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6 12:35

以太坊基金会第六次Reddit AMA,涉及状态管理、无状态性、经济机制等话题

原标题:《以太坊基金会第六次Reddit AMA(下)》

编者注:北京时间6月23日晚,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团队在 Reddit 论坛进行了第六次 AMA,包括以太坊共识机制、质押、合并、分片、Layer2 、状态管理及以太坊经济机制等众多主题。ECN 对大部分问答进行了筛选整理,并编译成文。需要注意的是,基金会研发团队成员就某些话题存在个人的看法和推测,为避免曲解,请以原贴为准。

由于篇幅较长,本文将作上下两期发布,上期主题包括共识机制、合并、分片、质押及 Layer2,本期主题将包括状态管理、无状态性、经济机制、EIP-1559及密码学等。

Reddit AMA链接:https://www.reddit.com/r/ethereum/comments/o4unlp/ama_we_are_the_efs_research_team_pt_6_23_june_2021/

Gas limit/Gas 开销

01

Bad_Investment 提问:

Vitalik 最近写了一篇关于 verkle tree 和 state expiry 的文章,我有以下问题:

  • 如果 verkle tree 和 state expiry 机制都实现了,预计 gas limit 可能提升多少?
  • 对存储操作码进行重新定价有意义码?如果有的话,是否有相关估值?

Vitalik 回复:

如果 verkle tree 和 state expiry 机制都实现了,预计 gas limit 可能提升多少?

如果我们想的话可以达到 2 ~3 倍,不过这是个开放性问题;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些节省了的存储空间使运行节点再次变得简单。

对存储操作码进行重新定价有意义码?如果有的话,是否有相关估值?

存储操作码现在基本已经是以无状态友好的方式来定价了;柏林升级里的 EIP-2929 基本上实现了这点。访问每个数据块我们都需要收费;Ipsilon 团队的一些分析表明,假设访问每个数据块需要消耗 350 gas,那么平均的 gas 消耗大约增加 10%~20% ,尽管我现在是提议每个数据块消耗 200 gas,这样平均的 gas 消耗只会增加大约 5%~10% (而且,提议的新 gas 方案在一些关键领域提供一些 gas 节省设定,以抵消这些增长)。具体请看这份Verkle tree EIP:https://notes.ethereum.org/@vbuterin/verkle_tree_eip#Gas-reform

经济学/EIP-1559

01

mikeifyz 提问:

这是对 Vitalik 提的一个偏向经济学的问题。我想知道你在经济学上的观点主要受哪个学派的启发——我猜你受奥地利学派的影响很深,但我不确定我的猜测是否正确。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有时我感觉区块链技术与熊彼特的看法非常契合。

还有去年你在推特上发起好几次投票调查人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提倡的这些想法在你看来是更倾向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左倾/右倾;自由主义/威权主义”,很意外的是,这些投票结果是非常不统一的!

Vitalik 回答:

我早期的经济学观点肯定是奥派和芝加哥学派的结合,但更倾向于芝加哥学派。现在,我会说我没有在跟随哪个已有思想流派,更多的是形成我自己的体系。我最近一直专注于公共物品和去中心化治理问题,传统的经济学并没有特别适用的工具。传统经济学有数学模型,像二次方融资就很明显来源于这些模型,但即使是它也解决不了一些问题,比如在低利益相关情况下人们做某事的动机就很低、不同人对某个特定问题的不同水平认知、特别是合谋问题。

02

Wolverined 提问:

你相信Triple Halvening (三重减半) 吗? ETH 是 Ultrasound Money (超良货币)吗?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你相信Triple Halvening (三重减半) 吗?

