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7 17:12

进击的虚拟人:元宇宙中的虚拟化身与花样“NPC”

元宇宙的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们在元宇宙中与世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的关系?

从目前市场上升温最快的虚拟人中,我们或许能找到一些答案。

如果物理世界的人类以国家、种族、皮肤颜色来划分,那元宇宙中的数字人的划分又是另外一种形式,比如有身份的虚拟人——虚拟化身和虚拟IP,没有身份的虚拟人——各式各样、承担不同角色和功能的“NPC”虚拟人。


虚拟化身:元宇宙中另一面的“我”


“化身”一词源自梵文Avatar,2009年获得票房巅峰的美国科幻电影《阿凡达》的英文原名即Avatar,玩游戏的人群对虚拟化身这个概念并不陌生,在不同的游戏中每个人拥有不同的虚拟化身,还能根据个性特点购买相应的服装(皮肤)和道具。慢慢的,虚拟化身从游戏逐渐渗透到别的领域。

除了游戏领域外,对虚拟化身这个物种最敏感的是手机厂商,还有一些大家熟悉的社交软件。自苹果手机后,虚拟化身的能力目前在手机厂商来说已经是标配,社交软件也在逐步叠加虚拟化身的功能,慢慢也会成为社交标配型产品。

各行业对于虚拟化身的需求主要来自于Z世代对互联网个性化身份的需求,与以往我们使用的平面头像不同,虚拟化身能够更立体地展示人的脸部等个性特征,决定了人类个体在虚拟世界的独一无二,在交互过程中能够提升真实感。目前,相芯科技的虚拟化身技术在业内收获了大量口碑。相较于以前比较复杂的程序,现在仅需一张用户的人脸照片,就能根据用户的形象特征,对配饰资源进行适配,生成与之相似的3D虚拟形象,并且可以驱动它。

从资本市场来看,也发现了一些风向。2021年国内虚拟人赛道最大的两个融资都来自于社交领域。一家是IMVU,是一个3D虚拟人物的社交平台,其实2004年就已经成立了,上一轮融资还是2008年。但由于疫情后“社交”和 “娱乐”的双重需求增强,因此去年他们又赢来了新的融资,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个行业到了一个新的机会点。另一个公司就是Gennies,做用户自定义的虚拟化身系统的公司,去年融资了6500万美金,成为了这个赛道去年融资金额最高的公司。

相芯科技作为技术向的创新型企业,也受到资本的青睐。前文提到本年度最大的两个融资是运用虚拟化身技术的两大公司IMVU和Gennies,本身都是To C的,公司体量大,技术沉淀多年,但如果普通的B端企业想在自己的产品中运用到虚拟化身技术,就需要极高的门槛,不仅需要世界一流的技术团队,还需要很高的资金投入和时间积累。因此,基于这样的现状,像相芯科技这样做虚拟人核心技术的公司,也在近几年的商业落地过程中,赋能了越来越多的行业低门槛快速地运用虚拟化身技术。比如像安卓头部的一些的手机厂商,一些知名的汽车品牌,近几年很火的社交软件等,那些好玩的虚拟化身产品背后的技术就是由相芯提供的,相芯科技希望能够给客户提供安卓生态下最好的虚拟化身产品。

相芯科技的智能虚拟人


虚拟IP:新旧文化冲突下的宠儿


随着去年各类虚拟人走红网络后,公众开始关注超写实类虚拟人的新IP。在更早的时候,比较流行初音未来和洛天依那样的虚拟人。

虚拟IP的商业价值已经得到了充分验证。最为知名的虚拟IP 美国的Li Miquela 2020年收入超千万美元,而在国内,上线3天涨粉230万,首发视频超过250万点赞,柳夜熙一夜走红。除去传统的偶像渠道外,直播、短视频成为虚拟IP的重点发展市场。代表IP包括美国主播CodeMiko,B站网红鹿鸣、日本Imma。

