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4 17:03

数字藏品平台热潮变局:有人进场 有人退出

来源:中国经营报

记者 郑瑜 北京报道

年初热度上升的数字藏品赛道已有公司萌生“退意”。

日前,数字藏品平台予藏发布公告表示,平台从成立之初,始终将“合法合规”居于平台发展首位,平台建设均积极响应合规要求,且公告明示“禁止对数字藏品进行售卖、炒作、场外交易、欺诈等非法行为”。但截至目前,国家尚未出台明确的数字藏品领域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数字藏品作为新兴市场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

“经审慎评估,决定于即日起暂停发售数字藏品,转赠功能也将暂停开放,同时平台也将关闭新用户注册通道。后续是否开启将视政策方向另行通知。”予藏平台公告显示。

公开资料显示,予藏是国内金融科技产品与服务提供商恒生电子(600570.SH)区块链业务孵化的数字艺术收藏平台。

对于前期调研中对于市场政策风险的评估,以及暂停发售后平台建设投入成本如何收回等一系列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向恒生电子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关于上述问题的回应,公司表示“以公告为准”。


门槛低、入局者众


有从事数字平台业务的人士告诉记者,当前市面上普通数字藏品平台的搭建费用大约在20万至40万元人民币之间,运维与宣传发行费用视平台方而定。“如果依托以太坊链发行数字藏品,需要花费GAS(燃油费),找技术人士写智能合约(智能合约通常被认为是一个自动担保账户,满足特定的条件时,程序就会自动释放和转移资金)的费用在5万元人民币左右。”

“准备包括个体在内的营业执照,进行域名备案之后,再购买一个中型服务器,将数字藏品源代码上传之后整个平台就已经搭建好,接下来就是宣传与通过空投等方式吸引用户。”上述人士说道。

观火文化数字化产业智库起草,元宇宙产业委、火大教育等机构共同发布的《2022上半年全球NFT数字藏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2年6月13日,入局数字藏品领域企业数量已达到589家,5月第二周工作日平均藏品发行量超过10万件。5月18日,鲸探、乾坤数藏、小度、千寻数藏等八家平台的藏品发行量,达到72362件。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火大教育校长、中信出版《元宇宙》作者于佳宁亦表示,数字藏品行业的成本并不算高,成本普遍来自于藏品设计创作、平台发行费用、IP合作、技术研发、项目运营等。对发行团队或创作者而言,藏品设计创作和平台发行费用是最大的成本,目前也有许多数字藏品平台与创作者采取合作分成模式,因而分成比例也在最大程度上影响着发布方和内容创作者的收益。

商务部研究院电子商务研究所副研究员洪勇也表示,当前数字藏品建设成本主要包括平台资质许可申请费、平台建设、服务器以及引流营销等。

“大IP作品是需要花钱的,目前图短期盈利的小平台,没有人会去做大IP项目,就是使用一些普通的图片,将图片炒出高价吸引客户,主要资金用于拉新、引流等营销项目上。”有数字藏品平台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IP指的是知识产权,数字藏品就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将区块链上的非同质化资产与特定的创作作品联系起来。数字藏品价值所在就是藏品的“唯一性”,而更深层次则来源于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通过引发用户对数字藏品的收藏热情,从而产生价格。所以在有些数字藏品的设计过程中,平台方会选择和一些已经具备吸引力的超级知识产权作品(俗称“大IP”)进行合作。


靠交易提成模式存风险


“有数字藏品平台通过二级交易市场月流水达到百万元,但在政策不明确的情况下,不确定风险较大,我们只做海外的项目。”上述人士表示。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当前市面上一些平台采取交易提成等方式进行盈利。

虽然入局者多,但于佳宁也对记者坦言,数字藏品的发展还处在早期探索阶段,尽管已经有了一些可以盈利的商业模式,但尚未到达成熟阶段。“数字藏品行业依旧存在市场不规范、价值不清晰等一系列问题和风险。也正因为如此,为了防止将数字藏品的探索尝试变成投机炒作,相关平台在开放二次交易上的态度极为谨慎。”

洪勇也向记者透露,“平台收入来源主要来自交易提成、广告收入、增值服务,但目前二次售卖层面仍属不确定范畴,行业整体交易活跃度较低。”

于佳宁介绍,目前并无对数字藏品运营公司的明确法律规定。根据业务实质不同,所需资质也各不相同,除了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之外,可能涉及的资质还包括拍卖经营许可证等。

于佳宁表示,目前发行费用与项目销售分成是平台盈利的主要来源。“大部分平台没有开放二次交易的权限,但也有一些平台并未完全限制二次交易,依靠交易手续费进行盈利。”

“尽管目前国内数字藏品发展火热,但作为一个‘年轻’的行业,数字藏品领域面临的标准不统一与不明确仍然值得重视。”有区块链研究院分析师告诉记者。

“数字藏品为区块链带来合适的应用场景,也形成了‘破圈效应’,成熟的数字藏品商业模式,是企业在以数字藏品相关技术创新的基础上,进而推动产业升级迭代,希望各方能够以长期的心态去看待数字藏品,而不是短期炒作。在于佳宁看来,数字藏品平台希望收回前期投入,需要进一步保持竞争优势,在底层技术、平台流量与发布方利益分配等方面不断努力。”于佳宁进一步补充道。

(编辑:何莎莎校对:张国刚)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475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