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6 09:47

圆桌:从Web3.0、平行链插槽拍卖、再到跨链等,波卡正在Keep Building丨2021世界区块链大会

凯尔 发布在 波卡

巴比特讯,7月24-25日,“2021世界区块链大会·杭州”在杭州未来科技城学术交流中心开幕。本次大会由杭州时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巴比特)主办,杭州未来科技城管委会等机构支持。

7月25日,《Keep BUIDLing!向Web3.0进发》圆桌论坛邀请了众多波卡生态参与者,一起分享了关于波卡、Kusama平行链插槽拍卖,Web3.0应用、跨链、隐私计算等当前最热话题,一起了解波卡生态最新动向,展望未来。

参与这场圆桌讨论的嘉宾有:

章鱼网络创始人丨刘毅

zCloak Network创始人丨Dr. Xiao Zhang

Bifrost联合创始人丨Lurpis  

X Protocol官方志愿者丨Blair

本场圆桌的主持人是Polkaworld创始人庞晓杰。

一下是整理的部分圆桌内容:


关于Kusama平行链插槽拍卖


  • 庞晓杰:Kusama平行链插槽拍卖已经开启,目前这个模式走得如何,市场的效果如何?

Lurpis

平行链插槽拍卖机制对于Polkadot来说已经实现了整体的设计目标,因为对于平行链来说,插槽拍卖是需要用户去抵押锁仓,然后根据拍卖的时间去最终赢下了插槽拍卖的,我们总共以14.2万个KSM,大概2500多万美金的锁仓规模竞拍下来了这个平行链。

每一条平行链都是充分竞争的一个状态,整体机制是分为七天时间,我简单说一下,两天时间是竞拍期,属于安全出价期,两天之后的五天时间属于一个蜡烛拍卖期,蜡烛拍卖期就是每一个区块都会找一个快照,在最终结束时会丢一枚筛子,这个筛子落在哪个区块上,出价最高的项目方就可以获得插槽,这就相当于让大家去不断地出一个自己觉得最合理价格的一套机制。

所以,我们认为第二轮的插槽竞拍会更激烈一点,一旦每一个平行链的Kusama数量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大家都会去内卷,就会不断地出价,最终达到比较高的数字。

整体上,我认为在市场层面,像现在整个五条平行链已经锁了110万个KSM,占Kusama 11%左右的总量,第二批平行链比第一批竞争得更激烈一点,所以随着整个锁仓的量起来,市场上肯定会有所体现的。目前仅仅五个平行链就已经锁了那么大规模了,随着最后Kusama预计有100条平行链,从市场层面,从激励项目方以及Kusama的网络中的使用需求会大大地提升。

Dr.Xiao  Zhang

Kusama的卡槽拍卖结束的时间不长,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一开始的项目他们比较确定能在前面拍到卡槽,但在进展过程当中,更势均力敌的情况开始慢慢出现,我们也看到拍卖锁定的KSM数额在不断增加,这也是挺有意思的过程。

卡槽拍卖这件事在区块链的历史上是没有过的,这是波卡首创的一个概念,我们比较欣慰地看到第一批的卡槽拍卖的过程,基本上算是顺利地完成了,Gavin提出来的时候说Kusama有一个口号,我们要期待可能会出现混乱,但很多人没有将这一句话当一回事觉得就是说说而已,但每开玩笑,有可能会出现混乱的情况,我们非常欣慰地看到第一批卡槽卖的过程当中,所有进展的过程以及执行的机制完全当初的设计指标来执行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

第二,在最初,很多人对卡槽拍卖机制还不是特别地熟悉与了解,很多人以为我把我手里的Token转给项目方换取他的Token,这是卡槽拍卖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不对的,这不是卡槽拍卖的概念,参与到卡槽拍卖过程当中,从开始到最后,自己的Token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钱包,也就是说你的Token没有转给其他人,没有给波卡和项目方,只是将自己的Token锁在自己的钱包中。

至于第六到第十个卡槽,有消息说在几个周之内就会开始,可以预想下一批竞争会比第一批竞争的激烈程度激烈得多,我们与相关的团队得到了内部的消息,说是有很多的团队的策略在发生修改,有的团队原来完全是拿自己的Token拍卡槽,现在的立场也在发生变化,所以我觉得是非常值得观察下面的五个卡槽的拍卖怎样走

刘毅:

卡槽拍卖是前所未有的,蜡烛拍卖在区块链上实现出来是非常复杂的,按照当时的预想做出来,真正能运转,且没有出大问题,就能跑得通,这在工程上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章鱼网络创始人丨刘毅
章鱼网络创始人丨刘毅

但也有不一致的声音,我觉得卡槽拍卖的成本,没有被准确的分析,尤其是重大的投资者。

Lurpis:

