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7 05:13

浅谈数字人民币的价值转移形式和技术路线选择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余云峰

7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以阐明人民银行在数字人民币研发上的基本立场,阐释数字人民币体系的研发背景、目标愿景、设计框架及相关政策考虑。

“白皮书”首次从央行层面明确定义了数字人民币,即数字人民币是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由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与实物人民币等价,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

在数字人民币的设计特征上,其兼顾了实物人民币和电子支付工具的优势,具有实物人民币的支付即结算、匿名性等特点,又具有电子支付工具成本低、便携性强、效率高、不易伪造等特点。且主要考虑了7大特征:

1.兼具账户和价值特征。 

2.不计付利息。 

3.低成本。 

4.支付即结算。 

5.匿名性(可控匿名)。 

6.安全性。 

7.可编程性。 

其中大部分都比较容易理解,我们重点来看看1和7。


数字人民币的价值转移形式


数字人民币兼具账户和价值特征。数字人民币兼容基于账户(account-based)、基于准账户(quasi-account-based)和基于价值(value-based)等三种方式,采用可变面额设计,以加密币串形式实现价值转移。

实际上关于数字人民币采用的账户形式还是代币形式我们很早就进行过讨论。

央行数字货币(CBDC)根据不同的表现形式可以分为不同的类型,比如,从适用对象来看,CBDC可以分为零售型以及批发型;从运营架构来看,则可以分为间接型、直接型、混合型;从价值范式又可以分为账户形式和代币形式等。

此前,移动支付网认为,数字人民币其作为法定货币是M0的补充,首先面向的是C端用户,属于零售型CBDC。而由于数字人民币属于央行的负债,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从架构上来看是属于混合型CBDC。从价值范式来看,数字人民币采用的是广义账户体系,虽然没有明确的观点来证明数字人民币到底是采用账户形式还是代币形式,但从实际体验上来看其更倾向于底层是账户形式。

而在更早的时候,我们还专门讨论过双离线形态下的数字人民币形式。

中国证监会科技监管局局长姚前在今年5月底举办的国际金融论坛(IFF)上表示,“从公开报道看,数字人民币采用了账户路线,而有一些国家则选择了以区块链技术为代表的加密货币技术路线。我个人理解,基于账户和基于代币两条技术路线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实质上代币也是一种账户,只不过是新型账户——加密账户。相比传统账户,用户对加密账户的自主掌控能力更强。”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数字人民币的确是采用了基于账户的方式。但是这里基于账户、基于准账户和基于价值等三种方式分别指的是什么?

在移动支付网看来,基于账户其实指的就是用户注册的数字人民币钱包,并且实名之后形成的数字人民币“账户”;而基于准账户即是数字人民币钱包未实名前的形态,尽管未实名但仍然能够满足基础的支付;而基于价值则可能是指“硬件钱包”里本地储存的加密币串,其通过充值的操作被放在智能卡、手机等载体内,具备实际的价值属性,可以实现设备与设备之间的价值转移。

而采用“可变面额设计”也是数字人民币以账户形式为核心的关键,更加方便数字人民币账户内价值的转移。


数字人民币的可编程性


“白皮书”介绍,数字人民币通过加载不影响货币功能的智能合约实现可编程性,使数字人民币在确保安全与合规的前提下,可根据交易双方商定的条件、规则进行自动支付交易,促进业务模式创新。

今年3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对外发布了“法定数字货币创新研究开放课题(2021年度)”,其中提到智能合约具有透明可信、自动执行、强制履约的优点,与法定数字货币相结合后可应用于条件支付、约时支付等业务场景,有利于发挥货币职能。围绕法定数字货币研发需求,聚焦合约语言、虚拟机、编译器等智能合约系统相关的关键技术,具有创新的学术思想,有明确、先进的研究目标,有科学、可行的研究方案。