这其实不是一个“相信”的问题:这只是比较 PoW 与 PoS 发行量的一个方式。当前,PoW 的发行量大概是每天 13,500 个 ETH。相较下,PoS 的发行量是大概每天 1,700 个 ETH,且有 1400 万个 ETH 是质押了的。因此,即使有 1400 万个 ETH 是质押了 (注:我们目前有 570 万个 ETH 质押了),每天  1,700 个 ETH 也比 每天 13,500 个 ETH 减少了将近 8 倍,而减少 8 倍的发行量其实相当于比特币的三次减半。

ETH 是 Ultrasound Money 吗?🦇🔊

快了。符合 ultrasound money 的一个标准是减少供应量,“合并”后如果 EIP-1559 的烧毁量大于 PoS 的发行量,也就做到这点了。我非常有信心 ( 95% 以上的把握)“合并”后 ETH 的供应量会开始减少,以及“合并”时的 ETH 供应量 (预计是大约 1 亿 2000万个 ETH) 会是以太坊有史以来的最高峰。请注意,货币通缩意味着“没有供应量下限™”,正如 David Hoffman 所说的 :)

如果想了解更多 ultrasound money,可以看看 Bankless 的这期和这期。

基金会 Carl Beekhuizen 回答:

关于这一点,基金会的研究员有不同的看法。

在我看来,ETH ultrasound money的表情包挺傻的,它的重点放错了。我期望从长期来说, ETH 变得有价值是因为它有用。(虽然我的看法可能是错的,比特币的确因为表情包获得了大部分价值)。

03

datawarrior123 提问:

EIP-1559 不会降低交易费,那么有其他计划是旨在降低一层的交易费用的吗?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有其他计划是旨在降低一层的交易费用的吗?

对于一层扩容方面的升级,主要的计划是分片。我们会先进行仅作数据存储的分片,共64个。分片的数量会随时间推移逐渐增加,而且我们将最终实现在分片上执行。

frank__costello 回复 Justin Drake:

当二层网络可用时,大多数的应用都可以从一层搬到二层。对于想留在一层的人来说,费用也会变得更便宜,因为二层上的用户变多了。

基金会 Dankrad Feist 回复 frank__costello:

我觉得这个预期是不对的。一旦用户搬到了二层,一层将变得更贵。原因是二层对一层的使用会更高效,因此可以支付更多一层的区块空间。结果会是二层的价格低,但一层的价格会变更高。

基金会 Barnabé Monnot 回复 Dankrad Feist:

由于 rollup 需要在一层发布数据,这里产生了有趣的二阶效应。很明显,一个有 rollup 的系统比没有 rollup 的系统能容下更多的执行。然而,在一个对 rollup 有高需求的系统应该意味着 rollup 在一层发布数据会增加一层的开销,因此这不是简单的替代关系,但这应该会达到某种平衡。总的来说,用户在一层和二层的平均费用应该是更低的:假如需求是固定的,供应增加意味着价格会下降。

请注意,1559 和操作码 BASEFEE 生效后,rollup 将能更了解当前一层上的开销。

04

MillennialBets 提问:

你们预期 EIP-1559 带来的影响通缩还是持平?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你们预期 EIP-1559 带来的影响通缩还是持平?

仅仅 EIP-1559 本身还不足以决定供应量会增加还是减少:你还要看发行量。EIP-1559 上主网 (7月底) 后的短期内,我们不太可能会看到货币通缩。因为 PoW 的发行量是非常高的,大概每天 13,500 个 ETH,而烧毁的交易费部分不足以抵消如此高的发行量。

在“合并”后,发行量会大幅降低 (大概8倍,因此是三重减半™)。鉴于历史上的交易费量,我很有信心供应量会在“合并”后开始下降,以及“合并”时的供应量(预计会是大约 1 亿 2000 万个 ETH) 会是以太坊有史以来的供应量最高值。

基金会 Danny Ryan 回复:

现在让我兴奋的是一个表面没那么激动人心的用例:用你的以太坊地址/密钥实现通用登录。我们已经看到在以太坊生态系统的 dapp 里实现了这点,但已经构建的过渡支架可以扩展到任意的网站和应用。如果这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它会 (1) 减少令人头痛的登录管理,(2) 为我们夺回在互联网上对我们数据的控制权奠定基础。

