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0 10:45

年轻人在元宇宙抢购“QQ秀”,虚拟服装究竟是新的收割手段还是真的产业潮流?

来源:“惊蛰研究所”(ID:jingzheyanjiusuo),作者:小满

原标题:《当年轻人在元宇宙抢购“QQ秀”》

当元宇宙在2021年凭一己之力带火了虚拟地产、NFT头像等数字藏品之后,如今又出现一阵被虚拟服装掀起的新的时尚潮流。

在外观上,虚拟服装看上去比现实世界里的服装更夸张、更有想象力,但两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虚拟服装的购买者并不能真正穿上这些衣服,只能通过技术手段将真人照片与虚拟服装合成到图片或视频中。

有网友评价称,这是打着元宇宙的旗号在卖QQ秀,谁买谁是大冤种。但也有人认为,虚拟服装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流行趋势,为元宇宙与现实世界的连接打开了新的思路。在争夺元宇宙发展先机的竞赛中,虚拟服装究竟是新的收割手段还是真的产业潮流?


虚拟服装“贵”在不真实


虚拟服装被吐槽成QQ秀,一点也不冤枉。在不考虑元宇宙概念的背景下,虚拟服装给人的感受就是“在虚拟世界穿的衣服”——虽然这样的描述多少带有一点科幻的意味,但目前的虚拟服装普遍在实际观感上和游戏皮肤或是短视频平台上的特效滤镜并无二致。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件普通的虚拟产品,被赋予了极高的价值。

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数字时装公司The Fabricant,是世界上最早尝试制作“数字服装”的企业之一。2019年,The Fabricant联合知名区块链游戏公司Dapper Labs以及AR滤镜设计师Johanna Jaskowska,利用2D服装图案切割软件和3D设计软件创造了一款名为“Iridescence(意为‘彩虹’)”的虚拟服装。得益于强大的渲染技术的表现力,这件高级定制礼服有着极为真实的外观,从最终的展示图片上来看,就如同闪烁漂浮在空中的斑斓彩虹一般。

此外,它还是一件基于区块链网络,可追溯、可交易和可收藏的数字艺术品。在彼时由区块链掀起的数字经济的繁荣背景下,它成为了一种将现实世界成功映射到数字世界的象征,因而最终以高达9500美元的价格通过区块链网络完成交易。

看到“彩虹礼服”大获成功后,世界知名服装品牌们也开始注意到虚拟服装的风口。国际一线奢侈品品牌Dolce&Gabbana随后设计的金色玻璃连衣裙NFT,以近7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约446万元)的售价刷新了虚拟服装的成交纪录。2021年,伴随着元宇宙概念风靡全球,Balenciaga也成立了元宇宙业务部门,Gucci和Burberry也先后推出了自家的虚拟服装,Nike则聘请了专门设计虚拟运动鞋的设计师,在线上推出了数款虚拟球鞋。

世界大牌们纷纷入局虚拟服装,不只是为了“蹭热点”,而是看上了背后实实在在的好处。根据摩根士丹利的预测,奢侈品品牌在元宇宙的加持下,将使其潜在市场在2030年扩大10%以上,为整个行业带来超过500亿美元的营收增长。

摩根士丹利之所以给出这样的判断,主要是因为传统服装行业从原材料采购、商品生产到零售终端的运输环节,都存在一定的沉没成本。而虚拟服装的制作则直接省去了实物生产流程,减少了大量运营成本,服装企业也不用面临换季时处理库存的问题。

其次,服装企业在设计过程中,可以将虚拟服装作为模板进行设计、修改和展示,大大降低了设计和制作成本。另外,制作虚拟服装对于降低碳排放也有显著效果。相关资料显示,制作一件虚拟服装能够使碳排放降低97%,并且节省872加仑的水。如此一来,“不真实”反而成为了虚拟服装的优点。


元宇宙QQ秀收割大冤种?


