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2 13:57

权力的游戏:Curve上Yearn、Convex及Stake DAO之间的斗争

注:原文来自Rekt,以下为全文编译。

不同的DeFi协议之间正在进行一场权力争夺战。

Yearn、Convex和Stake DAO正在为积累veCRV而战,力求在Curve Finance DAO上拥有权力和影响力,并最终能够为其用户提供更高的收益。

这里的规则是,

  • 每个玩家必须通过向其用户提供具有吸引力的收益率来寻求增加TVL。
  • 为了提供最高的收益,每个玩家必须以veCRV代币的形式积累积分。
  • veCRV代币允许每个玩家提高他们的收益率并控制Curve治理投票,因此允许他们吸引更多的TVL。

不同的玩家可以在同一个游戏中使用不同的策略,但在其他地方玩是没有意义的。

这里没有失败者,只有大赢家和小赢家。

而且游戏将一直持续。

从表面上看,在这场游戏中似乎有三个确定的竞争者,然而,现实要复杂得多。

在Curve战争中战斗的不仅仅是白名单协议,还有中心化实体,他们也希望借此激励他们的货币或项目。

那么,到底是谁在和谁战斗,最终的游戏又会是什么样子的?

Convex的到来为这个Yearn和Stake DAO已经在玩的游戏增加了额外的紧迫性。

Convex得到了 "Curve的支持"(见Convex网站页脚),这意味着Curve的一些开发人员投资了这个项目,并帮助他们编写了代码。

我们可以把Convex看作是Curve进入他们自己游戏的一个玩家。

虽然这显然给他们带来了优势,但他们的地位与Julien Bouteloup(Stake DAO)没有什么不同,尽管他是Curve核心团队的一员,但现在仍在为控制Curve而奋斗。

Andre Cronje和Banteg--两个最知名的Yearn开发者,也在这场比赛中占据了先机,通过对项目的贡献、提供流动性或通过Banteg在Twitter上写的 "pReMiNinG",获得巨额的CRV。

在这场比赛中,没有玩家可以被看作是 "局外人";他们都以某种方式帮助了Curve的创建。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竞争激烈程度的降低。

CRV于2020年8月13日推出。

十天后,Andre Cronje发出了标志着Curve战争开始的推文。

AC已经获得了对Curve协议的巨大权力,并试图大力激励他的新yPool。

当你考虑到谁控制了0x431钱包时,Curve的回应就更有意义了。

Nansen将0x431列为第一个耕种YFI的钱包。除了持有大量的K3PR,这个钱包现在也在投票增加Fantom池的比重,所以也许你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用户会将他们的CRV锁定在veCRV中,而投票权也将变得不那么集中,Curve也将继续增长......

正是在2020年11月推出的Yearn backscratcher vault将这场斗争带到了协议VS协议的层面。

通过将他们的CRV永久锁定在backscratcher vault,(并因此将他们的投票权授予Yearn),用户可以获得比他们将代币锁定在Curve本身更高的APY。

然后,Yearn可以利用这些CRV来影响Curve的投票,使之有利于他们,并提高他们所有基于Curve的资金池的收益;最终带来更多的用户和更高的TVL。

在这一点上,Yearn没有真正的竞争对手。Cronje正在建立他的去中心化垄断,而没有人试图阻止他。


Stake DAO及Julien Bouteloup


Stake DAO是Yearn Finance的直接竞争者。这两个平台都为用户提供了各种资产的收益率,并且都使用了Curve作为其主要金库的基础层。

Stake DAO的到来并非没有戏剧性。Yearn的开发者指责Julien伪造了他们的协议,而且没有添加任何自己的东西,导致Julien被踢出了几个私人小组聊天,并进一步激化了已经酝酿了一段时间的争斗。

Stake DAO一出现,Yearn就开始在Twitter上大力宣传他们的yveCRV金库。然后,斗争就开始了。

在2021年1月至3月期间,Yearn和Stake DAO就开始直接竞争CRV存款。每个协议都在积极宣传他们的金库,并游说CRV鲸鱼向他们各自的平台存款。

当Yearn在2月初推出yveCRV<>ETH池,并允许用户从backscratcher提款改善交易的同时,增加了竞争,因为用户的资产不会再受困于该策略。

虽然用户现在可以提取他们的CRV,但金库仍然继续增长,因为Yearn利用了他们与SushiSwap的合作关系来激励yveCRV<>ETH池,并创造一个更高的APY,增加了对yveCRV的需求。

