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4 10:44

复盘Uniswap赠款事件始末:抛售50万枚UNI,获利千万美元的DeFi教育基金到底是个什么组织?

7月13日,一个名为DeFi Education Fund(DeFi教育基金)的组织抛售 50 万枚UNI获利超千万美元,引起加密社区的广泛讨论与关注。此前,该组织从Uniswap金库获得100万枚UNI,那么它为什么能获得如此多的拨款?这些拨款又将用于何处,链捕手对该组织的背景与目的进行了详细调查。

原标题:《复盘Uniswap赠款事件始末:获利千万美元的DeFi教育基金是个什么组织?》

作者 | 谷昱


DeFi教育基金是个什么组织?


本次抛售时间最早要从5月28日说起,当日一个名为「HarvardLawBFI」的用户在Uniswap治理论坛发布「温度检查」民意测验提案。据链捕手了解,HarvardLawBFI的实际名称为哈佛法学院区块链和金融科技计划,该组织自称为哈佛法学院的一个学生组织,主要团队成员都是哈佛大学的在读博士生。

根据提案内容,HarvardLawBFI提出应建立一个社区监督的组织,为从事加密货币政策游说的现有和新政治团体提供资金,其目标是:1) 教育政策制定者先发制人地应对DeFi的监管、法律、政治和税收威胁;2) 实现去中心化金融和相关活动的监管清晰度;3)推进支持去中心化金融和去中心化治理的法律;4) 激励其他 DeFi 协议的治理社区为这项工作做出贡献(通过该组织或他们自己的组织)。

「(DeFi行业)迫切需要这样一个组织,因为世界各国政府都在意识到DeFi,并在没有适当了解其利益的情况下急于规范项目。」HarvardLawBFI表示,「该组织将帮助资助政策制定者的教育工作,以在世界范围内实现更加平衡的法律框架。这将类似于互联网早期成立媒体民主基金的一群资助者,它依靠专家在倡导更加分散和民主的互联网的组织之间分配资金。」

6月1日,HarvardLawBFI在Uniswap治理论坛发布了更为详尽的提案内容,「如果 DeFi 协议的治理要长期存在,我们需要积极参与目前正在进行的政策制定讨论,以确保代表数百万 DeFi 用户的利益和立场。」HarvardLawBFI称,「Uniswap 社区最有能力领导保护去中心化金融的工作。」

该组织建议为名为「DeFi政治防御基金」的组织最初注入100万个UNI,并在4-5年内分配这些资金,为思想领导、法律分析、政策倡导、信息传递和基层等领域提供资金。「该实体不会复制现有组织的重要工作,例如Coin Center、the Blockchain Association,、 Defi Alliance等。相反,它将资助这些组织和其他组织来扩展他们的能力,以便能够更有效地保护 DeFi。」

「DeFi政治防御基金」组织委员会的初始成员也在该提案中公布,其中包括Uniswap Labs首席法务官Marvin Ammori、Aave总法律顾问Rebecca Rettig、Compound总法律顾问Jake Chervinsky、Variant Fund 总法律顾问Jake Chervinsky、世界经济论坛执行委员会加密货币主管Sheila Warren、Brex总顾问Katie Biber与Reverie联合创始人Larry Sukernik,大多拥有丰富的法律行业经验。

在回应为何需要如此高昂的资金时,HarvardLawBFI表示:「顶级律师、说客和教育公关活动非常昂贵。当美国财政部在去年 12 月提出「午夜规则」时,区块链倡导组织被迫在短短几个月内花费数百万美元用于机构评论和准备诉讼。鉴于这些问题的复杂性和新颖性,我们需要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其中许多人的薪水比职业运动员高。」

同样在6月1日,该组织在Snapshot正式发起提案投票进行「共识检查」,主题为「是否应该从社区金库分配 100 万个 UNI 来保护协议和 DeFi 免受法律和监管威胁并帮助确保 DeFi 的承诺?」。6月6日,经过近5000万枚UNI的投票,约73%的投票赞同该提案,该提案正式通过「共识检查阶段」。

