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3 16:47

顺为资本冯铮:游戏和区块链,元宇宙较容易落地的两个方向

来源:亿邦动力网

作者:郑雅

受访者:冯铮,顺为资本副总裁,主要关注虚拟、3D 以及机器人等领域的早期投资,主导了深之蓝、次世文化、鳄梨科技、远方有光、慧夜科技、Vland、ACE 虚拟歌姬等项目的早期投资。


逼近真相,减少试错


亿邦:顺为资本关注元宇宙的契机是什么?今天讨论元宇宙,很多(机构)似乎都是 " 被迫看 " 的。

冯铮:

先说结论,我其实一直关注(元宇宙)。2019 年我刚开始关注的时候,这个领域被命名为 " 虚拟世界 "。2021 年,元宇宙成为了主流的说法。其实现在我依旧习惯说 " 虚拟世界 "。

今天从事元宇宙的公司也不是 2021 年才成立的,大家都是看到了背后共同的趋势。虚拟世界的增长性源自 AI、3D 建模、游戏引擎等数字技术,这些技术开始赋能传统行业,能继续提高效率。我们判断这是未来最大的增长趋势。

所以,2019 年,我们投资了次世文化,就是今天大家讨论最多的虚拟人。翻阅当年的资料会发现,次世文化的创始人陈燕在 2019 年就在讲今天的这个话题,行业从业者都对虚拟世界这个事情有着坚定信仰。直到技术和时机逐渐成熟的今天,虚拟世界的概念演变成为了元宇宙,但其本质上没有发生变化和偏移。

当然,元宇宙概念火了,又进来一些蹭热度的项目,这些都不能避免。

亿邦:2019 年之前,你在看什么?

冯铮:

更早期的时候主要在看交易平台,包括无人值守、二手交易、toB 领域等等。

亿邦:无人值守是个非常有趣的参照物。

2017 年的 AI,商业的智能化看似机会很大,无人便利店、无人货柜、无人货架,出现了很多公司。但最后,在整个 AI 领域,成长出最大的公司其实是字节跳动。

大家可能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智能算法推荐这件事情对商业的颠覆性。我们可能一直关注的是零售实体,只关注到交互场景中的一个变化。

所以,这个判断的偏差,我们想尽快校准,分辨终局。元宇宙可以推论吗?

冯铮:

首先,我觉得存在你说的这个情况。一个赛道从概念兴起,到最后进化出的最终形态,没有人能准确预测出来。用更高的视角来看,本质上,它是不可论证的。世界就是有很多人相信了不同的事情,选择了不同的赛道,用不同的方式呈现,最后是命运或者趋势选择了他们中的某一个人或事。(笑)

投资其实就是尽量地去分析并拆解这个过程,去努力趋近行业的最终解法与真相。

但不得不说,做投资的时候会发现,最终投资人投出的,往往都是最像你自己的人。

亿邦: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冯铮:

我自己喜欢看偏创新的,就是别人没干过我一定要干,我在你不干的时候干,等你们都来干的时候我就是第一。所以我投资的行业不确定性比较大,项目也会更具变化性与前瞻性。

当然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分析方式,我们也会尽量降低失败的概率。但最后你选中了这件事,就要敬畏行业与规则。有时候并不是因为创业者或投资人个人能力有多强,可能真的就是时代趋势成全了这个行业,恰巧你喜欢的、你信的那个概念成了真。

亿邦:会用什么方法去逼近元宇宙的真相,降低试错的概率?

冯铮:

还是有方法的。比如今天回过头来看,我们要分析当年无人值守的核心壁垒、真正的驱动因素是什么?

无人值守当年最大的驱动因素是线下流量成本低,大家可以通过扫码获取用户,柜子放在小区里不要钱。但最后证明这是个伪命题,没有不要钱的流量。大家最后发现所谓的小区流量比街上的还要贵。

所以,我也反思过,如果要成就一件大事,它的驱动因素一定要足够强。如果只是一个很小的驱动因素,比如因为微信可以扫码支付了,我就去投入,这个单一变量带来的持续红利期会很短。早期无人按摩椅每天都能赚很多钱,但当大家都去做的时候,市场很快就饱和了。

我为什么会相信虚拟世界?它几乎涵盖了过去这几年所有高科技变量。AI、虚拟引擎、5G、基站……包括 Apple、Meta 在做的硬件革新。所以,你就能感觉到它应该是一个具有更长应用周期和生命周期的事情。

