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6 14:35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上)

编者按:要说去年技术圈最火的词是什么,很多人也许会想到“元宇宙”(metaverse)。当然,这场火要归功于Facebook(Meta)。但是,这个词不是Meta发明的,Meta也不是最早的入局者。最早的入局者之一来自阿根廷,在Meta掀起的元宇宙热带动下,过去一年,这个虚拟世界的用户数增长了 3300%,市值一度达到了 120 亿美元的峰值。它有可能被证明是 Meta 放眼长远的野心最有力的挑战者。本文就来探究Decentraland这个元宇宙的先行者。文章来自编译,篇幅关系,我们分五部分刊出,此为第一、二部分。


可执行的建议


如果你只有几分钟的空闲时间,以下是投资者、运营商和创始人应该了解的有关Decentraland的信息。

  • 元宇宙(metaverse)只有一个。虽然热词的含义经常会延伸到不同的配置,但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元宇宙就是互联网,只是升级了,好适应空间体验。
  • Decentraland 的世界正在迅速扩张。过去一年, Decentraland用户数增长了 3300%,而且代币价格涨幅更大。为此,他们至少部分要感谢马克·扎克伯格。
  • 虚拟财产也可以赚真金白银。像Decentral Games 这样的项目证明了,在“元宇宙”里面是可以赚钱的。这家初创企业在Decentraland经营着很受欢迎的赌场。这吸引到了把这当作一回事的开发者,投入了数百万美元来开发。
  • 数字城市的行为与实体城市不同。虽然我们已经习惯了城市变化的缓慢,一砖一瓦地砌,一栋接一栋地起,但虚拟大都市可以按照不同的规则去玩。随个人活动而变的“动态土地”只是例子之一。
  • 我们才刚刚开始。尽管像Decentraland这样的项目已经拿到了很高的估值,但从向更具表现力的数字体验的长期转变来说,感觉我们好像还处在最初的阶段。创造出一个具备持久深远吸引力的世界需要时间。


引言


1905 年,连接盐湖城和洛杉矶的铁路建成。这条铁路会穿过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在中途站这一地位的推动下,小镇拿到了 110 英亩的土地,并正式确立了自己的城市地位。这个地方叫做拉斯维加斯

在接下来那几十年的时间里,拉斯维加斯确立了自己作为繁华大都市的地位。这个地方开始吸引投资——首先是黑手党的,后来又有一些更体面的来源——并确立了自己作为全球标志性旅游目的地的地位。2000 年的时候,它的人口接近50 万,成为美国在 20 世纪成立的最大城市。 2019 年,拉斯维加斯的 GDP 站上了 1310 亿美元的高峰。

还健在的人,有的可能还记得,作为城市的拉斯维加斯最初那几十年是怎么样的——那种脱颖而出之前的感觉。你能感觉到机会吗?你能闻到钱的味道吗?

如果要我猜的话,我想这跟走进Decentraland的感觉类似。尽管游戏的色彩比较俗丽,图形界面还是九十年代的风格,但这个搭建在区块链之上的“元宇宙”与美国的“罪恶之城”有着相似之处。这里有布满绿色毡桌的赌场、奢华的艺术画廊、肮脏的酒吧、凭票入场的夜总会,以及与世隔绝的妓院。里面既有当地人在做自己的生意,也有或者是来看一场音乐会,或出席会议,或者只是为了好玩的“外地人”。

Decentraland 的注册用户数大约有 800000,这里的“人口”已经超过了拉斯维加斯。根据其现任首席技术官的说法,2020 年 12 月至 2021 年 12 月间,Decentraland 的“城市”已经扩大了 3300%。这个数字还不包括大约 70% 的“客人”访客,因此没有记录在系统内。

Decentraland 的代币 MANA 反映了这股热潮。与去年相比,其价格上涨了 4100% 以上。在撰写本文时,该项目完全稀释后的市值为 65 亿美元。

那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么惊人的增长以及价格飙升呢?

