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6 10:19

页游画面+数藏滞销,警惕中青宝《酿酒大师》透支公众对“元宇宙”信任

来源:速途元宇宙研究院(ID:sootooinstitute)

作者:侯佳

封面来源:中青宝

“玩《酿酒大师》1分钟,我感觉我就少活了60秒!”速途元宇宙研究院的何煦老师向笔者如是说。看似废话文学的背后,尽是他对这款游戏粗制滥造的不屑。

6月30日,中青宝旗下“元宇宙游戏”《慎初烧坊 酿酒大师》开启2D版测试,这是继去年9月6日宣布推出这款游戏以来,时隔9个多月,《酿酒大师》的首次公开测试。

然而,《酿酒大师》游戏刚刚上线,就频繁出现卡顿、Bug、UI错误等问题,在短暂上线35小时后进行了首次停服维护,并在20分钟后再次上线。客服回应称“我们会记录玩家发现的Bug进行调整完善”。

事实上,一直关注《酿酒大师》的还有深交所,自提出“元宇宙”概念后,中青宝多次收到关注函。如今,这款“元宇宙”产品开始面向大众开启测试,速途元宇宙研究院亲测之后不禁感叹:这奇怪的画风和卡顿的界面,与“元宇宙”有何关系?


疯狂造势,收入为0《酿酒大师》争议不断


去年9月开始,中青宝提出“元宇宙”概念,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也在同月提出,“元宇宙”引发的产业热潮,让中青宝股价大涨,其从市值20亿元火速飙升突破百亿元。

今年5月12日,深交所向中青宝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年度预告、游戏产品收入等关键信息,还提到了中青宝一直以来备受争议的手游《酿酒大师》,要求公司详细说明《酿酒大师》提酒功能的具体内容,是否存在产能或运输规模限制,是否存在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行业政策规定的情形。

(图片来源:富途牛牛)

5月19日,中青宝回复深交所问询时透露,《酿酒大师》H5版本于2022年2月28日正式开启对外测试。产品首测采用预约进入的方式开展,整体预约号放量6000个。截至回函日,《酿酒大师》充值流水为2444元,依据《企业财务准则14号——收入准则》相关规定及公司与收入有关的具体会计政策确认的营业收入的金额为0元。

今年年初,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曾在微博上公布关于《酿酒大师》的“剧透小视频”受到众多网友热议,对于“中青宝元宇宙”也表示怀疑。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酿酒大师》还未上线就疯狂造势,董事长李瑞杰还多次参与元宇宙相关活动并发表讲话,让这个迟迟未上线的“元宇宙”手游成为全网玩家关注的话题。

今年5月,中青宝也经历了极其动荡的时期。五一劳动节当日,据网传截图显示,李瑞杰对公司员工表示“五一全部加班,不加班的去跟HR说明事项,不服的,马上炒掉。”关于“中青宝董事长被曝强制员工五一加班”、“中青宝道歉”的相关词条均冲上了微博热搜榜,随后发表致歉声明。

事发后不久,中青宝发布了关于选举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聘任副总经理的公告。公告显示,中青宝公司董事长、董事李瑞杰先生因工作调整,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由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李逸伦先生为公司董事长,资料显示,李逸伦于1994年出生,系公司实际控制人李瑞杰、张云霞夫妇之子。并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将变更为李逸伦。

此事一出,更是赚足了眼球,关于“任性”董事长辞职,94年儿子新任董事长的消息铺天盖地。可以说,《酿酒大师》在上线之前,中青宝就通过各种方式为其赚足了吆喝,但实际怎么样还得玩过才知道。


把“酿酒”弄成“卖酒”,中青宝根本没搞懂元宇宙


在亲测《酿酒大师》之前,速途元宇宙研究院的内心实际是忐忑的。这种忐忑在于,中青宝此前的疯狂造势已经为投资者以及玩家描绘了美好的“元宇宙”愿景,如果测试之后没有达到玩家预期,行业对于“元宇宙”的信任是否会受到影响,中青宝又是否会被扣上“狂蹭”元宇宙的帽子,这对于一家刚刚更换董事长的上市公司来说,无疑是一种更为棘手的挑战。

(图为李瑞杰曝光的《酿酒大师》H5版)

此前,中青宝称拟推出作为一款“以经营酒厂为核心的养成经营游戏”,可以“将虚拟映射到现实中”,用户可以在游戏中体验现实,也可以在现实中触碰游戏。

然而,实际体验下来,不仅画风与前董事长李瑞杰的“剧透视频”相差甚远,以至于让人很难联想到是同一款游戏,甚至不合理的数值设定,让笔者开局就把酒厂经营到“破产”。

打开《酿酒大师》APP后,被未适配手机长宽比而被拉伸至畸形的封面,就让笔者感觉到一股粗制滥造的味道,而笔者选择的女性形象,在游玩几分钟后,画面左上角头像竟显示为男性,更是让笔者觉得接下来的游戏体验可能会更加糟糕。

(《酿酒大师》游戏截图)

登录后直接打开的是“酿酒”界面整体的画风简陋得让笔者有些“懵”,一股浓浓的古早放置类页游风格扑面而来。

在纯2D的“酿酒世界”中,笔者发现虽然游戏包含了从取水、农业、踩曲、烤酒、藏酒、调酒、酿酒一系列的酿酒流程,但每一步都需要前一步升级到21级方能解锁。笔者刚刚将踩曲(第3个建筑,共7个)升到14级便遭遇了“卡关”。

