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07 10:18

为什么华尔街钟爱元宇宙?

来源:fortunechina(财富)

译者:任文科

从一位极客老爸的故事说起

大约是在2000年代初的时候,大卫·巴斯祖基在他孩子的中学科学展上抢尽了风头。从软件设计师转型为企业家的他带来了一项新发明:3D模拟器。这是他夜以继日鼓捣出来的作品。是的,现年59岁的巴斯祖基就是那种喜欢埋头钻研的极客老爸。

这项发明改编自他在20世纪80年代开发的一个名为“互动物理”(Interactive Physics)的二维模拟器。他之前的公司Knowledge Revolution将该软件授权给全美国各地的学区,鼓励学生用它来模拟科学实验。但令人上瘾的部分是建造和模拟房屋、汽车等数字物体。更有意思的是,用户能够驾驶自己建造的模拟汽车,肆意冲撞,并检查车辆的受损情况。也就是在那时,巴斯祖基迎来了他的“顿悟时刻”。

他后来回忆说:“用户想进入他们正在缔造的世界。”不仅如此,用户还渴望拥有自己的虚拟化身,并与同样由化身代表的好友聊天。于是,巴斯祖基决定与他在Knowledge Revolution公司共事的软件工程师埃里克·卡塞尔,一起打造这个新新世界。

在多年后的那场科学展上,一群孩子围在其雏形产品的屏幕前,逐一使用模拟器来建造、玩耍和互动——然后再进一步建造、玩耍和互动。这项研究最终发展成为Roblox,一个沉浸式的虚拟游戏世界。而这群兴高采烈的孩童也将成为Roblox的早期焦点小组,尽管它如今的粉丝群已经远非一群酷爱理工科的小孩那么简单。

2004年,巴斯祖基在美国加州的圣马特奥创建了Roblox。2021年3月,这家公司以高达410亿美元的估值直接上市,成就了2021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出生于加拿大、在美国明尼苏达州长大的巴斯祖基一跃成为亿万富翁。这起事件也引来硅谷、华尔街和加密巨头的热切目光,但这种关注出于一个迥然不同的原因:Roblox可以说是有史以来的第一宗元宇宙IPO。

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上市案例。在随后的10个月,元宇宙的嗡嗡声逐渐演变为一阵动人心魄的吼声。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用这种现象重新命名了他那家吞噬世界、利润惊人的公司,并投入数十亿美元在那里拓展地盘。为了在这个虚拟世界里占领制高点,微软(Microsoft)砸下近700亿美元启动了一笔惊天交易。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的分析师埃里克·谢里登最近宣称,元宇宙是一个“价值达8万亿美元的市场机会”——大约相当于德国和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总和。

所有这些炒作都汇聚于一个难以界定的概念。元宇宙这个想法是由一位科幻作家在万维网出现前的20世纪90年代率先提出的,意指一个身临其境的沉浸式3D世界。如今的元宇宙技术建立在社交网络(聊天)、手机游戏(付费即玩的游戏化)和好莱坞大片(感觉几乎真实的想象世界)最令人上瘾、最诱人的层面之上。在最佳状态下,元宇宙将帮助用户以一种生气勃勃的方式讲述故事、建立新社区,并进行交易。

有些人将这些沉浸式3D世界视为游戏的未来。其他人则认为,真正的元宇宙可能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够到来,但它最终将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科技巨头和大牌投资者正在暗自思忖,这是不是一个像2017年之于社交媒体和移动互联网那样的时刻。倘若如此,这将是一个他们万万不能错过的结构性技术变迁,尽管他们很难具体描述究竟会错过什么。

巴斯祖基并不太在意“元宇宙”这个词,即使他正在运营这个星球上最有人气的元宇宙空间。他更愿意将Roblox称为“人类共同体验平台”。但他对这股时代潮流也没有免疫力。“我几乎觉得这是一个不可阻挡的产品类别,就像电报、电话,以及现在的视频通话一样。”巴斯祖基在最近一次Zoom通话中对《财富》杂志表示,“随着技术越来越好,带宽越来越多,设备越来越先进,这一幕终将到来。”

他自己的公司展示了为什么这是一个诱人的前景。每月有近5,000万人参与Roblox用户所创造的3D数字“体验”。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禁足在家的人们推动Roblox的使用量急剧飙涨。根据高盛发布的最新研究,Roblox是2020年全球第二大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其火爆程度超过了TikTok和Instagram,就连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出尽风头的Zoom也只能望其项背——排名第一位的是《堡垒之夜》(Fortnite),这款混战游戏也被誉为元宇宙的开拓者。

