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8 18:08

深度 | Web3 在未来几年和几十年的潜在用例

来源:Not Boring,下文由 DeFi 之道编译

Web3 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如果 Web3 最终能发展成为一个拥有大量用户,以及一个新的、有价值的商业模式的重大创新,那又意味着什么呢?

我在上周四写了一篇文章‌,讲述了当前的 Web3 用例,以此来设定一个基准:

  • NFT:过去一年仅在 OpenSea 上就有 313 亿美元的交易量
  • 去中心化交易所:领先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 已经处理了价值超过 1 万亿美元的交易量。
  • DeFi 协议:Compound、Maker、Aave 和其他 DeFi 借贷协议在市场下跌期间保持良好,而中心化 DeFi 借贷机构则陷入困境。
  • 现实世界的借贷:Goldfinch 和 Jia 帮助缩小发展中国家的信贷差距。
  • 用户拥有的市场平台:在过去五个月的时间里,Braintrust 的总服务量翻了一番达到了 7400 万美元,同时将其抽佣比率(take rate)保持在行业最低的 10%。
  • 连接设备网络:Helium 和 DIMO 促进了由用户建立的网络和建立在用户拥有的数据之上的应用生态系统。
  • 稳定币:USDC、DAI 和其他完全/超额抵押的稳定币促进了支付,特别是国际支付。目前有 1550 亿美元的稳定币在流通。
  • Evan Conrad 的使用案例:Evan Conrad 在一篇博文中强调了非政府资金、廉价贷款、Filecoin、Lab DAO、Radicle、Helium、Toucan 和 Golden。

当前,人们正在花真金白银来使用真正的产品,即使有些产品看起来很愚蠢。

但是真正的问题不是这些产品是否有任何用例,而是它们是否会有一些用例是值得炒作的。

@theodorexli @packyM @zachweinberg 正确。问题不在于是否有一般的用例。问题是是否有足够多的用例(不是由猜测驱动的)优于普通网络的方式,让消费者可以大规模的采用。

换句话说,Web3 产生的用例是否能证明所有的风险投资、投资和人才都值得致力于这个领域?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这就是我今天这篇文章的内容。

未来几年未来几十年这两个时间尺度来看,我对 Web3 的潜力都感到异常兴奋。

如果在未来几年内出现另一个牛市周期,我认为它将发生在人们大规模使用真实产品的背后,而不是投机。当这些产品出现时,投机将随之而来,但这将看起来更像传统的科技牛市,而不是纯粹的投机。这些产品已经在开发当中,应用正在到来,基础设施也在继续改善。

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我相信 Web3 基础设施将成为我们在网上和金融生活中大部分工作的结构。我还相信 Web3 协议在经济设计、激励调整和治理方面的实验将跳出互联网,最终影响“现实世界”的机构。

今天,我将深入探讨 Web3 在未来的一些用例,以及 Web3 让我感到兴奋的潜在优势。


Web3 在未来几十年的用例


好了铁子们,就让我们先从 Web3 的未来用例开始,如果所有这些用例都成功了,会发生什么呢?

就我个人而言,我很高兴看到更快速的迭代,更多的所有权和用户数的不断攀升,新的治理和经济模式,更多的流动性,高效和全球资本市场,以及一个更有趣的世界。

虽然在熊市中很难看到一条通过所有短期技术、金融和社会挑战的道路,但实际上同样很难想象的是,在几十年后的世界中 Web3 没有发挥重要作用。

当我想到这一切的发展方向时,我脑海中有一个类似下面这样的图表:

当人们说 Web3 正在加速金融市场的进程,或加速治理的进程时,他们的意思是我们正在以比以前更快的速度前进,犯一大堆以前已经犯过的错误。

在这个过程的早期阶段,它看起来非常愚蠢。“那是一个庞氏骗局!”“直接民主当然对 DAO 不起作用,美国是代议制民主是有原因的。而在这一点上,你真的做到去中心化了么?”“难道这些人从 20 万年的人类历史中没有学到什么么?”

但我认为,这涉及到一个逻辑上的分裂,你必须相信其中一个是真的:

  1. 现有的经济和治理模式已经好到不能再好了。
  2. 现有的经济和治理模式并没有多好,任何允许新模式最快速迭代的东西最终都会产生更好的模式。

如果让我用一个观点来描述我为什么对 Web3 感到兴奋,那就是:Web3 允许对人类构建任何系统的新经济和治理模型进行最快速的迭代。

每一个新的应用程序、游戏和协议都同时是经济设计的一个小型实验。每一个 DAO,甚至一些 NFT 项目,如 Nouns,同时也是治理方面的一个小型实验。这在早期意味着 Web3 企业家面临着比传统企业家更多的复杂性——他们需要建立一个伟大的产品,一个繁荣的经济,以及一个抗攻击和富有成效的治理系统。一些怀疑论者认为这三者代表了太多的复杂性,他们无法构建用户理解和喜爱的东西,中心化的产品可以更快速的自行发展。但我认为 Web3 的初创公司将作为一个蜂巢进行实验、学习和快速发展,每个连续的初创公司将建立在以前的初创公司的软件和创意乐高积木上,直到他们加速超过当前机构的步伐。

其中一些实验将是微观的:例如,具有开放协议的 Web3 版本的推特,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上建立客户端,这将推动 Web3 版推特客户端设计的更多创新。其他实验则是宏观的:例如,大型代币持有人群体如何公平的管理控制数十亿美元的借贷协议。在这两种情况下,失败会多于突破。

