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8 10:38

精彩!大咖眼里的“元宇宙数字文艺复兴”新时代丨GWEI 2022-新加坡圆桌实录

10.2万

7 月 14 日,首届“全球 Web3 生态创新峰会·新加坡”(GWEI 2022 - Global Web3 Eco Innovation Summit -Singapore)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举行,由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SUSS)及其普惠金融科技节点(SUSS NiFT)、巴比特海外新品牌“DeFi之道”联合主办。

本次峰会由全球领先的 Web3 生态建设者欧易 OKX 总冠名赞助。

在题为《元宇宙:数字文艺复兴》的圆桌对话中,主持人,HashKey Capital 投资总监肖晓与四位嘉宾进行了极其精彩的对话,他们是:

Cobo Ventures负责人左常柏,

火大教育校长于佳宁,

MotorN 创始人 David He ,

JoJoWorld 创始人Zack 。

以下内容来自圆桌实录,经DeFi之道整理。

图:左起,主持人HashKey Capital 投资总监肖晓与四位圆桌嘉宾


肖晓:请各位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左常柏:

我是Cobo Ventures负责人Alex,Cobo是亚太最大的一个托管行,我们主要服务市面上70%以上的二线交易所做市商,还有矿机厂商。另外,我们也在做去中心化托管的一些业务。年初我们成立的一个投资部门,主要投资DeFi和一些基础设施。


于佳宁:

我是火大校长于佳宁,火大教育创立于2018年,是一个专注于区块链、Web3、元宇宙的教育机构。在全球培养了数万名学生,其中,行业公认的顶级区块链课程——全球区块领导者课程GBLP的学员也超过了400名。


David He :

我来自MotorN,我们在新加坡,是个初创DAO,MotorN 是一个 Web3.0 M2E+P2E应用程序,准备在8-9月份测试上线,建立在 Web3 创新和现实世界效用的融合之上。我们团队以前在大型跨国公司做碳减排行业解决方案,看到Web3创业火热的环境,相信也会和互联网一样出现比较成功的企业、项目,因为看到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往返的柔佛大堤上摩托车大军尾气排放污染和噪音污染,为了改变这一局面,所以我们做了MotorN,希望推动更多人采用二轮绿色出行,低碳生活,目前得到了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等众多资深顾问专家的支持,目前国际合作团队已经覆盖了近十个国家和地区。


Zack:

我是JoJoWorld 创始人,我们是由一个免费的可组装的空间所构建成的元宇宙,我们期望为渴望在元宇宙里拥有虚拟家园的用户提供一个完全的NFT的环境。我本人曾经供职于纽约华尔街,在前两年看到元宇宙、NFT,作为一种非标类资产,它的增长潜力极大的吸引了我的注意,由此开始这个领域的创业。

图:火大教育校长于佳宁


肖晓:你怎么看元宇宙和Web3,它是资本推出来的概念还是真的有了一些落地的应用场景,也请分享你们的投资逻辑、标准。


左常柏:

我们长线非常看好,不管现在这两个名词是什么东西,我们看好整个organization的,包括decentralize的生活方式,或者说工作方式。

我们大部分东西会从自研加投资的角度,去给市场提供我们自己做的最底层的一个安全,使得整个市场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不同机构之间可以非常方便的转移他们的托管资产,对不同权限进行一个控制。

在我们的底层产品之上,我们的投资其实更看重是否能创造长期价值的项目。我们投资主要围绕两个方向:

一块是DeFi,它对传统金融的颠覆还在发生,行业里也一直在创新,底层的资产也从基于token到NFT这样的变化,现在有一些机构也在做传统资产的上链。所以我们看这个赛道还是非常长的。

另外一块是基础设施,元宇宙里一些概念还不能完全跑起来,因为底层基础设施不够完善,比如游戏就没法跑,公链的计算速度不够。比如SocialFi,把社交过程上链,但如果没有隐私保护,其实也没办法大规模推广。

我们现在也比较看好Web2项目向Web3转型,在这个过程里我们觉得有非常大的机会。让大家以传统的可以理解的像钱包、邮箱、电话号码等方式去注册、登录,而不是自己去记录私钥。我觉得“桥梁”也有非常大的价值。


肖晓:当我们谈元宇宙时就避不开谈NFT,你觉得,除了图片收藏等之外,NFT还有哪些用例?