至于 1559,分析显示,在与今天以太坊网络相似使用量的情况下,如果与 PoS 的发行量结合的话可能会出现通缩。1559 的好处有很多,但使平台资产 (即ETH) 更具有经济功能最终有利于提高安全性,这对以太坊的成功至关重要。

05

thedecoyaccount 提问:

以太坊 2.0 后会设 ETH 发行量上限,或有以太坊网络的货币政策吗?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会有计划把活跃验证者数设定在 2^20 或 2^19,这个设定本身就会给每天的发行量设上限。设定验证者数上限为 2^20 的话就相当于把一年的最大发行量限定在 100 万个 ETH以内。

jnbhj 追问 Justin Drake

你觉得如果达到了这个上限 (似乎可能性很大)会带来负面后果吗?它是否会导致验证者集成为像卡特尔这样的存在?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我看不到短期会达到 2^20 个验证者的可能性。

samuelshadrach 回复 Justin Drake

“合并”后会出现委托型节点 (质押池),这时 2^20 就很容易达到了。在我看来,验证者数上限应该设低一点,明确表明不鼓励过多的委托型节点。

jnbhj 追问 Justin Drake

为什么?在我看来这个数字在合并后很快就会达到了。MEV 会给验证者带来巨大收入,因为很多人会涌去做验证者,像 Lido 这样的服务使得质押和提取 ETH 都变得非常简单。我真的很担心这个上限达到会发生的事。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jnbhj

为什么?在我看来这个数字在合并后很快就会达到了。

一个原因是我们有激活队伍。我有一个脚本 (见下面)用来计算达到某个质押 ETH 数量所需的最少时间。今天有 173,654 个验证者,要达到质押 33,554,432 个 ETH 将需要至少 530 天。

def churn_limit(validator_count): return max(4, validator_count // 65536)validator_count = 173654staking_target = 2**20 * 32 # in ETHepochs_to_target = 0while validator_count < staking_target / 32: validator_count += churn_limit(validator_count) epochs_to_target += 1print("It will take at least %d days to reach %d ETH staking." % (6.4 * epochs_to_target / 60 / 24, staking_target))

MEV 会给验证者带来巨大收入

在短期来说,这是真的。但请记住,来自交易的 MEV 在验证者中的分摊是呈线性的。因此,如果在“合并”时有 218 个验证,每个验证者从交易 MEV 中得到的奖励会比有 220 个验证者时减少 4 倍。

jnbhj 追问 Justin Drake

感谢你的回复。关于激活队伍的点,非常有道理。

我想我是错误理解了什么,一旦达到了活跃验证者数上限,ETH 持有者还可以质押他们的 ETH 吗?还有达到上限后,会有活跃和非活跃验证者间的轮换吗?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jnbhj

一旦达到了活跃验证者数上限,ETH 持有者还可以质押他们的 ETH 吗?还有达到上限后,会有活跃和非活跃验证者间的轮换吗?

对的,这是目前的计划 :)

状态存储/state expiry/无状态性

01

Heikovw 提问:

Vitalik 曾经提到 state expiry 和无状态应该会在分片前实现。假如 Vitalik 的 state expiry 和无状态路线图都实现了,对实现分片的时间有什么影响吗?尽管两个阶段大概用时一年,第一阶段是否也需要一年?更短的第一阶段可能会使过渡完成得更快。这两个阶段需要在分片前完成吗?

Vitalik 回答:

Vitalik 曾经提到 state expiry 和无状态应该会在分片前实现。

我不再这样想了,两者可以以任何顺序实现。主要原因使我们现在做的是数据分片,因此分片上没有本地执行,也就不需要担心在分片间混洗状态的问题。

假如 Vitalik 的 state expiry 和无状态路线图都实现了,对实现分片的时间有什么影响吗?

没有影响;两者基本是完全独立的工作流。

尽管两个阶段大概用时一年,第一阶段是否也需要一年?更短的第一阶段可能会使过渡完成得更快。这两个阶段需要在分片前完成吗?