但突破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它们可能会影响我们如何设计传统的经济和机构,甚至影响我们在火星、小行星和其他地方从头开始建立的经济和治理模式。

Web3 快速迭代的核心是超结构(Hyperstructure)的概念。我在上周四分享过 Jacob Horne 关于超结构的文章‌,它从字面上看属于比较基础的文章。超结构是“可以永远免费运行的加密货币协议,它不需要维护、中断或中介机构”。它们“完全是链上的,是公共产品,为任何参与者创造一个正和的生态系统。"

Paolo Soleri 的“超结构“在《超结构》中的地面视图
Paolo Soleri 的“超结构“在《超结构》中的地面视图

超结构就像 http、IP、DNS、SMTP 等开放协议一样,是我们熟知和喜爱的互联网的基础,并具有 Horne 所阐述的附加功能:

  • 不可阻挡:该协议不能被任何人阻止,只要底层区块链存在,它就一直运行。
  • 免费:协议的使用是免费的,完全以 gas 成本运行。
  • 有价值:积累价值,可由所有者获取和使用。
  • 扩张性:对协议中的参与者有内在的激励。
  • 无许可:普遍可及,抗审查,建设者和用户不能被剥夺信息。
  • 正和:它为参与者利用相同的基础设施创造了一个双赢的环境。
  • 可信的中立性:该协议与用户无关。

这个概念与 Chris Burniske 的《作为最小可提取协调者协议》‌有共同的想法,这是一个我引用过很多次的经典文章。

从这两篇文章中得到的重要信息是,Web3 引入了创建软件基础设施的机会,这些基础设施可以永远免费使用,任何人都可以在其基础上进行建设,并且它会奖励“那些创建和贡献这些未来多年服务于整个社会的宝贵系统的建设者和参与者们”。

迄今为止 Web3 最成功的例子是 Uniswap,我在上周的文章中强调了这一点。尽管没有向其用户收取费用,但 Uniswap 却拥有 41 亿美元的市值(完全稀释后的价值:56 亿美元)。Horne 认为,每一种金融和非金融工具都应该有一个单一的超结构:交易所(Uniswap)、市场、借贷池、期权、域名、注册、身份、策展、标签、声誉、表情符号、已读回执等等。

每一个超结构都将是一块免费的基础设施,并且它们可以与其他免费的基础设施组合,每一代的企业家都可以用它来建设,使他们能够专注于使他们与众不同的事情,从而提高创新的速度和丰富的创造力。超结构让我兴奋的原因与 API 让我兴奋的原因相同,而且它还有免费、永久、扩展和无许可的额外优势。

超结构将支撑一个全球性的、流动的数字和实体项目市场。

正如 Zach Weinberg 在我们关于 DeFi 和住房的辩论中所强调的那样,要把现实世界的资产(RWA)带到网上,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弄清楚。首先,我们需要弄清楚在违约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虽然违约是一种罕见的情况,它发生在不到 2% 的贷款上,但它们仍然需要在法庭上进行书面解决。同时,我们需要有反映一些模拟工作流程的混合解决方案。但是,为了使大多数案件更快、更便宜、更有效、更可组合,处理少数案件的传统流程是一个特点,而不是一个错误。

我个人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我将引用我们的朋友 Jeff Bezos 的话来解释为什么:

未来 10 年什么不会改变?在我们的零售业务中,我们知道客户想要低价,我知道 10 年后也是如此。他们想要快速交货,他们想要大量的选择。我想象不到在 10 年后的未来,会有顾客跑过来说:‘Jeff,我喜欢亚马逊,我只是希望你们卖的商品的价格再高一点’,或者‘我喜欢亚马逊,我只是希望你们送货的速度再慢一点’,这是不可能的。

客户需要的是低价、快速送货和大量选择。Web3 有可能为金融市场带来所有这三点。无论是在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后,我预计大多数大型金融资产和交易都会接触到 Web3,从房屋、汽车、项目融资,到公司所有权。Web3 将这些资产带到链上,将使它们与全球资本和流动性池以及在 DeFi 中创建的所有金钱乐高相连接。

正如 Sam Lessin 所述‌:“人们拥有的大多数东西,房地产、小企业等,而它们在流动性、杠杆率等方面都是狗屎。”解决这一痛点的奖励是巨大的(一切代币化),并将吸引一波又一波的人才、资本和创造性的方法。显然,这将需要与智能监管携手并进。当加密货币触及现实世界的资产时,当小企业主可以获得更便宜的资本时,当房主可以获得更具竞争力的房屋净值贷款时,当用户可以无缝的拥有他们使用的产品的一部分时,监管机构将被激励找到保护人们而不限制人们访问的解决方案。

随着超结构、万物代币化以及经济和治理模式的快速迭代,Web3 将成为解决人类一些最复杂挑战的重要拼图。

现实世界

我今年写的第一篇文章是《复杂问题实验室》‌。它是关于 Web3 有机会成为解决需要大规模人类协调的复杂问题,比如气候变化的模拟器。

这个理论其实很简单。所有的代币、投票、甚至 NFT 都处于一个黄金区:它们包含的内容足够多,对大多数人来说赌注不大,但其经济后果比学生参加学术经济学研究时花的 20 美元要重要的多。此外,Web3 生态系统是动态的、相互关联的,它更像是复杂性科学家运行的一种模拟,而不是公式和理论,在这里有真正的人而不是“经济人(economic man)”,你可以阅读这篇文章了解完整的论点。现在,我将快速介绍 Web3 开始通过再生金融去中心化科学解决的两个复杂问题领域。

