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2 13:49

当硅谷巨头仍犹豫不决时,它们的员工正大范围奔向加密行业

2.7万

作者: Daisuke Wakabayashi, Mike Isaac

原标题:《The New Get-Rich-Faster Job in Silicon Valley: Crypto Start-Ups》

编译:Richard Lee, 链捕手

当Sandy Carter本月辞去亚马逊云计算部门副总裁的职务时,她在 LinkedIn 的一篇帖子中宣布她将加入一家加密技术公司。她还附上了这家加密初创公司的招聘链接。

她说,两天之内有超过 350 人点击这个链接申请 Unstoppable Domains 公司的工作,其中有许多来自最顶尖的互联网公司。这家初创公司销售区块链网络上的域名地址。

“这是一场完美的风暴,”Carter 说。“我们在这个领域看到的势头简直不可思议。”

Carter是谷歌、亚马逊、苹果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的高管和工程师离职潮中的一员。有些高管和工程师年薪百万,现在他们辞职去追逐他们眼中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说,下一件大事是加密。这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叫法,包括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以及依赖于区块链的NFT等产品。

硅谷现在充斥着这样的故事:人们通过看似荒谬的加密货币投资(比如基于Doge meme的狗狗币)走上改变人生的致富之路。比特币今年飙升了大约 60%,以太坊的价值增长了五倍多。

但除了这种投机狂热之外,越来越多科技行业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看到了一个每隔几十年出现一次的变革时刻。通过加密技术,他们看到了历史的相似之处:个人电脑和互联网曾经如何被嘲笑,继而颠覆现状,并造就了新一代的亿万富豪根据追踪私人投资的 PitchBook 的数据,今年投资者向全球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初创企业投入了超过 280 亿美元,是 2020 年全年总额的四倍。仅NFT 公司就获得了超过 30 亿美元。

搜索引擎初创公司 Neeva 的首席执行官、谷歌前高管 Sridhar Ramaswamy 表示:“加密领域发出巨大的吞噬声,” Sridhar Ramaswamy 与加密初创公司争夺人才。“感觉有点像 1990 年代的氛围和互联网诞生又重来了一遍。那么地早,那么地混乱,那么地充满机会。”

“加密领域发出巨大的吞噬声,” Neeva 首席执行官 Sridhar Ramaswamy 在该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办公室外说。Jessica Chou / 纽约时报

“加密”也被重新命名为"Web 3",怀疑者称,它可能与过去的投机泡沫(比如次贷危机或者 17 世纪的郁金香热)没有什么不同。他们说,这种狂热很大程度上是被通过交易资产快速致富的欲望驱动着,这种资产的基础似乎常常来源于互联网笑话。

但越来越多真正相信的人表示,加密货币可以通过创建一个不受少数公司控制的更加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来改变世界。虽然这种可能性自 2009 年比特币出现以来就已经存在,但 NFT 等加密产品仅在今年才突破主流。这加速了大型科技公司进入加密货币世界的步伐。

本月,Lyft 的首席财务官 Brian Roberts 离开了这家打车公司,加入了很受欢迎的加密初创公司 OpenSea。“我已经看过了足够多的周期和范式转变,当如此重大的事情刚出现时,我会有意识。”Lyft 的联合创始人 John Zimmer 说, “现在是NFT及其影响爆发的第一天(Day 1)。”他希望Roberts在他的新事业中一切顺利。

上个月,Jack Dorsey 辞去了 Twitter 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将更多时间花在他的另一家公司Square 工作上。为了向区块链致敬,Dorsey 先生还将“Square”更名为 “Block”。他还将 Block 高管的照片改成像素头像来强调这一变化,并构建了一个软件工具,以便其他人创建类似的像素头像。

另外,Facebook 母公司 Meta 的加密货币工作负责人 David Marcus 也宣布将在年底前离职,以追随他自己的“创业 DNA”。两名了解其计划的人士表示,48 岁的 Marcus 计划开展自己的加密货币项目。

David Marcus 和 Meta 发言人都拒绝置评。

加密领域的吸引力让一些最大的科技公司都在争先恐后地留住员工。在谷歌,对留住员工的担忧(包括不让他们流向加密公司)变得如此紧迫,这一话题已成为公司首席执行官 Sundar Pichai 和他的高级副手每周一讨论的议程的一部分,两位知情人士称。

这些知情人士还透露,谷歌还开始向公司内部一些似乎可能被“挖墙角”的员工,提供额外的股票份额。谷歌对此拒绝置评。

与拥抱加密的 Meta 不同,谷歌一直不愿加入这一潮流。但是,当这家公司的副总裁 Surojit Chatterjee 去年离职,成为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 Coinbase 的首席产品官时,谷歌员工亲眼看到了加密货币的机会。
当 Coinbase 在 今年 4 月上市时,Chatterjee 在该公司的股份价值飙升至6 亿多美元。当时,他仅在那里工作了 14 个月。

如此大量的加密货币财富让许多技术人员产生了一种恐惧感,他们担心自己会错过(FOMO),尤其是那些在几年前购买过比特币,现在非常富有的人。

“回到 2017 年左右,当时人们主要是为了投资机会,”专注于构建区块链基础设施项目的初创公司 Mysten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Evan Cheng 说。“现在是人们真正想要建造东西。”

Evan Cheng 今年 50 岁,他在 Facebook 工作了 6 年后于今年 9 月离开,之前在其加密项目部门 Novi 工作。Mysten Labs 大约有 20 名员工,大部分都在旧金山、伦敦、纽约等地区办公,其中大约 80%的人来自 Facebook、谷歌和 Netflix 等科技公司。

左起:Mysten Labs 的 Sam Blackshear、Evan Cheng 和 Adeniyi Abiodun。Ian C. Bates / 纽约时报

专注于区块链领域的公司数量激增,比如 Bitpanda、Gemini 和 CoinList 等加密货币交易所;NFT 和艺术品收藏公司,如 OpenSea 和 Dapper Labs;以及 Dfinity 和 Alchemy 等基础设施公司。

对科技公司巨头的控制和垄断担忧也刺激这一人才流失现象的产生。许多人加入了谷歌、Facebook 和其他公司来创造新的东西,结果却遇到了官僚主义和在“大机器”里工作的不适。

那些抛弃大公司薪水的人,不必像去传统技术初创公司那样漫长地等待回报。

虽然员工通常在科技初创公司会接受较低的薪水,寄希望于公司的股票有一天能大涨,但加密初创公司的员工通常能更早地获得“流动性”或兑现股票的能力。投资公司 Paradigm 的招聘人员 Dan McCarthy 表示,他们通常可以通过交易公司加密货币的形式进行交易,他撰写了文章,谈有关在加密初创企业工作,对科技工作者的潜在好处。

在某些情况下,加密初创公司能提供与科技巨头公司水平相当的薪酬方案,因为员工可以轻松地将公司的“代币”——或支持初创公司的基础加密货币——转换为现金。

“现在工资不一定要降到大公司工资水平的三分之一了,因为很多这样的公司资本都很雄厚,”Evan Cheng 说。

前亚马逊副总裁 Sandy Carter 表示,人们在加密公司工作,不仅仅是为了钱。有些人被 Web3 的精神所吸引,Web3致力于权力和决策的下放。相对于谷歌和 Facebook 通过获取用户个人数据、针对性地销售广告来主宰互联网,这是另一种选择。

Carter 说亚马逊对 Web3 很感兴趣,但她没有往那里招聘,因为她答应不“挖”她以前的同事。

那么,技术员工向加密领域的外流会继续吗?

“答案是肯定的,”她说。“是时候加入它了。”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1751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