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9 20:50

这张火遍全网的“西湖柳树”摄影作品,上线无界版图啦!

5月,西湖边的7棵柳树被替换成了开着红花的月季,立刻,社交网络“炸了”。

“钱塘风月西湖柳,西湖没了柳树,就像人没了灵魂。”网友说。

有媒体评论:西湖的柳树,不仅在词人的笔下,也在杭州的人文历史中和老百姓的心头。 

谁也没有想到,这7棵普普通通的柳树竟然牵动了所有中国人的心。

今天,每一位到过西湖的人都会情不自禁为西湖柳树拍一张“肖像照”,但在数以亿计的图片中,有一位杭州人的照片最为知名,他就是摄影家傅拥军。

图:《西湖之畔的树》,第52届荷赛二等奖

2009年,傅拥军凭借《西湖之畔的树》,9张照片,跨越了西湖的春夏秋冬。同一棵树下,记录了一幕幕的城市片段。这组照片获得了第52届荷赛自然类组照二等奖。

评委评论:很有东方韵味

荷赛让中国人认识了傅拥军,现在,他好像也成了“西湖边树木”的艺术代言人。在今日头条和微博,人们通过他持续不断的晒图关注着西湖边发生的故事。

另外,这组照片也让全世界记住了西湖和柳树。垂柳依依,湖水荡漾,这是西方对遥远中国的一种美好想象。

柳树被移走后,一群摄影爱好者涌入傅拥军的今日头条账号告诉他:柳树不见了。傅拥军则说,他很想知道自己一直拍摄的柳树还在不在。

然后,他在今日头条发了一张西湖边两棵柳树的作品,并提及有网友为之取名“囧”。

有趣的是,“囧”字正好与“柳树换月季”一事相呼应。


这张柳树作品下有很多用户留言:真美,很有意境,水墨画,这才是烟雨江南的朦胧意境!

傅拥军在接受中新网的采访时说,“西湖边的每棵树,我都当人一样对待,是老朋友。在很多人的镜头里,它是风景。但我认为,它是有情感的,我拍的是它的肖像。”

有一次,有人跟他说你的树不见了,他看到消息,直奔西湖。“像失恋一样,很难过”。他说。

傅拥军在一次采访中提到,西湖像一个大舞台,树的花开花谢就象舞台的幕布,不断变化,而树下各种各样活动的人才是主角。“我用相机为它拍了很多很多‘剧照’。它的每一次抽枝发芽,每一次花开花谢,每一次落叶凋零,都留在了我的镜头里。”

今天,“柳树换月季”已经告一段落,傅拥军说,他日程上又多了一项计划会:拍摄补种在西湖断桥边7棵柳树的故事。

傅拥军因拍摄西湖边的树而出名,西湖边的树也成了他20年来摄影作品的一个重要拍摄对象,而西湖更是他三个长期影像调查的重要项目之一。

为什么会持续关注西湖?傅拥军告诉无界版图,西湖是生活里的解药,在西湖边转转可以化解城市生活的快节奏,让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他特别喜欢西湖,西湖也成了他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

傅拥军拍摄西湖是有体系的,他拍摄湖边的游客、市民,拍摄湖边寺庙、公园等文化古迹,拍摄湖边的植物、小动物。这些影像作品在2010年集结为《那么西湖》一书,很快售罄。

“我拍西湖边的柳树,我觉得有拟人化的东西在里面。西湖有浓厚的人文底蕴,断桥相会,白娘子……都可以去让别人产生衍生思考。这次的柳树,有网友说这是一个囧字,很有意思。它能够让人想象,随时代的变化而生发出新的意义来。我的作品,我想都是这类以小见大,从小人物,小细节,从日常的东西里,去跟山水对话,跟时代对话。”

对于傅拥军的很多作品而言,可能看看很平常,很简单,但是琢磨一下,就能发现摄影师隐藏着的,很多的故事和秘密,很多试图表达的意图。

当然,熟悉傅拥军摄影作品的人也许会很有感慨,作为一名长期从事纪实报道摄影的摄影师,他的作品并非一些凌乱的生活记录,而是总能在点滴中看到一些时代变迁的印记。

19日傍晚,傅拥军携其最新的一幅作品,《西湖边的两棵柳树》,入驻无界版图。

▲ 傅拥军作品《西湖边的两棵柳树》入驻无界版图


这是傅拥军大概3个月前拍摄的作品,他非常喜欢。

这两棵柳树是傅拥军最为核心的一个拍摄对象,傅拥军称之为“夫妻树”,每次路过都要拍。

可以说,这是傅拥军“西湖”题材和“柳树”题材中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在社交网络和展览中,这两课柳树也颇有“名气”。

