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31 06:42

达鸿飞:KYC可解决NFT行业诸多问题,可管理的区块链在KYC方面大有助益

作者 | 达鸿飞
来源 | 分布科技Onchain
原标题:《可管理区块链在NFT领域的运用》

我曾在《解密NFT,进军元宇宙,区块链与价值实体将如何链接?》一文中对于整个NFT的发展历史、相关产业基础设施等进行了介绍。本篇主要聚焦NFT内的细分赛道,通过梳理细分赛道的发展情况,以及当前NFT市场中出现的各种乱象,提出根据“可管理区块链”在NFT领域的治理措施。


当前NFT行业发展的状况


NFT市场随着去年DeFi Summer之后出现了井喷式的发展,市场总体交易规模从去年上半年的1370多万美金,增长至现在上半年接近25亿美金的市场。另外,根据 NFT 交易的 NonFungible 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有 7.3 万名 NFT 买家和 3.3 万名 NFT 卖家。

来源:DappRadar

除了市场规模的增长,NFT整个生态也更加趋于完整。NFT的品类,从2012年的Colored Coin,到2017年的CryptoPunks,产品种类相对单一,主要是收藏性的卡片或头像。但是从2017年开始,区块链世界中的NFT产业发展更加多元化,根据NonFungible的数据,现在的NFT市场,已经扩展至收藏品类、效用类、游戏类、体育类、元宇宙类、艺术类等多个细分领域。NFT自身的体系也逐渐丰富起来,在每个子类中,有存在更细分的赛道。比如游戏领域,目前出现了Axie Infinity宠物养成类游戏,也有F1 Delta Time这类型的竞速类游戏,也有CryptoBlades这一类格斗类游戏;在收藏品赛道,也出现了以运动明星为卡牌内容来源的NBA Top Shot和Sorare;头像类产品出现了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Pudgy Penguins等以图像为主的产品。经过几年的发展,NFT世界的大框架已经逐步搭建起来。

来源:NonFungible

如此多元的NFT产品类型,没有所谓的”正统“赛道出现,对于产品的形式、内容、功能等都在进行各种探索。百花齐放的生态当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各种概念包装下的乱象。


NFT行业的乱象


历史地位、社区传播、Meme文化的多重因素, NFT产品成为了市场中重要的一环。但与之相伴的是, NFT作为收藏的意见更大,价值判断更模糊,在传播途径、宣传方式、投资方式等方面的潜在问题。

当前NFT市场中,主要存在几种类型的问题:

(1)炒作NFT概念,随后高位出货:这种手法在传统金融市场也屡见不鲜。这类型的防范和监管手段,应该和现在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方式保持一致。

(2)仿造NFT网站销售虚假NFT:这一类型的骗局与传统互联网虚假网站类似,模仿官方网站挂出虚假NFT产品。这一类问题的防范手段与传统互联网的防范手段类似。

(3)伪造或山寨NFT产品进行销售:这种情况容易在追星人群中发生。违法分子在没有得到官方授权的情况下,私自制作相关的NFT纪念发片、徽章等出售给粉丝。这种假“NFT”往往复刻官方产品,可无限复制,不存在唯一性等特征。用户购买该类型的产品也不存在可收藏的价值。

(4)利用NFT进行洗钱等犯罪活动:这与区块链技术和NFT行业发展阶段有很密切的关系。因为区块链的匿名、无需验证的特征,洗钱一直都是在被监管讨论的问题。但由于NFT作为新生事物,其估值难以衡量,再叠加疫情下的巨量宽松货币政策,价格可能就更加离谱。“无需KYC+交易价格不连续+难以估值”,这三大特性让NFT可能成为非常理想的洗钱工具。

以上问题的出现,不仅仅危及到用户和各类平台的安全发展,如果无法有效防范,NFT市场的发展势必也会受到威胁。


KYC的优势及必要性


在以上4种问题中,前两种在互联网领域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处理和防范的措施相对成熟。后两种则是有别于传统互联网和加密货币的新型问题。