而游戏中出售农作物、水源等酿酒半成品道具,所能获得的“绿钞”甚至不及道具的制作成本,唯一能够正向获得绿钞的方式,只有每日签到的每日5000,这意味着,玩家如果不充值,光是解锁建筑,可能就要用上至少一年的时间。更不要提酿上一瓶酒需要几千乃至上万的原料,所需要的游戏币和时间成本。

这可能意味着,《酿酒大师》可能设计之初就没有打算让玩家“肝”出一瓶酒。

那么,就让我们更深层一些,解析一下《酿酒大师》的经济体系

《酿酒大师》的游戏资产包括“绿钞、蓝钻、紫钻”等,其中,绿钞、蓝钻可以通过做任务获取,而紫钻则通过充值获取,玩家充入《酿酒大师》的钱,会按1:1转换成ZQB的游戏币,而1个ZQB又可换100个紫钻。根据游戏内300紫钻(价值3元人民币)可换10万绿钞的比例来看,相当于20天签到所得,可以说是“你的时间,非常不值钱”了。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还注意到,相比于“九曲十八弯”的酿酒过程,《酿酒大师》的商城售卖设置得却极为“简单粗暴”

在界面左上方,有“稀元”字样的图标,点击后发现,正是此前中青宝宣传的百年慎初封坛酒数字藏品平台,目前稀元数字藏品平台共有6款数字藏品,沙古酒系列数字藏品是由金沙古酒独家发行,价格均为99元。由中青宝旗下利得链提供技术支持。不同的藏品还有不同的权益,对应实体酒、金沙古酒酒厂一日游、线上购酒8折优惠等。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也注意到,每款数字藏品的发行量为10000份,但是数字藏品在《酿酒大师》中也迎来了“滞销”,多款数字藏品的售卖数量仅有个位数。

(《酿酒大师》游戏截图)

而游戏中所谓的“将虚拟映射到现实中”,则更是直接到“在游戏中卖酒”。据速途元宇宙研究院体验发现,想要获得一瓶酒的最快方式是在“商栈”中直接购买,目前“商栈”中共有48款藏酒,价格在150-7999元不等,玩家可以通过支付宝或微信直接进行支付。这不禁让人感叹,中青宝这是做手游还是做电商?

(《酿酒大师》游戏截图)

在《酿酒大师》“酿酒小妹”直播间,在体验中,速途元宇宙研究院注意到直播间的人数在4人左右,主播面前有一瓶“慎初百年”的酒瓶,并没有相关游戏介绍。而“酿酒小妹”作为游戏客服,除了在每当有玩家进入时口播欢迎之外,便再无互动。

而玩家“社交”界面中,虽然有消息通知、分享、添加好友等功能,但游戏全程笔者发送加好友申请后从未有网友通过,也从未收到好友申请。看来这款粗制滥造的游戏,确实无法吸引玩家持续体验。

(《酿酒大师》游戏截图)

总的体验下来,《酿酒大师》更像是一个套着游戏外衣的“电商平台”,所谓的“元宇宙”成分,无非是在游戏中加入了一个出售滞销数字藏品的“稀元”平台,而所谓的“虚实结合”,则是让玩家线上买酒,线下发货。至于“经营线上酒厂”的游戏本身,反而成为了最不重要的部分,着实是本末倒置。


《酿酒大师》透支公众对于“元宇宙”的信任


在体验过后,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分析师乔志斌认为,作为元宇宙六大底层技术之一的游戏而言,《酿酒大师》粗制滥造的界面与玩法,并不代表先进技术的演进方向。靠“元宇宙”作为噱头吸引用户的方式也注定难以被玩家买账,透支公众对于“元宇宙”的信任。

区块链作为元宇宙底层核心技术,其中NFT凭借着现成的解决方案、且商业玩法层出不穷,被行业内普遍认为是企业入局元宇宙的“敲门砖”。这也衍生出一些市场乱象,例如通过在软件产品内加入NFT制作、售卖系统,为其包装上“元宇宙”外衣。对此,我们认为“拥有NFT,并不代表就是一个‘元宇宙产品’,还需要将其与游戏的内容系统高度融合。”

例如《酿酒大师》这款游戏,可以看出其NFT系统与游戏基本处于割裂状态,将NFT售卖平台“套皮”元宇宙,并将NFT在游戏内流通交易更是让这款游戏涉嫌将NFT“金融化”的风险,这些都是目前国内市场中不鼓励的行为。

在深交所的多次问询,以及行业的期待目光下,中青宝《酿酒大师》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但粗制滥造的游戏界面、与游戏内容割裂的酒品商城、靠数字藏品硬“蹭”元宇宙概念,无论哪一条,都让《酿酒大师》算不上一个合格的游戏、一个合格的商城、一个合格的“元宇宙”入口。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在《2022元宇宙产业发展趋势报告》中曾指出:依附于产业,但不能实现共生的元宇宙都是“伪元宇宙”。在游戏、商城、元宇宙三者割裂的《酿酒大师》中,我们看不到任何共生进步的现象。

在速途元宇宙研究院看来,《酿酒大师》这样的“伪元宇宙”游戏,只会透支行业对于“元宇宙”的信任,希望这样的反面教材能够越来越少,只有这样元宇宙产业才能真正走向健康发展。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293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