再生金融。我们目前的金融体系所面临的挑战之一是它太容易产生负外部性,而让公有财产来买单。再生金融(ReFi)是重新思考这个系统的一个大胆尝试。正如我在《Celo: 建立一个再生经济》‌一文中所述:

再生金融是一个美丽的想法,它是对金融系统的重新想象,利用人类现在掌握的工具,更好的考虑所有利益相关者的需求,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它对外部性进行定价,向那些创造消极外部性的人收费,并奖励那些创造积极外部性的人

在省金融的具体想法包括无条件基本收入(UBI)、借贷、数据所有权、社区商业,以及 Not Boring Capital 支持的许多 Web3 气候项目,包括:

  • Toucan:Web3 碳栈,包括代币化的碳信用,到目前为止它已经有超过 2190 万吨的二氧化碳被连接。
  • Loam:创建一个农业数据市场,一个快速、简单、透明的平台,激励农民参与再生实践。

对于这些用例,你需要一个区块链么?也许需要,也许不需要。碳信用已经存在了,也许我们可以为农业数据创建一个 Web2 市场,并根据农民回收到地面的碳来交换信贷。Web3 只是让这两者都更有效、更透明、更可组合。你可以想象一下,在 Toucan 上有一个 Loam Credits 的池子可以进入全球资本市场。在最近的 Bankless 节目中,Mark Cuban 谈到在 Toucan 上购买和燃烧 BCT(基础碳吨)来抵消他的碳足迹,比从经纪人那里购买碳中和要容易得多。

这就是 @mcuban 最近看好的加密货币,可能会让你吃惊。

(公平地说,他也说他还没有看到像流媒体这样的杀手级应用,我同意这个观点)

通过简单的让人们更容易获得碳信用,并提供一个流动的全球市场,再生金融有可能增加对碳中和的需求(Toucan,Flow Carbon),这应该刺激更多的碳中和项目的供应(Loam,Open Forest Protocol)。

在过去的一年里,再生金融的项目出现了爆炸性增长,但我把它放在未来的用例中,因为在我们看到它们将产生多大的影响之前,可能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铁子们可以在这里‌阅读更多关于再生金融的信息。

去中心化科学。另一个具有物理世界影响的 Web3 类别是去中心化科学(DeSci)。正如 Phas3 创始人 Sarah Hamburg 所述‌:

去中心化科学仍处于起步阶段,它处于两个更广泛的趋势的交叉点。1)科学界努力改变研究资助和知识共享的方式,以及 2)以加密货币为重点的运动中努力将所有权和价值从行业中介手中转移出去。

Hamburg 强调了去中心化科学的潜在应用:资金、同行评审、获取激励、生物技术等特定领域,以及一些开放的问题,包括去中心化科学是否真的是最好的名字。去中心化并不像核心价值的提议;相反,她强调了区块链有用的几个领域:

  • 智能合约在作者和同行评审员之间进行调解,而无需通过学术出版业。
  • 受激励的社区可能使用代币和 NFT 来鼓励科学社区分享、审查和策划不同的资源。
  • 通过永远存储数据和信息来打击审查制度,以避免政治干扰。
  • 基于区块链的资助模式可能使用公共物品、DeFi、NFT 或 DAO 乐高来获得项目资金,向资助者返回价值,并创建自我维持的科学社区。
  • 可验证的声誉,让任何人都可以根据他们所知道的,而不是他们与哪个机构的关系来贡献科学、同行评审或资助。
  • 所有权,让科学界拥有他们的工作和他们的工作成果。

我猜想,去中心化科学最成功的早期应用之一将是资助

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的公司 Vibe Bio 在上周启动了创建 DAO 的计划,它将为罕见疾病的研究和药物开发提供资金,从定义上讲,这些疾病的市场比利润更高的大片药物要少的多。Vibe 认为,“治疗被忽视的疾病患者的最大障碍不是找到潜在的治疗方法,而是为它们提供资金”。

Vibe Bio
Vibe Bio

通过整合患者、科学家和其他合作伙伴的社区,他们计划为那些不值得大药厂费心的治疗方法提供资金,通过聚集试验参与者让审批过程顺利进行,并在药物成功后为患者提供潜在的财务(除医疗外)收益。Vibe 与两个合作伙伴社区 NF2 Biosolutions 和 Chelsea 的 Hope 一起推出,为 NF2 和 Lafora 疾病寻找治疗方法。

为什么是 DAO?为什么不是 Kickstarter 或一系列的有限责任公司?第一个答案是最简单的:因为它有能力进入加密货币的全球融资市场。此外,当项目产生成功的结果时,资金会回到 DAO,社区可以投票决定用收益资助哪些其他项目。

今天上午,我在 Not Boring Founders 上采访了 Vibe 的联合创始人 Alok Tayi;你可以通过订阅‌听听他在 Web3 赛道上构建 Vibe 的理由。

Molecule 也使用 Web3 工具来资助生命科学研究,它从三个 DAO 开始:

