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31 10:02

元宇宙社交,在等一款“iPhon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每经影视”(ID:meijingyingshi),作者:朱鹏 李佳宁

走过热火朝天的2021年,元宇宙之风势头不减。

当Facebook宣布更名为Meta(FB.O)后,元宇宙社交似乎成了新风口。百度(BIDU.O)的“希壤”、 天下秀(600556.SH)的“虹宇宙Honnverse”、字节跳动的“派对岛”等产品先后面世,元宇宙社交赛道正涌进一众选手。

今年2月11日,元宇宙社交新产品“啫喱”上线三周便登顶App Store免费榜第一名,并连续霸榜三天。但现实是,不论是百度重磅推出的希壤,亦或是空降的啫喱,都还没能给用户带来颠覆性的体验,也尚未获得商业上的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下载并体验了多款元宇宙社交APP,发现其仍没有脱离私聊、群聊、算法匹配、兴趣群组、树洞分享等常见的社交玩法。5月末,每经记者与元宇宙社交领域的创业者、首席证券分析师和欧科云链(1499.HK)的高级研究员交流了元宇宙社交的价值、应用、存在的问题,以及元宇宙本身。

这次对话试图厘清一条问题链,即在微信、QQ等巨头已经积累了庞大用户群且覆盖社交生活方方面面的当下,青涩的元宇宙社交产品靠什么和老大哥们抢人?其用户需求是真实存在还是被捏造?这条赛道能给传统社交带来多少革新?


元宇宙的风吹向社交,创业者们前仆后继


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对于人与城邦的关系有这样一句描述:“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站在今天,回望人类历史,社交的意义并不逊于衣食住行,这也许是商业世界里社交产品永不过时的原因所在。

互联网技术的出现,改变了社交的形态。如今,元宇宙被构想成新一代互联网形态的应用场景。在这个由代码构建的虚拟世界,有人畅想着跨越时空边界、打破牛顿运动定律,也有人描绘着处处是蓝海的商业图景。

因此,当元宇宙的风吹向社交,巨头们开始试水,创业者们也前仆后继。

主打“灵魂社交”的Soul,早在2021年初便打出元宇宙旗号;从直播换至社交赛道的映客(3700.HK),也于今年5月16日上线了首款元宇宙恋爱社交产品“情侣星球”。同日,短视频巨头抖音也上线了测试版的“兴趣匹配”功能,主打兴趣社交。

每经记者注意到,腾讯对Soul的持股比例达49.9%。此外,内容分发平台一点资讯的“啫喱”、红人经济平台天下秀的“虹宇宙Honnverse”也都依托于知名公司孵化而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资本总是流向想象力更丰富的地方,即使那里仍是未知之境。

坐拥陌陌与探探的陌生人社交龙头挚文集团(MOMO.O),尽管未公开表示进军元宇宙,但日前其独家投资AR智能眼镜研发商INMO影目科技,被外界视作迈入元宇宙的第一步。而挚文集团不断滑坡的业绩,或许是此次投资的重要推力。

据悉,随着秀场直播红利消退,陌陌直播业务收入滑坡,该业务板块对挚文集团的业绩贡献占比一度超八成。据Wind数据,挚文集团在2020年、2021年营收均为负增长,且2021年净利润亏损29.14亿元,同比下跌238.52%。在用户数据方面,陌陌与探探2021年第四季度的付费用户环比、同比均下滑。1.14亿和2700万的月活用户,与巨头们相比也差距明显。

尽管多数元宇宙社交产品并未披露用户数及盈利情况,但从应用下载量仍可管中窥豹。七麦数据显示,现象级应用啫喱在架24天iPhone端下载量约227.89万;下载量第二高的Soul,在截至5月28日的近30天iPhone端下载量约82.47万;而推出超11年的微信,近30天下载量约354.93万。除了啫喱,当前多数元宇宙社交产品的市场反馈都相对冷清。

在社交领域、支付行业深耕多年的冉炜,此前在Facebook做工程师,如今转向元宇宙社交创业。他坦言,目前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在元宇宙社交有竞争优势。目前,赛道虽不拥挤,但元宇宙社交也还没有找到真正的市场痛点。“很多竞品都没什么用户,每天做的事就是挖掘用户没有被解决的需求。大家是在找增量市场,而不是抢存量。”