我们认为平行链拍卖的成本,创造的是时间成本。这个问题我们是怎么解决的?本身我们是做衍生品的,我们做插槽拍卖对应着衍生品,这一次插槽拍卖共14.2万个KSM,其中有10万个KSM是被铸造成了衍生品,我们叫vsKSM。衍生品在我们上线之后就会去开启第一个流动性挖矿,也就是说你的这个衍生品是可以解锁锁仓期的,那对于用户来说,你可以用这个衍生品来对冲掉锁仓的机会成本,所以这是第一块的时间成本的问题,可以通过衍生品的方式去转移,它并不是节省了成本,而是转移,你可以去做对冲。

Bifrost联合创始人丨Lurpis
Bifrost联合创始人丨Lurpis

第二种是你平台承载的生态问题。平行链定位大部分都是Layer1的链,Kusama是Layer0,其实每一条平行链最终的终局是支持智能合约,这是我的理解。为什么现在平行链一开始会有自己的应用?是因为波卡生态一开始需要用户与资金,你只有沉淀了用户与资金之后才有开发者愿意在你的平行链上做生态做应用,没有人会在一个赚不到钱的地方做一个很优质的应用。

庞晓杰

小团队去参加平行链拍卖时所担心的问题,一个是觉得成本会非常高,针对这个问题,Polkadot官方提出了非常多的解决方案,因为Gavin是一个博弈论高手,他设计这一套规则也是一个博弈过程,如果说一个项目没有非常好的口碑或社区影响力,就不会赢得社区去支持他的平行链,也就是说虽然成本这么高,如果没有社区人去支持,也就得不到这个东西。

Polkaworld创始人庞晓杰
Polkaworld创始人庞晓杰

再一个点,如果你自己去做一条公链维护自身安全,那一年你的成本也是非常高的,不比你去竞拍一个平行链的付的资金要低,这是第一,我们可以有这样一个选择。

第二,本身很多平行链可以提供智能合约的功能,你可以使用智能合约去做应用链。

还有一个方案是2019年Gavin来上海时第一次提出的平行线程,也是这样一个解决方式,我觉得这些都是去解决刘毅老师所提到的,第一是成本较高的问题,第二点是有锁仓的成本,Lurpis他们做的是Bifrost释放流动性的事,比如我去参加了,我锁了100个Kusama,那我要在一年之内Kusama都是无法流通的,我当然会由我的机会成本都放在这里边了。


关于未来的Polkadot平行链插槽拍卖


  • 庞晓杰:其实现在看Kusama的拍卖,或是我们马上也有Polkadot的拍卖,对市场释放出来的最重要的信号是我们从一个单链时代转移到了一个多链时代,为什么这样说?Polkadot的拍卖你们怎样看待?

刘毅:

Kusama是一个往全功能的先行网,我觉得基本可以往Kusama预测Polkadot,但群体分布不太一样,Polkadot的群体更分散,且时间更长,我个人希望Polkadot生态的大项目不要在两个系统都占插槽,但这个问题也不是他们愿意这样的,毕竟大家等那么久,愿意先上,相对锁仓比例不会那么高,但锁仓市值会提到,大家会竞拍两年的插槽,因为这个插槽更换又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zCloak Network:下面的Polkadot拍卖的情况基本可以用Kusama做一个参照,但我们会看到一些更重量级的,我们知道一些机构以及银行和官方组织其实是DOT持仓的大户,当时规划这两条链时Gavin也提到过,他会看到一些企业级、商业级、金融类的应用更多地会出现在Polkadot上,但机制是差不多的,就是项目的类型会不太一样,所以非常期待。

Lurpis:首先大家拍两年,第一批的市场效应会更强一点,我估计拍卖的时间可以分享一下,Kusama第二批6到10个槽位要早于波卡的拍卖,因为目前来说,我们在接入Kusama测试以后发现还会多多少少有一些问题,一些稳定性问题,其实我们也是解决这些问题,还有整个跨链通信问题,在这些准备好之后,还会有第二批的Kusama拍卖,然后才是Polkadot。


关于Web3.0


  • 庞晓杰:哪些Web3.0的应用与方向是未来值得关注的?