“那天下雨,意境挺好,你看,在雨中,他们就安安静静得垂在那里。其实,这照片已经是一种纪念,因为左边的一棵已经没了(他并不知道原因),这个场景没了,这是一种绝版。所以说还挺有意义的。”

实际上,这张作品对傅拥军而言是具有代表作性质的。它可以代表摄影师创作的脉络,能够充分反映出摄影师的特点。

这张《西湖边的两棵柳树》版权所有权初始定价为5888元,许可使用权在900到3500元不等。几分钟后,该作品的版权所有权就被平台用户购走,几经易手,截至发稿,现在的持有者定价50000元。

无界版图上线仅仅数天,从数据看,这张摄影作品深受平台用户喜欢。这或许就是好照片、好故事的魅力所在,也是人们对“人文杭州”的一份热爱。

傅拥军为什么愿意携手无界版图‌,探索版权交易的新模式?以下是傅拥军与无界版图的对话。

无界版图:您有为自己作品去做“版权保护”吗?或者有涉及过版权相关的纠纷吗?你怎么处理自己的作品被“盗用”这个问题?

傅拥军:
我是一个纪实摄影创作者,现在主要是在不停的拍。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变化特别快,转眼就改变了,我现在经历都用在拍摄上,没有在意版权这块。

我也看到我的作品被盗用,别人告诉我我可以请代理公司去申诉,做法律维权、赔偿,但我还是觉得,自己精力有限。

我的作品被发布出来,我会觉得这也是一种传播。

无界版图:您的作品有做过版权相关的交易吗?您的作品以往都通过什么方式进入文化消费市场?

傅拥军:
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摄影师,作品知名流传广,有一定意义,这类作品会受到藏家的青睐,像我有些西湖题材,比如西湖边的一棵树,还有一些纪实摄影作品,有些藏家会主动找我,会做限量版签名的作品。我之前有一个西湖题材的作品洗了9张,9个板数,限量版原作,只有9份,带签名。

然后有些机构,它也会做收藏。另外就是通过出版社,发行摄影图书。一些图片故事,报道摄影,也会出现在杂志或者像腾讯等网络平台的摄影栏目中。

在视觉中国,我也是最早一批用户,不过后来因为精力集中在创作上,这一块关注的少。

备注:原作是艺术品市场最关注的对象,因其数量有限而具有较高的价值。摄影作品可以“无限”复制,但收藏市场流行的主要是洗印出来并附带作者签名的限量原作。当下版数失控、 原作难辨在很大程度上会制约影像艺术品的流通与交易。

无界版图:摄影作品在文化消费这个市场里,国内外的发展是否存在差别?

傅拥军:
国外相对来说比较规范,艺术家、画廊、藏家,这一套比较成熟,海外有一些大的展会来呈现艺术家的作品。国内这几年都在进步,也有机构在做这些事情。据我观察,国内市场没有海外那么大,相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摄影人群的数量,它远没有达到国外的地位,我们还处在非常初期的位置。我想这需要藏家、摄影师等所有人的努力。

就在前两天,曼雷(Man Ray)的摄影作品《安格尔的小提请》在佳士得拍卖会拍出了1240万美元,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单张摄影照片。

今天很多餐厅可能会挂一些摄影作品,增加气氛,那可能是盗版,它是装饰品,不是艺术品。


傅拥军简介:
知名摄影师,浙江传媒学院设计艺术学院专任教师、美术馆馆长。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和策展委员会委员,浙江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理论与学术专业委员。作品多次获得中国摄影金像奖、中国新闻奖,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等国内外大奖,其作品在100多个国家巡展,被中国美术馆等机构收藏。作为策展人,他的展项目多次在丽水摄影节、平遥摄影节上获奖。

代表性作品:
《西湖之畔的树》,获第52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二等奖。
《我好想爸爸妈妈》,获第56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三等奖,2007年获中国摄影金像奖。
摄影作品集:《那么西湖》、《七条小巷》、《没什么意思》、《镜头朝下》等。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5185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