于佳宁:

这涉及到一些底层认知,我给大家澄清或者讨论几个概念。

其一,Web3和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关系?在我看来,这两个概念都在描述下一代互联网。尽管我们今天无法预测10年后互联网会是什么样,但我们可以提供一些思考框架、原则和模型,建立一个对元宇宙底层逻辑的理解。

在我看来,Web3描绘的是一种内核性的东西,元宇宙描绘的是下一代互联网比较外在的,可感知的层面。就像是我们刷抖音,大部分用户觉得很简单,刷一刷就刷出一个接一个短视频出来。与此相对应,未来元宇宙时代,用户在感知上看到的可能是三维的、可交互的互联网。但我们知道抖音不是一个简单的产品,它需要大量数据支撑,需要人工智能算法推荐,需要流媒体传输,有这套复杂的技术,才能让每个人非常舒服的看视频,这背后的一整套产品逻辑、哲学、技术,对应到下一代互联网,就是Web3。

其二,我们说Web3,往往会有这么几个概念,也就是Web1是可读互联网,Web2是可读+可写互联网,Web3是可读+可写+可拥有的。

其实,Web1时代你也可以往互联网的BBS、聊天室上写内容,但你没法通过创造内容赚钱。Web2时代,个体就可以通过在互联网上创作内容赚钱了,因此涌现了大批的自媒体、网红、主播、视频播主。这也就是为什么讨论Web3的时候总有X to Earn的概念,其实这非常深刻地反映了互联网迭代的逻辑。

互联网进化本质上是数字经济的进化,是Web3.0也是数字经济的延展和升级。Web3时代的“可拥有”本质上是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拥有数据、数字资产,拥有每个人去一起创造的互联网平台,甚至拥有互联网本身。

基于这些逻辑,NFT在我看来就是一个未来Web3时代的赋能万物的“价值机器”。我们现在看到NFT更多的是一些图像类的东西,图像都可以变成一个资产,那以后什么东西不可以变成资产。我们觉得NFT今天的图片只是一个起点,接下来的风潮可能是音乐NFT。下一阶段,比如以后大家学习完课程之后,可能会在你的钱包里发一枚灵魂绑定的token,不可转移,作为你学习的证明。

如果有这种学习机制、测验机制,有NFT证书发在你的钱包里,你有NFT证书你在某个领域具备相应知识,可以从事某些工作或者使用某些服务。这个东西的使用场景我觉得非常大,比如就可以避免在不同银行、券商重复做风险测评的烦恼。

未来,在全球范围内地产项目的上链,包括各种各样的收益权的上链,包括最近我们看到一些嘉宾讨论的网约车收益权的上链,这些东西都毫无疑问都是NFT的应用场景。未来还会有更多场景,我们没办法全部预测。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思考Web3时代我们可拥有的是什么,什么叫可拥有互联网,这是打开新世界的钥匙。

图:MotorN 创始人 David He


肖晓:我知道MotorN也有一个to Earn的元素在里面,它有没有一些特殊的机制让X to Earn的模式更加持久。


David He:

大家都在谈元宇宙,从宏观上来说,Web3到元宇宙其实还差一步,准确地说Web3在打造基础的设施我们叫infrom,这个基础设施一旦它的TPS达到了一定的规模,就会上元宇宙的交互,把我们现实世界从数字孪生,再到数字的原生,是这样一个步骤。我们现在做的Web3就是在为元宇宙做准备。

我们项目的赛道是出行,我们做这个项目就是一个摩托车,它是一个NFT,是一个入口。

我们知道游戏一般就玩几个月,长的也许是一年,然后会进入死亡螺旋,项目基本上就倒下了。要对抗死亡螺旋,一定要用一个现实价值经济的支撑托底,我们团队有经济学博士,也有搞区块链的大咖,希望在项目最初的时候把发展规划做好,做一个长期的价值盘。

所以除了在经济模型方面,在数字策划、系统策划方面我们也做得跟现行的链游相匹配,然后,我们的APP可以用蓝牙连接到摩托车,这些摩托车在中国江苏、浙江生产,我们鼓励骑手骑行打金。这个车辆制造过程和用户行驶的过程中我们收集到碳积分,然后在新加坡碳交易所获得碳积分的变现能力,再把整个变现资金注入回链游生态,以此形成一个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经济体系。

我们会再横向用锂电来穿透,凡是用锂电的,摩托车、汽车、游艇、滑板、机器人,都在我们的市场范围以内。我们立足新加坡,为新加坡、为整个东南亚市场提供最佳的产品,最创新的产品,最长期的价值。


肖晓:我知道你们在做一些虚拟空间相关的东西,普罗大众提到元宇宙概念时第一反应就是虚拟空间,你觉得它两可以画等号吗?它两是什么关系?