如果想的话,阶段1的时间可长可短;对时间没有硬性限制

02

Liberosist 提问:

我看到 Vitalik 的文章里写到 512 GB 被选为目标存储大小。但是,随着SSD (固态硬盘) 的价格持续快速下降,像有 800 GB 到 1 TB 的超快 SSD (支持 NVMe) 的PlayStation 5 和 Xbox Series X 现在仅售 400 到 500 美元,这个价格很多人都负担得起了。PlayStation 5 的 SSD 的连续数据吞吐量为 5.5 GB/秒,对于 400 美元的游戏机来说,这是很疯狂的了!实际上,我开始看到配备 1 TB SSD、8 GB 内存的笔记本电脑售价低至 580 美元。由于SSD 价格持续下降,由此推断,以后 1 TB 的 SSD会成为未来经济型笔记本电脑的标准,到了分片可用时可能是 2 TB。你们觉得以太坊未来的升级以 1 TB 为目标是合理的吗?

基金会 Dankrad Feist 回复

实际上,我们的目标是无状态,也就是说你不需要任何 SSD 都可以同步到以太坊网络的数据,除非你想成为状态提供商和/或区块生成者 (两者都不需要成为一个常规共识节点或以太坊用户)。

仍然很高兴看到 SSD 的价格下降了(因为这将使人们更容易进入这些角色),但我正积极减少对它们的依赖。

基金会  Danny Ryan 回复:

对于社区来说,密切关注未来几十年这些全球数字的变化并调整参数 (例如,gas limit、活跃状态大小、分片区块大小)使非常合理的。也就是说,宁愿因为保守出错,也要确保全球范围的人都能访问这个平台。

同样需要注意,在区块链世界里,经常你改变一个看上去独立的参数,它最终可能会影响其他资源的门槛。例如,提高 gas limit 不仅会影响状态增长,还会因为需要广播大型区块而要提高带宽需求。

其他主题

01

IronCena 提问:

团队开发新功能的程序是什么?

Vitalik 回复:

我会将其描述为四步走的程序,从大致的概念到实现和主网发布我们会经历:

  • 初始概念:有人提出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并在非常简短和非正式的文档甚至是会议或私聊中对其进行描述。这个想法会经由讨论,有时被残酷地拒绝,或是被修改,有时也会引起大家的兴趣。
    这个阶段主要是验证所提议的概念能否引发兴趣。
  • 草稿规范:最初的提议人在 https://ethresear.ch, https://ethereum-magicians.org/ 或其他平台发布文章进行详细的描述。该阶段的描述就完整度来看远远不足以进行实现,但是足以对其进行分析,之后做出拒绝、完善或是接受的决策。
    该阶段主要是验证提议的具体构思是否可行。另外,这也是我们思考该提议应该如何融入到宏观路线图里的时候了。
  • 完整规范:有人提交了十分详细能够进行实现的提案。形式可以是 EIP、原型 EIP 或是对 eth2.0-specs repo 的 PR。该提案会经过进一步讨论和审核,审核通常侧重于“我们如何完善细节以使其更易于实现”、“这会如何影响向后兼容性”、“新旧形式交替的过程中出现极端情况我们应该如何处理”这类问题。
    该阶段主要验证确切的提案确实可行并且能够安全实现。
  • 部署阶段 - 不言而喻

02

Liberosist 提问:

你们最感兴趣的”月亮数学“密码学技术有哪些?下一个与零知识证明家族一样具有革命性的事物是什么?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答

你们最感兴趣的”月亮数学“密码学技术有哪些?

如果你对”月亮数学“和以太坊的交集感到好奇,我会推荐这个 2 小时以上的 Bankless 播客,并且随附电子表格。有很多值得兴奋的事务——密码经济学的未来是光明的,而以太坊是一台将应用密码学转变为现实世界密码学的机器。

Eth1 主要使用“石器时代”的密码学构建:哈希和朴素签名。Eth2 已经使用可聚合签名,最终将具有用于秘密领导人选举的私有公钥置换证明、用于无状态和数据可用性采样的多项式承诺、用于无偏随机性的 VDF、用于托管证明的 MPC 友好伪随机函数、用于简洁验证虚拟机的 SNARKs,更无须说对后量子密码学的升级了。

下一个与零知识证明家族一样具有革命性的事物是什么?