另一方面,我们要学会以终为始。既要找落地的方向,又要有终局的观念。

为什么 90 年代互联网泡沫会发生?但后来又发展起来?这其中有技术演变的原因,但更多是创业者在危机中不断成长,在危机中找到问题,互相吸收、借鉴,一起完善之前做不好的事情,最终依靠行业整体性,把这个事情做起来。

所以,越是长周期的事情,越需要长期的认知,越需要足够的格局、定力和愿景。不能说今天做了这个,明天又去做那个。亦不能满足现状,例如我率先做出了虚拟偶像,一堆公司和投资人来找我,好开心。不要有这样的心态。

亿邦:技术门槛是不是元宇宙的核心?

冯铮:

(技术)门槛特别高,但不是最核心的因素。

其实会分两类,一类是做基础设施的公司,纯拼技术和引擎的,做各种各样的云端服务。还有一类是偏应用的,比如说打造虚拟人、虚拟空间。

技术是第一步,要逐步克服。在这个前提之下,大家还是要去打磨产品,要去想明白怎么做才能吸引人。比如最近啫喱(一款主打社交元宇宙概念的 App)很火,它的技术挺难实现的,远高于之前做一款移动应用或者电商应用。

今天的虚拟应用,第一,它会加上引擎相关的东西,这是原来传统的互联网创业者完全不具备的、陌生的能力。第二,它对于 AI 的应用也会超过原有的算法推荐。比如说很多虚拟人有动作视觉捕捉、NLP(自然语义处理),整体的难度提升了一个档次。但有时候我开玩笑,想一想,在 20 年前会搞网站的人,其实也挺难的,对吧?

这个世界就应该是做一件越来越难、越来越牛的事情。如果你做了一个很厉害的事,这个事还变容易了,想想看这事肯定哪不对。因此,今天的挑战很有可能是:互联网创业者想去做这个方向,但发现他首先卡在了与引擎相关的技术层面的事情。他很陌生,玩不转。


选择 HARD 模式,超越美国


亿邦:哪些领域能够率先在元宇宙实现应用的突破?

冯铮:

比较近的是 XR(VR/AR/MR)、虚拟人和虚拟体验。融资方面,虚拟人会快一些。它是虚拟世界的核心交互方式,能让外界看到相对实在的落地场景。虚拟体验我觉得是最容易产生爆款的应用。VR/AR 当前有着各种各样的限制,发展的确会相对慢一些,但它是下一代交互的入口,这个也是创业者们必须要突破的方向。

亿邦:虚拟人能够帮助企业带来的增量是什么?品牌企业如何将数字人转化成真正的 " 生产力 "?

冯铮:

虚拟人赛道目前有很多公司都很不错。一级市场的投资选择会更偏向有未来方向的公司。

显然,大家都希望拥抱元宇宙。有些甲方品牌对于虚拟人概念跃跃欲试,但的确还没有到用起来的阶段。所以虚拟人现阶段,就像十几年前大家拥抱互联网,要打造自己的一个官网的心态一样。先要有可视化的东西放在那里。

比如说,谷爱凌如果做了虚拟形象,仅仅是做安踏代言人吗?真正可用的阶段可能是:" 她 " 可以成为安踏的收银员,安踏的健身教练等等,能够做出 AI 交互的行为。

" 啫喱 " 告诉了我们一件事,(虚拟人)非写实不一定不好。只要形象有特色,一样能受到大家的喜爱。

这是一个演进的过程。品牌方也会在这个过程中理解虚拟人的形象是否逼真,或许并没有那么重要。AI 驱动、交互,才是这个行业接下来最应该落地的东西。

亿邦:这是否意味着元宇宙在这个阶段需要甲方和乙方更多的共创?又或者出现一些新的行业和职业成为中间桥梁?

冯铮:

做虚拟建模的人,就是现在的建筑公司。

今天的会展公司,可能将来的工作就是做 3D 建模。当年有一帮人靠给人家搭台子挣钱,今天还会有一群人靠给人做 3D 挣钱。不一定是人人可参与,但我认为它会成为新的核心生存技能。

亿邦:元宇宙永远会出现很多 "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 的问题。比如,没有足够的 VR 铺货量,是不是就没有更多做元宇宙内容生态的动力?如果没有足够好的内容,又没有活跃度,VR 销量是不是也会受影响?