刘毅:

Web3.0最重要的是将平台给替换成加密协议,Web3.0先在哪些领域去爆发?你就找那些已经被平台寻租非常严重的领域,其实最严重的就是金融领域,互联网巨头很赚钱,但其实跟银行比,赚的都是小钱,中国有四家公司进了全世界赚钱利润榜的前10,这就是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和农业银行,排在阿里巴巴之前的还有国开行以及平安保险,排在腾讯之前的还有招商银行。

银行也是平台,它是我们这些存贷双方的平台,但因为它垄断了其中的地位,所以将利润全部拿走了。现在所有的A股上市公司,几千家上市公司一半的利润是30多家金融行业公司赚的,整个社会都在为金融行业去打工,这当然应该是先被替换,先被革命掉的。

我们现在看到DeFi已经起来了,但DeFi没有进入主流,最大的两个问题,第一是金融是不可空转的,它是为实体经济或是数字经济服务的,那前两天v神在巴黎讲,不能创造新的Token是为了交易其他的Token,我们老干这件事就等于创造了一个空转的金融系统。

DeFi的金融系统是能给Web3.0其他领域去募资的,比如现在有些领域已经看到曙光了,比如游戏领域,一天赚几百万美元,后边一定会有链游热。

现在已经有音乐应用,美国的团队做的,月活用户突破了400万,那也就是说它已经出圈了,比DeFi的用户量大多了。音乐这个领域也是中介寻租严重,一个音乐人创造出的歌曲的版税收入只能10%揣到自己的兜里,绝大多数都被唱片公司或腾讯音乐这样的平台拿走了。所以,只要是平台寻租严重的领域都是Web3.0的沃土。


关于隐私计算


  • 庞晓杰:隐私计算无论是以太坊生态,还是整个区块链生态,一直是大家在讨论的一个问题,Polkadot在隐私这方面有什么优势的地方。

Dr.Xiao  Zhang:

前期有很多隐私计算项目,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这些项目并不是基于以太坊开发的,通常自己起一条公链来做这件事,为什么?我们也是跟朋友探讨了一下,以太坊为何不能做这些事?换一个说法,以太坊的极限在哪里?很多人认为以太坊的扩容有问题,TPS不是以太坊的上限天花板,EVM智能合约虚拟机才是真正的天花板,你在以太坊做的所有事情智能在EVM之内进行,很新的密码学的库或新编程语言无法直接用Substrate的。在波卡上做一个隐私计算方面的项目,最大的好处就是自由度会非常高,我们可以将已有的项目、库或工具拿来直接使用,所以在Polkadot的平台上侵略隐私计算的开发是非常好的,所以我们现在也希望将零知识证明的技术放到波卡上来真正保护数据隐私,不出让自己数据的情况下将自己的数据用于身份、金融、安全等,在Polkadot做隐私计算这项工作未来的前景还是非常好的。

zCloak Network创始人丨Dr. Xiao Zhang
zCloak Network创始人丨Dr. Xiao Zhang


关于Staking


  • 庞晓杰:Polkadot在Staking领域未来有怎样的角色。

Lurpis:

Staking这件事会越来越明显,以太坊2.0要转POS大家知道,有一些Layer2网络也是POS共识的,都会跑一些DeFi应用。

对我们来说Staking的衍生品是帮用户既获得了Staking收益,又获得了DeFi的借贷收益,所以就解决了DeFi在POS网络上跑的矛盾问题。

那这对于波卡来说,波卡目前市值136亿美金,占POS共识的2%多,对我们来说有非常大的市场是需要去扩展的,还有97.8%的网络需要我们去提供Staking衍生品。

对于波卡来说,因为我们的主要业务是部署在波卡上的,所有协议的业务逻辑,衍生品的铸造是在波卡上完成的,也就是说我们会通过波卡来向其他的POS网络提供衍生品,其他的资产就会自然而然地跨入到波卡的体系当中来,会给其他的平行链赋能。

对外的,波卡的共识去承载了其他POS网络的一部分的POS共识安全性,整体上的波卡的价值捕获能力会强很多。


关于跨链


  • 庞晓杰:怎么看Polkadot跨链的发展?

Blari:

简单介绍一下波卡的跨链,在波卡当中中继链负责处理网络中整体共识和安全性的主链,平行链是基于Substrate框架做出来的,与中继链有相同共识的分片,转接桥平行链由于一些已经成熟的区块链,比如以太坊、比特币和波卡的底层共识不一样,不能够直接连接到终极链上,就要功能。通过波卡网络的收集人、提名人、验证人和钓鱼人这几个基本的角色,波卡的XCNP可以让数据在不同的区块链之间进行交互,从某种意义上说,借助XCNP进行数据的交互实际上还只是同一共识之下的跨链,想要做中继跨链是共识穿透,其实在波卡技术架构上面未来可以达到的,符合我们的发展预期。

X Protocol官方志愿者丨Blair
X Protocol官方志愿者丨Blair


展望未来


  • 庞晓杰:对Polkadot接下来最期待什么?    

刘毅:继续创新。

Dr.Xiao Zhang:期待生态繁荣。

Lurpis:期待平行链爆发。

Blari:迈向Web3.0。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6563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