我们尚未深入 SNARKs 和 zkSNARKs。我的预测是,在接下来的 5 到 10 年内,SNARKs 仍将是区块链的主要”月亮数学“密码学原语。我们才刚刚开始使用关键的 SNARK 基础设施,例如递归 SNARKs 和硬件加速。我们在应用方面也处于起步阶段,例如使用 SNARK 虚拟机 (尽管 MatterLabs、StarkWare、Aztec、Aleo 等团队取得了巨大进步),甚至使用用于私有智能合约的 zkVM (这带来了额外的复杂性)。

如果着眼于未来的 10-20 年,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原语是 Indistinguishability Obfuscation (iO,不可区分混淆),它是“上帝原语”,几乎所有其他密码原语都源于此,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我希望在 30 年里看到 iO 的发展跟随 SNARKs 的脚步,从实践中完全无法实现的理论方案到高效的产品级系统。

Vitalik 回复:

想象一下在 ZK-SNARK 技术之上再进行优化,虽然不像 0 层到 1 层,但仍可能带来我们尚未预料到的巨大收益。具体来说:

  • ZK-SNARK 虚拟机 (包括 EVM)
  • SNARK 友好的哈希函数
  • SNARK 友好的聚合签名

一旦我们有了这个,我们就可以 SNARK 整个以太坊状态转换函数,并且拥有能够完整验证的轻客户端。但进一步来说,令我个人最兴奋的是完全同态加密 (fully homomorphic encryption) 和混淆 (Obfuscation)。混淆在去年第一次出现了正式的可证明的提案,而 FHE 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并且一直在改进。

03

jimjimvalkema 提问

客户端有没有什么自动检测长程攻击的方法?以及,有没有办法可以在协议层上防御/防止这种攻击?

基金会 Dankrad Feist 回复

请注意,已经连接到网络的客户端将永远不会收到长程攻击,这种攻击只能骗那些想同步很久之前的数据的客户端。

这种对长程攻击的保护来自社会共识。基本上,当你第一次同步的时候,你不应该从创世开始同步。你应该从一个可信度的来源获取一个最近的状态根,然后与一些你直到正在运行以太坊节点的人做验证。这听上去很吓人,但其实不是一个巨大的新安全假设。例如,你通常确实信任你的客户端开发者 (你几乎没有可能靠自己验证其完整来源),因此信任他们与给你提供一个状态根并没有很大区别。

也就是说,对于哪些害怕若主观性的人,有这些事我们可以做:

  • 每周在一条强 PoW 区块链,比如比特币,上检查以太坊的状态。请注意,这可以做到无须信任——我们唯一需要的是一个时间戳,证明这个状态跟大概在那个时间。

  • VDF (可延迟验证函数) 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加强弱主观性假设。基本上,你使用 VDF 来验证状态根创建后已经过了一定时间。请注意,这并不防止“有计划的”长程攻击,只能防止(更可能是)有人购买旧密钥并进行追溯性攻击的类型。

基金会 Danny Ryan 回复:

现在运行中且与区块链保持同步的客户端是不会受到这种攻击的。只有那些离线一段时间 (以月来计算) 并尝试重新同步的客户端才会受到攻击。

今天还没有任何方法,但有一些潜在技术可以派上用场。我想这些技术主要是启发式的,它们可能会有很高的检测概率,但也可能在某些情况下被利用。

其中一个启发式技术是在网络对等点间采样。你可能会说——如果有足够多的对等点都认为这是当前最终确定的信息,那么这可能就会变成权威信息而不是长程攻击了。这样做的前提是你没有被日蚀攻击,并真的能够自由在主网上发现对等点。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假设可能是合理的,但日蚀攻击很可能会发生,且可能它很难被检测出来。

