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1 08:11

世界主要经济体CBDC近况一览:全球已有5个国家正式推出CBDC,新兴市场国家CBDC研发快于发达国家

原标题:《世界主要经济体CBDC近况一览》

作者Chenglin Pua(马来西亚) | 编审 | 于百程  排版 | 王纪珑琰

进入下半年以来,委内瑞拉、印度等国家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有了明显的进展。

日前,国际清算银行(BIS)、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联合呼吁,全球央行应该就CBDC进行合作。BIS表示将全力推动CBDC的发展,以此来实现金融现代化并确保“科技巨头”不会控制货币。国际清算银行的Benoit Coeure警告说,如果没有CBDC,数字货币将越来越被大型科技公司所主导,因为他们可以背靠庞大的社交媒体用户群来达成此目的。BIS的报告《央行数字货币与跨境支付》称,目前只有少数央行对发行CBDC做出了决定。

本文主要梳理了已经推行CBDC国家的进展、重要经济体的试点情况、未来推行计划以及对CBDC的看法等。

正式发行了CBDC的国家,来源:Atlantic Council

已经试点了或是正在发展CBDC的国家,来源:Atlantic Council

正在研究CBDC的国家,来源:Atlantic Council

各国在CBDC的进展统计,来源:Atlantic Council


已发行CBDC的国家


Atlantic Council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美国智库)统计数据显示,全球目前已有 5 个国家(巴哈马、圣基茨和尼维斯、安提瓜和巴布达、圣卢西亚、格林纳达)正式推出央行CBDC,其中巴哈马推出的Sand Dollar是第一个广泛使用的 CBDC。


巴哈马


2020年10月20日,巴哈马成为世界上首个正式推出CBDC的国家,该项目称为Project Sand Dollar。巴哈马共有393,000 居民开始使用Sand Dollar(1个Sand Dollar对应一个巴哈马元)。Sand Dollar旨在推动巴哈马群岛700多个岛实现更大的金融包容性。巴哈马中央银行的副经理Chaozhen Chen表示,Sand Dollar将帮助未能得到银行服务的和没有银行账户的居民访问数字支付基础设施或银行基础设施。

巴哈马中央银行表示,目前的Sand Dollar仅限于国内使用,不能用于境外支付。非本地居民在巴哈马境内期间可以通过注册Sand Dollar钱包,持有和交易Sand Dollar,可持有的最高限额为500个Sand Dollar,每个月可交易额度为1500个Sand Dollar。巴哈马央行还允许Sand Dollar账户与传统银行账户绑定,从而使得跨境支付可以通过传统的渠道进行。

各国CBDC成熟,来源:普华永道报告《PwC CBDC Global Index》

根据普华永道(PwC)的一份新报告《PwC CBDC Global Index》显示,巴哈马的 Sand Dollar 在CBDC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普华永道使用来自全球中央银行网站、新闻网站、Atlantic Council和谷歌趋势等的数据来跟踪全球对CBDC的主流反应。报告显示巴哈马的Sand Dollar正在取得世界领先的进展。

普华永道合伙人兼全球加密货币主管 Henri Arslanian表示:“巴哈马所有居民都可以通过移动应用程序或实体支付卡访问数字钱包。在日常运营中可以收集记录,例如收入和支出信息,此外也可以支持小额贷款的申请。”该报告评价Sand Dollar有一套明确的目标:提高支付速度、效率和安全性;降低金融服务的成本并建立跨年龄和不同地位的包容性;并加强对洗钱、伪造和其他金融欺诈的监管。可见,巴哈马除了领先世界推出CBDC之外,也在CBDC的应用成熟度方面领先全球。


安提瓜和巴布达、格林纳达、圣基茨和尼维斯、圣卢西亚


2021年4月,东加勒比中央银行 (ECCB)启动了其中央CBDC项目 DCash。ECCB成立于 1983 年 10 月,是以下国家的金融管理局:安圭拉、安提瓜和巴布达、多米尼加联邦、格林纳达、蒙特塞拉特、圣基茨和尼维斯、圣卢西亚以及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DCash仅将覆盖其中四个国家:安提瓜和巴布达、格林纳达、圣基茨和尼维斯、圣卢西亚。公众现在可以在以上国家自由使用该应用程序。“货币的未来是数字化的,所以让我们一起创造历史,”东加勒比央行行长 Timothy N. J. Antoine (蒂莫西·安托万)说。

ECCB 称,用户可以使用纸币和硬币,或通过从他们的银行账户中兑换资金,从获得批准的供应商处购买 DCash。安托万表示,ECCB已经成功实现了首次跨境交易。此外,他也在博客中表示:“全球正在掀起一场支付革命。”ECCB 的目标是到 2025 年将现金的使用减少 50%。ECCB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央银行试点其 CBDC,DCash 的效用可能会扩展到ECCB之外。


