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8 10:36

“元宇宙”离我们还有多远?记者揭秘虚拟世界的现实差距

本文转自:中国青年网

素材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元宇宙产品频出 用户褒贬不一


眼下互联网产业界,什么是最热的焦点?“元宇宙”毫无疑问是其中之一。与之相关的“限量数字化藏品”“虚拟地产”“万亿美元的新市场”,一系列噱头,让“元宇宙”已然成为从科技界、资本圈到街头巷尾都热议的话题。国内众多互联网企业纷纷布局,三大电信运营商不断地加码元宇宙基建,国外很多科技公司大手笔投入。大家熟悉的社交软件脸书,甚至改了名字来告诉人们,自己投身“元宇宙”的力度。

这一切,仿佛都在向人们传递一个信号:元宇宙马上就来了。这是真的吗?元宇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突然火了?离我们还有多远?

在手机的应用商店里输入“元宇宙”进行搜索,立马跳出各种各样的元宇宙应用,有利用工人智能技术打造的聊天软件,有沉浸式的虚拟游戏等等,但是这些打着元宇宙旗号的产品,用户满意度似乎都不高。满分5分,大多数产品只得到3分或者2分。

“闪退”“声音异常”等技术问题频频出现,更有用户质疑产品粗糙、体验感不好。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首席数字战略官 杜正平:我觉得都还早,它是一个样品级的版本,我认为(元宇宙产品)都还在发展过程当中,都还不够真正表现元宇宙的内涵。

尽管如此,追风元宇宙的企业却络绎不绝。

一年来,我国企业申请“元宇宙”商标的数量超过1万件,涉及各行各业1500多家公司。科技文娱、服务类企业是申请主力,零售、汽车、教育、物联网公司紧随其后。

但除部分企业所处行业与元宇宙相关的支持技术有关外,大多数企业“硬蹭”的痕迹很明显。有的企业要打造“元宇宙的空间体验场景”,实际上就是文旅行业早已流行多年的虚拟现实展馆、数字景区;有的企业宣称布局元宇宙,主要动作只是开发虚拟偶像;还有企业提出了“企业元宇宙”解决方案,结果是开发生产可视化平台。

去年11月,由国务院批准成立的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对外宣布组建元宇宙产业委员会,这也是全国首家获批的元宇宙行业协会。成立后,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行业进行规范。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首席数字战略官 杜正平:首先来看,元宇宙这个概念已经起来了,我们必须要有一个行业的协会参与其中,来规范相关行业一些发展。

杜正平告诉记者,理想中的“元宇宙”概念要带来的是一个不仅有文字、影像,还有更多感官体验感、更加“真实”的“虚拟世界”。眼下,“元宇宙”概念大火,但是市面上的所谓元宇宙产品与真实的“元宇宙”还有一定的距离。


新闻背景:“元宇宙”的前世今生


到底什么是元宇宙?又需要有什么样技术手段的支持呢?

“元宇宙”是什么?说法有很多,业内普遍认可的一种观点是:它是由无数相互关联的虚拟社区组成的一个虚拟世界,人们可以使用虚拟现实头显设备、增强现实(AR)眼镜、智能手机应用或其他设备在这里会面、工作和娱乐。

这并不是一个新概念:1992年,科幻小说作家尼尔·斯蒂芬森《雪崩》中就有对元宇宙的描述;在国内,1990年,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的手稿中也出现了类似描述,他称之为“灵境”,认为这是用科学技术手段,向人输送视觉、听觉、触觉以至嗅觉,让接收者感到如亲身临近。

那么,一个并非新概念的元宇宙,为什么会在当下火爆起来?那些追捧它的人究竟看中的是什么呢?

这是专家给记者画的一张与元宇宙概念相关的技术图谱,主要有这么六大类:区块链、物联网、网络及运算、人工智能、电子游戏技术、交互技术(包括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等)。

可以说,这些都是当下炙手可热的前沿科技,也是各国都在重点着力发展的领域,甚至有学者认为,元宇宙将会成为继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代互联网,也正是头顶上笼罩着这么多所谓的光环与噱头,元宇宙才能迅速成为各大巨头追逐的焦点。


记者观察:元宇宙的技术“困境”


尽管各种光环加身,但是任何一个概念如果只停留在概念,最终也就是镜花水月。元宇宙到底能不能落地,“虚拟场景的搭建”和“沉浸式设备的制造”是目前不能回避的两大核心技术,那么,这两项技术的发展情况如何?