按照惯例,国际大牌都看好的行业新风口,理应很快通过“copy to China”的模式在国内迅速萌芽,但国内传统服装企业对于虚拟服装的兴趣好像并不大。不过这并不妨碍潮流设计师以及加密资产、NFT收藏品的爱好者们,将虚拟服装带入到中国的社交网络,让更多普通人认识这一新物种。

今年3月份,中国设计师品牌ANNAKIKI正式回归米兰时装周线下实体秀,在“<后人类编码POST-HUMAN CODE>”的大秀主题下,推出了2022秋冬NFT虚拟服饰胶囊系列。为了推广活动,大秀官方邀请吉克隽逸等一批女明星,通过个人微博晒出了自己身穿NFT虚拟服装的图片。其中,吉克隽逸“穿着”一身银色礼服,与现实背景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突、夸张的造型一度引发了网友们的围观。

事实上虚拟服装也并非都是极度夸张和充满科幻感的,比如网红周扬青在小红书上晒出的第一件NFT礼服,除了小臂和领口处采用了金属质感的材质外,整体看上去和常见的高级定制礼服区别不大。

与早期媒体报道中奢侈品品牌虚拟服装卖出的惊人价格相比,面向普通用户的虚拟服装售价并不算太贵。即便是去年8月,迪丽热巴登上《NYLON》杂志时所穿的蓝色蝴蝶结虚拟裙装,官方售价也仅为120美元(折合人民币764元)。在主流数字设计平台网站,Tribute Brand官网上,大多数虚拟服装的价格也都在30美元到80美元之间,而唯一有挑战的事情,是平台上架的虚拟服装经常很快售罄,让人连个“上当”的机会都抢不到。

虚拟服装的热销盛况,同样也发生在小红书平台。今年1月份,小红书上线了名为“STEP INTO R-SPACE”的数字藏品发行平台。据惊蛰研究所观察,目前该平台已经有不少个人设计师发布了虚拟服装、虚拟饰品等虚拟商品。从商品列表上可以看到,许多虚拟服装作品发布不到一个月就已售罄,而这些被抢购一空的商品,售价区间从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

有意思的是,一些设计师还配合眼下的“520”这一特殊促销节点,推出了限量款商品。例如全球限量52份、售价520元的虚拟服装,以及全球限量200份、售价49元的虚拟节日礼盒。这种虚实结合而又与时俱进的特殊商品策略,让人一度怀疑是传统电商在元宇宙行业再就业了。

据惊蛰研究所了解,购买虚拟服装并不像购买QQ秀那样简单,买家通常需要按照要求提供一张全身照作为合成素材,并且留下邮箱地址,然后在10到15个工作日后就会收到合成的照片。一些商家为了保证最后的成片效果,还会对站姿、拍照角度给到具体的建议。比起购买游戏皮肤,虚拟服装的消费体验,更像是在线购买修图服务的感觉。


用新消费包装虚拟价值


对于不了解加密资产、元宇宙这些背景的普通人来说,他们很难去理解虚拟服装的价值。因为就感官层面来说,消费者最后得到的只是一张合成照片、一段视频,除此之外虚拟服装并不能带来更多的产品体验。但是在圈内人看来,虚拟服装的流行不只是新商品获得市场认可的一个现象,背后更反映了年轻人群在消费观念上产生的新变化,以及给虚拟产业带来的巨大行业前景。

95后区块链技术爱好者、数字资产投资者小林告诉惊蛰研究所,虽然虚拟服装不能穿出门,但是买家可以将自己身穿虚拟服装的图片和视频分享到各种社交平台,因此虚拟服装除了具备审美价值外,本身也具有社交货币的功能。

“就像之前歌手林俊杰、NBA球星库里这些公众人物花几十万买一张NFT的头像一样,他们认为这是一件时下流行的、非常酷的事情,所以愿意为它买单。而且在同样购买了这类产品的人群中,也会形成一种身份认同。”

据小林介绍,其实很早就出现了虚拟服装的概念,只是当时并不像现在这样受到关注,而元宇宙概念风靡全球后,虚拟服装才又被一些数字经济公司和设计师们重新注意到。“而且从实际情况来看,一些国际大牌的实际操作倒是有点蹭热点的感觉。比如LV、Nike与一些游戏合作推出的虚拟服装和虚拟潮鞋,本质上是给游戏中的皮肤‘上链’,让玩家可以通过区块链网络查询到全网唯一的地址来证明数量限制和唯一性。”