正试点或未来将发行的国家


柬埔寨

柬埔寨于2021年6月23日正式试行推出了由柬埔寨央行支持的CBDC“Bakong”的试行计划。Bakong支持美元和里尔(柬埔寨货币)的交易,可以帮助柬埔寨人使用智能手机进行付款,并在个人之间进行转账。在首都金边举行的发布会上,柬埔寨央行行长Chea Serey表示,希望Bakong系统将有助于促进人与人之间的电子支付,而无需涉及现金,从而有助于促进社会福利并防止新冠病毒传播。柬埔寨央行已于7月开始试运行该项目。到目前为止,大约有20家金融机构参与了该项目,预计还将有数十家金融机构加入。

印度

印度政府也十分热衷于发展数字卢比。8月2日,印度储备银行宣布将推行数字卢比项目。印度储备银行副行长 T Rabi Sankar (桑卡尔)接受采访时曾说,印度储备银行正在努力分阶段引入数字卢比,具体的细节则没有透露。目前印度储备银行正在评估CBDC的使用范围、基础技术和验证机制。桑卡尔表示,CBDC 将成为世界上大多数中央银行的“武器库”的一部分,世界上许多中央银行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他也说到世界需要CBDC来保护消费者免受一些没有主权支持的虚拟货币的“可怕的波动水平”。

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中央银行2021年8月6日宣布将在10月推出CBDC。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早在2月份就首次预告了CBDC的想法——他将发行CBDC作为政府实现经济现代化和重建而采取的重要行动之一。马杜罗对国家发行的CBDC并不陌生,他曾在2018年推出与石油挂钩的Petro币,作为规避美国制裁的工具。但官方公内的Petro币白皮书没有提及一些理论基础(例如具体怎么资金传输、存储,如何保障资金安全)。此外,Petro币的开发体系也并未对外公布。委内瑞拉为此开发了BioPago平台来支持Petro币的流通使用。但在实际应用时,许多商家都投诉该平台市场发生错误和付款失败。此外,许多市民抱怨称他们被迫在接受Petro币的商店排长达6个小时的队来花钱。种种以上原因最终都导致委内瑞拉开发的Petro币不了了之。

新加坡的Ubin和加拿大的Jasper项目走在发达国平家中的前列。如今,这两个项目都已进入了测试的阶段。

新加坡

Ubin,是由新加坡金融监管局(MAS)、新加坡银行协会与多家国际金融机构共同研究开发的CBDC,旨在研究分布式账本技术在清算结算交易场景的应用。自2016年11月首次内测以来,目前Ubin一共进行6个阶段的测试。

第一阶段主要探索了使用CBDC进行银行间支付的情况。第二阶段则是探索了使用 DLT (分布式账本技术)的银行间转账,并调查了特定的实时全额结算系统(RTGS)的功能,比如队列处理和付款死锁的解决方案。第三阶段则是MAS和新加坡交易所(SGX)合作,在两个独立的区块链平台上实现国内的付款交割结算,以处理代币化的资产。第四阶段目标是评估跨境付款交割的可行性。第五阶段是评估分布式账本对现有监管框架和市场流程的影响。第六阶段的目标是使用之前获得经验来执行支付和证券的跨境结算。目前,新加坡UBIN项目正处于第五阶段。

加拿大

加拿大的Jasper也走在发达国家中的前列。Jasper项目旨在探索使用DLT进行大额支付、清算、结算的可行性。项目一共分为两个阶段进行:Jasper项目第一阶段实现了模拟资金转账,为了更进一步探索分布式账本技术的运行情况;在第二阶段,加拿大央行在分布式账本上发行了等量的数字资产,即CAD-coin(2017年4月发行),并向各参与银行发送了数量等同于抵押现金的CAD-coin,参与银行之间可以在该平台使用CAD-coin进行实时支付结算,也可以像加拿大央行支付CAD-coin以换回加元。

日本

至于日本央行,则在2020年底宣布将在2023年前推出CBDC——一种由大型私人企业和银行业巨头支持的CBDC。但在正式推出前,日本央行将测试它是否具有货币基本功能、能否让民间企业和消费者广泛使用等试验。

欧洲

欧洲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对CBDC的研发则是仍处于论证与小范围试验阶段。2020年,欧洲央行宣布将研究数字欧元作为一项工作重点,先后设立了研究CBDC的高级工作团队、开发保护用户隐私的CBDC支付系统并发布基于R3的“欧洲链”。虽然成立了团队,但其进展仍然缓慢。


美联储内部对于CBDC有两种声音但仍希望在制定标准发挥领导作用


美国早前对于CBDC没有兴趣,但2020年美联储发布FooWire试验项目的部分探究成果,评估分布式账本技术在支付领域的应用潜力。外界将此视为美联储正悄然布局CBDC研发的重要信号。

