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9 17:07

鹿鸣出道,米哈游拥抱虚拟主播,技术成熟,但业务“青涩”

2.0万

技术成熟、业务青涩

撰文/ 流   星

编辑/ 陈邓新

来源:锌刻度

原标题:《鹿鸣出道,米哈游拥抱虚拟主播》

今年虚拟主播圈似乎格外热闹,观众们先是见证了国内虚拟女团A-SOUL“翻车”,又见证了“虹男人”们在B站引发的打赏狂欢,而现在,他们又将见证新的历史——7月15日,因《原神》而荣登二次元游戏顶流宝座的米哈游,将自家旗下的原创IP角色鹿鸣(@yoyo鹿鸣_Lumi)送进了直播间。

不过,鹿鸣在直播间的表现,并没有像《原神》在游戏市场的表现那样惊人,在短短的半小时直播中,这位V圈新秀一共收获了超过47.6万“看过”和超过310名舰长。对于经历了A-SOUL成员一夜万舰、“虹男人”首播营收百万等“大场面”的虚拟主播观众们而言,这个成绩着实称不上出色,而且,想到这样的成绩还是在有鹿鸣两年多短视频投稿预热,以及米哈游庞大的二次元用户助拳的情况下产生的,就更没有值得夸赞的空间了。

看起来,米哈游在虚拟主播/偶像这条赛道上算是出师不利了,但随着观众对鹿鸣这个虚拟角色的进一步了解,就会惊讶的发现,首播表现平平无奇的鹿鸣,也许将会成为虚拟主播市场里“中之人”难题的最优解之一。


米哈游的“炫技”之作,登上了直播舞台


距离《原神》上线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的时间,这款在全球吸金无数的二次元游戏已经迎来了自己的2.8版本,而它的开发商米哈游,也早已告别了过去“小作坊”的身份,拥有了超过4000人的员工,成为了国内游戏开发商梯队里仅次于腾讯、网易两大巨头的“第三极”,并且稳稳占据了二次元赛道的头部地位,收获了来自全世界各地、数量惊人的Z世代玩家拥趸。

可以说,如今的米哈游,堪称国内互联网企业中的“流量巨星”,不仅旗下游戏相关新闻能够养活一大堆游戏自媒体和相关内容创作者,其投资行为、联动营销、创始人言论、员工言论等周边新闻亦是能够引起海量关注,而其“不务正业”搞出来的原创IP角色鹿鸣,也是热门关注点之一。

不过,一反米哈游的营销策略,鹿鸣在起初并没有被打上“米哈游出品”的tag,当她在2020年5月14日第一次在B站投稿自制舞蹈视频《N0va LookDev Test》时,留给观众的印象只是个有着浅灰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的美少女,无论是从模型风格还是视频内容都与米哈游的其他产品相差甚远,不过,虽然初登场的鹿鸣并没公开自己与米哈游之间的关系,但其精美的模型、高水平的头发与布料渲染、以及流畅的动作,依旧为她赢得了不少B站用户的关注。

鹿鸣

事后看来,这可能是米哈游为了避免新IP受到当时米哈游口碑影响,以及想要扩大受众范围而采取的策略……总之,鹿鸣后来又在B站继续投稿了一些舞蹈视频,但由于其投稿内容大多偏向不太讨Z世代喜欢的短视频风格,因此鲜有观众猜到她与深耕二次元内容的米哈游之间的关系。直到2020年8月4日,鹿鸣投稿视频内容宣传动态桌面壁纸软件《人工桌面》时,观众发现该软件的下载地址链接到miHoYo域名,鹿鸣的身世之谜才被彻底揭开。

