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9 15:40

《阿凡达》特效师创办的虚拟人公司为何能获软银和李嘉诚青睐?

随着元宇宙的兴起,AR、VR、区块链、NFT等概念蜂拥而至,与此同时,虚拟人也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去年5月,超写实数字人AYAYI在小红书上发布首条内容,阅读量高达300万,收获粉丝近4万;抖音博主柳夜熙,一个会捉妖的美妆达人,单个视频上线3天涨粉230万,超200万点赞;时尚达人LilMiquela,以模特和歌手为职业的20岁巴西、西班牙混血女孩,在Instagram坐拥超过300万粉丝。

与早年间的初音未来、洛天依这样的“OG”(OLD GUN,元老)不同,这些新兴虚拟人不再局限于歌舞表演,而是有了更加丰富的形象与落地场景,除了上述的虚拟KOL,虚拟人在主持、主播、文旅等领域都有所应用。

据《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计,到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而虚拟人作为人们进入元宇宙的化身在该赛道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尽管虚拟人看似是随着元宇宙的热度而爆火的,但有一家公司已经在虚拟数字人领域深耕9年,并且其创始人两度获得奥斯卡科技奖,那么手握软银、李嘉诚注资的Soul Machines究竟什么来头?


什么是虚拟人?


虚拟人是指人们在计算机上模拟出一个类似真人的虚拟人形象。 

既然是要做到类似真人,虚拟人应该具有人类相似的外貌、与人类类似的行为和语言,甚至能够具备人的思想等更高层次的人类特征。

关于虚拟人的起源,网络上的说法众说纷纭,不过,比较公认的说法是最早的概念诞生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在当时,林明美原本是日本动画《超时空要塞》和《太空堡垒》中的女主角,身份是一名宇宙歌姬,有着纯真的人设和动人的歌声,随着两部动画的大火,林明美给众多的观众留下了深刻地印象。

随后,动画公司以她的虚拟形象发行了唱片,林明美也火爆出圈,初代虚拟歌姬就此诞生

如今,随着技术的进步,虚拟人技术也得到了飞速的发展,并逐渐发展为两种类别的虚拟人。

一种是通过人工智能、语音合成、CG、全息投影等技术制作而成的算法驱动型虚拟人。

另一种是通过真人扮演,结合动作和面部捕捉、图形渲染等技术制作而成的真人驱动型虚拟人。

虚拟人也衍生出虚拟偶像、虚拟主播、虚拟网红、企业虚拟形象、虚拟员工、数字孪生虚拟人、虚拟化身等不同的落地应用场景,正逐渐受到资本和用户的热捧。

虚拟人也是元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元宇宙是能够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中自然少不了“人”这个因素,因为“人”是交互的核心角色,脱离了人的虚拟世界是缺乏真实沉浸感的。

虚拟人既可以作为元宇宙中用户自身扮演的角色,与身处同样虚拟世界中的其他人进行互动,并体验虚拟世界的背景设定、风土人情、人文地理给人的沉浸式感受,以及在这样背景下与他人交互和协作带来的快感。

虚拟人也可以作为这些虚拟世界中的NPC(non-player character,即非玩家角色),或是由真人扮演,或是由人工智能驱动,为丰富这个虚拟世界提供了保障。

因此,借助元宇宙的东风,虚拟人技术从不起眼的角落走到了聚光灯下,成为了入局元宇宙的资本和企业兵家必争之地


Soul Machines如何诞生的?


Soul Machines是一家专注于虚拟数字人研发和服务的人工智能公司,通过AI和计算机视觉开发具有智能合情感反应的头像模拟技术,使得AI交互更加直观和自然。 

Soul Machines为聊天机器人或AI助手打造了逼真的虚拟形象,并将这些虚拟人输送到世界各地。

这家总部位于新西兰的科技公司前身是奥克兰生物工程研究所的动画技术实验室。

Soul Machines的创始人Mark Sagar便在此期间开始研发虚拟人技术,并带领实验室研发出了一个数字宝宝“Baby X”。

2016年11月,Soul Machines正式成立并从奥克兰大学独立,并且还因为一个特别的机会获得了维港投资(李嘉诚家族)的青睐,完成了75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维港投资和IconiqCapital领投

也因此,Soul  Machines团队意识到虚拟人在企业服务层面上的需求与潜力,随后也将公司的重心放在了面向企业的定制化数字人。

值得一提的是,Soul  Machines的联合创始人MarkSagar有着非常惊人的成就,他曾从事《阿凡达》、《金刚》以及《蜘蛛侠》的面部设计工作并凭借这些作品两度获得奥斯卡金像奖。