Roblox用户创造的虚拟环境多达2,400万个。在这些场景中,用户可能聚在一起,与他们的网络侦探朋友联手解决一宗谋杀谜案,或者策划一场银行抢劫;他们也可能穿上一双虚拟的耐克(Nike)运动鞋,从一个云端跳到另一个云端,尝试着用这双鞋兑换一枚金币。

社交元素,比如喷垃圾话或者赞美某位虚拟朋友的新衣服,为Roblox增添了很多趣味,也助推其迅猛发展。Roblox的一个迷人之处在于,其核心演示组别是9岁至13岁的孩子。更资深的玩家会为生病的年轻玩家举办虚拟的派对,祝其早日康复。他们还经常给“菜鸟”的乐高(Lego)式化身购买定制服装。毕竟,积累财富,并维持好自身的形象,是玩转元宇宙的关键所在。

Roblox从未经历过一个盈利的财年,其股价自上市以来一直起伏不定。但直到最近,Roblox的市值还跟游戏巨头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并驾齐驱。然后,在今年1月18日,微软豪掷687亿美元,以并购史上最丰厚的现金报价收购了动视暴雪,后者是热门游戏《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和《糖果粉碎传奇》(Candy Crush)的制造商。当天早上,作为科技领域的超级多头,韦德布什证券公司(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宣称,这笔交易标志着微软正式进入“元宇宙军备竞赛”。

微软也给出了类似的说辞。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解释称,游戏“将在元宇宙平台的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这家市值2万亿美元的科技巨头还拥有经典的虚拟世界建造游戏《我的世界》(Minecraft)。根据微软的美好愿景,元宇宙带来的新机遇最终将像雨点一样惠及云业务和HoloLens混合现实头盔(售价3,500美元)等业务部门。

尽管Roblox更像是一个专攻游戏的平台,但它正在不断提升这个元宇宙空间的商业化水平。2021年11月,随着一大批死忠玩家砸钱购买Robux币来装备其化身,Roblox的月度收入突破1.8亿美元,同比几乎翻了一番。2019年,这家公司将其市场移交给社区,并鼓励用户设计皮肤等功能,或者设计化身的不同外观、身体部位和配饰。Roblox在2021年11月的投资者日报告称,从那时起,一些用户已经将其对数字设计的痴迷转变为一门九位数的生意。巴斯祖基也对Roblox在2020年年底举办的那场美国说唱男歌手利尔·纳斯·X免费演唱会感到自豪;3,690万的浏览量虽然比不上超级碗(Super Bowl)中场秀的无敌人气,但足以让贾斯汀·比伯和大卫·库塔等娱乐大咖相信在这些虚拟场所与粉丝互动的诱人前景。“我们正在涉足学习和工作场景,这远比游戏重要。”巴斯祖基说。他给自己的化身起名为“建筑工”。

华尔街看好元宇宙的理由非常广泛。对零售商和消费品牌来说,这是一个触达全球客户的便捷渠道,一个拥有光明前景的新市场。在这个虚拟空间里,无论是否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滋扰,艺人都可以卖光其演出门票。借助这项技术,你能够邀请专家远程排除大型工业设备的故障,或者让新员工加入进来。此外,白领信息工作者也可以汇聚于此,集思广益,并提出重大想法。谁知道呢?或许其中某个想法将铸就下一只现象级的元宇宙股票。

一个反复出现的类比是,时光仿佛倒流到2007年年初,那个身穿高领毛衣的男人和他所代表的一切似乎正在重演。高盛资产管理公司(Goldman Sachs Asset Management)的基本面股票业务联席主管凯蒂·科赫指出:“当史蒂夫·乔布斯从口袋中掏出首款iPhone时,没有人知道这将是一个多么具有颠覆性的概念。那么,我们是否正在迎来同样的时刻。现在谁都无法给出肯定的答复。但我们认为,这种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

在同一次采访中,高盛的未来科技领袖股票ETF基金(Future Tech Leaders Equity ETF)的投资组合经理布鲁克·戴恩对《财富》杂志表示:“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面对长期的变化和颠覆,你总是希望站在正确的一边。我们认为这有望成为另一个这样的时刻。”值得指出的是,这两位高盛经理人合计管理着约1,250亿美元的投资者资金。