小林认为,仅仅基于产品自身,虚拟服装或许很难体现其价值,但是企业却可以通过这件事来表示自己始终走在行业前端,将其作为一种企业地位的象征。“还有一点很关键,近两年元宇宙、NFT是年轻人群高度关注的热点领域,这些传统企业为了吸引年轻人的注意,主动蹭热点也无可厚非。前几年无糖气泡水火了以后,娃哈哈、农夫山泉这些传统企业也不开始卖类似的产品吗?这就是用新消费的思维包装虚拟经济,先不管做的东西能不能用、好不好用,先赶上这波风口最重要。”

32岁的大刘也是一名数字资产投资者,在他看来,早期的数字资产由于缺乏与现实生活的联系,很难得到推广,但是NFT以及虚拟服装将数字资产的概念具象化了,因此很容易被新手投资者理解和接受,这为数字资产进入大众时代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2021年以前我们谈数字资产的时候,几乎不可能用一两句话就让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小白听懂这是什么东西。但是从NFT开始,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新手投资者主动加入进来。”大刘认为,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Z世代对数字商品这类新事物,有着天生的理解能力和适应能力,所以他们很自然地就能接受NFT头像、虚拟服装这种数字资产。“而且这些新事物的生产者们也在极力地迎合年轻的喜好,比如大多数虚拟服装都采用了赛博朋克和未来感、科技感的设计风格。在年轻人眼里,把这种图片分享到社交平台,是非常有个性的一件事。”

但是有热钱的地方,也总会有陷阱。惊蛰研究所了解到,由于最后交付的内容通常只是一张合成图片,因此存在以P图的方式假冒虚拟服装产品的情况,不了解虚拟服装制作原理的消费者,往往难以辨别这种骗局。不过目前已有平台能够提供实时合影的服务,买家可以直接在AR相机里换上自己购买的衣服拍照,因为经过了技术渲染,所以拍照呈现出的衣服贴合度和运动状态下的同步效果会比较好,这也能够成为辨别“P图”的一种有效手段。

“除了假冒伪劣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有的虚拟服装是NFT,但有的就只是图片服务而已。”据小林解释,虽然买家最后收到的都是一张图片,但是虚拟服装NFT一般会发行在拥有庞大用户数量的知名区块链项目上,通常也会要求使用该项目发行的通证作为交易结算方式。而那些可以直接在线上使用人民币账户购买的产品,本质上只是在图片合成后将其“上链”,然后生成一个可以确权验证唯一性的地址给到买家。

“简单来说,一个是官方正版渠道售卖的正品,另一个则是非官方渠道买到的高仿产品。可能本身在产品质量上没有特别大的区别,但是市场价值会有很大的差距。”小林还提示到,由于目前国内并不支持数字藏品的二级市场交易,所以虚拟服装还不具备增值变现的可能,如果是因为个人喜欢,那么不论买哪个都一样,甚至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账户的虚拟服装,反而会因为方便支付而得到更多人的喜欢。

虚拟服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虽然是数字商品,但它的呈现方式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进行了融合,让人们看到了一个虚实结合的世界。

试想一下,如果未来人人都将在元宇宙里拥有一个与现实世界完全一致的数字身份,即便法律没有强制要求,恐怕大部分人也不会选择赤身裸体地行走在虚拟世界。而且虚拟世界释放了现实中的物理空间限制,任何别出心裁的创意设计都有被实现的可能。到那时,你会想要穿什么样的衣服呢?

回归数字资产的发展进程可以发现,从早期基于各种公链发行的通证到现在的NFT、虚拟服装,它们在物理层面上都不过是一串代码,但是从它们依次出现的过程中可以看到,现实世界里的事物已经逐渐向可编程化发展。这也意味着,元宇宙的宏大叙事正在一步步距离现实世界更近。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5194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