由于NFT不仅仅对应着区块链领域的原生资产,也可以对应现实世界中已经存在的各种资产,“版权”或“ 所有权”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如果难以规避“ 盗版”问题,NFT对于现存资产的所有者而言是非常不公平的。对于购买此类型资产的投资者来说,也存在巨大风险。例如,部分NFT投资者在购买到以实物资产作为底层资产的NFT之后,可能会让拍卖行销毁实物资产,如果在“ 版权”或 “使用权”上存在纠纷,最终可能会引发创作者、拍卖行、投资者三方的纠纷。

反洗钱一直是金融领域的核心话题之一。NFT在属性上更加接近收藏品,势必会比传统加密货币等同质化资产面临更严重的流动性问题。但这个特性的另一面就是交易价格不连续和难以搭建估值模型。传统的收藏品,比如瓷器、画作、木制品等,可通过碳14检测、热释光测年法等确定古董的年份,从而排除掉很多赝品,做到“ 保真”。但是电子类的作品通过“ 年份” 测定并不是好的方法,更重要的是没有办法通过NFT中的数据来确定谁是某件艺术品的真正创造者。

这两个问题,都需要在KYC方向上进行深入探索。如果NFT作品、创作者、投资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交KYC信息,那么NFT的 “ 真假” 可以验证,其背后最终的原作者溯源问题可解决、投资者的”反洗钱“等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


可管理区块链在KYC方面的作用


在《论区块链的可管理性》一文中提到,可管理的区块链可做成双层链结构,第一层可以让任何人参与共识,参与记账和打包区块;第二层是联盟链,可采用POA单点权威认证的机制。这样的结构中,第一层上可以是NFT作品、创作者、投资者,第二层可由监管机构参与其中。

NFT的版权、创作者等信息,可以由第二层来验证,投资者无需担心NFT是否是虚假的,也无需担心“ 抄袭” 问题,;创作者也无需担心自己收到的钱款是否是洗钱而来,自己的作品是否涉及洗钱等问题。投资者和创作者的对于资金和NFT的信心来自于第二层的背书;第二层的POA单点权威认证机制,也可以让监管机构了解NFT的交易情况,如果存在违法问题,违法环节和相关人员的信息也可及时掌握。

这种结构下,NFT的存储问题也可以更好的得到解决。全部交易要素可由第二层汇集,存储在某个地方;核心交易要素或NFT作品则可采用分布式存储技术,降低了用户在存储时所需的数据量。

在可管理区块链的双层结构之下,现存的信用体系也可以加入其中。在NFT购买过程中的KYC信息是信用系统中的一部分,可管理的区块链可以将更为多元的信用体系也加入其中。

NFT环节的KYC信息,可与链上的数字资产交易信息记录、链下的历史信用数据相结合,这就构成了完整的个人或机构信用记录。完整的信用体系可以丰富和拓展NFT的品类和资金融通。虽然当前链上金融的探索已经有相当多的探索,但几乎都是基于“抵押借贷”的思维针对标准化资产,信用融资并未纳入其中。如果能将KYC信息与各类型的信用数据相结合,那么就可在NFT领域实现信用杠杆的使用。这样,不仅仅能解决以NFT为代表的“非标准化资产” 的“融资难”问题,“信用”的导入还可以反过来推动NFT资产类型的丰富。

现阶段的NFT做到了收藏品的上链,一些无形资产,比如版权等也在上链。但可上链的无形资产还可以包含知识产权等。知识产权融资虽然是近年来政策鼓励的方向之一,但遇到了知识产权认定、产权所有人信用信息、知识产权价值评估、知识产权流转效率等多方面问题。KYC信息的丰富,可让金融机构在对知识产权进行信用融资时更好地了解融资时的风险,有利于大型机构进入NFT领域,为更多以知识产权、版权为核心资产的企业提供资金。

目前苏富比等大型拍卖行已经进入了NFT领域,随着NFT市场的扩大和国内法律对于NFT的认可,以国内大型拍卖行为首的机构进入该领域也只是时间问题。基于“可管理区块链”的NFT市场,可成为平衡发展与合规的重要机制之一。

(作者为上海分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及CEO达鸿飞)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7949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