6月12日,该用户在Uniswap治理论坛对其提案进行了更新,将「DeFi政治防御基金」更名为「DeFi 教育基金」,委员会成员新增了dYdX Trading 总法律顾问Marc Boiron,赠款地址由7名委员会成员多签管理,并在提案通过后 90 天内发布详细预算,每月公开发布社区更新进度、拨款分配、策略等。

6月底,Unniswap官网治理页面对该提案进行最终投票,最终以7968万票数支持、1504万票数反对的形式获得正式通过,其中约1045万票数由HarvardLawBFI组织所投。7月4日,Uniswap向该组织公布的钱包地址转入100万个UNI。


为什么提案能通过?支持者是谁?


从上述信息可知,该提案的发起方为哈佛法学院一个对区块链感兴趣的学生组织,DeFi参与经历也并不多,那么它为什么能拥有超过一千万的UNI选票?该提案的其它支持方又有哪些机构与个人?

对于HarvardLawBFI持有的投票权重,实际上大部分都与Uniswap的委托投票机制有关。相比大多数DeFi项目只支持代币持有者直接投票,Uniswap的治理机制允许UNI代币持有者将投票权力委托给第三方代理,这意味着Uniswap投票权力有可能会集中在少数委托人实体手中。

根据投票委托网站sybil.org显示,目前Uniswap投票权重最高的10个地址拥有约50%的投票权重,相当于1.05亿票数。而根据Uniswap的治理机制,任何提案经过「温度检查」、「共识检查」阶段并进入最终链上投票阶段后,如获得4000万票数即可成功通过。

在本次针对DeFi教育基金的最终链上投票中,总计7968万票数支持该提案,总计1504万票数反对该提案,支持票数远超投票通过所需的4000万票数。

尽管Uniswap最终投票页面没有显示具体哪些地址在支持该提案,但该提案在Snapshot的「共识检查」阶段投票显示了具体的投票情况,包括支持该提案的地址与反对该提案的地址。

在支持该提案的地址中,排名第一(1046万票)的地址即为HarvardLawBFI,该机构从今年2月开始参与Uniswap等DeFi项目治理,也是目前Uniswap投票权重第五高的地址,为5.6%。

排名第二(1025万票)的地址所有者为Kenneth Ng,此人曾担任以太坊基金会的赠款协调员近两年时间,在2018年推动以太坊基金会向Uniswap授予了首笔赠款,还曾在去年参与撰写Uniswap首个成功通过的提案「Uniswap赠款计划」并成为该计划负责人,目前也是Slingshot Finance首席运营官。

排名第三(约800万票)的地址所有者为Variant Fund创始人John Palmer,此人曾为a16z合伙人、Mediachain(后被Spotify收购)创始人,与Kenneth Ng共同撰写了Uniswap首个成功通过的提案,目前也是Uniswap赠款计划审稿人之一。需要指出的是,DeFi教育基金的初始委员会成员也包括Variant Fund 总法律顾问Jake Chervinsky。

排名第四(约500万票)的地址所有者为Blockchain at UCLA,该组织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法律、商业专业的学生与教师组成的区块链团体。

排名第五(约300万票)的地址所有者为Penn Blockchain,系宾夕法尼亚大学学生组织运营的区块链组织 。该组织该表示还参与了Aave、Compound等协议的委托治理投票,委托代币价值约1.4亿美元。

排名第六(约250万票)的地址所有者为Blockchain at Columbia,系哥伦比亚大学学生的运营的分布式账本技术组织。

排名第七(约250万票)的地址所有者为Blockchain Education Network,由全球对区块链感到兴奋的学生、校友等组成,旨在提供无边界的区块链教育。

在这些参与「共识检查」阶段投票的机构或个人外,还有部分机构也公布表示对该提案的支持,例如ConsenSys 的总法律顾问Matt Corva就表示该公司将支持该提案。

「我们相信在这个时刻为立法者提供理解的教育至关重要。」Matt Corva称,「Uniswap迈出的第一步可能会打破其他支持类似举措的大型金库的闸门,我们将对此予以支持,并且已经向我们的投资组合公司传达了我们希望他们也考虑这样做的愿望。」