在外界看来,鹿鸣是米哈游的一次“炫技”,用于展示米哈游高质量的模型生成、动作捕捉、基于AI的半自动服装解算等技术。

当然,“炫技”是一方面,鹿鸣这个原创IP角色及其背后的企划,其实更多展现的是米哈游对于未来的熊熊野心。

米哈游虽然是一家游戏公司,但游戏公司显然不会是它的终点,在祭出《原神》这张王牌后,米哈游在财力和实力上有了前所未有的增长,将“上海F4”中的其他三家远远地甩在了身后,但它想要追赶腾讯、网易,显然还有很大难度,原因也很简单——腾讯、网易是互联网公司,而米哈游现在还只是游戏公司。

而就像曾经的腾讯一样,目前正在“野蛮生长”的米哈游也正在投资和布局更多领域,谋划着自己的商业未来,但考虑到其积攒的技术主要涉及游戏领域,因此其会游戏拓展的业务方向,也自然会靠近游戏或者与其紧密相连的二次元内容。

比如说,近来曝光率不断增加的虚拟主播/偶像。

关于虚拟主播这两年的盛况只是不必多说,从三天3000舰的绯赤艾莉欧,到一小时售出50000套个性装扮的向晚,再到一夜百万营收的Vox,他们的变现能力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证实,也陆续有资本涉足这一领域。而米哈游会将鹿鸣送进直播间,也很符合虚拟主播自身的发展历程——早期以视频投稿为主要活动方式的虚拟主播,由于缺乏变现手段难以持续运营,而最终转化为了现如今以直播为主、投稿视频为辅的新模式。

对已经靠游戏业务赚得盆满钵满的米哈游而言,倒是没有需要鹿鸣立刻变现的需求,但能扩展鹿鸣这个IP的活动范围,并以直播这种能与粉丝直接互动的方式进一步增强粉丝粘性,却也没有任何坏处。

毕竟,虚拟主播和游戏一样,都是毛利率极高的产业。一个对自己而言没有技术门槛、成本又低,还有很大可能收获高回报的机会就摆在面前,米哈游不出手,才会令人感到迷惑。

AI合成音声,轻松解决中之人难题?

不过,就像文章一开始提及的那样,鹿鸣首播的成绩在奇观频出的虚拟主播市场里不值一提,尤其是在她已经以“视频势”虚拟偶像的身份活动的两年的情况下,虽然其B站账号的投稿频率并不高,但其粉丝数量仍在其首播之前就已经突破了百万,而与之相对的,创下首播百万营收成绩的Vox,在入驻B站前在Youtube上的粉丝数量也不过68万,而人气虚拟偶像团体A-SOUL里除了嘉然外的其他成员也至今没有突破百万粉丝。鹿鸣“平庸”的表现,着实让人怀疑她这两年积攒的都是些“假粉”。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其米哈游背景暴露之后,其后续增长的粉丝中米哈游玩家的比例相当高,而和腾讯、网易等一众传统大厂的玩家群体不同,米哈游的玩家对于米哈游有相当强的归属感和认同感,会很乐意掏出钱包去支持米哈游的各种商业活动,维护公司的口碑。然而,即便是有如此忠实的粉丝群体助拳,在7月15日鹿鸣的直播间里,观众打赏、上舰的力度距离此前出圈的那几位虚拟主播前辈们的观众依旧有不小差距。

然而,对于不少虚拟主播观众而言,鹿鸣的首播依旧给他们带去了巨大的震撼,甚至有观众在直播间打赏留言,称自己“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开始”。

这一句评价看起来略显夸张,而在它的背后,是这样一个事实——鹿鸣作为虚拟主播,并没有真人配音演员。

配音演员一直是虚拟主播圈子的一大“雷点”。

配音演员在赋予虚拟形象声音的同时,也与形象的设定高度绑定,在虚拟主播的活动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企业在运营虚拟主播时,一旦出现了与配音演员的纠纷,就很容易引来粉丝们的围攻,对项目的运营和公司的风评造成严重的打击。

对此,最近的例子并不遥远。就在今年5月,原本“蒸蒸日上”的国产人气虚拟女团A-SOUL成员珈乐的配音演员因为资薪待遇等问题与公司发生争议,最后,珈乐宣布进入“休眠”,而A-SOUL整个项目在虚拟主播市场的风评也急转而下,可谓两败俱伤。