而这种改进的用户体验迫使Stake DAO提供了同样的服务,5月,Stake DAO发布了一个sdveCRV平衡池,sdveCRV/CRV的比例为90/10,仍然激励用户锁定他们的CRV,但也为那些希望解锁的用户提供了一些退出流动性。

上图显示了Yearn和Stake DAO对veCRV的稳定积累,而Convex则在5月的突然崛起。

不过,双方对Convex的到来有着不同的反应。

Yearn积极地推行他们的积累策略,而Stake DAO则决定采取不同的路线。

Stake DAO没有使用他们的veCRV来提升自己的金库,而是选择将他们的Curve池迁移到Convex上面运作。此举使他们目前能够提供比Yearn更高的APY。但未来,Stake DAO也可能会感到遗憾,因为它放弃了更多的权力给到了已经强大的Convex平台。

正如下图所示,拟议的比重变化显示了鲸鱼和项目都在为激励自己的议程而斗争。


Convex如何使用他们的力量?


Convex只分别用了2天和14天就超过了Stake DAO和Yearn。

在4年的CVX激励计划结束时,Convex可能会有足够的TVL和平台收入,为cvxCRV的质押者提供可持续的高APY。届时,Curve也将发布新的产品,而随着Curve的增长,Convex也将增长。

由于他们已经有了很好的定位,所以如果Convex决定在未来推出一些自己的独特策略,那么就可以很容易地与Yearn和Stake DAO竞争,而不仅仅是为了CRV。

随着DeFi的发展,更多的 "收益率聚合器 "平台将被推出,而对建立在Curve之上的需求也只会增加。不会永远只有三个竞争对手。

这场比赛远未结束,但参赛要求使得加入其中的难度将越来越大。

一个协议要想使用veCRV,必须被列入Curve的 "SmartWalletWhitelist "合约中。

由于智能合约地址的veCRV可以在所有者之间转移,智能钱包要经过一个白名单过程,以防止滥用。

目前,只有Yearn、Stake DAO和Convex在这个名单上。

在CRV代币价格为2美元的情况下,一个协议必须吸引价值约1.3亿美元的veCRV(供应量的30%)才能成为Curve的白名单。

然而,即使有了资金,白名单也不容易进入。目前,已经有多个失败的提案,因为对Curve协议或其代币持有人没有足够的直接利益就会被拒绝。

所有参与Curve治理的人都受到激励,以防止任何白名单协议,或Curve UI中列出的协议出售过量的CRV。

一个常见的协议策略是出售耕种的CRV,以便为它们自己的用户创造一个APY。

这是Curve治理论坛上的一个热门话题,许多代币持有者对此则提出了抗议,并将其作为将申请人排除在白名单之外的理由。

有人提议以veCRV而不是CRV的形式分配耕种奖励,或以两者的比例分配,以减缓Yearn耕种/倾销的速度。

当Alchemix希望AlETH被列在Curve UI中时,Curve介入并阻止了它,而这也引发了一些争论。Curve表示,这是为了防止 "双重倾销",但一些人怀疑Curve是否应该参与捍卫自己的代币价格。

我们采访了Alchemix的主要开发者Scoopy Trooples,以了解具体发生了什么。

Scoopy Trooples表示,通过Charlie,我与Curve取得了联系。在我们推出alETH的几周前,我在询问Curve eth元池的情况。他说他们没有(这个计划)。我回答道,看来只得用uniswap或balancer了。接着,Charlie说他给我们做了一个alETH/eth Curve池。然后,几个星期过去了,我告诉Charlie我们已经准备好启动了,他却说不要这个池子了,因为Alchemix用的是yearn,"会倾销太多的curve"。
后来,在启动前几天,我着急地寻找了一个替代方案,并在egirl中抱怨了这种情况,然后egirl成员devopsfan就提出把aleth放到Saddle上。看到Saddle有我们想要的软挂钩池的属性(因为它是Curve的Solidity版本),我们就接受了他们的邀请,并在短时间内部署在了上面。
这并不是对Curve的追捧。这只是为了我们的协议利益而做的最好的事情。虽然我喜欢与其他协议合作,但我不会为了忠于其他协议而损害我们的项目。如果我们选择了sushi、uni或balancer,alETH挂钩将更难建立和维持。

Crypto Twitter喜欢戏剧性,所以这些事件的阵营主义使其成为流行的话题。

然而,有些人对它的看法是不同的。

寄生的协议可以被排除在白名单之外,但要对抗分叉则比较困难。

首先是Swerve,有自己的 "匿名"团队,然后是Saddle,有他们的风投资金。

Curve在其代码中拥有有效的、可执行的知识产权,但这并没有阻止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进行抄袭尝试。

Saddle Finance直接抄袭了Curve的代码,但Curve是用Vyper编写的,而Saddle则是用Solidity重写。

Curve可以通过执行这些知识产权来制止Saddle,并向未来的竞争者发出警告信号,但他们应该这样做吗?