  • VitaDAO 专注于长寿研究
  • PsyDAO 专注于迷幻药的研究
  • LabDAO 是一个开放的、由社区管理的湿实验室和干实验室服务网络

Molecule 的方法核心是 IP-NFT,它们将由科学家和从业人员组成的社区预先筛选的项目附加到 NFT 上。人们可以通过购买 NFT 来资助项目,如果 IP-NFT 被出售,资助者就可以获得收益。这是一种为那些可能无法通过传统渠道获得资金的研究项目提供早期研究和开发资金的新颖方式。

去中心化科学正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你应该阅读 Hamburg 的《去中心化科学指南》‌,进一步了解市场的现状,包括一些非常现实的挑战和开放的问题。但是,如果去中心化科学成功的使资助科学研究和科学家分享知识变得更容易,那么 Web3 的这个小领域就可能重要到足以证明其炒作的合理性。

数字化

更明显的是,Web3 将影响互联网经济。在乐观的情况下,Web3 将作为互联网的价值层,连接全球的数字经济。让我们跳入元宇宙。

元宇宙。让别人不再认真对待你的最好办法就是直截了当的说出“元宇宙”,但我们现在避不开元宇宙这个话题。

元宇宙已经出现了。现在人们花在网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几乎是十年前的两倍。正如我在《伟大的在线游戏》‌中写到的那样,加密货币是我们在线活动的游戏内货币。如果网络世界将成为我们生活中更大的一部分,那么我们的数字商品将需要像我们的实体商品一样的产权。简单来说,加密货币为数字物品赋予了物理属性,使其可拥有、可交易、可组合、可移植,并可跨平台使用。

无论元宇宙是像推特、Zoom 和视频游戏那样,还是像 Cyber 那样由沉浸式的多人虚拟空间组成,能够拥有物品并以最小的摩擦进行交易对于经济的顺利运行都是非常重要的。

Cyber x RTFKT Pod
Cyber x RTFKT Pod

我写的第一篇关于 Web3 的文章《开放元宇宙的价值链》‌描述了我为什么认为 Web3 将是数字经济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

你可以阅读那篇文章来获得关于元宇宙更全面的想法。于这篇文章最相关的部分是,通过用最小提取量的超结构取代中心化的聚合器,可以为创作者和消费者带来更多的价值,激励一个更丰富、更有流动性的经济。

Web3 可能对元宇宙有帮助的想法并没有争议。在 Carttoon Avatars 节目中,Jon Wu 和 Zach 一致认为,在谈到元宇宙时,问题在于相信元宇宙在未来会以某种方式出现,并等待和观察这是否是真的。我不准备在这里花更多的笔墨。

基于以上所有的原因,我相信如果我们做对了,Web3 将非常值得我们去炒作,去投入资金。但是,我们会走到那一步么?现在的 Web3 取得了什么进展呢?Web3 是否能克服困难,达到普通人使用它并从中受益的程度呢?

带着对未来乌托邦式的憧憬,让我们接下来谈谈让我感到兴奋的一些近期的事情。


Web3 在未来几年的用例


要达到我上面描述的乌托邦式的未来,行业还需要在未来几年里进行大量的努力、实验并得到主流的使用。我们不会进入下一个牛市周期,除非有超越投机的用例来推动加密货币的采用,并为人们的数字,甚至物理生活增加价值。人们不太可能再次被“无风险”的 20% 的收益率或毫无根据的“比特币将涨到 25 万美元!”的预言所吸引。

这并不奇怪,现在还没有很多 Web3 应用程序具有超越投机和娱乐的广泛吸引力。伟大的产品需要时间来建立,伟大的网络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建立。智能合约已经有 7 年的历史了。

然而,如果没有强调伟大体验而非投机的杀手级 Web3 应用,人们的耐心会很快耗尽。我将介绍几个最有前途的领域,这些领域中可能会产生这些杀手级应用:

Web3 社交。我曾对 Web3 社交持怀疑态度,这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 Bitclout,它只是推特的代币化版本。因为我认为增加资金不足以克服现有社交媒体平台的深度网络效应。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在 Web3 赛道上构建完全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除了最热心的加密货币狂热者之外,其他所有人都会觉得太慢、太笨重、太过于技术化。

当我读到 Varun Srinivasan 的《社交网络的充分去中心化》‌时,我的观点改变了。Varun 认为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可以通过做出两个承诺来挑战中心化的社交网络:“它们可以保证用户拥有与受众的直接关系,以及开发者可以一直在网络上构建应用”。

要相信 Web3 社交会有广阔的场景,并不要求你相信任何一个社交产品会从建立代币中受益。相反,它要求你相信一个精心设计的社交协议(可能是超结构本身)将给每一个建立在其上的更集中、性能更强、更新颖的应用程序一个更好的机会,通过利用共享的社交图谱来建立和维持网络效应。

在当前,构建 Web2 社交产品最具挑战性的方面之一是引导网络,即吸引足够多的人并让其他人愿意坚持下去。

当用户为特定的应用程序而来(这其中可能包括那些由构建协议的同一团队构建的应用程序),它们可以在一个应用程序中创建用户名、信息和连接,并被写入协议,它们可以在生态系统中的任何其他应用程序中使用。重要的是,应用程序本身可以以中心化的方式建立,最大限度的提高用户体验的质量。一些应用程序将变的非常流行,另一些则会像过去十年中创建的许多社交应用程序一样,在早期变的超级火爆,然后慢慢的被淘汰,但所有这些应用都将有助于协议网络的强度和质量,从而使下一个应用程序更容易进入并挖掘更多的用户。这应该意味着应用开发者可以把更多的时间集中在建立优秀的、有针对性的用户体验上,而不是想办法重新发明网络飞轮。

