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07 14:35

数字藏品的隐秘角落:操纵、赌博、庞式,不讲艺术,只讲投机

文:光子星球 文烨豪 编辑:吴先之
来源:蓝鲸财经

原标题:《数字藏品的隐秘角落》

“人永远赚不到认知以外的钱。”

某数字藏品“共识群”中,曾经所有人都将这句话奉为圭臬。

所谓“共识群”,即持有某款数藏的用户们为维系价格的抱团。在数藏圈子里,此类“共识群”不计其数。当下二级市场遇冷的大环境下,建立“共识”已然成为了玩家驻守数藏的方式。

在他们眼里,数字藏品即危险又迷人,既有一夜暴富的幸运者,也存在因数藏而写下万字遗书的玩家。而随着监管趋严、行情冷落,有人萌生出退意,有人早就想走,却再也走不出来。


不讲艺术,只讲投机


相较于在元宇宙浪潮中席卷全球的NFT,数字藏品一词更像是被“中国特色”化的产物。

所谓NFT,即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等特性的非同质化代币。只是,在海外,NFT多基于以太坊等区块链公链,可通过虚拟货币在公链交易,而国内受监管因素影响,数字藏品很难接入公链,多基于各平台自身的联盟链,难以在不同平台间流转、交易。

尽管如此,在元宇宙、Web3.0大行其道的当下,玩家们不愿放弃任何可能的风口,自然也免不了对于数字藏品的布局。阿里推出数字藏品平台鲸探、腾讯上线幻核、京东紧随其后拿出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灵稀,一场围绕数字藏品的抢滩登录已然展开。

不过,海外NFT之所以能“起飞”,同其基于公链,绑定虚拟货币的流动体系关系密切,而国内主流数字藏品平台大多不支持二级交易,腾讯旗下的幻核甚至连“转赠”都不支持。这便导致国内平台流动性甚微,金融属性偏弱,更像是收藏平台而非交易平台。

“数藏圈没人会去讨论所谓的艺术价值,彰显个性更是空谈,且不说多数收藏只能在平台内部展示,就算以后接入微信,又有谁会用那傻乎乎的头像来表达个性。”玩家小C坦言。

据他所言,之所以涉足数藏,是因为NFT所绑定的虚拟货币在国内已不合规,即便能躲过交易所的清退暗中交易,但银行卡、支付宝却相继因风控冻结。最终他放弃了折腾,将数字藏品当作了NFT的平替。

小C并非个例,在各数字藏品论坛中,讨论中心从来不是数藏本身,而是其背后的价格与行情。显然, 紧盯数藏平台的玩家们并非单纯地为收藏而来,变现、投机才是真实目的。

正因如此,在此类去二级交易的数藏平台,玩家变现要么路径被阻隔,要么变现周期被拉得很长,很难释放出玩家预期内的投机价值。对其而言,流动性才是数字藏品的价值所在。

腾讯、阿里自然深知也这一点。但对其而言,数字藏品终究不属核心业务,且政策风险较高,营收稳定、愈发低调的大厂为避开监管重锤,自然不敢太过激进。

当然, 并非所有玩家都只愿停留于拘束之下,随着Web3.0的故事越讲越流畅,部分企业的步伐也越迈越快,乃至游走于红线边缘。

这批激进者多以失落的玩家为主,无论是营收增长不利的B站、爱奇艺,还是被冷清的线下观影裹挟的一众影视公司,均流露出进军数藏的野心。以B站为例,先是于年初带着试水意味,推出面向核心用户的“鸽德”系列数藏,而后推出免费数藏“寅虎”系列,二者激起水花后,B站正式开启了数藏贩售之路。

且不谈于海外发行,售价高达0.12枚ETH(约合350美元)的“Cheers UP”系列NFT,单说基于B站“高能链”的国内数藏,从99元的不亦乐“虎”系列头像,再到399元的冷鸢十周年纪念数藏,B站的“胃口”亦可谓越来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B站数藏在试水时期并无流转路径,在用户眼中显然难有想象空间。可随着数藏贩卖开启,B站亦悄然上线了“转赠”功能,规定用户持有数字藏品30天后可以无偿转增实名用户,受赠人持有30天后可以再次转赠。

