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8 09:56

数字藏品,这是影视公司在元宇宙时代的金矿吗?

来源:读娱

作者:赵二把刀

2021年,迪士尼出品的《失控玩家》在全球大卖,同时也带动了“元宇宙”概念大火。一时间,全球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文娱公司纷纷发布“元宇宙”计划,彷佛一夜之间就进入到“元宇宙”时代。

同年10月,全球社交巨头脸书宣布将重心转移至元宇宙,并宣布该平台的品牌将部分更名为“Meta”,以示决心。在巨头们的带动下,国内诸多科技巨头也纷纷推出各自的元宇宙计划,而一贯擅长炒作概念的影视上市公司们也纷纷表示要在元宇宙领域有所作为——那么,影视公司在元宇宙这快新大陆上有没有实质进展?元宇宙又将给影视行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1、玩不动的“元宇宙”


至少在国内,元宇宙热和影视有着密切的关联,《头号玩家》和《失控玩家》可以说是点燃国内元宇宙热的导火索。

对于什么是“元宇宙”,每个人都可以给出属于自己的答案。但一般来说,“元宇宙”涉及到相当多的技术前沿,包括并不限于人工智能、数字孪生、区块链、云计算、拓展现实、机器人、脑机接口、5G等,元宇宙的生态版图中有底层技术支撑、前端设备平台和场景内容入口。

可以说,元宇宙所需要的硬件和软件高度结合才可能实现沉浸式体验,对于擅长追概念但没有技术基础的影视公司们而言,想要把“元宇宙”落地,相当有挑战。

对于影视公司们而言,其实并不是要在元宇宙的技术或平台打造上有所突破,它们更在意的是,如何在元宇宙中找到可以挖掘的“金矿”?而从目前来看,上市影视公司们对“元宇宙”的关注大概有三类:

首先,表示关注,不排除后续涉足。以唐德影视为例,在5月宣布公司将高度关注元宇宙、虚拟人、NFT等新兴技术形态,积极布局虚拟人业务,计划进行虚拟人IP衍生产品开发;

其次,已经开始尝试。以芒果超媒为例,对外表示将探索面向元宇宙的5G +媒体产品形态、技术应用和业务模式创新,目前芒果虚拟主持人“小漾”已登陆湖南卫视《你好星期六》;再以光线传媒为例,也表示与虚拟偶像公司建立广泛接触,其参股公司七维科技于去年推出了融入AI技术助力的AI智能主播产品ViUP;

第三,或将作为重点。作为老牌上市公司,“电视第一股”华策影视算是真正试图将元宇宙落地的。2022年1月初,华策影视发公告称,决定调整组织架构,重点之一在于,成立专门元宇宙新业务部门,并称要“抢抓数字化时代新发展机遇”。华策影视对外声称,其元宇宙布局的重点方向为虚拟形象、影视艺术NFT和数字影棚三个领域,其控股股东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的一期数字影棚也在2022年初投入运营,为虚拟偶像制作搭建基础,数字影棚、动作捕捉、虚拟场景布设等构筑元宇宙内容制作体系。

此外,华策还对外表示,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会将《刺杀小说家》通过VR、AR等技术开展新的场景应用和消费,给予消费者更好的消费体验。

综合华策、光线、唐德等上市公司对于元宇宙的布局和展望,多数是将焦点放在了元宇宙的应用层面,也就是所谓的 “虚拟人”领域——而这,对行业而言也并非最前沿的领域,但披上元宇宙的外衣之后,对于资本市场的刺激也是显著和有效的。

甚至在明星屡屡翻车的背景之下,虚拟人将给予以影视为代表的文娱行业更多的期待。


2、“虚拟人”会成为元宇宙前哨吗?


无论是新瓶装旧酒,还是以创新面向未来, “虚拟人”都可以看作是国内影视公司进军元宇宙的前哨。过去数年,以虚拟人为核心的虚拟综艺、虚拟偶像、虚拟主播、虚拟主持人等陆续登场,尤其是虚拟偶像和虚拟主播,更被认为是“永不翻车”,可以克服娱乐圈爱豆翻车的顽疾。

但就在这个5月,虚拟主播也翻车了!5月10日,由字节和乐华打造的虚拟女团A-soul宣布团队成员珈乐将进入“直播休眠”状态,5月20日举办“珈乐休眠演唱会”,原因是 “身体以及学业” ……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A-soul涉嫌压榨员工的传闻也是闹的沸沸扬扬,#虚拟偶像:一场永不塌房的骗局# #a-soul成员遭遇公司pua# #抵制字节跳动压榨员工# #保护A-soul打工人#等相关话题也是轮番冲上热搜。

