩的方法,以及根据社区决定的贡献程度来奖励贡献者的系统──这些现在都已经有了。


DAO 和啤酒生意


Richard Stallman 几乎成为开源教父。他创立了自由软件运动和 GNU 项目,它是最早的开放源代码操作模式之一。该运动之所以没有留住其「自由软件」的称号,归根结底是因为 Stallman 的名言:「(free 是指)言论自由中的自由,而不是指免费啤酒中的免费」。从本质上讲,开源的意义在于它是无需许可和开放的,而不是像「免费啤酒」那样免费。(译注:英文 free 同时具有自由和免费两种含义。)

尽管 Stallman 说了那句话,尽管开源软件持续增长,但在很大程度上它仍然是免费的,就像免费啤酒一样。但这并不是因为公司拒绝为服务付费,而是因为它们更喜欢自己使用源代码——事实上,如今软件的主流模式是「SaaS——字面意思是软件即服务」。公司没有购买 Excel 的永久许可,而是每月支付服务费来使用当前版本的产品(通常在云上)。公司会为便利性买单,而这正是你可以用开源软件大规模建立的商业模式。

把这一切联系起来,开源软件之所以一直像免费啤酒一样免费,是因为开源项目和它基于服务的副本之间的协调成本非常高昂。这正是代币化、去中心化社区的天赐良机。已经有一些大企业在使用这种模式──将服务业务与去中心化协议绑定,包括 Braintree、Parsiq 等大多数中心化交易所,甚至以太坊本身。这些服务业务形态众多——例如,以太坊的服务是为大量的应用程序提供算力,而 Braintree 平台的服务是实现法币跨链,并协助传统组织进行协议交互。

并非所有这些平台本身都开源,但重要的是,与服务模式绑定的收益会直接反馈在其原生代币的价值上。有了这样的设定,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源代码开放出来的激励是巨大的,因为它让开发者更具活力,让基于服务的生态系统得以存续,并让人们相信,项目将会以最符合网络利益的方式持续运作(因为倘若不这样,它可以被「分叉」,即容易被复制)。

代币化、去中心化的社区将不会是未来唯一可行的模式。它们也不是加密领域创新的唯一可能。比特币是数字黄金,NFT 是数字保险箱(你不能真的往里面塞任何东西)——这些基元对开源软件的未来有着深远的影响。但我觉得这个特别的领域如此令人兴奋的原因是,去中心化社区不仅仅是在构建开源软件,他们正在构建我们现代生活中的许多东西,能够让生活得到极大的改善。

它也不仅仅是代码。想想维基百科、Facebook、Uber、Linux —— 所有这些项目都是由少数人定义平台的规则,然后大量的人参与价值构建。在这些社区中进行价值捕获和分配面临各种困境──Facebook 或 Uber 模式让少数人暴富,维基百科或 Linux 模式则几乎无利可图。我上面描述的结构能够让用户参与价值的创造和捕获,既适用于 Facebook 也可用于 Linux。

我一辈子和科研打交道,致力于科学事业,这是我驻足 Web3 的原因。科学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公共物品。依我所见,最大的问题是:公共物品所依赖的捐赠或募资,若不能直接与其价值联系起来,那么就永远会资源匮乏,这和它们所能带来的影响不成比例。通过更加灵活和动态的数字所有权形式,Web3 为我提供了这样的商业模式:将去中心化组织和公共物品直接和权益绑定在一起——这是通过代币来融合红帽和 Linux。如果做到这一点,我们将能够极大地增强开源软件的根基,从而为一个更有创新力、更公平的世界提供动力。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862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