另一个启发式技术可能是试图分析共识层和执行层的链上活动。在大多数长程攻击的情况里,攻击者可能很难生成有机的活动——特别是验证者活动。或者说,至少在一个长程攻击链上可能会有一段是低密度/缺失的活动。除非攻击者能够贿赂足够多已经存在的验证者,买下他们不再使用的密钥,这个假设才可能成立。在这样的长程攻击里,攻击者可以使竞争链看上去与主链一样有机。

除了显示最近敲定的信息外,我们目前相信他们没有 100% 的故障安全技术来防止 PoS 系统中的这些类型的攻击。尽管这是根本性的问题,但在实践中很可能非常容易得到缓解,更不用说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损害是非常有限的。也就是说,这种攻击只能在新同步节点上可行,并且大多数情况在人的层面就能发现,更多的是造成一种滋扰。

04

MillennialBets 提问:

你们最喜欢哪些以太坊生态中的项目?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答

跟很多人一样,我对表达式智能合约 rollups 感到最兴奋 (例如 Arbitrum, MatterLabs 和 Optimism)。

基金会 Danny Ryan 回复:

我目前对一个 (表面上看起来) 不算太激动人心的用例感到兴奋:使用以太坊地址/密钥进行通用登录。实际上已经在以太坊生态系统 dapps 内实现了,但是已经构建的脚手架可以扩展到所有网站和应用程序。如果这获得注意,将减少登录管理的麻烦,并为我们重新在互联网中获得个人数据控制权奠定了基础。

05

R3TR1X 提问:

是否需要过渡到后量子密码学,这种变化可能会如何影响长时间不活动 (仍然使用旧算法) 的钱包?假设有人在量子计算机可以轻松破解密钥对的世界中找到一个十年前的钱包,那么保护一个没有“升级”的钱包的过程会是什么样子?未来是否会出现需要更新密钥对或永久丢失 ETH 的风险?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过渡到后量子密码学的需求基本上是不容置喙的。原因是即使可扩展的量子计算机永远无法实现,它们可以被建造 (可能是秘密进行,例如作为一个民族国家军事项目) 的可能性就足以带来这种风险。我们的思维和长期目标是 WW3 级安全。

随着量子威胁性的增强,将会在社区中进行讨论,值得关注。我个人的观点是,必须以某种方式销毁这些不活跃的代币。2019 年,Pieter Wuille 估计 37% 的比特币供应面临量子计算机的风险。相比之下,DAO 合约有 1150 万枚 ETH,在黑客攻击时约占供应量的 15%。我觉得社区不会接受量子攻击者破解大量旧代币。

如果我们接受必须销毁易受攻击的旧代币 (这对于僵化的比特币绝对是不成立的),问题就变成了“销毁此类代币的最合适的方法是什么”。我的策略 (力求最大的公平性) 是建立一个加密经济量子 canary (例如对中等规模的 RSA Factoring Challenge 组合进行分解),它可以检测半可扩展量子计算机的早期形式,最好是在完全可扩展的量子计算机出现前几年。如果金丝雀被触发,所有易受攻击的旧代币都会自动被销毁。当然,如何构成良好的量子 canary,以及究竟哪些代币易受量子攻击,将会有一定复杂性。

如果您对以太坊和量子的交集感兴趣,YouTube 上有一个演示。(旁注:大规模销毁旧代币显然有利于可证明的稀缺性和超良货币)

06

Flimsy_Door 提问:

你们认为 Tether 和 USDT 会对以太坊生态系统构成什么风险?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我们正处于稳定币的尴尬境地。以太坊上的绝大多数稳定币 (参见统计数据) 是中心化和托管型的——91.67% 为托管型。即使是声称去中心化的 DAI 也有大量的托管资产抵押 (参见统计数据)。

USDT 等稳定币崩盘可能会给 DeFi 带来系统性风险,但希望不会对整个以太坊造成系统性风险。

07

Frankgman 提问:

如何实现对网络层的特定更改,使得节点不对整个网络进行 gossip,而只在分片链之间进行?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Eth2 使用名为 gossipsub 的协议,其本身是 libp2p 底层网络协议套件的一部分。在 gossipsub 中有一个“topic”的概念,将网络活动划分为不相交的 gossip 频道。

学习资源

01

StillFantastic 提问

有什么学习 eth2 的最佳资源?