此外,通过连接这些应用程序,用户将能够在一个应用程序中获取粉丝,这些粉丝可以在生态系统中使用的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中一起叠加累积。例如,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所有的推特粉丝都在 Clubhouse 上关注你,或者如果你在 Clubhouse 上获得的每个粉丝都会自动(或通过选择加入)在推特上关注你,我打赌事情会有不同的发展。如果两者都建立在 Web3 协议上,推特可能不会建立 Space,更多的创作者会发现他们可以在 Clubhouse 上创建更有价值的内容。

当然,Web3 社交也会面临挑战。例如,有很多我在推特上关注的人不会使用 Web3 产品,如果它被作为一个 Web3 产品来展示,它的体验甚至还不如普通的推特。Web3 社交软件的杀手级应用很可能必须让人感觉像普通的社交软件,并且专注于简单性而不是 Web3 花里胡哨的功能。即使如此,Web3 社交的杀手级应用可能一开始就聚集了一大批加密货币爱好者,或者吸引了更有可能尝试新社交应用的年轻群体。

在这个领域,我对 Farcaster 和 Lens Protocol 正在建立的东西感到兴奋。正如我在结论中提到的那样,为了让 Web3 社交网络发挥其潜力,可能必须出现一个获胜的协议。

Web3 游戏也在不断发展。

2021 年,在 Axie Infinity 的疯狂崛起的带动下,玩即赚(P2 E)游戏风靡一时。当我去年 7 月写到‌ Axie 时,它在当月的前 18 天就获得了 7900 万美元的收入。

Axie 的世界
Axie 的世界

Axie 的收入在 8 月份达到了 3.64 亿美元的顶峰,其中大部分来自于培育新的 Axie 的费用。此后,它的交易量急剧下降,上个月它的总交易额还不到 100 万美元。主要是由于从 Axie 学到的教训,玩即赚游戏已经不受欢迎了,更好的游戏正在出现:Axie Infinity 的创造者 Sky Marvis 最近发布了 Axie Infinity:Origin,它为用户提供免费的入门 NFT,而不是让玩家购买 NFT 才能玩游戏。

如果说好的网络和移动产品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构建,那么 3 A 级游戏则需要更长的时间。3 A 级游戏可能需要一个 100 多人的团队来开发,整个开发时间从 2 年到 5 年不等。在过去的一年时间中,3 A 游戏工作室的游戏开发者们已经开始为 Web3 进行构建,他们还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发布他们的作品。这些游戏将在有用的地方利用 Web3 模型和基础设施,在必要的地方使用中心化的技术。当然作为一款游戏,首先它需要有伟大的游戏性,而所有权是一个额外的好处。

让我感到兴奋的是,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的一个游戏是 GOALS,这是一个“游戏性第一的足球游戏”。GOALS 将是免费游戏,但更上头的用户可以拥有和交易资产。基本上,如果你只是想玩,这将是一个有趣的、快节奏的、免费的足球视频游戏。如果你想进入特许经营模式,围绕着球员、训练、设备、体育场、球队、锦标赛等将会有一个繁荣的经济,让球员为他们的才能而赚钱。不过,这个游戏的重点还是在游戏体验上。在今年 6 月初,该团队发布了这个预告片,展示了他们正在建设的游戏的质量。

我的猜测是,早期爆发的 Web3 游戏将遵循类似的模式:一流的游戏性,为那些只想玩得开心的人提供免费模式,为那些想通过游戏和建设赢得或赚取的人提供加密货币驱动的经济。从那以后,游戏世界将变得更加复杂和更具连接性,正如 a16 z Games 的投资者 James Gwertzman 在这个主题中所说的那样:

游戏和元宇宙的交集将是迷人的。可组合性和互操作性将进入游戏。
《揭开元宇宙的面纱:游戏基础设施中的新机遇》
构建元宇宙将要求游戏创作者重新发明整个技术栈。以下是游戏如何变化以及机会所在。

当然 Web3 游戏也面临着挑战。当 Discord 首席执行官 Jason Citron 在我的回复‌中分享了一张 Discord/以太坊整合的截图时,我不得不将通知设为静音,因为他的公司的大部分游戏用户群中,有太多的谩骂声一涌而出。要想说服游戏玩家相信 Web3 不是一个骗局,业内人士仍然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他们需要做的主要不是在语言上,而是在游戏开发者设计经济的方式上。

但这个蛋糕一定是值得争取的。视频游戏是一个绝对巨大的市场,2020 年它产生了 1650 亿美元的收入,2021 年更是产生了 1800 亿美元的收入。

游戏收入视觉图
游戏收入视觉图

相对于其他娱乐形式,如音乐,它们有一个有趣的特点:新的平台往往是对整体收入的补充,而不是吞噬之前的收入。具有丰富互联经济的游戏可以成为这个收入堆栈上的一个更加丰富的新土壤,并最终给主机、PC(个人电脑)和移动游戏提供新的货币化方式。