高盛在2021年9月推出未来科技领袖ETF基金——嗯,你能够将其视为凯西·伍德执掌的方舟创新基金(ARK Innovation Fund)的劲敌——是为了让投资者有更多的机会押注前景看好的成长型股票。其重仓股包括数据中心硬件专家美满电子科技(Marvell Technology),但这只被普遍看好的元宇宙概念股在2022年开局不利,下跌了19%。而未来科技领袖ETF基金今年也深陷亏损。随着科技股普遍遭受加息前景的重创,元宇宙早期投资者的信心可能会受到严峻考验。

2021年就像一本你一口气读完的科幻书。在过去一年里,我们经历了德尔塔、奥密克戎、新冠新变种毒株Deltacron、幽灵航班、隔离酒店、mRNA疫苗、mRNA疫苗加强针、加强针强制令、木材-原油-咖啡的超级周期、石股(stonk)、新冠纾困支票(stimmy)、芯片短缺,更不用说郊区的破房子和破旧车竟然成为了抢手货。这个世界太疯狂,感谢硅谷用一个新词和一个虚拟世界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事实上,早在马克·扎克伯格还是一名小学生的时候,元宇宙这个想法就开始在科技圈流传。尼尔·斯蒂芬森在他1992年发表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构想了一种身临其境的互联网技术。在书中描绘的那个反乌托邦、无政府资本主义的世界里,这种技术无处不在。斯蒂芬森称之为“元宇宙”,而且它基本上是由公司运营的。这种幻想不免让人勾勒起一个无比黑暗、令人沮丧的未来。不过,创造一种更加沉浸式的互联网体验的想法,还是点燃了硅谷思想家的想象力,其中包括颇具影响力的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此君近年来不断向科技巨头提出挑战,要求他们开发工具,让人类建立一个对所有人开放、永远在线的数字存在。

“根据最完整的愿景,元宇宙将成为一道通往大多数数字体验的门户,是所有实体体验的关键组成部分,也将成为下一个伟大的劳动平台。”他在2020年1月发表的宣言中写道。几周后,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冠病毒定性为“大流行”,从而永久性地扰乱了数字和现实世界的界限。

事实证明,新冠肺炎疫情是助推元宇宙愿景的强大加速器。关停和封锁措施迫使大多数人利用Zoom等视频通讯工具进行远程工作、上课和社交。就这样,我们都转变为一种数字存在。与此同时,无论是AR/VR头戴设备、移动电话、笔记本电脑和游戏机的计算能力、芯片组、几乎无处不在的云,还是5G和光纤入户,我们周围的技术继续变得更好、更快、更便宜。

美银证券(BofA Securities)的全球主题研究主管哈伊姆·伊斯雷尔说:“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我们不再需要等上10年、20年”来实现渐进式的进步。但他预测,5G还无法让元宇宙真正普及。我们最终需要6G技术。尽管目前已经取得长足进步,但AR/VR混合现实头戴设备仍然因为扰乱用户的视觉和偶尔的触电事故而招致抱怨。

不过,区区几个“一星评价”阻碍不了科技巨头前进的步伐。

2021年10月,在Facebook一年一度的虚拟现实开发者大会上,扎克伯格宣布将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更名为Meta Platforms。用他的话说,这不仅仅是重塑品牌,它还是“互联网的下一个篇章”。在他现场演示的视频中,一个个漂浮的全息图被传送到虚拟聚会世界。不过,怎么说呢,Meta版的扎克自己的表演还是有些僵硬,但他介绍的同事化身似乎真的让每周一次的全员会议变得更有生气。

更重要的是,这给投资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因为作为移动互联网继承者的Web3终于成为焦点。在随后的几周,Meta的股价跳涨了10%,不过此后又有所回落。基金经理们并不气馁,继续推出以元宇宙为主题的ETF基金,以满足投资者的高涨需求。与此同时,商业媒体纷纷宣称,随着消费者踊跃购买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设备,元宇宙正在成为圣诞购物季的“大赢家”。Oculus应用程序——它需要与Meta的Oculus VR头盔对接——在圣诞节早上的下载排行榜上高居榜首。

元宇宙的起飞有望成为大型科技公司有史以来资本密集程度最高的布局调整之一。美银证券的分析师贾斯汀·波斯特和乔安娜·赵预测称:“在达到收支平衡之前,Facebook的元宇宙投资可以轻松达到500亿美元以上。”随着各路竞争者斥巨资打造配备人工智能芯片组的新数据中心,数十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将大大提振科技领域的其他角落。此外,它还将带动VR应用程序和内容库进入新一轮爆炸式增长期。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Meta于2014年以20亿美元收购的Oculus VR业务上。这家社交巨头决心在VR应用程序商店领域击败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但根据eMarketer的数据,游戏演示之外的增长仍然难以捉摸。

