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3 13:37

微博接入TopHolder,数字藏品走向社交化?

来源: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王敏

编辑 | 向小园

注:巴比特获授权转载本文。

火爆的数字藏品,正在“攻入”社交平台。

3月17日,数字藏品资深玩家王子健注意到,大V@天才小熊猫在微博上发布了数字藏品《奔跑》。他关注这一IP多年,当下没有犹豫,第一时间花8888元下了单,“它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王子健下单数字藏品《奔跑》

图源 / 微博

自去年3月,数字艺术家Beeple的NFT作品《每天:最初的 5000 天》拍卖出6900万美金(约4.5亿元)的天价后,NFT在海外彻底“出圈”,热度随之传回国内。艺术家、设计师,还有博物馆都陆续加入到数字藏品的创作中,而且多款数字藏品一经发布瞬间售空。

NFT数字藏品是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唯一标识的经数字化的特定作品、艺术品和商品,意味着,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甚至被视为是当前与元宇宙最契合的发展方向之一。不过,与国外的NFT以加密货币交易为主、支持二次流通不同,国内主流的数字藏品平台,受合规性等因素影响,仅支持人民币支付,而且对二次交易进行了一定限制。

但这并不影响国内市场的热情。数字藏品已经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年轻人们愿意为自己的审美和爱好付费,购买数字藏品;创作者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纷纷发布数字藏品;大厂们前赴后继入局,推出数字藏品交易平台。

大V@天才小熊猫能够在微博上推出数字藏品,是因为,这一天,微博与天下秀旗下的自媒体数字藏品工具集“TopHolder头号藏家”达成合作。TopHolder将作为微博平台唯一的数字藏品官方服务商,支撑其数字藏品业务的发展。

一个是国内头部社交平台,另一个是能链接元宇宙虚拟生活社区“虹宇宙”的数字藏品平台,当真实社交撞上数字藏品,外界好奇的是,这次合作会带来哪些新玩法?又会给数字藏品市场带来哪些变数?


艺术家、文创IP,争相发布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市场风起云涌,没有人想错过这股潮流。

3月17日,看到@天才小熊猫在微博里的TopHolder上发布数字藏品之后,漫画家@大绵羊BoBo就关注到了TopHolder这个平台,得知微博用户可以在上面申请成为数字藏品创作人,当即决定入驻。

@大绵羊BoBo的数字藏品

图源 / 微博

他很快申请成功,第二天上午,便上传了两幅自己的作品生成为数字藏品,定价2999元。“非常意外,不到5分钟,两幅作品都被买走了”。他当晚又上传了一幅作品,隔天上午售出。

此前,@大绵羊BoBo也曾关注过其他数字藏品平台,但迟迟没有行动。直到这次微博接入TopHolder,可以像发朋友圈一样,一键生成数字藏品的操作吸引了他。初步试水获得的即时反馈,更是进一步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我最近计划好好研究其中的‘奥秘’,如果进展顺利,打算专门拿出一部分精力做数字藏品”。

漫画家@大绵羊BoBo并不是第一批在数字藏品市场上尝到甜头的人,毕竟,这个市场的火爆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相关报告显示,NFT市场2021年的交易额达到176亿美元,同比飙升了至少210倍。而在国内市场,诸如敦煌系列等数字藏品一经发布就被一抢而空。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联席秘书长叶毓睿对深燃表示,未来消费的主力军90后和Z世代,出生在物质相对充沛的时代,更注重精神需求,对于前卫、酷炫、有创意、易于分享和社交的产品和服务有付费意愿。当然,也不排除有些用户出于投资心理待价而沽,期待未来在法规允许的情况下有所收益。

据深燃观察,藏家抢购数字藏品,出于三种心态,一是出于对某些创作者的喜爱;二是因为社交需求,一部分人已经把数字藏品看成是一种对身份的认定,是进入某个圈子的“门票”;三是投资、赚钱。

无论藏家是抱着何种心态进入,带来的结果是,数字藏品市场加速火爆,也吸引着不同领域的创作者加入。

在TopHolder平台,艺术与设计、文创IP及IP衍生品、商业原创概念等领域的创作人,都可以申请成为创作者,将自己的作品生成为数字藏品、发布并进行交易。TopHolder与微博打通后,于这些创作者而言,多了一种微博社交资产变现的方式。王子健购买@天才小熊猫的数字藏品,就是后者社交资产变现的典型例子。

截至3月21日,国内动漫IP@鱼太闲定价为3万元的数字藏品《鱼太闲国风插画-圆滑世故》、《鱼太闲国风插画-稳》,都显示已售出。

@鱼太闲的数字藏品

图源 / 微博

数字艺术家梁卫华早在2020年就开始关注海外的NFT市场。无论是传统拍卖行的数字艺术领域布局、大厂的数字藏品平台试水,还是新兴平台的接连出现,他都持续保持关注,并寻找适合的平台择机进入。