去中心化叙事。Web3 社交和游戏最终可能会像我们所习惯的东西的不同版本。并非所有的用例都会如此直接。可能因为我以写作为生,我特别兴奋的一个例子是去中心化叙事。虽然该领域的不同项目采取了不同的方法,但我总体的想法是特定故事和角色的社区和粉丝可以参与创造他们最喜欢的叙事的宇宙。

Not Boring Capital 已经投资了该类别的两家公司:Jenkins the Valet 背后的团队 Tally Labs,以及 StoryDAO。由漫威影业创始主席和我的朋友 Clint Kisker 领导的 Mythos,以及由《费城永远阳光灿烂》的创作者和创始人 Rob McElhenney 创立的 Adim 也都值得大家的关注。

去中心化叙事正试图同时解决下面这两个问题:

  1. 内容和知识产权如何得到资助和开发。在目前的模式下,电影公司和 Netflix 等流媒体服务购买知识产权的权利,并为创作者的上升空间设置上限。由于在传统模式下,建立伟大的知识产权可能需要数亿美元的资金,创作者往往别无选择,只能出售自己的产权。
  2. 社区参与世界建设和叙事。粉丝小说(粉丝们根据《星球大战》或《哈利波特》或其他流行的知识产权编写自己的故事)出奇的受欢迎,但这些创作者并不影响核心的知识产权。去中心化叙事会让粉丝们帮助创造宇宙,讲述故事,所有这些都基于一个中心知识产权的骨架,并拥有他们最喜欢的角色。

作为一个例子,Jenkins the Valet 正在发行一本由 Neil Strauss 写的书,该书由“作家屋(Writer Room

)”的持票人提供意见。这本书从无聊猿和突变猿的持有者那里授权了角色,并与他们分享图书销售的利润(作为 NFT 完成)。

我们即将出版的小说《无聊与危险》,这是一个关于 NFT 领域大规模 IP 授权的案例研究。4075 个无聊猿和变体猿被非独家授权,以各种不同身份出现在书中。
这本小说净利润的 50% 将流回给他们,以换取他们的肖像。

这个领域仍然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但我认为是最吸引人的一个。要想了解更多内容,请听我和 Tally Labs 创始人的对话‌,以及我和 StoryDAO 的创始人的对话‌。

代币导向的商业(Tokengated Commerce)。当 Alex Danco 访问 Not Boring 写到代币导向的商业以及他在 Shopify 的团队如何让 Shopify 钱包更好的服务于用户时,我得到了很多反馈,说这是人们遇到的最有说服力和最容易理解的 Web3 用例。

Danco 表示,代币导向的商业“始于一个观察:世界上有一种新的互联网用户,叫做有钱包的人”。在这些钱包里,人们可能有同质化代币或非同质化代币,但事实上他们可以带着这些钱包里的东西出现在网上商店,把他们变成非同质化买家。商家可以将这些人视为不可伪造的,而之前从未见过他们。

例如,如果你拥有一个 Doodle NFT,Doodle 商店可能会让你买一件只为 Doodle 持有人保留的连帽衫。更神奇的是,无论是否与 Doodle 有关联,任何商家都可以让 Doodle 持有者获得一些同质化买家可能无法获得的东西。洋基队可能会有 Doodle 之夜,并向持有 Doodle 的人提供折扣票。Supreme 可能会在其即将推出的产品中为 Doodle 持有人保留一定数量的产品。

代币导向的商业有可能为网上购物体验增加丰富性,使其感觉更像实物购物。你可以在这里阅读全文‌,详细了解它是如何运作的,为什么它很重要,以及为什么区块链和代币是必要的成分。

这一切已经在发生了。Shopify 有“四个惊人的代币导向的应用程序:PERC Engage、Manifold、Shopthru 和 Lit Protocol”供商家接入他们的商店。

人们愿意做疯狂的事情来获得独家产品。受欢迎的商家将成为 Web3 新用户的驱动力,并将向更多的主流观众展示 NFT 可以比图片做到的更多。

数据所有权和钱包感知网站(wallet-aware site)。代币导向的商业是一个更广泛概念的一个子集,我对这个概念感到兴奋:钱包感知网站。当 Nikhil Basu Trivedi 在全年 12 月份要求我为他的年度文章《Next Big Thing》‌投稿时,我写道:

在 2022 年的一个大事儿是企业家基于用户钱包的条目去搭建一些通用的体验。

代币导向的商业是这个想法的一个例子,但我认为开发者将开始建立广泛的原生钱包感知产品。以下是一些潜在的应用:

  • 个性化的推荐。Spotify 有巨大的数据优势,它知道你听什么,多长时间进行收听,并且可以建立量身定做的播放列表,从而让你不断使用它。如果我可以在互联网上把我的收听记录装在一个钱包里,再加上来自不同来源的关于我自己的各种信息,并让第三方应用程序访问,当然它可以推荐不同的播放列表,但也可以推荐电影、书籍、产品推荐,甚至食物推荐,那会怎么样?
  • Koodos。Koodos 是 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的公司,让人们把他们在互联网上最喜欢的东西变成 NFT,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是为了展示他们关心的东西,就像一个数字剪贴簿或满墙的海报。开发人员可能会在 Koodos 之上建立体验,这些体验甚至比从 Data Firehose 获得的个性化效果更好。或者创作者可以用特别的体验给他们最大的收藏者带来惊喜。
  • 为诉讼案件提供折扣。在最高法院决定推翻罗伊诉韦德案之后,许多企业站出来说,他们将为堕胎的州外旅行支付费用。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支持他们员工的一种方式;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他们表明他们支持妇女权利的一种方式。如果这些公司也为那些能够证明他们为支持妇女权利而捐款的人提供折扣呢?我的一些朋友发起了 ChoiceDAO,它正在筹集 100 万美元,并根据社区的意见将其分批捐赠给各种组织。如果捐赠者收到一个 NFT,Dick 或迪斯尼可以使用,那会怎样?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将开始看到更多的钱包感知体验出现在互联网上。它们可能是由 Web3 公司创造的,也可能是由成熟的公司,如 Shopify 商家或运动队提供的一个微妙的选择。