冉炜说,自己不太看好目前已有的元宇宙社交产品,“因为这些产品都还没找到能让用户产生共鸣的时刻”。

在产品领域,这个时刻被称作“Aha moment”(顿悟时刻)。一个用户是否经历这一时刻,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其成为留存用户还是流失用户。

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孙宇林也向每经记者表示,当前各类元宇宙社交产品不够成功,是因为没有给用户带来“必要体验”。他认为,当前用户使用这类产品更多只是猎奇,因此产品用户拉新可以做得很高,但用户留存不一定做得好。“留存用户需要产品对用户需求有深刻洞察。目前来看,元宇宙社交产品没有创造出刚性的新需求,所以可有可无。”


体验元宇宙社交APP ,还未摆脱传统社交玩法


近日,每经记者下载并体验了多款元宇宙社交APP发现,大部分元宇宙社交产品本质上没有摆脱传统产品的社交玩法。

以虚拟社交APP“秀蛋”为例,用户每日有8次社交匹配机会,机会用完后,隔3小时可再获4次机会。匹配完成后,双方可以进行文字聊天并参观对方的虚拟形象或虚拟房间。除了有3D捏脸功能外,其和传统陌生人社交差异不大。

秀蛋的应用界面 图片来源:秀蛋应用界面截图

相对来说,百度旗下的“希壤”或许更贴近想象中的虚拟世界。产品拥有VR教育、营销、云展会等应用场景,用户可以操纵自创的虚拟形象在地图中探索。但该产品目前主要功能定位为“会议支持”,更偏向B端商业社交。在App Store,超1600个用户给希壤打出2.2分(满分5分)。

冉炜告诉每经记者,在现有技术框架下做元宇宙社交,只能做内容端差异化,比如00后社交、资源分享等,但产品端本身没有创新,所以几乎没有超越当下社交巨头的机会。

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照生直言,虽然市场对元宇宙社交抱有高期望,但现阶段还是噱头大于实质。“元宇宙社交的前提是有元宇宙,但现在大家可能都没弄明白元宇宙到底是什么。目前的元宇宙社交产品,跟现实的脱离感还太强。”

纵观整个社交市场,大部分用户资源,被微信与QQ牢牢占据。腾讯2022年一季报显示,微信与QQ的月活用户数分别为12.88亿与5.64亿。Soul招股书显示,2021年一季度,其月活用户数为3320万,虽同比翻倍增长,但仍不及微信和QQ月活数的零头。

冉炜认为,如果要期待元宇宙社交应用的大爆发,可能得靠技术革命。

关于技术革命,他提出了两个猜测:脑机接口和星际旅行的民用化普及。“火星和地球之间存在时延,在火星发一条消息可能要传5分钟。这时候就需要一套新的传输方案、文件储存方案以及新的社交产品。那时候,社交软件会大洗牌。”

此外,人机交互的革新或许也能倒逼社交升级。他表示,当前的人机交互多靠手指,“手机厂商几乎做不出更好的应用体验了”。但如果未来能做到人机、“机机”无缝交互,那人和人的交互方式也会改变,新的社交应用也会出现。“在那之前,我觉得用微信也挺好的。”冉炜说。


丢掉手机和电脑,或许才有“元宇宙元年”


不论是国外的Roblox,还是国内的元宇宙社交产品,其虚拟现实沉浸感都做得不够。而要实现更高阶的虚拟现实,成本是绕不开的问题。

“实时渲染技术要求很高,这要求计算机技术飞升一个台阶。就像是做直播式的《阿凡达》,成本可想而知。现在来看,这种程度的终端还没法实现民用化。”孙宇林称。

太平洋证券传媒行业首席分析师倪爽也指出,目前进入一个高精度虚拟世界的硬件成本比较高,尤其是在早期需求量较低的时候。

抛开技术瓶颈与成本,苹果公司的成功经验或许能为元宇宙社交提供一个思考维度。

2007年之前,滑盖、翻盖的键盘手机是主流产品,市场上也未曾出现期待触屏手机的太大呼声。但初代iPhone凭借全新的触屏交互体验划开了智能手机的新时代。如今回看,其配置即使在当时也算不上顶尖,没有GPS、没有蓝牙、没有可拆卸电池,但触屏交互盖过了一切瑕疵。