尽管B站冠冕堂皇地强调称其一直严格审慎地开展数字藏品业务,且坚决反对各种形式的数字藏品炒作行为。但得益于转赠功能的推出,在场外交易平台,B站数藏“燃”了起来。


微妙的平衡


前文已述,对绝大部分数藏玩家而言,流动性或许是决定数字藏品价值最重要的因素。

然而,能显著提高流动性的二级市场政策风险不容小觑,屡被敲打的大厂并不会贸然下场。在此背景下,能稍稍规避风险、提高流动性的“转赠”功能自然成为了权衡利弊下的选择。

相较于官方缔造的二级市场,转赠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多以私下、场外交易的形式进行。尽管数藏平台明面上往往会以官方口吻禁止场外交易,但实际上平台自身也需要场外交易提升流动性,争夺市场的话语权。

因此,深恶痛疾的表象下,数藏平台以“转赠”搭桥,同身处暗面的二级市场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在此框架下,数字藏品流动性高低取决于平台对转赠设定的冷却期长短,后者或多或少也同合规性挂钩。

以鲸探为例,平台并不支持二级交易,即便数藏能通过“转赠”流转,但转赠需购入半年、赠满两年才能实现;腾讯幻核则既不支持交易亦不支持转赠,阉割更为干脆。

相比幻核及鲸探的收敛,B站似乎激进许多。据悉,B站数藏转赠周期仅有30天,这相比鲸探二次转赠长达两年的冷却期好似刀尖上跳舞。这并不难理解,对增长不利、布局较晚、背书稍弱的B站而言,唯有刻意提升流动性,才能在群雄环伺之下分得蛋糕。

而较短的冷却周期,的确释放了二级市场的热情,在场外交易平台及交易群,B站“鸽德”“干杯”等系列数藏价格已被炒至数千、数万元不等,价格差异既与系列本身发行量有关,也受发行编号、盲盒属性等稀缺性因素影响。

除平台缔造的流动性外,数藏本身稀缺性亦被市场所看重。据资深玩家小A介绍,在鲸探场外交易群里,贩子们每天都会对发行半年以上的“可交易数藏”给出报价清单,其中付款码皮肤、3D数藏报价往往会比较高,各类文物书画与知名IP更是最受藏家青睐的品类。

对以博物馆为代表的IP持有者而言,借由数字藏品发掘自家IP价值不失为创收的通路,奈何大环境尚不明晰,为寻求稳定变现,握有IP的发行商往往倾向于大厂旗下平台,加剧了数藏行业的马太效应。

而为保持稀缺性,避免出现首发系列没人抢的现象,此类头部平台单日发行系列数存在上限,手持各类IP的发行商不得不排起长队,进而形成用户抱怨抢不着,发行商排队上不去的尴尬局面。

“我们本来握有一批国宝级IP,博物馆方面也急于变现,奈何大平台队列拉得太长,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上架了小平台。”一位发行商透露道。

可见,随着数藏市场愈发热络,分羹者激增,数字藏品发行量层面的稀缺性正在被冲抵。也就是说,目前数藏市场的利空很可能并非源自监管,而是过热导致的滥发。

“现在鲸探新发系列越来越多,早就没原来那么难抢了。质量下滑也很严重,原来文物3D闲着没事还能自己拖动欣赏,现在很多新系列就一张普通的图片,根本不指望能溢价。”小A透露道。

可纵使如此,每当新系列发行,小A仍会报以图一乐的心态参与其中。“十多块钱罢了,扔掉也不可惜,就算抢来一堆不值钱的垃圾,只要有一款爆了便有数百倍溢价,何乐而不为?”