这要看你问的是谁。我对话过的一些消息人士指出, Decentraland 的表现停滞不前,日活用户数很低,这表明该项目的估值与其说是反映的是特定优势,不如说是反映了马克·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关注。其他人则认为, Decentraland 的市值被低估了,一个融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大型社交网络、一座繁荣的商业城市,以及一种新型“空间”互联网门户于一身的项目,其价值应该不会这么低。

在今天的文章里,我们将探讨这些不同的观点,并解开部分令该领域充满活力的趋势。我们会谈到:

  • 元宇宙。关于一个被滥用和误用的热词,我们要给出一个具体的定义。
  • Decentraland 的起源。这个虚拟世界诞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黑客之家。它是加密货币创新的温床。
  • Meta效应。 Decentraland遇上了大规模的牛市行情。从很多方面来说,它都要感谢扎克伯格。
  • 奇异旅程。在Decentraland上面你可以做什么?我们会提供一个屡屡野蛮,偶尔奇妙之地的导览。
  • 城市之下。 Decentraland不仅仅只是个虚拟游戏。它还是一种代币、一个社区和一套治理体系。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东西可能会变得更加重要。
  • 估值棘手。部分人认为Decentraland 的财产将成为全世界最有价值的财产。但数字房地产以及支撑它的项目你该如何估价?
  • 多样未来。新的虚拟世界正在进入市场,在创新这个概念本身,并蚕食Decentraland 的地盘。预期会有更多的迭代。

本调查结束时,对于这个行业的潜力,以及Decentraland成为本世纪最大城市的机会,我们将会有深刻的了解。


什么是元宇宙?


“metaverse”这个词的定义很快就会被混淆。很容易把《第二人生》、《堡垒之夜》以及Roblox 等体验看作是这一概念的不同版本。这条路线可能会让你突然怀疑,是不是任何一款大型在线游戏或协作工具都符合它的定义。《魔兽世界》是元宇宙吗?Slack呢?这条路会走向疯狂。

时代

也许是为了对冲这种模糊性,有人提出了一些有趣的替代方案。Shaan Puri是一位创业者兼创作者,他认为元宇宙是一个时代——当“我们更看重数字生活而不是物质生活”的时刻。尽管煽动性十足,但要满足Puri 的标准,不需要任何技术变革。按照这个衡量标准,很多数字原住民可能都有理由相信,自己已经居住在虚拟世界里面了,他们最好的朋友都散落在 Discord 服务器上面,其主要资产都是虚拟货币的形式。对一些人来说,数字生活已经超越了物理存在。 “元宇宙时代”的元年从何算起?——当全球 51% 的数字生活变得更有价值的时候?还是100%?真的无非就是所有人都变得极致在线(Extremely Online,指深度沉浸的互联网文化之中的人)的那一刻吗?

Puri (刻意)的重新校准删掉了一点太过基本的东西:地方。在科幻小说《雪崩》里,作家尼尔·斯蒂芬森描绘了一个由一条长达 66553 公里的街道组成的虚拟世界,街道周围是各种不同的景点,可通过类似 VR 的头显访问。虽然词语不需要忠实地保留原义,但“元宇宙”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在于它可以让用户就像真的体验那样吸收虚拟体验。空间和化身不是附带而来的。 Puri 诱人而独创性的提法值得拥有自己的命名。他的定义描述的是“实体反转”(physical flippening)之类的东西。 (这个词也挺好听的,是吧?)

空间互联网

这个是我能找到的最好、最简洁的定义,来自于虚拟现实的先驱、“虚拟现实建模语言”(VRML )的创造者Tony Parisi。Parisi概述了七条“公理化”规则,总结如下:

  1. 只有一个元宇宙。没有多个“元宇宙”。《堡垒之夜》与Roblox不是互相竞争的元宇宙,而是有朝一日可能存在于更大的元宇宙里面的“虚拟世界”或“游戏” 。Parisi提倡,我们应该像用“互联网”一样用“元宇宙”这个词。
  2. 元宇宙是大家的。根据Parisi 的定义,元宇宙无处不在,具有全球性。因此,他指出元宇宙必须广泛可用,可解释。用起来不应该太贵,也不应该太深奥。
  3. 没人能控制元宇宙。尽管有公司会努力控制元宇宙,但Parisi认为注定要失败,因为没法满足所有可能的用例。去中心化能让创作者更好地击退垄断。
  4. 开放的元宇宙。 Parisi主张,元宇宙应该建立在公共标准之上,就像互联网产品一样。可能需要建立新的标准,迁就更为 3D 优先的环境。
  5. 元宇宙独立于硬件。尽管虚拟世界大部分内容都将以 3D 的形式呈现,但沉浸感不一定就是必须。 Parisi预期 3D 虚拟产品”也可以通过 2D 屏幕访问。
  6. 元宇宙是个网络。元宇宙不是一个单一的程序,而是一个可以遨游与互动的庞大信息网络。用户可以在这个平面上互相交流、交易和消费。
  7. 元宇宙就是互联网。这个概念与Puri的提法一致。Parisi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互联网会演变成元宇宙。不过,动画的特质不在于数字价值超过了物理价值(尽管数字生活肯定会变得更丰富),而在于互联网的开放性、协作性带来的新体验和技术。