目前,其用户还没有决定。

争论的主要话题不是Curve是否存在这样的抄袭案子,而是是否应该追究。许多论坛成员认为这是TradFi的行为;是不符合DeFi的开放源码文化的再论证的。

但是,不仅仅是Curve在找律师。

新的Uniswap V3也一样。他们声称是Curve的竞争对手,并且正在进攻,以把代码留给自己。

Uniswap V3在商业来源许可下运作,限制在两年内未经授权使用其源代码,以便 "Uniswap社区可以率先围绕Uniswap V3核心代码库建立一个生态系统"。[mondaq]

这种许可对一个匿名团队有多大效果,还有待观察。

但如果 "不兼容的数学 "实际上才是最好的护城河呢......

任何开发者想要保护他们的作品都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当它是如此独特,如此具有经济价值的时候,但这与开源的DeFi有什么关系?任何一方都会继续进行这样的诉讼吗?

Robert Leshner不赞成这个想法......

也许Curve起诉Saddle并不好看,但如果Curve起诉TradFi入侵者呢?

我们不会永远在自己之间争斗......

也许现在就是创建先例的时候了;下一次Curve战争会不会在法庭上发生呢?


Curve VS Uniswap


对Curve协议最大的挑战者是最新的Uniswap V3。

一些人预计Uniswap V3会凭借其主动管理LP技术成为 "Curve杀手"。

虽然Curve还没有死,但Uniswap V3已经从他们的市场份额中分走了一大块。在2021年6月,Uniswap V3促进了所有稳定币交易量的40%。[delphi]

由于两者在1000万美元以下的主要稳定币交易对上提供了非常相似的结果,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他们在两者之间的选择主要会基于个人偏好,而不是金融储蓄APY。

但这并没有阻止两个协议发生公开的争斗,因为他们会为向用户提供最佳的汇率而斗争。

双方都在为胜利而战,Curve现在正与Uniswap直接竞争,在Curve V2中引入了波动性资产交易。

这场战斗仍在继续...

虽然Curve协议位于如此多的戏剧中心,但其创始人很少在公开场合发言。

然而,rekt侦探总是会直接去找源头。

我们找到了Curve的创始人Michael Egorov,并让他坐下来把事情说清楚。

Rekt:

Michael,你好,感谢你与我们交谈。自CRV代币推出以来,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现在代币经济学定义了整个行业的很大一部分。Curve是否在按照你的预期发展呢?

Michael:

是的,我想是的。

Rekt:

好的,那废话不多说,我们开门见山吧。在申请SmartWalletWhitelist时,协议必须满足哪些要求?

Michael:

基本上,钱包不应该成为一个可出售的票据(出售价值反而是可以的)。而且项目应该由有信誉的公司进行审计。

Rekt:

目前只有很少的白名单协议,而那些被列入白名单的协议比其他所有都有巨大的优势。这对Curve来说不是一个利益冲突的情况吗,因为他们 "支持Convex",而Convex又从不让其他协议进入白名单中获益?

Michael:

嗯,我认为如果项目是绝对安全的,并且可以从白名单中受益,那么做起来应该没有问题。当然,诀窍是,如果Yearn、Convex和Stake DAO都不想把某个项目列入白名单,那么我也不会有足够的投票权来推翻他们。因为这些项目本身就有投票权。但Yearn投票赞成将Convex列入白名单!

Rekt:

为什么Alchemix会被拒绝?

Michael:

刚查过。Alchemix从来没有问过,也没有一个提案。我的理解是,他们是使用Yearn的二阶协议,所以不清楚会有什么好处。如果他们开始直接使用Curve,那么...总之,他们需要询问/撰写一个论坛帖子。

Rekt:

他们已经决定使用你的竞争对手Saddle Finance。你对Saddle有什么看法?

Michael:

那是一个与钱包白名单完全不同的事情,是对在ui中上线的一个软投票。DAO参与者对上市alETH犹豫不决,因为抵押品会倾销CRV。我认为,无论如何,在这种情况下上线是好的。但由于速度太慢,他们还是选择了Saddle。而alEth也在几天后被攻击了。原则上,如果它是安全的,再次上线也没有问题,他们只是有一个操作问题。

至于Saddle,我认为Saddle违反了curve.fi的知识产权,因为它实际上是将Vyper的代码翻译成了Solidity。这可以在法庭上证明。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毫无价值的项目,所以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此外,诉讼会伤害Saddle的创始人,但不会伤害推动它的风险投资人。因此,这可能更没有意义。

Rekt:

Robert Leshner说"如果你想让法院和政客来保护和控制你,那有"金融"。但如果你想要一个有弹性的、自给自足的、开放的、可升级的系统,那就有DeFi。"你认为诉讼在去中心化金融中是否会有一席之地?