今年6月的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上,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对数字人民币的钱包体系作了详细分享,其中根据钱包的持有主体可以将主要的钱包设为母钱包,并可在母钱包下开设若干子钱包,个人可以通过子钱包实现支付场景的限额支付、条件支付和个人隐私保护等功能,比如说你想藏个私房钱什么的,也可以进行亲属赠予功能的管理;企业和机构可以通过子钱包来实现资金归集和分发、会计处理、财务管理等功能。

他表示,央行与指定运营机构共同开发基本支付功能组件,利用智能合约实现时间条件、场景条件、角色条件触发的条件支付功能,比如说,对于单用途预付卡的资金管理功能,避免出现卷款跑路等风险。

实际上,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在数字人民币试点活动中的“红包”,实际上即是“智能合约”的体现,通过参与方达成的协议来约束“红包”的使用时间、使用范围以及使用规则,比如不可转账、不可兑回、超时收回等等。

可以说,未来数字人民币加载智能合约,其灵活性可以适用于多种环境和关系,比如定向用途、定向人群、定向场景等。举个例子,比如郑州这次暴雨洪涝灾害的赈灾款,如果通过加载智能合约的数字人民币来拨发,就能实现款项的定向用途,防止贪污滥用。


数字人民币的技术路线选择


对于数字人民币的技术路线选择,一直是行业内关注的另一个焦点。

“白皮书”中介绍,数字人民币的技术路线选择是一个长期演进、持续迭代、动态升级的过程,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定期开展评估,持续进行优化改进。指定运营机构可根据自身实际需求及技术优势自行选取技术路线,充分保持对未来技术的洞察力和前瞻性。

数字人民币系统采用分布式、平台化设计,增强系统韧性和可扩展性,支持数字人民币支付交易量的快速增长;综合应用可信计算、软硬件一体化专用加密等技术,以确保系统可靠性和稳健性;开展多层次安全体系建设,设计多点多活数据中心解决方案,保障城市级容灾能力和业务连续性, 提供7x24小时连续服务。

数字人民币体系综合集中式与分布式架构特点,形成稳态与敏态双模共存、集中式与分布式融合发展的混合技术架构。

实际上针对针对技术路线问题,穆长春很早之前就表示,数字人民币在研究以及发行期间,都将采用赛马的方式。所谓的“赛马模式”即,在自愿的前提下,参与试点方自行选择场景和技术路线,如果试行效果好,不排除直接采用。 

因此,在技术选择上,监管层面一直以来的态度就是“技术中立”,谁行谁上。

在吹风会上,针对区块链技术在数字人民币体系中的应用,穆长春也表示,区块链具有数据不可篡改和可追溯等优势,但存在性能和可扩展性上的缺点,更适用于低并发、低敏感的资产确权、交易转让、账本核对等场景。根据区块链的技术特点和适用范围,人民银行探索了区块链在贸易金融、确权交易、交易对账等领域的创新应用,比如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和数字票据交易平台。

因此,在数字人民币支付体系的交易层,为支持高并发、低延迟,实现公众直接持有央行债权,采用了中心化架构,所有跨机构交易均通过央行端进行价值转移;同时,设计了基于加密字符串的数字人民币表达式,保留了安全性、防双花、不可伪造等特点,还可以加载与货币相关功能的智能合约,促进业务模式创新,成为数字经济活动催化剂。

也就说在交易层,数字人民币并没有采用区块链技术,因为区块链的特点并不适用于高并发、高拓展性的场景;但是在发行层,区块链的不可篡改、可追溯的特点即可以利用。

他表示,在数字人民币支付体系的发行层,基于联盟链技术构建了统一分布式账本,央行作为可信机构通过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将交易数据上链,保证数据真实准确,运营机构可进行跨机构对账、账本集体维护、多点备份。为充分体现数字人民币“支付即结算”的优势,数字人民币体系结合区块链共识机制和可编程智能合约特性实现自动对账和自动差错处理。同时,利用哈希算法不可逆的特性,区块链账本使用哈希摘要替代交易敏感信息,实现不同运营机构间数据隔离,不仅保护了个人数据隐私的安全,亦可避免分布式账本引发的金融数据安全风险。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6607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