虽然Parisi 的阐述更为细致入微,但这里的概述突出了核心元素。在他那篇文章的结尾处,有一句话本身就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独立定义:

元宇宙就是经过增强和升级的互联网,可持续提供 3D 内容、空间化组织的信息与体验,以及实时同步的通信。

这个定义感觉清晰明了,易于理解,又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去发挥创造力。元宇宙就是互联网,适合支持更全面、多维度的体验。

有趣的是, 在开始我们的谈话时,Decentraland 现在的领导Agustin Ferreira指出,他觉得这个词用在该项目上并不合适。

“我不太喜欢元宇宙这个词。这不是我们正在开发的重点。”相反,Ferreira提倡用“空间网络”或“沉浸式网络”来定义Decentraland。

那么,Decentraland不是元宇宙,至少按这个标准来看不是。但它所开发出来的技术、唤醒出来的社区,以及所积累的资本,在将我们当前的网络朝着那个未来转向的过程中,这些都可能发挥关键作用。这种令人目眩的责任,却源自一个不那么起眼的发端。


第二部分


起源:世界的建设者


顾名思义,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巴勒莫好莱坞(Palermo Hollywood)区,以其电视工作室与制作业务而闻名。但还在加密货币某些最大型的产品里,它还扮演着主角的角色。

2011 年,Manuel Araoz还是 ITBA (布宜诺斯艾利斯理工学院)的一名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这所大学被称为“阿根廷的 MIT”。在上密码学课程时,他找到了中本聪谈比特币的白皮书。过去二十年,阿根廷可以用经济动荡和货币迅速贬值来形容,这让中本聪的话有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力量。Araoz惊呆了。正如一篇讨论Decentraland的博客文章所报道的那样,他指出:

这篇论文看起来很有趣。但是当我分享给教授时,他们把它当作无稽之谈,置之不理。我却认为这项技术可以改变世界。

Araoz开始试着在这一新领域刻下自己的划痕(编者注:乔布斯当年说要给宇宙刻下划痕,一般作“改变世界”之意),推出了了“Proof of Existence”(POE),自诩为“有史以来第一个非金融区块链应用”。 POE 扮演的是公证人的角色,通过将加密的“摘要”添加到区块链里面,并打上时间戳,任何人都可以“证明”文档的存在。就像网站本身所指出的那样,这是“第一个可让你公开证明自己拥有某些信息,又不需要透露数据或你本人信息的在线服务”。

Araoz还加入了BitPay ,当时是一家比特币支付企业。作为技术主管,他的职责包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设分支机构。他在巴勒莫好莱坞选了一栋两层楼的房子(编者注:从BitPay离职后他继续租了下来,这个地方后来被叫做Voltaire House)。

伏尔泰之家(Voltaire House)

粉色为伏尔泰之家所在的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巴勒莫好莱坞区

BitPay工程师、来自ITBA 的朋友,再加上其他早期的加密货币迷,Voltaire House这栋建筑迅速成为深度思考者的聚集地。在为本文准备素材时,我跟那里的几位前居民以及访客进行了交谈,其中就包括身为Decentraland创始人之一Esteban Ordano 。他回忆了这个地方之所以与众不同的部分原因:

大家都是在家工作,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就技术、科学、政治展开深入的交流。这是一段美好经历,一个可以畅所欲言、一起学习的地方。

“伏尔泰”们

不仅有哲学思想,这群“伏尔泰”还寻求将想法付诸行动。这个黑客之家的住户做出了加密货币其中一些最有趣的早期实验以及经受住考验的基础设施。包括:

  • OpenZeppelin。在 DAO 被黑之后, Araoz与人共同创立了智能合约审计公司OpenZeppelin 。现已成为该领域的标准,得到以太坊基金会、Brave、 Coinbase 、Compound 等的背书。
  • Streamium。虽然已不再活跃,但Streamium是Araoz与Ordano的一项很有野心的尝试,想做一个web3版的Periscope竞争对手。他们平台的主播是通过比特币小额支付拿报酬的。
  • Nomic Labs。Nomic是 Hardhat 的开发者,而Hardhat是个以太坊开发环境,Aave、Sushi、Uniswap、Celo、Aragon 等团队都在用这个环境。公司由Franco Zeoli与Patricio Palladino共同创立。
  • Muun。这个自我托管的比特币钱包用的是Lightning Network,因为使用方便,设计流畅,似乎颇受赞赏。Muun的创立者是Dario Sneidermanis(Decentraland的核心开发者)。
  • Big Time Games。Big Time Games是运行在区块链平台上的多人 RPG游戏(虽然还没有正式推出)。用户可以像买地块一样购买虚拟的“空间”。创立者是 Ari Meilich, Decentraland 的创始人之一。

