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8 16:55

退出效率高20倍,VC怎么会拒绝Web3呢?

2.4万

“踩中一个项目,有百倍回报的可能。”

文丨胥崟涛

来源丨投中网

投资人和创业者似乎已达成共识:Web3将接棒移动互联网,成为下一波增长的核心叙事。

“退出效率几乎是传统项目的20倍。”

“踩中一个项目,有百倍回报的可能。”

不止一位投资人向投中网表示,架构于Token经济之上,有关Web3项目的风险投资,在募投管退流程各个环节都发生了变化。

面对极具诱惑的赚钱效应,VC已经选择接受Web3这个新叙事,并希望提前布局。


加密熊市,Web3仍然是最容易赚钱的互联网项目集中地


圈内圈外对Web3的抽象定义已有共识:

Web1:信息只读。Web2:信息可读可写。Web3:用户拥有信息。 

在Web1时代,用户享受到了单向的信息,例如雅虎、新浪。

Web2到来,用户能够分享内容,感受与外界的能量流动。例如B站、微博、微信。

Web3.0的特点则是,用户将获得更高的权限,拥有数据所有权。

“Web2产品本质让用户更好的为资本巨头创造利润;Web3实现了打破价值壁垒,用户最终掌握数据权限。”一位元宇宙创业者李明向投中网介绍。“Web3提供了一个更公平透明的利益分配环境。”

但技术的商业化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比如,一个组织在Web3建立一个类似Facebook或是微信的平台,基本功能差不多,但平台大部分收益都让利给了用户和社区

然后用户基数放大后,需要一个Web3广告平台对接广告主和用户。形成新的商业模式,才能为创始团队、投资人创造现金回报。

更大的问题是,目前的Web3应用似乎并不好用:一方面是门槛较高,一方面是使用起来效率极低。

“Web3现阶段是反效率的。至少对于绝大多数人是有门槛的,有些用户可能连链接都打不开。使用起来也未必方便。”传统VC投资人王涵向投中网表示。

“Web3的产品经理也明白,生活中,没有什么场景是Web2中不能完成的。如果有,Web3产品又能带来多少独特价值?”

“移动互联网没有新鲜事了,投资人需要一块新大陆。”王涵在这方面,表示出了自己的担忧,认为Web3只是资本创造出来的新故事,倘若刨除赚钱效应,Web3的应用价值杯水车薪。

“如果说Web3确实提升了哪些效率,那应该是金融化和炒作的效率。这也是为什么它能在2022年成为VC的新欢。”李明对Web3有同样的理解。

的却,Web3的财富效应已让一波波参与者吃到红利,即便身处加密熊市,投身其中的VC们依然保持乐观。

“全球来看,Web3仍然是最容易赚钱的互联网项目集中地。”一位近期刚刚看向Web3赛道的投资者Jason向投中网表示,言外之意,Web2已经淡去了高歌猛进的势头,Web3是VC心照不宣的新去处。“如果能踩中一个项目,几百倍回报都有可能。从而覆盖掉整只基金的成本。”


Web3需要VC,VC更需要Web3


VC存在于Web3项目的合理性,与Web2的成功过往极其相似。

“一方面是缺钱,一方面是寻求背书。”Jason认为,“每个Web3项目都会在初创和扩张阶段遇到极大的资金压力,拿到风险投资是缓解压力的最快方式。”

回看早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电商、打车、外卖平台疯狂烧钱“攻城略地”,同样花的是LP的钱。用钱换市场份额以及用户心智,是曾经Web2时代最基本的生存逻辑。

而到了Web3时代,各种应用同样需要用户激励,但多数以币圈熟知的Token形式。例如GameFi项目代表StepN,发行GMT以激励用户购买他们的跑鞋并获得回报,著名风投人朱啸虎还为其点过赞。