我最感兴趣的 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的公司之一是 Vana,它正在努力使人们能够轻松拥有和访问他们的数据,这将有助于开辟这个数字体验的新世界。

钱包感知将使整个互联网成为一个更神奇、更个性化、更有联系的地方:

零知识证明、灵魂绑定代币、DAO,以及其他。(这篇文章的初稿有一个承诺:保持在 3000 字以内。现在文章的字数已经是原定目标的两倍,所以我打算在用例上写的更简单点,并快速强调一些关键的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在解决大型开放挑战和帮助其中一些应用成为主流方面可能是有用的。)

零知识证明有可能消除生活、工作和网上交易中固有的一个主要权衡:互联网的便利、速度、范围和规模,以换取我们的隐私。今天 Web3 的一个大挑战是,除非你使用一堆钱包并试图掩盖它们的连接,否则你最终会暴露出你所拥有的大量信息。为了让现实世界的资产在网上流动,为了让人们像银行账户一样使用他们的 Web3 钱包,或者甚至在 Web3 社交网络上发送直接消息,需要有办法在证明自己的某些事情的同时进行私下交易和互动。零知识证明是这一难题的一个关键部分。我对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的公司感到兴奋,包括 Aztec Network(Jon Wu 工作的地方)、Espresso Systems(Jill Gunter 是其联合创始人)、Aleo、Starkware 和 zkSync。你可以在这里阅读‌关于零知识证明的更多信息。

灵魂绑定代币。代币是代币导向商业和治理等体验的强大构件,但其可转让性带来了挑战。一方可能会买下大量的 DAO 或协议的治理代币来影响决策,或者有人会把他们的 Doodle 借给我,这样我就可以买到为 Doodle 持有者提供的产品(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它可能取决于代币的内容)。在今年的一月份,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提出了一个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灵魂绑定代币。这些代币将是不可转让的,并与特定的人或钱包捆绑在一起,这意味着它们只能由预定的用户使用。此外,不能交易将有助于去金融化的 Web3 方面,没有投机的冲动,并且它会更加稳定。

DAO。我们在这篇文章中讨论的大多数超结构、协议和项目,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逐步去中心化后,将由 DAO 来管理。在未来的几年里,DAO 将成为治理创新的温床,因为它们会迭代出在线治理的最佳方法。

也会有更多有趣的、有目的的、与文化相关的 DAO,吸引公众的想象力:它们是建立一个抓住时代潮流的互联网组织的最快方式。将会有更多类似宪法 DAO 的时刻。Krause House 等 DAO 可能会实现他们购买 NBA 球队的梦想。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的公司 Arkive 正在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物品博物馆,以吸引更多的人。

说 DAO 将对 Web3 的主流化很重要,就像说它可能是有限责任公司(LLC)对互联网的主流化很重要一样,它们只是一种结构,但它们是一种将不断发展的动态结构,并允许组织与想象力相匹配。你可以在这里‌了解 DAO 的基本知识。

就我个人而言,在遥远的未来,有很多事情让我对 Web3 感到兴奋。为了达到这种未来的理想状态,Web3 项目需要在短期内证明其有用性,而我分享的例子是一些我认为有可能成功的项目。也就是说,实际搭建这些项目的人对即将到来的东西会有更好的感觉,在他们的头脑、IDE 和 Figmas 中的东西是我不可能想象的。

我很乐观的认为 Web3 将值得被人们炒作,而且我们将开始看到更多的迹象,甚至怀疑论者在未来几年也能达成共识。这并不意味着未来的道路会一帆风顺,也不意味着不会有挑战。这个发展路径上将会有大量的问题和挫折!接下来就让我们在最后探讨一些问题,以及克服它们的机遇。


挑战和机遇


这场正在进行的辩论的最好部分是,它揭示了一些非常合理的关切和挑战。例如,在我上周四的文章之后,Box 的首席执行官 Aaron Levie 给我发了一组深思熟虑的技术和游戏理论问题,他认为这些问题将难以或无法克服。他非常聪明,他在很多问题上的逻辑都很合理。

昨天,我们在私信中进行了一次很好的对话,讨论了这样一个观点:分裂选择开发者建立的协议,无论是像以太坊与 Solana 这样的公链协议,还是像 Farcaster 与 Lens 这样的特定用途协议,实际上都会减缓创新,并通过分裂开发者和用户的兴趣来伤害网络效应。他分享了 Signal 的 Moxie Marlinspike 在 6 年前发表的一篇关于构建联合服务的挑战的伟大文章‌。