2021年5月20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视频讲话中提到,美联储将在今年夏季发布有关美国CBDC的研究论文,并表示“这篇论文将代表一个深思熟虑过程的开始”。鲍威尔称,希望美联储在制定CBDC的国际标准方面发挥领导作用,CBDC将是现金和数字形式美元的补充而非替代。此外,他抨击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价值大幅波动,不是便捷支付的方式,相对更支持与法币挂钩的稳定币。

然而美联储金融监管副主席Randal Quarles(夸尔斯)在6月28日表示对于CBDC的慎重态度,他表示,“我认为美国发行CBDC必须设立高门槛”。他指出,CBDC除了可能成为网络攻击的目标外,还有巨大的成本负担问题。此外,夸尔斯也表示,“我不认为外币或 CBDC 会威胁到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或其在国际金融交易中的作用。”他也同时指出,美国发行CBDC的难处还在于树大招风。“美联储的CBDC可能成为网络攻击的一个有吸引力的目标。最终,美联储本身可能就变成了商业银行一样成为面向公众的零售型银行。”

夸尔斯是美联储里CBDC的谨慎派,他认为即使别的国家央行都在发行CBDC,并不意味着美联储就应该也发行。他对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同样持消极态度,认为目前大家对比特币的兴趣,主要是在于比特币的新颖性和匿名性,“一旦执法机关强行去打破这种匿名性,黄金依旧坚挺,那大家的兴趣也会随之消失。几乎可以肯定,加密货币就只会是一种有风险的投机性投资工具,而不是支付方式的革命。”

可以看见,美联储虽然有计划推行CBDC,但内部仍然有着两种声音。一种支持发行CBDC,希望跟上甚至是引领时代;另一方的声音则是认为美联储不需要跟随时代脚步发行CBDC。具体美联储是否真的会发行CBDC,则需观察往后美联储的言论与行动。

中国数字人民币

数字人民币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CBDC,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数字人民币以电子形式存在,价值与人民币纸钞和硬币等同。数字人民币目前处于11个省市试点测试阶段,试点场景超132万个,涵盖批发零售、餐饮文旅、教育医疗、公共交通、政务缴费、税收征缴、补贴发放等领域。

中国推行数字人民币的想法早于2014年。当时在周小川的领导下中国人民银行成立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及CBDC研究专门团队,开始对CBDC发行框架、关键技术、发行流通环境及相关国际经验等问题进行专项研究。2017年末,经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银行组织部分大型商业银行和有关机构共同开展数字人民币体系(DC/EP)的研发。

2020年8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提出: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先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及未来冬奥场景相关部门协助推进,后续视情况扩大到其他地区。

日常生活中也开始出现数字人民币的身影。例如,2021年1月5日上海市同仁医院试点数字人民币使用,开放人民看病使用数字人民币支付。2021年2月24日,成都市启动“数字人民币 红包迎新春”活动,面向个人发放总额4000万元的数字人民币消费红包,红包数量约20万个,人民在领取红包之后可以在试点的地方进行消费。6月29日,苏州轨道交通5号线开通,市民可使用数字人民币购票乘车。6月30日起,北京轨道交通启动全路网数字人民币支付渠道刷。

此外,越来越多的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加速入局数字人民币应用试点。8月13日,城银清算服务有限公司、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同时宣布将接入数字人民币系统。据城银清算披露,截至2021年8月12日,已确认24家城商行通过城银清算接入数字人民币互联互通平台。另有94家银行有意向通过城银清算接入数字人民币互联互通平台。可以预测,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小银行加入数字人民币系统,会极大拓展数字人民币的实际应用覆盖范围,加速数字人民币试点进程。


新兴市场国家CBDC研发快于发达国家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21年1月发布了报告《Ready, steady, go? – Results of the third BIS survey on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该报告中表明,新兴市场国家的CBDC研发进度明显快于发达国家。目前,包括巴哈马、乌拉圭、厄瓜多尔、委内瑞拉、泰国、柬埔寨等国已试点或发行CBDC,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则在积极开展零售型CBDC的应用测试。相比而言,欧洲、美国等国CBDC研发仍在研究实验阶段,仅有新加坡Ubin、加拿大Jasper以及日本CBDC相关研发进展稍快一步。

BIS对于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的定义,来源:BIS报告《Ready, steady, go? – Results of the third BIS survey on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该报告提及到新兴市场国家研发CBDC的步伐之所以快于发达国家,主要原因是不少新兴市场国家迫切需要推出央行CBDC,有效解决本国纸币流通性受限、缓解本国货币汇率异常大幅波动、提高货币投向跟踪能力等问题。

此外,欧美国家的货币决策路径较长且决策权相对分散,比如欧美国家金融监管部门仍在讨论CBDC可能引发的金融脱媒(指资金供给绕开商业银行等媒介体系,直接输送到需求方和融资者手里,造成资金的体外循环)、挤兑风险等问题,也导致了他们在CBDC研究与机制设计方面需花费更长时间才能达成共识。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7996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