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8 10:00

元宇宙大幕拉开 谁在“跑马圈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李强 北京报道

7月6日,元宇宙空间技术服务商构赛博宣布已于近日完成千万元人民币种子轮融资。

据不完全统计,自4月以来“元宇宙”领域共计发生超过40余起融资,代表性的“虚拟人”企业魔珐科技在4月6日连续完成B轮、C轮融资,总金额1.3亿美元,其中红杉中国、五源资本连续三轮追加投资。

抢跑的不只是试图抢占先机的“元宇宙”企业。7月6日,新工体宣布搭建元宇宙平台GTVerse,未来能够面向全球举办千万级观众同时参加的数字演唱会和电竞大赛等活动。

中赫集团董事长周金辉特别指出,工体元宇宙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它与其他众多元宇宙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建立在实实在在的工体之上,从而促使新工体打造成为北京的城市地标、文体名片和活力中心。

在内容尚未搭建、玩法尚不明确的初始阶段,元宇宙的商业落地依赖于企业们的不断尝试,同时链接现实世界也确实是挖掘元宇宙价值的一条近路。

巴黎银行旗下的虚拟经济研究机构预测,目前全球已经有差不多25亿人已经参与到虚拟经济中。普华永道预测,全球元宇宙市场在2030年将达到1.5万亿美元。


抢滩“无聊猿”


Web3.0的时代地标,无聊猿算一个。

BAYC(Bored Ape Yacht Club)即“无聊猿游艇俱乐部”,由AI算法生成的1万只衣着神态各异的无聊猿NFT组成,用户只需要购买一只“无聊猿”便可以加入俱乐部,并且享有所购得无聊猿NFT的全部商业使用权以及其他特权。

对于NFT,简单直白的理解,是帮助图片、音乐这些原本可以随意复制使用的互联网内容进行确权,虽然NFT无法保证只有所有者能够用这张猿猴图像,但NFT能够证明:“这张猿猴图片是属于我的,别人可以用,但用的是盗版”,在Web3.0时代思维模式下,这很重要。

无聊猿刚推出时,用了一周时间才全部售出,通过周杰伦等明星“助燃”、登陆佳士得等拍卖行拍出天价等一系列出色的社区运营,无聊猿的知名度和话题性很快拉满。

无聊猿在协议底层开放了商业授权,支持购买者进行二创和再发行,而无聊猿社区的群体创作也为无聊猿NFT带来了生态和使用价值,使得无聊猿IP迅速成长为“Web3.0中的迪士尼”,吸引李宁、绿地、倍轻松等一批上市公司纷纷加入到购买“无聊猿”NFT的热潮中。

4月24日,中国李宁在微博宣布与“Web3.0名门望族”合作,无聊猿#4102号形象将作为新的品牌主理人,同步推出无聊猿潮流运动俱乐部系列产品,包括服装、极限飞盘、冲浪板等。无聊快闪店也紧随其后落地北京三里屯。

根据OpenSea数据,BAYC#4102最后成交价格为120ETH,约33万美元,相当于人民币220万元,对比网传某当红健身博主单条定制短视频300万元的报价,无聊猿的“出场费”并不算高,而且后续还可以随时再卖出。

更重要的是,无聊猿的IP商业化只需要购买一个无聊猿就能实现终身IP授权,免去传统IP联名动辄几个月的谈判过程以及后续各种条条框框的限制,这也是Web3.0时代,利用区块链加密技术给商品背书,进一步降低交易成本的魅力表现。

根据区块链分析平台Nansen在今年5月11日发布的研究报告,无聊猿系列的二次销售额已经累计超过60万ETH,按照2.5%的提点分成,其母公司Yuga Labs至少已经获得了1.5万ETH的版税收入,超过3000万美元。

虽然NFT数字藏品在国内无法通过二手市场获取提点收益,但在意识到元宇宙IP所具备的巨大商业价值之后,一些押宝甚至All in元宇宙的企业已经开始试图打造自己的“无聊猿”。

6月1日,对标无聊猿的“StarCat星际猫”正式发售,发行方咖菲科技表示,将把星际猫打造成为有深度商业场景和强大社区生态的中国原创元宇宙超人气IP。

咖菲科技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区别于无聊猿走数字藏品的运营方向,星际猫只是一个载体,更多的是利用它背后的生态进行IP运营,目前星际猫有超过30家战略合作伙伴,后续也会有更多的IP联名合作,同时也会开发星际猫的衍生数字藏品或者实物品。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刚刚起步,至发稿时,星际猫项目尚无商业联名活动落地,但按照官方规划,2023年年底前,星际猫要实现百万级粉丝群体以及十亿级的商业落地,预期速度让人咂舌。