甚至在考虑要做自己最成功的创作之前,这群伏尔泰帮就已经有不小的影响。

新大陆

2015 年,Voltaire House的居民出资购买了一台 HTC Vive。 VR 设备让他们看到了空间体验的潜力。Ordano称之为觉醒时刻:

当我第一次邂逅了沉浸式 VR 体验时,就像第一次听说了区块链那时候的感觉。我觉得,就可能性而言,我们只是触及了冰山一角。

Ordano开始跟 Manuel Araoz 、Ari Meilich以及Yemel Jardi一起,讨论建立一种新型的区块链环境的可能性。他们早期的对话就有Voltaire那种天马行空、充满哲思的氛围。在我们的交流当中, Ordano是这样描述的:

我们当初的想法是:“怎么才能建立一个透明的,由区块链驱动的模拟世界?”这只是个思想实验,而且基本上不切实际,但“3D 空间的所有者可以决定在那个宇宙的那个地方有什么”的想法开始说得过去了。

跟他这一代的其他很多人一样, Ordano也是玩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MORPG)长大的。尤其是,在接触了 Argentum Online (Ultima Online针对阿根廷市场推出的免费开源版)之后,他深受鼓舞,开始从事编码工作。当他和同事思考建立虚拟世界的可能性时,这些经历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Ordano指出,他们还受到力 Linden Lab 开发的虚拟世界《第二人生》(Second Life)的“极大启发”。

按照Ordano的说法,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他们四人的想法慢慢成形,屡屡回到建立“一个完全透明的‘游戏’/体验,一个开源并受社区监管的东西”这一想法上。一种新型的虚拟世界,一块去中心化的大陆。

他承认,只有 “疯子”才会接受这样的挑战。在最有利的情况下,开发 3D MMORPG 也是极端困难的。但是想在浏览器上面做,而且要开源,具备点对点服务器架构,利用的是一个不成熟的区块链生态体系?这太疯狂了。在被问到大家对他的创作最大的误解是什么时,Ordano给我发了这张模因图:

来源:Esteban Ordano

他们的团队没有被吓倒。从 2016 年开始,该团队开始开发“Decentraland”的“青铜时代”(Bronze Age)版,其实质是被分割成一片片土地的3D 世界。

Decentraland

2017 年 3 月,他们把青铜时代部署到一个测试网络上,一个供测试用的替代区块链。是时候推荐给世界的其他地方了。

千万美元与MANA代币

团队推出测试的几个月后,他们发布了一份勾勒愿景的白皮书。虽然里面没有明确细节,但白皮书表示,要建立一个可遍历的,由社区管理,以链上经济为特色的世界。这个王国的地域被划分成一块块的土地,相关详细信息则存储在“基于区块链的分类帐”上。这些 NFT(在白皮书发布的时候这个术语还没有普及)可以通过Decentraland 的特有代币“MANA”获取。在这个虚拟世界内的商品和体验,用户皆可以买卖。预期的用例包括广告(比方说虚拟广告牌)、社交互动以及数字藏品。值得注意的是, Decentraland 的白皮书发布的时候,OpenSea都还没有推出,甚至CryptoKitties都还没有掀起热潮。

2017 年 8 月 17 日, Decentraland开放 ICO,希望能筹集 86206 块以太币,或 2600 万美元。在不到 35 秒的时间之内,开放的配额就被抢购一空了。虽然这为Decentraland的开发凑足了弹药,成交了2000 笔买单,但很多人被冷落了,对大单交易抢购了太多份额感到沮丧。一个叫做“ico.info”的组织筹集了一千多人的资金,最终拿到了近 21% 的配额。

在这次众筹中,有群人拿到了一大笔地产——据消息人士估计,他们目前拥有Decentraland约 0.3% 的土地。我跟替他们管理这片土地的人交谈过。据他们的回忆,Araoz 的参与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鉴于他在OpenZeppelin 赢得的名声,大家都知道Araoz是 “OG”(Original gangster,老炮)级的人物。除了团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以外,大家对项目的远见卓识也很有共鸣。该消息人士表示:“他们的愿景非常广阔,雄心勃勃,有了Araoz的参与,我相信他们是可以做到的。”