冯铮:

我觉得所有创业都面临这个问题。

我认为在 VR 普及之前,虚拟世界不会成为全民性的需求,毕竟 PC 上的虚拟世界不是一个原生体验。现如今,大家之所以觉得虚拟世界有价值,是因为大家相信将来在下一代硬件设备成熟的时候,今天的这些公司会是状态最好的、最头部的企业。

我觉得 Meta(Facebook)大大加速了 VR 发展。做完硬件(Oculus)之后做游戏,做应用,到现在的办公社交健身,能明显看到 Meta 确实花了大量的资金去培育市场。

Meta 让大家更加确信了 VR 的前景。

亿邦:元宇宙是手机向新终端的直接迁移,还是会出现创新型公司颠覆巨头?

冯铮:

元宇宙这件事周期太长,很多公司缺乏动力。Meta 选择 all in 做元宇宙,从短期的投入产出比来看,肯定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他今天想挣钱的话,应该首先解决广告问题。所以大厂也不是不能干,除非高层上有更大的决心下这个投入。换句话说,巨头投身元宇宙是很有挑战的选择。

那么烧钱就是巨头的打法,鸡和蛋我都有。所以,今天也只有巨头有这个资格一上来就提出做超级大平台的想法。

大厂更多的是用自上而下的方式,比如我先干一个虚拟世界,然后招募合作伙伴进来,但这种态度肯定是不行的。合作伙伴也会问:这个世界我怎么用?

大厂的悖论在于,从一个小的点切入,对他来说,动力不够强。

创业公司的机会就在于如何从细分场景切入,找到那些最早愿意尝试新鲜事物的客户,让大家一起来落地,先把内容做起来。甚至先从一个 to B 的角度,比如会议、音乐、办公或者虚拟售货员……即便是做虚拟会议,创业者也已经形成了很多新的认知和理解。创业者会去探索到底是把虚拟场景做成相亲、培训、还是远程办公?

所以当前虚拟世界创业公司的发展路径是:先从小的切入点做起,为给大家提供价值,然后慢慢打磨团队和技术,随着用户或者设备的成熟,慢慢成长起来。

如果看过去互联网的历史,也没有一上来就做出个 Facebook,做个微信朋友圈。互联网最早是邮件,这个工具它不需要日活。聊天室最早的是也陌生人聊天。直到今天,这些最初的尝试本质上也是一样的。

亿邦:元宇宙留给中国本土的机会是什么?是参照美国模式进行复刻?还是超越 META(oculus)等海外公司?

冯铮:

目前国内绝大多数消费者和创业者没有使用过 Meta Quest,这对行业发展有很明显的影响。主要是对用户和开发者的认知层面,扎克伯格是有愿景的,国内大厂很难有这个量级的投入。

美国有两个特别容易落地的工具,一个是游戏,一个是区块链。我认为,通过游戏带动虚拟体验是 Easy 模式。我们国内对游戏行业持审慎态度,因此选择的是 Hard 模式。

其实,美国头部大公司看得也很深远。比如,微软收购暴雪,是把暴雪看做元宇宙基础设施,而不是简单理解为游戏业务。

所以,国内的行业从业者需要打硬仗,去做更多能够促进社会经济的内容。在这个事情上,短期看很困难,但从长期来看,则是一个特别大的机遇,这样我们才有可能超过美国,领先全世界。


虚拟服装是个大产业 有些创始人不是不行而是不会


亿邦:元宇宙未来商业化的想象空间会在哪里?

冯铮:

有一些可预见的趋势。

比如,从虚拟人的发展看,它可以做内容,将来还可以做客服、做门店导购等。

虚拟服装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不是 NFT 另说),但你要相信将来有虚拟形象以后,很多消费需求会拆分,比如分为舒适性和炫耀性。元宇宙里服装的展示(炫耀)作用一下子就提升了。

此外,有一天我们真的生活在 VR 时代,3D 店铺就迁移上去了。也许将来商品也会有更多的交付方式,比如说 3D 打印。

还有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样的商品适合在虚拟世界交易,这都是大家需要去探索的。如果说互联网本质是信息交互的革命,极大地提升了商品的交易效率。那么,虚拟世界是一个空间传递的变量,那电商还是不是这里面最大的事情,要画个问号。在虚拟世界里还有没有比电商更受益的行业?这也是今天创业者在探索的事情。

每个平台都会成就一类事物,比如说淘宝成就了女装、小红书成就了美妆。在虚拟世界里,什么会成为那个时代里最大的产业,这不一定。

亿邦:这的确是一个大胆的猜想——电商也许不是元宇宙里的主流。但虚拟形象、虚拟商品真的是人们未来的必须品吗?