抛开争议不谈,作为不多的拥有不俗人气的虚拟团体,A-soul取得的成绩和遇到的困难,也让外界对影视公司们寄予厚望的“元宇宙之虚拟人战略”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从亮点来看,“虚拟人”有相当的吸金能力。资料显示,A-soul是迄今为止商业上成功的虚拟偶像组合:在b站,“嘉然今天吃什么”账号是坐拥164万关注的2021百大UP主,“珈乐Carol”则是2021直播年度最强舰队;此外, A-soul成员,国内高人气虚拟主播嘉然,3月份在B站直播了自己的生日会,总共收到了粉丝259万的打赏,创造了国内虚拟主播单场直播收入的新纪录。

但同时,对“虚拟人”的投资,回报似乎并不高。在稍早之前,A-soul投资公司之一的乐华娱乐在招股书中提到,公司泛娱乐业务的收入从2020年2110万元增长至2021年的3790万元,同比增长79.6%,“主要由于虚拟艺人组合A-soul的商业发展产生收益”,这1700万收益还未将字节、B站分成计算在内。按照目前直播平台的分配方式以及计税模式,落实到A-soul运营团队的收益可能也就是七八百万左右,这对于一家既需要技术支撑,又需要传统娱乐公司运营的团队而言,很难称得上是一桩赚钱的好生意。

要知道,对于乐华娱乐等以艺人经纪为主的娱乐公司,只要是能培养出一个人气艺人,年营收和收益都是数以亿计。

更重要的是,也引发了“中之人”危机。所谓“中之人”就是在技术尚没有达到高度智能化的阶段,虚拟人背后的“真人”,她或他的身份认同出现偏差。“中之人”究竟是主播,是艺人还是偶像?又或者是员工?这其中的讨论空间巨大,也是此次A-soul危机的源头——或许未来会出现真正的AI虚拟人,但目前来看,虚拟人的魅力和吸金能力,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和“中之人”有强关联,所以,如何平衡“中之人”与虚拟偶像之间的关系或许将是这一赛道在未来一段时间外界所关注的焦点。

除了A-soul之外,能够出圈的“虚拟人”或“虚拟团”并不多,原因多种多样,有技术层面的问题,也有运营层面的问题,更有运势等玄学层面的问题。外界所熟知的仍然是“洛天依”等问世颇久的资深虚拟偶像。不过虚拟人,的确是影视公司们涉足“元宇宙”最可行的方向,同时,也是互联网大厂们在娱乐赛道的重要布局。

正所谓,元宇宙的世界东边不亮西边亮,“虚拟人”对于影视公司们而言,门槛确实不低,但借元宇宙之风兴起的NFT,则已经“乘风而起”,在全球掀起不小的浪潮。


3、必须要搭上的NFT


不得不说,“元宇宙”确实改变了世界以及全球的娱乐产业。

虽然,业界对于元宇宙的实现也有着更清醒的认知,all in元宇宙的扎克伯格就在最近表示,元宇宙业务要摆脱赤字状态则仍然需要一段时间,或许要等到2030年代将会变得很有趣,届时这将会变成类似主要运算平台的存在,现在则是准备阶段。但借助元宇宙的东风,一种技术门槛更低,同时也可以实现变现和流通的元宇宙应用开始大行其道——它不是数字货币,而是NFT,也就是数字藏品。这也被认为是影视公司在元宇宙领域可以实现快速变现的潜在金矿。

2022年4月1日,许久未出片的歌手周杰伦的一则社交平台状态引发关注,他发文表示,自己的NFT“BAYC #3738”被他人盗取。此NFT之前由其好友黄立成赠送于周杰伦,已持有超过2个月。根据全球NTF交易平台Opensea的信息显示,其已被从周杰伦地址转出,并很快以超过150ETH的价格在其他平台多次转手,以当前ETH价格计算,周杰伦丢失的NFT价值超过50万美元。