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Greg Cross也有着非同一般的背景,他曾是世界顶尖的无限能量公司之一PowerbyProxi的联合创始人,是优秀的连续创业者,也是奥克兰商学院约翰·洛根·坎贝尔爵士住校执行官。

在他们的带领下,Soul Machines开始在零售、医疗、教育、金融等领域相继推出了虚拟数字人解决方案。

很快,Soul Machines迎来了他们的B轮融资,2020年1月10日,由Temasek领投,欧洲风险投资基金Lakestar和Salesforce Ventures参投,融资金额达4000万美元。

而在今年,维港投资再一次注资Soul Machines,由软银愿景基金领投,淡马锡、Solasta、Salesforce、Liberty City  Ventures、维港投资、Cleveland  Avenue跟投。

2月21日,Soul Machines完成了这次7000万美元的B1轮融资

未来虚拟人或许不只为企业服务,还将成为每一个进入元宇宙的用户的虚拟化身。


Soul Machines如何为虚拟人赋能?


Soul Machines的“三板斧”

Soul Machine有着三大硬核技术作为顶梁柱。

其一是AGI方面的研究。AGI,即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通用人工智能,致力于探索人工智能如何变得更像人类的界限。

早在七年多以前,Soul Machines就通过采用完全不同的方法开创了人机协作研究的先河,通过将生理学、认知和情感模型与先进的逼真CGI相结合,着手创建一种新形式的受生物启发的AI。

其代表作就是Baby X,这是创始人Mark Sagar以自家女儿为原型研发出的一个数字宝宝,拥有自己的基于人脑的数字大脑,使她能够以一种充满活力和吸引力的方式进行感知、学习、适应和交互交流。

而正是Baby X打动了李嘉诚基金会成员,之后为Soul Machine带来了维港投资的资金。

其二是Autonomous Animation。Autonomous Animation(自主动画)是Soul Machines在2019年提出的一个标准。

Soul Machines的目标是让人工智能人性化,他们相信如果机器更像我们,机器会对我们更有帮助。

为了重新聚焦世界对人工智能的努力,Soul Machines提出了Autonomous  Animation这个标准,以定义创新者如何结合复杂的算法并将它们体现在对人类友好的形式中,描述了人类和机器应如何协作共同创造,以营造一个数字人可以自然行事的协作环境

基于Autonomous Animation的标准,Soul Machines也正在构建一个能够整合该公司诸多创新的平台,能够为虚拟人带来诸多功能:

  • 决定如何最好地使用其资源(算法)来提出最佳解决方案
  • 集成和解释各种感官(如视觉、听觉或触觉)
  • 维持和管理一种状态(或情绪)
  • 创建和集成不同的想法和知识(如记忆和数据库)
  • 连接到化身(如CGI或机器人)结合适当的上下文与终端用户通信
  • 在每次互动的基础上学习,随着时间的推移提供更个性化的互动

通过Autonomous Animation,Soul Machines旨在提供大规模的个性化体验,使企业或组织能以更低的成本为客户提供高度个性化的面对面体验,从而建立更深入、更私人的关系。

最直观的用例便是企业的客服,虚拟人可以提供不带负面情绪、语气和偏见的服务,提供快速、准确答案的同时保持快乐,并且还能根据目标用户偏好的种族、年龄和性别设计出个性化的虚拟人,私人订制服务不再是难题。

其三是Human OS Platform。OS即操作系统(OperationSystem),Human  OS Platform是Soul Machines的虚拟人操作系统平台,它是一个开放的云平台,集成了其专利的数字大脑和Autonomous  Animation引擎以及其他第三方技术,如对话式人工智能、情感分析和数据集成等。

Human OS的目标是将高质量CGI与受人脑运作方式启发的计算机架构相结合,创造出最佳体验和交互。

目前,Human OS正在升级为2.0版本,借助Human OS 2.0,Soul Machines的Autonomous Animation能让虚拟人更加人性化,并创造了独特的引人入胜、动态和逼真的体验来与客户建立联系:

  • 使虚拟人能够自主地添加情感上适当的眼神接触、手势和行为,并使他们的情感更加深入
  • 使虚拟人能够通过沉浸式电影剪辑和动态内容交互与他们周围的3D世界无缝交互
  • 允许虚拟人通过适当的具体手势来实时增强他们的口头交流,从手和手臂开始,最终包括整个身体

Soul Machines借助上述的三板斧开辟了广泛的业务,受到了资本和合作方的追捧。

Soul Machines当前有哪些主营业务?