不过,“买到即赚到 ,小亏不算亏”的逻辑只适用于抢首发,为赚钱而来的玩家显然并不满足于此类彩票性质的玩法,对其而言,那些开放二级市场的数藏平台才是“一夜暴富”的殊途所在。


操纵、赌博、庞式,二级市场的隐秘角落


如果说,不支持转赠的幻核,是谨言慎行的腾讯极端避险产物,那一众放开二级市场的中小数藏平台,则是无视合规风险的另一个极端。

得益于二级市场,此类平台流动性拉满。在此背景下,数字藏品所谓的收藏属性显得不值一提,前述同价格高度相关的IP更是显得鸡肋。

“一方面,平台体量小,风险高,对发行商没有吸引力。另一方面,平台自己也不在乎IP,至于藏品,花点钱找插画师画点图就行。”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显然,相比幻藏、鲸探等主流平台,此类行走于刀尖的平台及其用户皆为利往,数藏仅仅是方便炒作的皮壳,玩法才是这场游戏的核心。

小G作为国内最早关注数藏的一批玩家,见证了诸多平台的兴替。他告诉光子星球,国内数藏平台运作模式大抵相同,即通过玩法一边拉新,一边维持市场的价值体系。

同基于公链的NFT不同,国内中小数藏平台背靠的联盟链稍显脆弱,既存在跑路风险,亦可能因合规问题被查封,数字确权自然也是伪命题。此外,相较于NFT有市场主导的公允价值,流通于此类平台的数藏价格同平台策划高度相关。

通常,数藏平台握有“空投”“合成”“赋能”等手牌,而不同数藏系列的价格,很大程度上受平台如何出牌、何时出牌影响。

简单来说,“空投”即带有奖励性质的免费或廉价数藏,多用于拉新场景。以新开数藏平台为例,平台往往会为新用户空投,甚至将其用来奖励为平台拉新的用户,从而积累原始用户。

从某种意义上讲,B站首款数字藏品“鸽德”限定LV6等级及连续登录一年的用户,便带有一丝空投的意味。

而“合成”作为平台推出的玩法,主要用以维系市场活力。通常,平台会指定部分数藏系列并为其锚定出上级,数藏一经合成便会被销毁。

据小G介绍,用户之所以愿意将数藏送往合成,除上级数藏因成功率导致的稀缺性、价格更高外,还同平台针对上级数藏推出的“赋能”活动有关。

相比拉新功能较重的“空投”,“赋能”更像是对资深用户的分红。被赋能数藏价格普遍较高,持有用户自然是平台的大户,为了让大户长期持有高端数藏,维系市场稳定,平台不定期会对其发布优先购等活动,允许其以原价购入新发行数藏,或者为其空投作为奖励。

基于此番玩法,“空投”数藏被不断合成为上级数藏,在此期间下级素材存量不断被消耗,价格受供需影响上涨,上级数藏价格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值得注意的是,合成也好,赋能也罢,平台均会在其中置入摇摆因素,例如合成某款高端数藏,除需数款素材外,用户还需在一定时间内持有另一款高端数藏才能获得合成资格。一番操作下来,不管是素材数藏,还是另一款高端数藏,价格皆会因该合成活动而上涨。

也就是说,平台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操纵市场的能力,暴涨暴跌已是常态,用户则是以几近赌博的心态参与其中,赌对了即可跟风吃肉,赌输了只能感叹人生无常。

另一方面,尽管配套玩法已成体系,但仅凭玩法显然无法支撑其背后的市场,毕竟出自普通插画师的“JPG”远不及兰花、藏獒有价值。

新钱填老钱才是这场数藏游戏的根本逻辑,只有源源不断的新玩家为素材数藏买单,才能维系住市场的火热态势,而一旦场内资金失血,由玩法堆砌成的价值链条便难以运转。

今年以来,具备二级市场的一众小平台纷纷跑路,唯一艺术小程序遭下架,ibox亦在5月中旬迎来暴跌,最大跌幅高达85%,已然能窥见数藏市场的脆弱面,二级市场内部亦已爆发恐慌。更何况数字藏品恰是监管的重灾区,此番满是泡沫、击鼓传花的玩法大概率会被画上句号。

只是,盆满钵满的玩家们或许并不会在意最后的结局。“除少数跟风的玩家外,玩二级市场的人几乎都知道这是一场庞氏骗局,管它数藏值不值钱,只要凭本事不是最后一个接盘的人就行。”小G笑道。

这不禁让人细思恐极,这些看似愚蠢、疯狂的玩家们,或许才是真正的聪明人。而“暴利”的诱惑下,闻讯而来的韭菜们,依旧步履不停。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5586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