很多之前对NFT没有关注的网友,对此表示“大开眼界”。确实,NFT的全球热潮中,顶尖艺人引发的聚集效应不可小觑。

那什么是NFT?其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质化代币,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包括图片和视频剪辑形式)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可以交易。通俗来说,NFT可以是数字文件,如画作、音乐、视频、游戏装备或其他创意作品的数据化产物,作品本身是可以无限复制的,但NFT的交易信息会在底层区块链上被记录追踪,并为买家提供所有权证明。相比于NFT的视觉作品本身,其可追踪的拥有权和底层安全可信的区块链技术才是这些图片的真正价值。换句话说,当你拥有了一个NFT,你就拥有了全网认可的这幅作品的所有权。

2021年是NFT爆火的一年。根据DappRadar数据显示,2021 年全年NFT的交易额超过了230亿美元,其中排名前100的NFT藏品的底价市值达167亿美元。进入2022年,NFT的热潮势不可挡,虽然价格屡有起伏,但仍然吸引了无数买家入场。

从国际市场来看,影视行业和NFT的结合屡见不鲜。

NFT让很多老IP焕发新生:早在2020年9月,数字收藏品平台Terra Virtua与著名电影《教父》达成合作,推出基于《教父》电影三部曲的数字收藏品;昆汀·塔伦蒂诺《低俗小说》的数字藏品是由电影的原始手写剧本分解成几个标志性的场景,在与SCRT实验室的合作中,这些从未出现过的场景脚本还附带了昆汀本人解释场景意义的音频,最终以1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NFT也成为很多大片衍生开发的标配:《黑客帝国4:重生》上映前,制作方华纳兄弟与Nifty's合作推出了《黑客帝国》系列数字藏品头像盲盒;电影《沙丘》上映之际,传奇影业公司对外公开拍卖电影《沙丘》的概念数字藏品等等……

当影视行业和NFT碰撞,元宇宙的故事回到了影视公司熟悉的领域,对于影视公司们而言,NFT的门槛极低,主要把IP玩好,推出数字藏品也就“顺理成章”。

根据资料显示,国产电影《穿过寒冬拥抱你》《雄狮少年》《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筐出胜利》以及乌尔善导演的《封神三部曲》等也都纷纷和NFT平台合作推出数字藏品,并受到一定程度的“欢迎”。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趋势,投资者们也格外关注已经上市的影视公司在NFT领域是否有所布局,而多家上市的影视公司以及平台也对外释放NFT数字藏品的动作:5月16日,爱奇艺发布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的数字藏品,此前也推出过《风起洛阳》为主题的数字藏品;奥飞娱乐在5月份表示,其和多家平台合作推出了数款“喜洋洋和灰太狼”等IP藏品;文投控股也在5月发行北京历史文化名城数字藏品等。

此外,唐德影视等多家上市公司也表示积极关注,未来会推进相关产品的推出。此外,在动画电影领跑的光线传媒,也被认为是数字藏品的天然IP富矿。

从牌面上来看,影视公司们和数字藏品的结合可以说是完美的解决了元宇宙时代文娱行业技术实力不够的问题,同时,也给了影视公司在商业表现上开辟了全新的道路。

有分析认为,数字藏品对影视公司迈入元宇宙时代,优势大概如下:通过数字藏品,影视公司可以将优质IP变成元宇宙的内容构成;影视IP的受众广泛,影响力不俗,可以让数字藏品以及元宇宙被更多人接受并喜爱;通过数字藏品,可以更好的解决影视公司最重要的版权问题。

当然,数字藏品对影视公司们而言,最直接的刺激就是可以快速变现;影视公司们可以继续保持之前的节奏,做好IP,数字藏品自然就有可能热卖并形成收益——

只是从目前来看,NFT虽然有着诸多优势,但更多的还是承载了影视项目的宣传目的,还没有成为影视公司的重要盈利来源。从这点来说,目前的NFT对影视公司而言,和潮玩盲盒等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不过在不久的未来,NFT的价值必然会被重估。毕竟,新一代的年轻人们越来越依赖数字生活,虚拟现实技术的提高以及元宇宙的实现,都可能给到NFT无限的成长空间。

小结:虽然有不少影视公司都对元宇宙有所布局,但多数限于实力都停留在表面,在新概念的风口下,“虚拟人”的前景也被认可,不过想要在“虚拟人”领域有所成绩,面临的挑战颇多。但数字藏品的出现,给了影视公司在元宇宙领域搭乘快车的可能,这也间接扩大了数字藏品的普及度……可以预见,数字藏品在影视行业必将流行,也将成为影视项目是否被投资者和粉丝看好的标准之一,可这能否改变影视公司的营收方式,犹未可知。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5136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