基于上述三大底层技术,Soul Machines推出了两款核心技术产品,分别是Digital DNAStudio(数字DNA工作室)和Digital CXO(数字CXO,即数字首席体验官)

Digital DNA Studio是Soul Machines公司自主研发的基于云的自动化工作室,可以让品牌和渠道合作伙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通过虚拟人快速创建个性化的在线体验。

客户可以在工作室内置的面孔、语音、性格等资源包中自由定制、快速创造出自己的一套数字虚拟人形象,大大简化虚拟人物设计流程。

除此以外,Digital DNA Studio还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以优化虚拟数字人的应用表现,包括技能定制化,可以丰富虚拟人在线交互、学习认知和知识整合的技能,以提高虚拟人的综合价值。

以及迭代优化服务,通过收集第一方和第零方数据来收集和理解客户需求和偏好,从而提高品牌体验。

Digital CXO是Soul Machines公司依托虚拟人形象打造的消费者体验优化系统。

CXO是企业的首席体验官,主要负责提高消费者体验,从而为企业赋能,带来新的增长。

CX即消费者体验,是最影响用户留存的重要因素。

消费者体验中企业与用户最直接的交互场景之一就是企业的人能直接面对消费者进行沟通,也会获得最真实的反馈。

但是,往往真人很难做到面面俱到,所获得的信息反馈也大打折扣。

而以虚拟人形象出现的Digital CXO经过体验式的CX对话培训,能在线上与消费者直接沟通,在为消费者提供建议和协助的同时,还可以通过摄像头、麦克风收集客户的面部表情、情绪信息,或是客户自发反馈的内容信息

随后,这些数据将被进一步地加工和挖掘,转化为高价值的分析结果,让企业洞察到用户的真实需求,进而引导企业或品牌做出能优化消费者体验的决策,与用户建立更深层次的联系,以提高客户留存率和品牌忠诚度。

Soul Machines取得了哪些成就?

虚拟人是企业与用户交互的新媒介,可以替代不确定性很多的人工服务,既能任劳任怨全天候服务,还能定制化为用户提供服务,提高用户体验,为企业做出更好的决策提供支持。

因此,任何与用户打交道比较多的行业都能够借助虚拟人的优势降本增效

目前,Soul Machines已在教育、娱乐、金融服务、卫生保健、公共部门、房地产、零售和电子商务、科技与媒体、电信和呼叫中心等多个领域均有优秀的案例。

比如,在2017年Soul Machines就为澳大利亚政府研发了一个专门用于帮助用户获得政府服务残疾人士的信息名为Nadia的客服机器人。

它由IBM的Watson软件提供技术支持,并邀请演员Cate Blanchett为期配音,有着真人的形象以及丰富的面部表情,能够给对话者一种感同身受的情绪。

2018年,Soul Machines为英国苏格兰皇家银行(RBS)和英国NatWest银行定制化了一位虚拟的客服机器人“Cora”

Cora每天可以处理1000多个问题,如果你去找她办理金融业务,她会识别出你的脸,叫得出你的名字,知道你的个性和喜好,能记住你上次和她说的话,比一个真人客户代表还让你感到亲切而熟悉,成为让你全心信赖的银行顾问。

Cora非常直观地展示了虚拟的形象拥有智能之后能够为客户带来怎样优秀的服务,而这就是在虚拟人背后Soul Machines的Human OS Platform的强大之处。

2019年, Soul Machines为SK-II定制设计了虚拟人YUMI,作为SK-II第一个数字护肤顾问

YUMI是SK-II正在进行的转型之旅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以与新一代消费者建立联系,他们与渴望通过他们所知道和信任的品牌获得更有意义体验。

YUMI通过以近乎真人的形象为客户提供护肤建议和品牌相关的对话反馈,收效甚好。

根据Soul Machines官网显示,Yumi上线后,相关产品的各项用户满意度指标均出现大幅增长:用户净推荐值提高了90%以上,客户转化率提高了4.6倍,客户满意度也提高了2.3%。

奔驰、索尼、谷歌、亚马逊、微软、宝洁等知名企业也纷纷与Soul Machines合作,探索虚拟人在自身领域的应用。

Soul Machines正如其名字是拥有灵魂的机器一样,在构建以假乱真的虚拟人外表的同时,还赋予了虚拟人仿若人类灵魂一般的智能。

而这样高度类似人类的虚拟人,正在知名企业中悄然畅销。或许多年后我们回过神来之时,已经很难分清为我们服务的究竟是真人还是虚拟人了,时代巨变正在酝酿中。

Soul Machines会市值百亿吗?