目前,大多数公司都认为,VR设备会成为“元宇宙”的重要入口,很多知名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布局VR设备。不久前,清华大学元宇宙实验室的负责人就收到了这样一件触感背心。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元宇宙文化实验室主任 沈阳:(穿上触感背心后)它就会产生震动,产生压力,打拳太重了就有痛感。所以在元宇宙里面,我们要实现人的感官维度的拓展。你在跟人交互的时候,如果对方拍你的背,你是可以感受到的。

这件背心里设有触觉传感器,在虚拟世界里发生的肢体接触,可以通过这款背心让现实生活中的人体也感受到。

而这款VR眼镜,眼下已经在很多领域被广泛使用了,戴上它,可以一定程度实现视觉上的“身临其境”。

但这样的设备佩戴超过30分钟,体验感受就不怎么愉悦了,很多人会出现眩晕甚至想要呕吐,专家告诉记者,这种情况目前还避免不了。

昆仑万维首席执行官方汉:这是一个硬指标,移动的图形芯片能够达到比如说4K分辨率的120赫兹的刷新频率,目前芯片产业还不足以支撑随身的VR设备,支持这么高的分辨率,这样就导致了我们目前使用的移动VR设备,都存在着晕眩、分辨率不高的问题。这个必须是随着芯片产业的迭代而逐渐达到的,我们的预期可能也是在五到十年之后。

这样的瓶颈不仅仅存在于VR设备当中。这款虚拟人外形设计上非常接近邓丽君的真人,神态、语言上也在尽力模仿,现在还可以实现与用户的“互动”。

数字王国首席执行官 谢安:从2008年到2018年有十年的跨度,我们公司开始运用大量的人工智能,让机器去了解、去深度学习她说话的模式、唱歌的方法,她开心的时候,她小小生气的时候。

制作一个虚拟人要经历一系列复杂的工序,为了让“虚拟邓丽君”无限地接近真实原型,45名世界顶级特效师修正上百个版本,但对于成千上万想要进入虚拟世界的用户而言,目前的技术水平,单人表情实时捕捉都很难做到,更不用说这么多人都拥有自己的虚拟分身了。一旦沟通只能通过语音来完成,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量子电动力学专家费曼给出的推断是,只有量子计算机才可以完美地解决物理世界模拟的问题,而目前经典计算机只能对这一过程做非常简化的近似模拟。


记者调查:虚拟世界的现实差距


沉浸式体验还不能完全沉浸其中,那么构建的虚拟世界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记者找到了几款正在内测的元宇宙产品,进行了一次虚拟世界的实体体验。

这款“元宇宙”的社交软件,去年12月开始内测,眼下还有十多万用户正在排队参与这个“虚拟世界”,记者尝试进行登录。

在电脑上完成登录之后,记者见到了这款软件的工作人员。

虹宇宙产品负责人 刘豫思杰:我就是今天负责接待您的,我们可以看到有山川有海域,还有很多城市,有很多用户已经在这里定居了。

这款社交软件目前还是通过电脑或者手机进行登录,而市面上已经有社交软件可以通过头显设备登录其中,让用户获得更多的互动。但是眼前画面的逼真程度,距离现实世界还是相差甚远。

总台央视记者 朱慧容:我们能做到让它特别逼真,我进去之后,就好像真的在我面前这样吗?

虹宇宙产品负责人 刘豫思杰:当然是可以的,只是这样的话,会对包括硬件的设备、算力等方面有比较高的要求,我们常用的手机、平板电脑,整体的算力并没有那么高。

不仅是这款元宇宙产品,这是记者找到的不久前脸书发布的元宇宙宣传片,可以明显看出,目前基本都是精细度不高的“动画人物”风格。专家告诉记者,这是和目前计算机运算能力紧密关联的。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元宇宙文化实验室主任 沈阳:要达到一个比较好的元宇宙应用的话,它的算力需要提升1000倍,需要至少10年左右的时间。

尽管目前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5G通信、可穿戴设备等底层技术的应用日渐成熟,但想要以现有技术水平同时支持几十万人在线,完成语音等交流,画面的清晰度、人物的质感也只能如此,一旦这些图像全部都达到3D逼真的效果,对算力的要求将呈指数级上升。

调查中,记者还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构建元宇宙的场景,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投入,而且还需要实现超大规模的链接,这些绝非一家公司可以办到,需要众多公司,而且这些公司还必须认定同一标准来操作,相比技术升级,这个更是难上加难。

此外,现阶段元宇宙产品还大都是以游戏方式呈现,但是随着元宇宙本身的发展,虚拟资产、虚拟土地买卖等一系列现实的问题也将随之而来,如何监管,如何界定,出现争议如何维权,种种这些现实困难,也让元宇宙的虚拟世界进展缓慢。

眼下,作为全球第一家转型“元宇宙”的公司,社交媒体平台脸书已经感受到了资本市场上刮来的阵阵凉意。去年10月,这家公司将名称改为“Meta”。但是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并没有拿出太多实际的技术,如今他们对元宇宙的愿景还停留在愿景之中。2021年全年,公司的元宇宙业务亏损达到101.9亿美元,现在的股价距离去年9月的历史最高点,已经跌去将近一半。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首席数字战略官 杜正平:我们现在应该用一种欣喜成长的眼光去看待元宇宙,既不要盲目跟风,也不要盲目炒作,我们希望10年、20年之后,深度数字化的世界里面,中国各个公司,无论是在基础设施,在内容平台、硬件平台、交互的软硬件各个方面都能全方位崛起。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4398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