梁卫华的数字藏品

图源 / 微博

在去年TopHolder独立运营试水阶段,他就已经入驻,而且在根据数字藏品的流行趋势,及时调整创作风格。在这个平台上,他的数字藏品有的已经卖出了上万元的高价。“第一次微博数字藏品万元出售,我兴奋得一夜未眠”。

最近,微博正式接入TopHolder后,截至3月21日,梁卫华已经发布了十几幅数字藏品,并且都显示已售出。

有人已经吃到了第一块蛋糕,也刺激着国内越来越多的拓荒者进入。尤其是文创IP以及IP衍生品相关的从业者,更是看到了数字藏品在IP运营领域的潜在价值。

融创文化旗下潮流IP创制平台GoodsgooStudio一直在寻求潮流IP和数字艺术的结合,感知到数字藏品踩上风口,便在今年春季展开合作,打算入驻TopHolder。

其主理人Jamie Zeng表示,“数字藏品已经成为了年轻人表达生活态度的一种方式,而消费者收藏IP的形式总有意想不到的市场。要做新形态的IP运营,就不能错过这股潮流。”因此,平台正加速推动旗下IP与数字藏品相结合,将为旗下白日梦想家AZZZA(亚萨)和Y2K舞担KILKIRA(奇奇拉)两个IP发型限量数字藏品头像。

融创文化潮流IP平台Goodsgoo旗下AZZZA(亚萨)和KILKIRA(奇奇拉)即将发布数字藏品头像

Jamie Zeng提到,数字创意产业正处于快速发展的轨道中,年轻人的付费意愿将越来越强。当数字藏品具备一定稀缺性,并能触发共情,就会找到目标消费者。

他把数字藏品和盲盒放在一起讨论,“年轻人购买数字藏品,就如同买盲盒,是一种情感体验消费行为。当盲盒频繁出现在社交圈,年轻人就开始将盲盒作为某一圈子的身份认证,数字藏品也是如此。”


创作者涌入,图什么?


微博接入TopHolder背后,还代表着数字藏品社交化的大趋势。

两个平台联合,最直接的带动是,数字藏品的准入门槛降低了

从创作者角度来看,TopHolder上线微博后,能够让更多红人创作者成为数字藏品创作者。截至3月17日,已经有数百个IP机构、红人创作者、专业艺术家,申请成为数字藏品创作者。

从藏家角度而言,长期活跃在微博的年轻人,借着数字藏品这种形态,多了一种表达个人声音的形式。数字藏品起初是在币圈和艺术圈掀起热潮,当国内的头部互联网公司陆续入局,数字藏品正加速走向大众化,成为年轻人新的社交密码。Jamie Zeng还提到,微博为数字藏品的消费提供了应用场景,比如数字藏品未来或可一键设置为微博专属头像。

作为资深玩家,王子健判断一款数字藏品是否值得购买时,会衡量两大因素:一个是发行者的IP和影响力足够大,另一个是发行的平台要靠谱。他认为,只有符合这两个因素的数字藏品,才具有收藏和投资价值。

站在创作者角度,平台本身的影响力和实力,是首要关注的因素之一。

梁卫华将微博、TopHolder,与国内其他数字藏品平台对比发现,在其他平台发布数字藏品,往往更靠创作者个人的影响力,平台能聚集的流量有限。

微博作为国内最有影响力的社交平台之一,截至2021年12月,月活跃用户量达5.73亿。在微博具有公域属性的开放式广场中,数字藏品可以被更多人看到,有机会进一步出圈。

而TopHolder在数字藏品界有一定积累。据此前公开报道,其作为齐白石数字藏品的授权平台,曾在今年1月份携国画大师齐白石的原作《群虾图》首个社交化数字藏品,在上海嘉禾首届冬季拍卖会竞拍,最终以 30 万元落槌价成交,这是传统水墨作品迈向数字艺术的一个里程碑式突破。

TopHolder背后的天下秀更是深耕红人经济多年,其发布的元宇宙虚拟生活社区“虹宇宙”(Honnverse),通过高度开放的内容平台与应用平台,为红人、IP等内容创作者提供高度自定义的虚拟场景编辑入口及社交化的展示空间,也为C端用户提供了沉浸式互动社交的新空间。

此次合作后,微博、TopHolder、虹宇宙三个平台已经实现打通,对于创作者和用户来说,可以打通真实社交和虚拟空间,跨平台进行数字藏品的创作、展示和交流。

入驻平台前,数字藏品创作者还会考虑自己在平台上的号召力。

一位数字藏品创作者指出,要想藏品持续被买单,必须要在平台上进行个人IP运营,吸引目标粉丝群体。

有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微博1万粉丝以上的创作者达135.5万人。这意味着,微博上有足够数量的潜在创作者,他们在微博的粉丝和个人影响力,都可以转化成数字藏品世界里的社交资产。