迄今为止,最有收益前景的仍然是游戏业务。正如法国巴黎银行旗下的预测和研究公司L’Atelier BNP Paribas所指出的那样,虚拟多人游戏和虚拟模拟平台的收入预计将在2021年达到1,290亿美元,远超新冠肺炎疫情前的全球票房。其中的大部分收入来自游戏内的微交易——你的化身需要最新的装备!电子商务、广告和不可替代的数字资产也在发展壮大。

许多元宇宙平台都是围绕NFT(非同质化代币)和加密货币构建的。随着这些资产的蓬勃发展,一个善于钻营的商人阶层已然浮现。“现在发生了很多模棱两可的可疑交易,让你不得不质疑其中一些价值的可信性。”前金融科技投资者、现任L’Atelier的首席执行官的约翰·伊根表示。例证一:Sandbox和Decentraland等元宇宙后起之秀涌现了一波花哨的抢地盘浪潮。在那里和其他地方,投机者争相使用极不稳定的内部加密货币来购买未开发的处女地。在2022年的头几周,这些加密货币的价值甚至比比特币(Bitcoin)和以太币(Ether)下跌得更厉害。一些玩家认为,元宇宙是房地产开发商的终极梦想,他们有机会低价购买《地产大亨》(Monopoly)中Boardwalk和Park Place等高端物业的虚拟版本。其他人则质疑这些资产是否有任何内在价值——就像狗狗币(Dogecoin),但有一纸契约。

2021年堪称元宇宙发展史上的分水岭。高盛集团发布研报称,私人资本市场发生了612宗交易,逾100亿美元的募资额将满足新一批潜在独角兽企业的融资需求。即使海量资金在奔涌,“元宇宙到底是什么?”这个大问题仍然笼罩在行业上空,引发了种种困惑和分歧。谁来监管元宇宙?用户的数据会受到保护吗?今天的科技是否会达到大肆渲染的效果?还有一个最棘手的问题:这场虚拟的地盘争夺战最终是否会演化为一系列由少数几家大型科技公司主宰的元宇宙,犹如带有围墙的花园,也就是如今由公司控制的互联网的加强版本?(一想到这些,《雪崩》的警告者肯定会不寒而栗。)

“开放”的元宇宙——目前有数百个项目正在研发中,这类元宇宙构建在区块链上,可互操作,从而能够让人们的化身从一个世界跳到另一个世界——是否有发展空间?(开源创新者想要幕后的东西。)

就在这些争论趋于激化的时候,一大批消费品牌在过去一年相继进驻Roblox,其中包括迪士尼(Disney)、耐克、古驰(Gucci)、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和Chipotle。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尝试是否会对上述品牌的业绩产生影响,但此举无疑让元宇宙热潮再度升温。Chipotle进入元宇宙主要是出于营销目的,这家墨西哥快餐连锁品牌给Roblox用户派发优惠券,供他们在万圣节期间免费获得一张卷饼。古驰开发了一个名为“古驰花园”(Gucci Garden)的快闪店,在那里以500枚Robux币(约5美元)的价格出售其Queen Bee Dionysus手袋的限量虚拟版。考虑到这是2021年,一场竞价大战不可避免地爆发了,至少有一个像素化手袋以4,115美元的价格售出,而同一款现实版手袋的售价为3,400美元。

耐克还没有在Roblox上销售任何东西,但在2021年12月,该公司突然出手收购了以设计“适用于元宇宙的运动鞋和收藏品”著称的数字设计师团队RTFKT,交易金额不详。华尔街将此举称为“胜招”。投资银行巨头古根海姆证券(Guggenheim Securities)将耐克评为2022年的“最佳创意”得主,称其元宇宙战略令人着迷,尽管这家运动服装巨头几乎没有向投资者透露这方面的信息。(截至今年1月21日收盘时,耐克的股价在2022年下跌了11.3%。)

巴斯祖基认为,目前还只是元宇宙发展的早期阶段。就像他预测Roblox用户将不再局限于青少年和小孩子一样,他认为将有更多的公司赶上这股浪潮。“我们在2021年见证了一系列讨论:元宇宙的未来是什么?它会变成什么模样?人们将如何在它上面工作、玩耍、学习、相互联系?”巴斯祖基说,他很高兴看到元宇宙“以如此炫目的方式进入公众对话”。

很多投资者也对元宇宙抱有同样炽烈的热情。但与巴斯祖基不同的是,他们需要这个虚拟空间尽快实现井喷式增长,唯如此,广大投资者才有望分得一杯羹。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3396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