Fabric Ventures的 Max Mersch也有类似的感受。他是Decentraland 除了家人朋友之外的第一个“外部”投资者。2017 年,在看了他们的介绍后,项目的核心团队令他印象深刻:

在当时,团队成员包括 Ari Meilich、Esteban Ordano以及 Manuel Araoz……这是阿根廷一群工作狂,加密圈的老炮,他们主要在 Voltaire House 一起工作、编码和生活。日复一日。他们为此而生——那时候,加密货币和元宇宙远还不像今天这样被炒得那么火。

打开大门

那些有幸在 ICO 买到土地的人,暂时还不能用来做太多的事情。作为一个适用的虚拟版,这个世界仍处在建设的 alpha 阶段。与此同时, 2018 年,Decentraland推出了软件开发工具包(SDK),开发者可以利用该SDK来创建虚拟“场景”,然后部署在地块上。大概在同一时间内,为平台交易服务的 “LAND Marketplace”上线。截至 2019 年底,这个交易市场处理的MANA 交易额已达1660 万美元。现如今,该市场提供的 NFT种类更加丰富,其中包括了数字化身的“服饰”(Wearables)和“名字”(Names)。

2020 年 1 月, Decentraland终于向公众敞开它的世界之门,用一场大规模的寻宝活动,提供赢取CryptoKitties 、 Axies以及代币的机会,拉开了新世界的序幕。

用户开始聚拢到这个平台上,尽管这个世界的表现和活力还不怎么样,月活总用户数(MAU)仍然相对较低。2021 年初时, Decentraland的 MAU 大概在 20000人左右,随着加密货币热的到来,这个数字开始涨出了加速度。到了第一季度末,MAU 就翻了一番多,超过 50000。在那年的春季,这个数字徘徊在 60000 到 80000 之间。到了秋季, MAU 开始进一步增长,达到了 140000。

然后,发生了一些事情。

Meta效应

在 Facebook 的 Connect 会议上,马克·扎克伯格用回顾线上表达的历史开始了他的演讲。当进入主旨演讲的这个主题时,他说:

未来的平台与媒体会更加的身临其境——成为具身化的互联网,你就置身于体验之中,而不仅仅是看着它。我们称之为元宇宙。

小道消息已被证实。原来叫做Facebook的那家公司把赌注全都押在了元宇宙身上,连名字都改了。

一度属于科幻小说范畴的元宇宙,在扎克伯格发表声明之后,这个虚拟世界的前景与潜在利润一下子就变成了现实。现实世界也注意到了。据报道,在宣布了这个词之后的两个月内,有 12000 篇文章提到了元宇宙,这个数字是前一年的 30 倍,相关产品一下子被用户和资金给淹没了。

一个月之内, Decentraland 的MAU 几乎翻了三倍。 MANA 的价格几乎走出了一条垂直线,从 0.75 美元涨到了 3.56 美元,最终收于 5.50 美元。

来源:CoinMarketCap

4天之内,Decentraland完全摊薄后的市值从 16 亿美元飙升至 70 亿美元以上,用一段相当于一个长周末的时间把市值从1-800-FLOWERS 做到了《纽约时报》那么大。那通猛涨之后,MANA 等代币均有所回落,但仍比 Meta 发布公告之前高出数倍。

这种飙升也让大家看到了Decentraland 面临的部分困境。正如我们稍后会讨论到的那样,这款产品的稳定性与成熟度还达不到大家对这种规模的项目的期望。从一个角度来看,这种批评是合理的,但换个角度来看却是不公平的。是,这个项目现在确实是加密圈最火的项目之一,但市场在拔苗助长,硬是向前推了好几年。消化这个新要求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现在的负责人 Agustin Ferreira 指出, Decentraland “在很多方面上仍属概念验证”,而 CTO Agustin Mendez 则解释了这种蜂拥而至是多么的棘手:

我常常想 “年度词汇”大概就是元宇宙了。来自 Meta 的新方向和新名字的种种确认,这些无疑提高了人们对这类项目的认识……去年12月,在play.decentraland.org 上托管的那版Decentraland,月用户数同比增长了33 倍。让服务器与去中心化的节点性能跟上相应规模非常有挑战性。

虽说并不是没有瑕疵,但Decentraland已然是个引人入胜、能打动人的地方。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3630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