根据分析机构iiMediaResearch(艾媒咨询)发布的最新虚拟人分析报告中指出,预计到2025年,国内虚拟人带动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达到6402.7亿元和480.6亿元,而这仅仅是对国内市场的预估,全球市场相加的话至少超过万亿市场。 

正因如此,我们看到自2022年初以来,虚拟人市场融资项目不断增多,甚至在开年首月,虚拟人领域就发生了近百笔融资,融资金额也累计超过了4亿元。

而在上个月,国内知名虚拟人制作公司魔珐科技宣布,已连续完成B轮、C轮融资,总金额达1.3亿美元,其中红杉中国和五源资本连续三轮追加投资,C轮则吸引了软银愿景基金的加持。

不管是从市场规模还是资本热爱程度来看,虚拟人都成为了2022年一个重要的投资赛道,而早早在业内建立起口碑,甚至成为虚拟人标杆的SoulMachines自然有很大机会率先完成资本突围。

另一方面,我们需要知晓,虚拟人背靠的元宇宙赛道才刚刚经历了热炒,来到了逐渐落地的时刻,而虚拟人很大程度依赖于元宇宙的发展,如果我们认为元宇宙的赛道是一个数万亿美金的市场,那么虚拟人目前的市场规模依然还比较早期。

所以,Soul Machines如果继续保持创新和一定的市场张力,同时,虚拟人和元宇宙的价值持续得到认可,那么我们会看到Soul Machines在虚拟人领域逐渐成长为参天大树,而它成为百亿市值的公司自然可以希冀。

当然,Soul Machines在行业内也并非没有竞争对手,我们相信随着资本的加持和市场规模的扩张,会吸引更多玩家加入其中,但这依然不会妨碍这位早早入局虚拟人的公司遥遥领先于其对手。


对国内虚拟人发展有何借鉴意义?


那么,当我们看完了海外这家获得众多资本关注的虚拟人公司后,对于起步半年有余的国内虚拟人市场究竟有何借鉴意义,以及在市场上我们有可能创造出更好的产品吗? 

首先我们再看下Soul Machines的团队背景,创始人Mark Saga曾率领团队帮助像《阿凡达》和《蜘蛛侠2》这样的科幻电影进行角色制作,试想下2009年就诞生的阿凡达,国内目前为止都还没有能与其媲美的,而虚拟人本身与电影角色制作有异曲同工之妙,从底子上看,我们确实相差一截。

当然,从电影制作来看,这几年得益于国内电影市场的发展,电影特效的水准已经上了一个新台阶,至少不再是“老大哥”欺负“小弟”了。

因此,回到虚拟人赛道上看,国内起步确实稍晚,技术上也存在较大差异,但从市场规模来说,海内外相差并不大,也意味着留给市场的竞争门槛依然值得遐想。

同时,国内大多数虚拟人制作公司目前主要围绕着打造和运营单个或数个虚拟人角色本身为主,而不是像Soul Machines这样围绕构建虚拟人生态为重心。

简单来说前者是打造单个虚拟人角色,后者是打造创建虚拟人角色的平台,甚至我们可以看到国内一些虚拟人都是来源于Soul Machines的Digital DNA Studio平台创建。

而从虚拟人公司的数量来看,国内已经超过了上百家,但质量参差不齐,有纯粹来蹭热度的,也有跨界押注虚拟人的,只有极少数公司具备一定的虚拟人制作功底,而这部分团队基本已经被资本所追逐,也容易被大众熟知。

在元宇宙和虚拟人出圈之前,Soul Machines并不被大众所熟知,甚至在几年前人们对Soul Machines团队所做的事表示不理解,仅仅是当一个电影角色制作和AI化团队看待,但现在,时代赋予了他们新的机会和风口,过去近十年的技术积累终于被世人知晓。

所以,虚拟人的发展并不是昙花一现,也不是资本炒作,它本身就是个技术活,这才是所有涉足虚拟人赛道的团队所需知晓的,也是Soul Machines取得今天成就的基石。

【声明】:本文为元宇宙之心运营团队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文章版权和最终解释权归元宇宙之心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5169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