整体而言,虚拟IP相对于真人IP,解决了品牌方对特定IP长期稳定持有的问题,以偶像、虚拟网红为核心场景,在直播带货、品牌代言等领域均有所发展。相对真人IP可能出现各类突发事件,收费昂贵、品牌方难以积累自有流量的问题,虚拟IP由于可以依托机构进行运作,人设稳定,可高频次产出品牌内容。此外,由于我国的短视频和直播业态正在迅速发展,面对高频次、碎片化且实时的内容运营需求,虚拟IP更能适应这一趋势。

相芯科技的虚拟数字人引擎也在为打造超写实的虚拟偶像提供全方位的技术支撑。去年九月,相芯联手次世文化出品了国风虚拟偶像“南梦夏”,无论声音、语言、表情、动作都具备了真人的质感和交互能力,实现了影视级的动态效果,目前已签约瑞丽杂志,跟白象等品牌开展了代言等合作。

虚拟偶像南梦夏

这种表演型的虚拟偶像、虚拟明星和虚拟KOL等,也是为了满足新消费群体文娱的趋势。


智能虚拟人——不同行业的花样“NPC”


有身份的虚拟人,无论是虚拟化身还是虚拟IP,重在社交与表演。而在落地应用中,To B的具备更多功能服务型的虚拟数字人也在飞速发展中。

服务型虚拟数字人是指借助计算机图形学、图形渲染、动作捕捉、深度学习、语音合成等技术打造的,具有一定社会服务性功能的虚拟人物形象可提供日常陪伴、业务指引、新闻播报、学习培训等多样化服务需求。

服务型虚拟数字人区别于身份型虚拟数字人的一大核心要素在于其可利用深度学习模型,驱动呈现自然逼真的语音表达、面部表情和动作,还可通过预设的问答库、知识图谱,实现与现实世界的交互,原本需要真人但可以标准化的工作,都可以用服务型数字人代替,所以促进各行业存量市场的降本增效,提高了以往简单模态服务场景下的客户体验。

目前相芯的服务型虚拟人已成功应用至传媒、金融、电商、汽车、智能家居等行业提供了智能虚拟人解决方案,主要以虚拟主播、智能客服等形态出现。

金融这块最典型的客户是银行。银行推出数字人或者说数字员工,首要的诉求是考虑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等功能。银行业务大部分的流程是自动化的,标准化的,但是占用了大量人力,银行希望运用数字服务代替大量人工重复的工作。数字员工可以避免精细化工作中的人为错误,缩短反馈时间。当然,也有一些银行做数字人是出于品牌考虑,为了吸引更多的年轻客户的关注,他们会采用更加时尚前沿的数字人来作为企业的代言人。

汽车行业在虚拟人方面的布局其实在两三年前就开始了。如果说,在未来的整个汽车形态中,座椅是简单的床,车窗和桌面都可以变成显示屏,借助屏幕用户就可以自由地在现实世界与元宇宙世界中来回切换。智能座舱作为汽车智能终端的核心硬件之一,近年来实现了高速发展。依托智能座舱,一系列元宇宙场景也不断涌现。比如跟相芯合作的车企,在上汽荣威RX5 MAX、荣威ERX5 MAX两款车型上,用户可以借助APP创建虚拟人物,并可以手动调整脸型、肤色、发型、装扮和其他变量,打造独元宇宙中独属于自己的数字化身。

目前,已有数家知名汽车企业与相芯科技联手打造了不同形象、具备不同功能的汽车虚拟助手,这些助手正在跨越虚拟世界,在现代人的第二个家中成为用户的“家人”,与他们一起创造美好生活的未来场景。

除了金融和汽车以外,包括政务、党建等都有不少相芯服务型虚拟人的用户。

相芯科技的智能虚拟助手

尽管虚拟人已经呈现“百花初绽”的状态,但虚拟人的技术门槛其实很高。从外形、声音,内在的逻辑与交互方式,虚拟人正在朝“全特征类人化”发展。

从游戏和娱乐开始,虚拟人已经逐渐在融入我们的生活,当虚拟人在学习、工作、生活、服务等各个领域中成为人们的助手与伙伴时,它们与人类就成为了共生关系。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3668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