冯铮:

这是有先后顺序的。先有虚拟空间,然后才有虚拟形象的需求,然后才有虚拟资产的需求。回想过往,早期互联网也是先做信息展示,然后是对接撮合,最后才是商品的交易。阿里巴巴从黄页到淘宝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要成为必需品,首先要破解如何让 3D 展示出来的 " 花 ",比一个 2D 的图片更吸引人?这是从现实世界迁移到虚拟世界的必要条件。

今天你说让我捏个人,然后在上面花 1000 块钱买衣服,我觉得很难。但你想象一下,有一天很多活动是在虚拟空间展开的,比如虚拟办公,这个时候虚拟形象会成为你的刚需,咱天天见对吧?你的虚荣心驱动也好,或是对美的向往也好,就会使你产生购买虚拟商品的冲动。

很有可能元宇宙最大的电商就是做虚拟服装。我非常相信虚拟世界里会出现一个 "LV"。

但是,今天的问题是,因为没有场景,所以大家把它做成 NFT,用来去交易,去炒稀缺性。

亿邦:即便未来虚拟世界很繁荣,但是否仍然有人会觉得不必进入元宇宙?

冯铮:

你说到了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这个世界最后是效率驱动的。

电商是这样,所谓元宇宙也是一样。长期看,它一定是提供了效率更高的解决方案。比如今天我想去成都糖酒会,去不了对吧?将来如果有一个特别好的体验,我带上 VR 就去了,那我就会用。上班也是一样,如果去跟北京上班的白领说,你用了这些虚拟软件,回老家挣一样多的钱,你不愿意吗?

所以,我相信很多东西今天不明显,的确是因为很多东西还没有完全落地,设备的体验也不完善。所以今天更多的是这些早期的尝试者,抱着极大的兴趣和包容心去探索。

长远来看, 元宇宙有这么多核心的科技在支撑,它的效率一定是有提升的。尤其是跟空间相关的事情,效率提升会更加明显。

同理,很多人工智能还很 " 人工智障 ",但当抖音刷到的都是你喜欢看的,你就愿意用了。只要沿着推进社会效率增高,创造价值更大这条主线,就能走得更远。

亿邦:元宇宙是长周期的事情。顺为资本在这个过程中,如何看待回报?如何引导创业公司做正确的选择?

冯铮:

长期的事情也需要有阶段性的成果。创业者首先要成为一家创造价值的公司,相比最终的愿景,这可能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但不能闷着憋大招,20 年以后突然横空出世,这是很难的。

顺为资本在元宇宙方向主要做早期。最重要的还是 CEO 自己和创始团队。如果说能提供帮助及引导方面,我觉得有以下几点:

第一是融资相关的投后服务,包括资金、资源、经验等等支持。

第二是人才方面。因为元宇宙要求复合型的团队,初始团队可能更侧重某一面,而相关核心合伙人,可能会需要我们去帮忙去找一找。

第三是" 心理陪伴 "。这是一个很长期的事情,即便创始人拥有长期愿景,但是过程中,也会因为难以推进而怀疑自己。这时候我们需要鼓励他,如何确信自己所作的道路,如何一起去探索落地的场景,我觉得这些是比较重要的。因为如果投资人非常着急去变现,很容易让公司走歪。你本来在一个很长期的道路上,结果有人说这边有个花,你得赶快摘了,那就很可能走向岔路。我经常跟他们说,要想挣快钱,就不要来干这个事儿,这个行业就不是个挣快钱的事儿。

亿邦:你认为哪种性格或者哪种经历的人可能更接近成功?

冯铮:

首先,创始人一定有比较大的愿景,不会是偏保守的人。

其次,他的能力要相对强一些。今天攒起高复合型团队其实是很难的,你要能搞定 3D、渲染、AI、商业模式,要求核心团队有比较强的行业的积累。所以这个赛道里的优秀创业者反而没有那么年轻。

今天的连续创业者经历是源自互联网,比如电商和社交等等。做元宇宙最大的门槛是离所谓引擎、3D 这些东西太遥远、太陌生了,导致他能力有缺失。更可怕的是因为能力缺失,限制了他的想象力,很多事情会仅凭自己有限的经验否定自己,觉得这事行不通,其实不是真的不行,而是他不会。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3801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