A-SOUL的受挫,让市场看到了配音演员在整个虚拟主播项目中不可动摇的地位,以及它的不可控性。观众与配音演员直接互动,比起赋予真人虚拟形象的企业,他们更加亲近虚拟形象下的真人,导致企业在运营虚拟主播项目时很难占据绝对的主导权,如此风险,无疑是在“劝退”那些正在关注虚拟主播领域的资本。

但对于鹿鸣而言,这样的问题,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因为她的声音是由AI合成而来。

2021年2月7日,鹿鸣的B站账号发布视频《想听我讲野猪公主的故事吗?》,视频内容本身乍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在视频简介中,角色声音一栏却并没有按照观众常识出现配音演员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摸不着头脑的“逆熵AI生成”。

提及合成语音,Z世代网民首先会想到的毫无疑问是催生出了顶级虚拟偶像初音未来的Vocaloid语音合成软件,而熟悉这款软件或者其衍生出来的虚拟偶像的网民大都了解这款软件最终呈现出来的合成语音效果——尖锐、不协调、缺乏感情,说得更不讨喜一点,它就是能发出各种字符声音的合成器,比起说它是在模仿人类的声音,不如说它是按照特定的节奏去触发字符的声音。

而在《想听我讲野猪公主的故事吗?》这则视频中,鹿鸣发出的声音却非常“丝滑”,呈现出真假难辨的情感起伏,很难让人联想到生硬的合成语音。部分观众甚至怀疑鹿鸣就是使用了真人配音演员。

但事实上,虽然初音未来非人的电子声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其实市面上其实已经出现了许多贴近真人发音的语音合成软件及产品,比如说微软小冰、小爱同学等语音助手,和创造了虚拟偶像佐藤莎莎拉的语音合成引擎CeVIO AI。

能够发出贴近真人声音的CeVIO AI

在《想听我讲野猪公主的故事吗?》这则视频发布前,米哈游创始人之一的刘伟就在上海交通大学的讲座和虚幻引擎技术开放日Unreal Open Day 2020上提及了鹿鸣将应用语言合成技术一事,而在更早的2019年,米哈游就组建了逆熵人工智能研究院,并将声音合成作为研究方向之一,以便在未来用于给游戏的NPC角色进行配音,从而降低配音成本,提高配音效率。

如此看来,鹿鸣在视频投稿和直播中使用AI合成语音,更像是米哈游研究工作的阶段性展示,就结果而言,观众们对其以假乱真的效果感到震惊,也许正是对其的褒奖和认可。

当然,米哈游也许只是想继续用鹿鸣“炫技”,但它在鹿鸣身上尝试AI合成语音,却也在无形之中破解了当下萦绕在虚拟主播企业心头的“中之人阴霾”。

“鹿鸣并不存在配音演员,就意味着观众将直接与虚拟形象建立情感联系,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与虚拟形象之下的配音演员建立联系,换句话说,米哈游正在把鹿鸣打造成‘初音未来’式的、真正永不翻车的虚拟偶像。”虚拟主播观众罗宇如此评价道。

不使用真人配音演员而使用AI合成语音,使得鹿鸣即便在虚拟形象之下存在负责动作捕捉的扮演者,也不会在整个项目中占据较高的地位,如果扮演者与米哈游发生纠纷,米哈游完全可以不被观众察觉地替换掉扮演者,使得项目平安无事地度过与真人演员有关的危机。

而如果采用AI合成语音的鹿鸣在后续能够继续收获更大的成功,那么米哈游无疑就是将虚拟主播/偶像圈的财富密码抓在了自己手里,或许到那时,米哈游就能像自己颠覆全球游戏市场一样,去改变整个虚拟主播市场的规则也说不定。