Zack:

虚拟空间是元宇宙和物理空间之间的媒介。逐本溯源,美国社学家Ray Oldenburg在1980年代写了一本书叫《The Great Good Place》,书里面他第一次提出了第三空间的概念。第一空间是我们居住的地方。第二空间是职场、办公室。第三空间是在城市的公共的社交空间。Ray Oldenburg认为第三空间的精髓在于三点:

第一是放松的氛围,第二是社交的空间,第三是心情的转换。这三点其实都不需要物理的实体来呈现,因此我们团队想把元宇宙里面的虚拟空间定义为第四空间,因为当人类,你发现内心无法在现实里面安放的时候,人们会去追寻在虚拟空间里面这种一瞬即逝的美妙感受。这个时候人类会更加重视和第四空间之间的互动关系。

其实第四空间是用空间和内容进行不断的交互,从而产生一个全新的世界。总结而言,我们团队认为元宇宙是虚拟空间的象征,也是众多创业者所追寻的终极目标。

肖晓:我们现在所说的Metaverse在落地或者在发展过程中有一些什么样的难点?包括各位认为Metaverse的终级形态是怎样的,它最后会实现一个什么样的价值?

图:Cobo Ventures负责人左常柏
图:Cobo Ventures负责人左常柏

左常柏:

第一,安全性,解决了安全性之后才能去构建其它生态和产品。

第二,现在可用性或者可玩性的产品相对还是比较少。现在这些Crypto公司的产品出发点更多还是在根据Token的激励机制去搞一些创新,这一类东西离大众的生活非常远,还没办法把这些产品真正嫁接到更广泛的外部,让更多的用户进来。

第三,监管等偏传统的问题,我想问题不大,因为我们看到全球各地对创新还是亮绿灯的,只要不去碰个人、投资人的资产,更多的是一种娱乐或机构化的形式去参与,其实在监管上是可以接受的创新。

第四,市场的教育还不够。


于佳宁:

现在Web3这个产品应用起来相对有一定难度、门槛。但这对我来说其实是很大机会,因为我是搞教育的,我坚持在区块链、元宇宙、Web3的教育赛道上。现在全球广义的Web3的用户只有2-3亿人(狭义的可能只有一两千万)。但是,到2024-2025,会有多少?我们看了很多模型,做了很多测算,认为那时候Web3.0用户至少会有10亿人,中间这7亿新增用户每个人都需要去开钱包、学会链上操作、会看区块链浏览器、会与合约交互、会去铸造NFT、提供流动性等最基本的操作。

Web3确实有门槛,我觉得完全消除使用门槛是不现实的,所以还是要靠用户学习。所以对于Web3来说,Web3市场的各个细分赛道中,在我看来最具有确定性的就是教育市场,新增用户7亿人就算只有5%要学习,也有几千万,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想象空间的市场。

当然,同时我们确实还有必要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把门槛降得低一点,不要让用户用起来那么麻烦。


David He:

在中国Metaverse就是VR/AR眼镜连上网,在海外Metaverse就是VR/AR/XR、脑机接口等等,不仅上网,还要上链。元宇宙要解决技术,甚至是伦理道德、法律法规上的挑战,可能还有5年10年。

我们现在可以做的是什么?是Web3,它是基于我们现在的infrastructure,基于我们现在各种各样的公链来做创新,各种各样的公链已经存在了十年,只不过当时的价值是Transaction,做Crypto、Trading,现在Web3的应用可以基于成熟的基础架构来发展。以后的Metaverse,我们现在都是在做底层的基础建设。


Zack:

我认为一个好的元宇宙产品需要有三个特征:

第一,需要有build in the marketplace(音译),也就是说在元宇宙里C端用户可以完成NFT非标类资产的交易和买卖。第二,有很强大的社交功能,Social Platform。第三,有很强的NFT展示功能。

目前在全球市场看,C端用户的刚需就是他要展示他自己拥有的NFT,我认为好的元宇宙产品必须得拥有这个功能。

第二个问题,目前元宇宙行业遇到的困境和阻碍。

第一,目前门槛非常高,Web3的行业门槛非常高。怎么样降低门槛让Web2的用户进入到Web3?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挑战。第二,目前市场里没有对C端小散用户,或者很少Friend你的产品,大部分的元宇宙产品还是服务巨鲸、Big Whale Users,服务这些蓝筹的拥有者。第三,监管和合规。全球范围内各个国家和政府需要加强对这个行业的监管以及合规性。合规性不好,很多机构的资金和大型的科技类企业就没有办法进入到Web3和元宇宙的市场里来。

图:JoJoWorld 创始人Zack
图:JoJoWorld 创始人Zack


肖晓:你们怎么看Metaverse这个行业的职业发展道路,你们想对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才说点什么?


左常柏:

我们也招聘了很多所谓00后或者非常年轻的人,我觉得首先进入这个行业不要有自己的包袱。我们为什么很喜欢这些00后?他们的动手能力非常强,又会编代码,又会写东西,同时他们没有在原有的那套金融体系里培训出来的旧有的看问题、想问题的方法,他们把Metaverse看成一个完全新的市场,通过一个新的角度想问题。

对于人才来讲,第一就是不要有自己的历史包袱。第二,这个市场真的非常年轻,虽然看起来比特币才11年,包括这些新的概念在的时间也不是特别久,虽然有一些看起来已经很大的公司,但是你要放到历史长河里,可能这些公司最后都会变成先烈。

大家进入这个市场要比较自信,不要害怕已有的巨头对你的欺压,这里相对来说有非常开放、公平的创业环境。


于佳宁:

肯定是先去学习。火大教育过去四年一直教的就是一个新的思维模型、新的思维方式。不管是区块链还是元宇宙还是Web3,它都需要一种新思维,四位一体式的新思维。

第一是技术思维。Web3以技术创新为基础,所以懂一点技术是必要的,但不是说人人都要学编程。

第二是金融思维。数字金融是Web3发展的动力,金融逻辑在Web3中非常明显,但在Web3时代金融已经不再是曲高和寡,它被平权后可以为每个人赋能。比如在DEX市场上每个人都可以提供一点点的资金成为自动化做市商的一部分。 

第三是社区思维。然后是对DAO,对组织,对社群思维的理解,每个人是不是都可以去体验DAO。很多时候区块链、Web3使得参与门槛都变得特别低。你要知道社群不再是吹牛、聊天的地方,而是一个可以去一起创造价值的地方。

第四是产业思维。Web3也需要找到一系列产业场景,为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带来优化、改进。你可以拿自己过去行业的经验通过Web3的东西去落地、去赋能。

所以如果大家能构建一个技术思维×金融思维×社群思维×产业思维的综合性的新思维,你就有机会真正进入Web3的世界。


David He:

我在新加坡和中国分别工作了很多年,我用中国的一些招聘网站基本上找不到Web3的人才,它的要求和互联网人才不一样。在Web3,它分两种:一种是运营,一种是技术。运营就需要玩得转推特、Discord、Telegram,这是对Web3人才的基本要求。技术呢:要懂区块链编程,要会智能合约。Web3有一句话非常精辟,你进入到Web3,你会自觉不自觉地拼命地干、24小时干,而且你不会觉得累。


Zack:

我想说两点:

第一,元宇宙是一个非常欣欣向荣的朝阳行业。花旗银行在最新的年报里预测,到2030年,全球狭义元宇宙用户将达到9-10亿,所谓狭义元宇宙用户就是带头衔的用户。广义元宇宙的用户就是Internet Users,它们预测到2030年会到50亿。

第二,我认为各个年龄层、各个年龄阶段的人都可以在元宇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地方。因为我今天在会场看到从20岁到60岁都有。我认为Never too Late进入到这个行业,2024年我们大家认为会迎来牛市,那你不能说牛市再进来,应该在2022年开始进行储备多种的技能和知识,那到牛市时才会有收获。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541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