总体而言,该提案的主要支持者为以HarvardLawBFI为代表的高校区块链组织,以及Kenneth Ng等Uniswap赠款计划成员,其中前者总票数超过2346万票数。不过相比「共识检查」阶段的票数,最终投票的支持票数多出近3000万票,这部分票数来源尚不得而知。

那么,为什么Uniswap治理机构会出现这么多的高校区块链组织?这实际上与a16z的DeFi治理理念密切相关。

此前,a16z在其官网撰文表示,为了增加治理中观点的整体多样性,减少整个网络中投票权的集中度,决定将自己在 Compound、Uniswap 等协议中的大部分投票权委托给合格参与者,其中包括高校学生组织,例如HarvardLawBFI、 Blockchain at UCLA、Blockchain at Berkeley等。宾夕法尼亚大学的Penn Blockchain在官网也明确表示获得来自a16z的支持。

作为Uniswap的主要投资机构之一、A轮融资领投方,a16z预计在UNI的18%投资机构份额中占据可观份额,这使得该机构也在Uniswap治理中拥有较大话语权。不过在将其投票权分配给高校后,a16z并没有进一步澄清与这些高校组织间的具体互动机制。

Snapshot投票记录还显示,票数约530万的Compound创始人Robert Leshner、票数约520万的Uniswap社区KOL「DCinventor」以及票数约490万的Uniswap赠款计划成员John Palmer等投下了反对票。


外界为何质疑该提案与组织


从DeFi教育基金颇为豪华的委员会成员以及获得高额UNI选票来看,该组织在获得赠款的程序是合乎规则的。同时,获得UNI赠款的地址由7位委员会成员多签管理,发起方HarvardLawBFI并不能直接动用其中资金,也初步保证了资金使用的安全性。但是,这并不能令社区充分信服。

实际上,在提案公示与投票期间,来自Uniswap社区的质疑声占据主导地位,主要质疑点包括:赠款规模过大,工作与预算计划不明确,应在具有工作证明后再申请;委员会成员不够多样性,不应由少数律师决定如何为社区其他人部署游说资金;政策游说与市场教育成本应由DeFi行业承担成本,主要DeFi协议应平等参与,而不应仅有UNI持有者。

Uniswap工程师Noah Zinsmeister也表示,他更喜欢直接支持Coin Center这类主流教育组织,而不是创建另一个声誉较低且使命不明确的实体。

随着7月13日该组织抛售50万UNI,更多质疑与批评出现在舆论市场,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向:

第一,存在信息不透明的情形。目前DeFi Education Fun仍然没有官方网站,外界仍然对该组织的工作计划与使命知之甚少,并认为该组织本可以根据实际使用需求再出售UNI,缺乏具体解释;

第二,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情形。在DeFi Education Fund出售UNI代币前,其中一名委员会成员、多签持有者之一Larry Sukernik在5小时前出售了价值约5万美元的UNI,被质疑提前得知内幕消息后的污点行为;

第三,存在承诺未兑现的情形。在针对提案的解释中,HarvardLawBFI曾表示这些资金预计将在未来 4-5 年内分配,因此不会产生与一次性出售 100 万个 UNI 相同的稀释效应,但如今该组织决定分两批在24小时内全部出售100万UNI代币,无疑对UNI持有者的利益造成损害;

第四,疑似是a16z的利益输送行为。由于前述种种异常行为,长期跟踪该提案的行业观察者Chris Blec怀疑该组织实际上是a16z出于自身利益而推动成立的游说基金,通过鼓动代理其投票权的高校机构支持,以使其 DeFi 投资组合受益。

在更大范围上,此次DeFi教育基金赠款事件也引起了行业对投票治理机制的进一步反思,例如如何避免投票权优势方利用权力以及DAO结构进行利益输送?作为DeFi头部项目,Uniswap投票权力是否过于集中?

无论DeFi教育基金的最终命运如何,该事件后续都将在DeFi治理史上留下其颇具深远意义的印记。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6076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