技术成熟业务青涩,鹿鸣还有很大进步空间


但在畅想米哈游在虚拟主播赛道取得突破前,我们还有更多现实的问题需要关注。

首当其冲的,还是无法避开的打赏问题。

鹿鸣首播的数据并不出众,这是不争的事实,作为“高投入高回报”策略的代表,米哈游用《原神》的成功证明了这个策略的可行。然而,鹿鸣在首播中表现出来的细腻的建模、流畅的动作以及与真人别无二致的合成语音,并没有能等价地转化为打赏和付费会员,对于自《原神》一来一路高歌猛进的米哈游而言,这样的结果的确有些损伤脸面。

当然,所谓术业有专攻,米哈游在美术上的长处,的确使他能够在3D二次元游戏这一领域独步天下,然而,虚拟主播虽然面向特定的观众群体(有着日漫偏好的年轻网民),但其本质依旧是主播,高质量的模型的确能为虚拟主播带来很强的竞争优势,但真正决定虚拟主播价值的,依旧是在其虚拟形象之下,真人扮演者的所谓“业务能力”。

目前看来,国内观众对于虚拟主播的业务能力有着明显不同的几种偏好,其中,主播在游戏方面表现出来的技术实力、寻找话题展开讨论引发观众共鸣的杂谈能力、弹唱等方面的才艺能力是较为主流的几项主播业务能力,而以此为标准,市面上主流的虚拟主播也可以被分类为对应的“游戏势主播”、“杂谈势主播”、“歌势主播”等。

然而,根据鹿鸣过往的视频投稿内容来看,只能勉强将其归类到“舞蹈势”一类,即以舞蹈为主要活动内容的虚拟主播。并且,从鹿鸣在进行视频投稿时,简介中动作一栏始终填写的是“动作捕捉”这一点来看,米哈游应该为鹿鸣招募了舞蹈相关专业的动捕演员,而非使用后期制作的方式来完成舞蹈内容,这种增强对真人演员需求的设定似乎与其采用AI合成语音来取代配音演员的操作有所冲突,令人有些难以捉摸。

鹿鸣投稿的大多为舞蹈视频

总之,相较游戏、杂谈,舞蹈势虚拟主播的“入行门槛”相对较高,不仅对虚拟形象下的动捕演员有着一定的舞蹈水平要求,还需要虚拟主播个人或者团队负担动捕设备及活动场地,这使得以舞蹈为主要活动内容的主播,相较以游戏或者杂谈为主要活动内容的主播要稀少得多。目前来看,舞蹈更多是作为大型活动中演唱部分的“附属品”出现,仅以舞蹈为主要活动内容的虚拟主播,表现出众者的数量相当有限。

因此,在整个舞蹈势乏力的大背景下,鹿鸣想要依靠舞蹈来快速积累优质粉丝,就会显得相当困难。

而除去舞蹈内容外,鹿鸣在首播中与观众进行了一些小游戏的互动。根据部分相关从业者分析,受限于与观众实时互动的需要,鹿鸣在与观众进行互动时应该采用的是配音演员发言被识别为文字后,再将文字用AI念出来的模式。也就是说,在直播状态下的鹿鸣并不是没有配音演员,只是观众听不见配音演员真实的声音而已。

而继续启用真人演员参与配音环节这件事,也让高度依赖配音演员的“皮套人”们的问题再次发生在了鹿鸣身上——即配音演员本身的业务能力将直接决定虚拟主播的直播效果。

但从首播的效果来看,鹿鸣的直播人员在与观众互动这件事上的业务水平并没有多高,不仅回复评论的频率不高,在展开互动小游戏时,对整体节奏的把握也不甚理想,推进过程略显生硬,颇给人一种“急着下班”的仓促感。

当然,米哈游作为游戏公司,在直播运营方面缺乏经验也是理所应当的事,不过,如果米哈游真的想要在虚拟主播的赛道中做出一些成绩来,那么鹿鸣的运营团队无疑还需要在直播内容和台本上进行大幅度优化才行。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583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