Michael:

我认为只要有一个法律实体可以对另一个法律实体进行诉讼,这是很有可能的。而curve.fi和saddle都有。但从Robert那里听到的是这样的说法很奇怪。(要知道)Compound在克隆他们的第一个版本时就起诉了dForce。这有点像说Compound不是DeFi。但无论如何。我不喜欢因为其他原因而起诉saddle的想法。

Rekt:

非常有趣。我们得和Leshner先生谈谈这个问题。另外,Yearn被描述为"寄生"协议,因为他们耕种和倾销的CRV数量很大。你对每个白名单协议使用Curve的方式有什么看法,你希望在未来看到什么?

Michael:

我不认为 "耕种和倾销 "是寄生的,这是游戏的一部分。但当然不应该双重鼓励倾销。我认为Yearn的工作方式是好的--这不是寄生的。人们只是不应该制造递归农场-循环倾销(例如,想象一下,将一个代币化的农场封装在一个池子里,这个池子将得到更多的CRV并倾销,然后......)

我最近有一些想法,那些稳定的代币,但倾销(或抵押品)可以以不同的方式激励,比如激励交易量(而不是现在的流动性)。目前还不清楚它将如何运作,但感觉这对Curve和代币都有好处。

Rekt:

说到交易量,外汇行业目前每天的交易量约为6.6万亿美元。你也能看到Curve会在未来拿走TradFi的一些交易量,如果是这样,你如何看待采用的情况?

Michael:

这就是我们的计划。我认为它可以通过支持不同面值的稳定币(不仅仅是美元)之间的交流来实现。当然,它应该包括这些增长。

Rekt:

很好。但你不是唯一一个旨在颠覆这个市场的人。Uniswap V3已经从你的稳定币交易量中拿走了相当大的一块。你对他们的V3有什么看法,Curve打算如何与Uniswap竞争?

Michael:

有几个方法,一,我们只相信自动化的方法,而Uniswap3似乎不相信。不太自动化的方法对稳定币/稳定币交易有效,但对不稳定的货币对来说,这是极具挑战性的。数字显示,如果与 "不收费的Uniswap2 "相比,旨在实现Uniswap v3流动性管理自动化的保险库是亏损的,这意味着它们是非常次优的。因此,我们可能会在一个更不稳定的(资产)方面进行反击(这需要大量的优化工作,目前正在进行)。

至于稳定币/稳定币对--Uniswap目前受益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它对那些不了解dex聚合器的用户来说是非常有名的。即使是uniswap2,通过usdt/usdc池进行的交易也是如此(交易者在那里因滑点而损失了很多价值)。

Rekt:

Curve第一个使用不稳定资产的资金池Tricrypto,在近一个月前推出,你对它到目前为止的表现满意吗?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Michael:

我将重新启动它:根据我学到的东西做了一些修改,加上得到了一个更快的模拟器,找到了更多的最佳参数。很多东西表现得非常好,但需要+1次迭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做 "100%最终发布并取代一切 "的原因。这是一个滚动发布系统,这样我们就可以灵活地进行迭代。

Rekt:

谢谢你与我们交谈,Michael。哦,还有一件事......你最近有0xc4ad的消息吗?

Michael:

啊。不太清楚,没有。除非你认为eth2质押合约的匿名部署者是0xc4ad...

Rekt的读者们,不要搞错了,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一场权力之争,而不是财富之争。

创始人自己告诉我们,Curve的目标是颠覆一个数万亿美元的市场,如果你正在读这篇文章,那么你可能与他的愿景相同。

去中心化交易所日渐强大,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因为如此,不同的方面都想把这种权力重新集中起来,以利于自己。

在鲸鱼争夺权力的同时,散户们仍在寻求财富,而他们只会从中受益。

这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行业的未来正在依靠着少数开发者形成,他们正在抓住机会,在这个空间仍然簇新时就建立他们的帝国。

Curve的先发优势意味着很难取代他们的位置,尽管竞争正在升温,但该团队还会带来很多东西。

也许用户界面不符合每个人的口味,但如果Curve的未来是作为一个基础层协议,而不是 "直接面向用户 "的体验,这真的重要吗?

如果你认为Curve之争很激烈,那就等着看Convex之争开始吧。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5973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