2007年乔布斯在发布会上介绍第一代iPhone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在冉炜看来,元宇宙社交赛道也在等一款“iPhone”。“目前,国内的元宇宙技术除了VR还不够成熟,在软硬件层面,包括人才,市场已经具备了实力。所以,可能不需要有诺奖级的科技创新,只需要做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技术体验,成为爆款,就能像当初苹果手机‘炸活’智能手机市场一样,带动行业大发展。”

而当谈及元宇宙社交的需求是否真实存在时,孙宇林觉得,苹果提供了一个范例。“可能直到触屏交互被创造出来前,用户都不知道自己需要它。但当大家发现它很好用时,就一窝蜂去用。”

设备的使用变化,也是新时代到来的标志之一。在孙宇林看来,什么时候大家不再用手机和电脑,而是人手一台VR设备,可能元宇宙元年就真的来了。

倪爽表示:“虚拟现实是元宇宙的基本要素,但现在的移动端产品基本不涉及VR技术应用,所以许多产品和元宇宙没什么关系。”

倪爽所提的问题,揭示了当下元宇宙社交产品的尴尬现状,即元宇宙社交不在元宇宙中。

孙宇林认为,当用户继续用手机或电脑体验所谓的元宇宙社交时,旧习惯其实没有改变。“用户在手机上接入元宇宙平台,可能只是去尝鲜,最后还是会回到微信。只有当用户改用VR设备体验元宇宙社交,才能真正开启新的社交氛围或者场景。”

希壤的应用场景 图片来源:希壤官方微博


跟逝去的亲朋对话,是元宇宙社交的机会


历经厮杀后,传统社交赛道决出了一批胜者。虽然各自功能都不断升级,例如微信和QQ,但玩法与10年前相比并无显著差异。与此同时,诸如隐私保护、垄断、圈层化等问题也仍未得到有效治理。

在互联网刚兴起时,彼时的极客们都坚信未来信息会无障碍传播,人人都有平等获取信息的权利。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大公司借助信息建造了城池,拥有了护城河,成长为垄断的巨头。

在下一个互联网时代,元宇宙社交能解决当下已有的问题吗?答案可能并不确定。

冉炜告诉每经记者,去中心化是互联网行业的大势所趋,但垄断是商业世界的大势所趋。孙宇林同样认为,巨头垄断不可避免。“但更核心的问题是如何治理。虽然中心化的机构或组织会存在,但可以通过设置类似三权分立的治理模式,避免其走向混乱。”

关于数据隐私问题,目前的元宇宙社交也无法给出解决思路。蒋照生认为,由于当前的元宇宙社交没有改变依靠数据和广告实现盈利的商业模式,所以无法避免数据隐私问题。冉炜则表示,用户通过让渡部分数据隐私,也推动了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大数据需要用数据进行计算和学习”。

元宇宙社交会究竟是什么样?目前还没有人能描绘确切的蓝图。不妨回到起点,看看元宇宙本身,毕竟有关元宇宙社交的一切想象和期待,都离不开它,可能也绕不开另一个火热概念“Web3.0”。不过,目前,两个概念都仍然没有统一的清晰定义。

或许正因为还无法被准确解释,它们才得以借助外界赋予的无穷想象力成为风口。在冉炜看来,元宇宙、Web3.0本质上就是一套技术方案,它不神秘,更不用被神化。“它们是营销人士在造词运动中创造的明星词语,现在没有必要去定义或区分它们,因为还什么都没有。等下一代互联网生态建成后,我们自然会理解它们。”

最后,技术出身的冉炜也表达了对元宇宙的警惕。他认为,元宇宙做得再好,相关内容再丰富,人在其中的体验也只是基于程序员创建的代码而已。

“元宇宙里是一套已知的东西,但我们在现实世界抬头看到的星空是未知的,还是应该多朝星辰大海看,因为某种程度上,元宇宙只是提供了另一套娱乐至死的方案。它不能增长知识,也不会让社会变得更高效。毕竟在元宇宙,程序员就是神。”冉炜说。

关于元宇宙社交产品的顿悟时刻一定不止一个,在其还未被找到之前,冉炜向每经记者描绘了他认为可能存在的顿悟时刻。

当前的社交,都是通过点对点的同步方式完成信息交互,而元宇宙社交也许可以实现非同步信息交互。“跟逝去的亲朋对话,甚至戴上VR眼镜可以看到他们,这是元宇宙社交的一个机会。如果给10年或20年,肯定能做出来。它的需求也会很强,因为这是人类没体验过的社交方式和沟通方式。”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5429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