多位从业者对深燃分析,微博与TopHolder的合作,在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下,以数字藏品强化了微博平台创作者的版权保护。

社交平台内容的版权问题,长久以来困扰着不少创作者。现在发布在微博内TopHolder平台的作品,上链成为数字藏品后,就被赋予了独一无二的编码,确保了唯一性和真实性。

这背后,是TopHolder母公司天下秀在区块链层面的技术积累。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8年,天下秀就成立了区块链价值实验室,已自主研发包括软件、硬件、SaaS等在内的多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服务项目,并在2020年发布了首个区块链数字经济艺术价值应用解决方案Hashii Art,完成了全球第一件区块链全链路艺术品交易。2021年,虹宇宙正式上线,也是天下秀区块链技术的显现。


数字藏品撞上真实社交,想象空间有多大?


盯上数字藏品生意的,远不止微博和TopHolder。

自去年以来,伴随元宇宙概念热度持续攀升,从业者们也逐渐明白,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还非常遥远,但这并不影响玩家布局数字藏品,因为其在元宇宙世界代表着数字资产和身份象征。

《元宇宙超入门》一书的作者方军对深燃表示,“现在的数字藏品,尚不是下一代互联网的最终状态,但是迈向未来的关键一小步”。《2021元宇宙产业发展白皮书》指出,数字藏品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是元宇宙中数字资产凭证的一种表现形式,将随着元宇宙的发展逐步演进,商业机会巨大。

去年年中,就有海外社交巨头发力NFT,国内数字藏品平台也随之兴起,尤其是过去两个月里,多家公司接连推出数字藏品平台,“就像‘百团大战’一样,竞争愈演愈烈”,多位数字藏品从业者认为,现在整个市场处于上升态势,未来将有更多平台出现。

大大小小的平台,都盯上了数字藏品。方军分析,大平台布局数字藏品,大体有三个方向:第一种是建立独立的类电商平台,由平台方组织发行并售卖或赠送,这是当前国内的主流方向;第二种是用户将持有的数字藏品引入社交平台,比如推特允许用户验证所拥有的NFT头像或数字艺术藏品,并以六边形独特显示;第三种是社交平台允许自身平台的用户进行作品确权、生成数字藏品。

他认为,微博与TopHolder合作,属于第三种方式,提供了便捷的工具,让创作者用户确权内容作品、生成数字藏品。Meta(原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最近表示,旗下Instagram即将支持NFT功能,也被外界猜测为其将以第三种方式推进。

涉足的方式各异,目的也各不相同。对于微博和TopHolder而言,入局的原因之一在于,数字藏品对平台内容生态的利好。 

叶毓睿对深燃分析,微博与TopHolder合作布局数字藏品,是一次突破性的探索,有助于线上社交立体化和场景化、关系资产化,可以吸引早期尝鲜者和未来消费的主力群体。同时,双方也将增加现有用户的粘性,通过创作者驱动,帮助有创意的用户成长为细分领域的作家、艺术家或KOL,形成一个包含PGC(专业生产内容)+UGC(用户生产内容)的多层次、多元化的内容生态。

“未来是创意经济、体验经济大爆发的时代,用户不再满足于只做一个旁观者,希望带动身边的朋友,进行更深层次的参与和互动,获得更多成就感。长远来看,关注、点赞、转发、打赏、再创作等也是一种影响力和生产力,将促进数据做为生产要素的发展,也是数字经济发展在To C领域的有益尝试。”叶毓睿说道。

方军认为,尽管目前TopHolder平台上初步支持的数字藏品,主要是图像类艺术品,但在一个社交平台内,能够创作包括专业级的图片、视频、文字在内的优秀创作者,是最大的资源,对他们的作品确权、生成数字藏品及允许合规的流转,将可以推动内容生态的繁荣。 

据官方介绍,TopHolder未来也将推出视频、音频生成数字藏品的功能。

必须要说的是,数字藏品发展背后,机会与风险并存。

叶毓睿提到,过去一年多,国内数字藏品市场处于野蛮生长的态势。绝大多数数字藏品的发行,造就了单次热点事件,但是后续乏人问津。

不少行业观察者表示,当前正处于市场的早期阶段,一些玩家抱有投资和赚钱的心态,数字藏品市场存在一定泡沫,有价格与价值不符的情况。

“在元宇宙世界里,信用即资产,较早透支信用容易失去发展机会。对于市场发展,要有耐心,不可过于功利性地追求短平快。”叶毓睿提醒道。

在他看来,未来1-3年内,国内的数字藏品市场将百花齐放,但也有可能很多平台只是昙花一现,具有一定专业性、玩法新颖的平台才能跑出来。

“只有生态更大更广、交易更加透明、操作更便捷以及性价比更高的专业平台或公司,才能在日渐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他说,未来,数字藏品围绕着身份或圈子有一系列的活动或优惠,甚至还有收益,才能可持续发展。

*题图来源于@TopHolder头号藏家。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3794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