简单而言Web3项目发行前,创始团队会给予投资者购买的股权对等数量的Token。类似限售股,这部分Token先被锁定一段时间,过了期限才可以“解禁”。

“Token经济和应用玩法,共同促进了用户快速的涌入到这个领域,加剧了Web3项目的‘赚钱效应’。“Jason介绍道。

如今,大部分Web3项目会和投资人达成协议,首选采用Token的方式融资。

在路径明确之前,VC在下注方面颇显犹豫。具体表现为,对于单一项目,投资人往往不会“下重注”。

“多家机构参与同一轮次融资在Token融资中比较常见,早期项目往往单笔投资金额也比较低,在几十万美金,甚至几万美金级别。”华映资本董事朱彤。

“单笔投资在几十万美元,一般不会超过50万美金。”投资人Jason有同样看法。

当然,这样“迷你”的投资规模,并非投资人单方面所愿。

“Web3项目为了彰显其去中心化的特质,只会将一小部分控制权出让给投资人,每个投资人分得的份额不会太多。”创业者李明介绍道其中的原因。

据了解,Web2项目一般会在天使轮出让15~25%,Web3只会出让10~15%。这似乎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很多Token基金的体量只有几千万美金到几亿美金。

一方面,Token融资有很大的不同。“Web3项目很大比例是进行Token融资或者通过Token的方式退出。”朱彤表示,究其原因,“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Token Fund退出效率是传统VC的快5~20倍。”

另一方面,潜伏在高流动性的反面,则是Token融资中蕴藏的极大清零风险。与传统股权投资签署的SPA(并购-股权买卖协议)不同,VC会和Token发行方签署一份SAFT协议。

通过签署 SAFT,投资者表明他们相信该项目并愿意投入资金。本质上,SAFT 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它只是在投资者和项目之间建立字面上的信任关系。

“项目爆雷、Token清零,投资人这笔钱就全部打了水漂,一分也要不回来。既不可能找到接盘的VC,更不可能拿着SAFT去法院起诉。”Jason感慨道。“这一点和传统VC大相径庭。”


面对风险,VC怎么投Web3


VC们在选Web3项目上更为谨慎。方法无外乎:选择更靠谱的赛道,以及投更契合市场环境的团队。

“我们会通过调整对细分赛道的倾向性,尽可能降低风险。例如我们会看欧美地区的基础设施层的项目,在应用层首选挑选日韩、东南亚的团队。”华映资本朱彤透露,近期投了一家GameFi平台,“这类项目属于上游,风险相比单一的Gamefi项目会低一点,并且能够借助它孵化更多GameFi项目辅助我们在该领域的投资。”“95%的Web3项目都是垃圾。”一位东南亚的投资人对新风口表示出了警惕,并表示自己不会投单一的NFT、GameFi项目,而是选择有明确应用场景的项目,“不一定好玩,但一定好用。”

除此以外,Web3和Web2的投资逻辑大致相通。

“Web3与Web2投资有共性,有迹可循,至少在投资逻辑上,与传统VC比,没有颠覆,只有演进。”朱彤表示,看项目方面,“Web3多数不是纯技术驱动,更强调产品强调运营。我们对团队marketing能力有很强期待,他们需要很快速响应整个市场环境。其次是它是都可以跑赢竞争对手。”

Web3投资的更多差异,来自VC找项目的途径上。据几位投资人,在Web3时代,项目资源多数来自社交平台,技术论坛,例如推特、Discord、telegram。

“项目资源的获取,路径还是很畅通的,基本上跟我们投Web2没有特别大的区别,相比传统投资,Web3还是个相对小的圈子。”朱彤表示,“我们也会主动联系一些孵化平台,寻求推介。”

这一做法似乎在Web3圈内已达成共识。就连红杉资本负责加密赛道的合伙人Michelle Bailhe也依赖着推特账号,关注者清一色从事Web3投资或创业。

那么,什么样的投资人会对Web3投资感兴趣,或是愿意做Token Fund的LP?多位投资者均提到一个词:家办。

“多数LP来自个人投资者,或者家办。”Jason在近几个月的调研中发现。

“家办普遍对Web3赛道的接受程度较高。目前来看,传统VC和Token Fund的LP画像差异,大体来自LP对政策方面的敏感程度。”华映资本朱彤表示。

另外,有趣的是,Jason发现多数与他探讨Web3的投资人或是创业者,一般在20~30岁和40+这两个区间,“似乎20~30岁的年轻人更愿意保持开放,接受新技术,当然这其中也包含FOMO(害怕错过)的情绪;40+的中年人有钱有闲,有的是精力去调研、去投新赛道;而30~40岁的主力军们,或许还在犹豫,手握现金,保持观望。”

(文中Jason、王涵、李明均为化名)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354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