在 Web3 中,这一挑战由于人们在游戏中拥有皮肤(以代币的形式)而变得更加复杂,这可能使他们选择建立或使用劣质协议。不过我们最终同意,如果生态系统围绕每个用例的一个协议凝聚起来,比如 Uniswap 用于流动性,Farcaster 用于社交,XMTP 用于消息传递等等,那么这些问题就不那么具有挑战性了。换句话说,像 Horne 一样,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每件事情都应该有一个单一的超结构。

这就是我们富有成效的辩论的价值所在。我以前没有这样想过这个问题,它改变了我对竞争动态的思考方式。还有一个明确的问题需要我们解决,对于任何试图在竞争环境中建立一个平台的人来说,这个问题都是熟悉的:如何吸引足够数量的开发者加入一个协议。

这并不是 Web3 特有的挑战。即使是拥有名人堂网络效应的 Meta,也在为把 Oculus 变成虚拟现实平台而进行激烈的斗争。正如我在《人人都恨脸书》‌一文中写的那样:

为了成为平台,Zach 预测该公司需要卖出 1000 万个 Oculus 头戴式虚拟设备,以吸引足够的开发者来建立一个生态系统。这就是为什么该公司将其价格降至 299 美元。

协议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它们的战斗:我们如何成为协议,让开发者在此基础上为这个特定的用例建立应用程序?我们应该如何吸引开发者,吸引用户,再吸引开发者,再吸引用户,以此类推,直到建立一个客户端或应用程序的唯一合理的地方是我们的协议?这些是任何平台都需要回答的问题,而 Web3 提出了独特的挑战和独特的工具来回答这些问题。

当然,还有更多的挑战。如果最好的社交产品建立在以太坊上,但最好的借贷产品却建立在 Solana 上,那该怎么办?这对可组合性和用户体验意味着什么?

对于这些问题,我想说的是市场会弄清楚这个问题。例如,LayerZero 是一个“全能链互操作性协议”,“能够以低级别的通信基元实现跨链应用”(请听‌我与 LayerZero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Bryan Pellegrino 的对话)。它使开发者更容易建立可以跨链工作的产品,也使用户可以跨链交换资产。在用户层面我投资了一家公司,该公司正在建立一个钱包,它将抽象出交换代币或跨链资产的需要,从而可以与 Web3 应用程序进行互动。充值美元,连接你的钱包,并以特定应用所需的任何货币进行交易。这只是许多公司努力使 Web3 的用户体验不那么混乱的两个例子。

然而,对于许多情况来说,这里仍然存在一个问题:为什么它需要搭建在区块链上?

Nathan Schneider 在《Web3 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机会》‌中很好的回答了这一问题。我在很大程度上同意他的论点:在某种程度上,围绕 web3 作为经济和治理民主化力量的影响的炒作是合理的,“这只是部分由于技术本身的能力。也许更重要的是它所诱发的健忘症,作为一种创新范式,它的新颖性使人们倾向于忽视曾经稳定的规范。”

抛开技术层面不谈,Web3 最让我兴奋的一点是,它促使人们重新思考许多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模式和系统,并提供了一个实验的实验场所。在许多情况下,区块链确实是必须的,代币导向的商业是可行的,因为任何商家都可以读取你钱包里的东西。但在其他许多情况下,它的魔力来自于在现实生活中的实验场所中进行实验和尝试新事物的意愿。

看着无聊猿的图片、不可持续的收益率和波动性、“享受贫穷”的推文和偷窃上亿美元的黑客,并认为“是的!这就是我们要解决世界所有问题的方式!”这是可以理解的。当让人们更难想象的是,产生如此多的欺诈、骗局和扯犊子的同一个系统会对社会有净好处,特别是当有如此多的其他紧迫问题需要解决时。

我需要说清楚:人们是否可以做一些事情,而不是建造 Web3 产品,从而对人类产生更直接和重要的影响?当然,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你是一个科学家,认为你可能有治疗癌症的方法,请立即停止阅读这篇文章,关闭你的小狐狸钱包,然后好好的潜心研究!

然而,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零和的问题。首先,正如上文所强调的,去中心化科学可能会提供新的资金和知识共享机制,加速癌症治疗的发展。另外,Web3 并没有偷走科学家和航天工程师,它只是吸引了那些可能从事不太开放的产品的软件企业家,吸引了那些将他们的技能应用于流动性更强的全球市场的传统金融人士,以及那些宁愿花时间在一个活的实验室里试验新模型而不是在公式中提炼旧模型的学者,比如经济学家、数学家和政策专家。

最终,这些将不会通过辩论来解决。它将通过使用和有用性来解决,通过我在这里写的任何东西,以及一大堆我无法想象的其他东西来实现,或者如果诈骗、追加保证金、令人厌恶的最大主义者和欺诈行为压倒了积极的潜力。通过这场辩论,我意识到为什么即使我宁愿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积极的事情上,也要指出坏的行为者和不可持续的模式:如果通过证明怀疑者的观点是正确的,并引入专横的监管,那么坏事就能阻止好事的发生……

虽然在熊市中感觉一切都太糟糕了,而且我感觉当前的 Web3 比几个月前更难捍卫,但如果这个领域可以达到其潜力,它的上升空间将是是真实的、巨大的,值得为之奋斗的。我希望我们在 2050 年回顾这段时期时,能看到更公平的经济和治理模式的种子,看到一个更有趣、更多样化、更奇怪的互联网,看到一个有助于解决我们一些最复杂挑战的实验场所。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131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