咖菲科技创始人石岚表示,区块链原生的品牌对传统品牌是一个降维的打击,区块链社区真正归属于品牌,通过版权以及后续利益的绑定,进行社区共同创作,使得品牌从自己一个发动机变成了千千万万个发动机。


虚拟人登场


随着AI技术和具象化的虚拟形象融合完善,数字人的商业价值也逐渐凸显。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虚拟偶像产业保持稳定增长态势,2021年,虚拟偶像的带动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9亿元和62.2亿元,预计2022年将分别达到1866.1亿元和120.8亿元。

魔珐科技指出,虚拟人的价值核心就是内容载体与互动方式的升级。

当企业获得了流量,需要服务百万千万级别的C端用户时,由于针对每个人进行一对一互动化视频服务是技术上难以实现的,AI虚拟人就成为唯一的选择。

虚拟人不仅可以提供图文和视频化讲解,还能够一对一交流,双向互动,还能直接进行流量向效益的转化。

“对于企业来说,流量为王,但又特别害怕被一个平台的流量绑定。企业需要线上线下全域流量运营和私域化沉淀的方法,而虚拟人的互动化服务正能够帮助企业实现这一需求。”魔珐科技创始人柴金祥表示。

另外,未来企业中的许多角色,如培训官、财务官、招聘官,凡是标准化的问答内容,并属于特定的垂直领域,这些工作都可以由AI虚拟人完成。并且此AI虚拟人可以跟企业的品牌虚拟人形象绑定在一起,反哺虚拟IP的运营。

虚拟人所具备的AIGC(AI生产内容)的能力也使其具备更多的商业应用场景,例如在618期间,作为一加手机的星推官,百度打造的虚拟人度晓晓能够做到全网搜集和生成新品的评测视频,并且能够实现评测视频的精准分发,同时挂上新品的购买链接,构建起完整宣推闭环。

羽迹科技CEO郭睿表示,传统的商业逻辑是将商品集中起来去售卖,未来虚拟人可以帮助使用者基于个性化需求去全网搜索想要的服务,这种去中心化的过程,对未来的商业模式也会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构建元宇宙场景


2021年12月,百度推出元宇宙社交App希壤,还特意把2021年度Create大会、集度发布会搬到了希壤平台上举办。

同样跑到元宇宙开会的还有网易,2021年12月,网易在旗下的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举办了全球首个“元宇宙”投资人大会,包括网易创始人丁磊都在此系统内以虚拟人的形象亮相。

虽然噱头造得很足,但终端、网络等基础设施尚未建设完成,现实效果距离元宇宙想要的完整3D呈现还差很远,场景内容缺乏,让这些的元宇宙参与者们多少显得背影单调。

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指出,相比面向消费者市场的2C元宇宙场景,面向企业市场2B场景更有可能因为元宇宙技术的发展产生革命性变化。

实际上,通过搭建3D模型,挂接多维信息,结合传感器,最终实现将传统线下产业搬上云的“元宇宙”方式,已经成为高效管理复杂工程系统的有效方案。

IDC在《中国数字化转型市场预测》中指出,“十四五”期间数字经济相关的规划提供了良好的政策保障,未来5年数字经济相关的总投资在15万亿-20万亿元人民币。

在疫情等突发事件的影响下,不确定性增加,对于企业而言,要么加入数字化转型队列,要么随时可能被淘汰出局,呼啸而至的新一轮数字化浪潮正是元宇宙梦寐以求的施展场景。

秉匠科技CEO夏海兵指出,数字化升级的优势是更高的数据集成化程度,能够更好地挖掘数据间的关联性,帮助使用者更快地做出精准有效的决策,但是在新的理念下,如何利用数据驱动业务管理,对老旧的工作流程进行优化再造,也是需要时间去消化的问题。

“比如在地铁的数字化升级中,传统的地铁运营维护依靠工作人员现场检查并记录问题,返回办公室后在报修系统上进行登记,最后完成后续处理,而新的系统是一个高度集成的数据库,工作人员只要拿着iPad现场输入问题,从设备历史到维修方法,甚至仓库中零件的数量,都是高度可视化的,系统马上就会辅助做出决策。”夏海兵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对于数字化升级中的B端用户,夏海兵认为,首先需要摸索和沉淀新的业务流程,另外传统行业在数字化升级中的标准化程度不一致,也需要时间去达成妥协。

“可能至少需要五年时间,元宇宙场景才能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思路,并且成为像手机一样的必需品,这之前更重要的还是底层的技术研发。”夏海兵说。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343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