基金会  Justin Drake 回复:

如果你想了解已经上线的内容 (也就是信标链),我会推荐这些:

  • 深入https://beaconcha.in
  • 看看这份规范
  • 看看多份注释版规范 (例如这份和这份)

如果想看看总体的路线图,可以看 Vitalik 的这条推

基金会 Barnabé Monnot 回复

我问过新加入的研究员 Shyam 他觉得哪些内容帮助他深入了解 PoS。

他推荐  Studymaster 和 ethos.dev ,还有 Justin Drake 提到的注释版规范。

02

llevar 提问:

如果想了解更多加密货币经济学和货币政策,你们推荐哪些资源?你会推荐以太坊作为一个平台来建立一条具有自定义共识机制的区块链吗(如果推荐,为什么),或你觉得有其他更适合的平台,如果有的话使哪个?

基金会 Barnabé Monnot 回复:

我真的很喜欢 Shermin Voshmgir 著的“ Token Economy”, 虽然它更多是关于代币经济学,而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货币政策。我想现在还没有把加密货币经济学和货币政策联系起来的权威文本,大概是我们现在还处于早期吧,但看到很多非常迷人的不同货币实验!

你不须在以太坊上搭建一条新的区块链,但现在大家很喜欢用以太坊虚拟机作为新区块链的执行引擎,尽管共识可以是其他东西。除此外,这个想法不久后可以移到在 rollup 上实现,这些 rollup 支持各种不同的执行,同时与以太坊基础层享有同样的安全性。关于这个问题,我有写过文章。

团队

01

SporeDruidBray 提问:

Robust Incentive 小组一开始是为了什么成立的?这个小组未来发展规划是什么样的?一般来说,这些小组的理念/方法论是什么?

你觉得 Ethresearch 的未来会越来越接近学术型吗 (例如,概述自私挖矿的论文,或 Roughgarden 关于 1559 的论文)?P.S. 不妨看看 Barnabe 的论文!

基金会  Barnabé Monnot 回复:

谢谢你,SporeDruidBray :)

我在这个小组在2020年 1 月成立时就加入了,因为有一个提案需要做更多经济学/算法博弈论的研究。这个小组的未来看起来很光明!最近有一名新的研究员加入了我们,他叫 Casper,还有一名研究实习生 Shyam 在今年夏天会与我们一期工作 (请看看他的研究成果!)

我们总的理念还是解决关于激励设计和分析的问题。模拟分析时我们的主要工具,你可以看看我们在 EIP-1559 和信标链上的研究成果。正如你在推特上指出的,我们不回避使用形式分析 (在这点上也要感谢我的合著者们),而且我们也尝试给研究这些问题的学者提供意见。我有一篇关于我们的具体方法论的稿子,准备好后,我很乐意与大家分享!

我没有在学术界呆很长时间,因为基本上我完成博士学位后就加入以太坊基金会了,但我不觉得 ethresear.ch 与“学术风格”相去甚远。通常在成为正式论文前,初步结果都会在这里发布,但主要的想法都会直接在这里呈现。这里吸引我的地方时研究过程的开放性,我也尝试把部分研究成果放在 notebook 上。我非常热衷于尽可能地遵循开放的科学原则,然后以在 notebook 上可复写的结果作为媒介。我认为这是必要的,因为我们正在构建的是一个开放的协议,而这个开放性可能也正是我们获得关注、人们愿意花时间审阅提案、参与研究和构建东西的原因。

02

t00faan 提问:

以太坊基金会团队你们好,感谢举办这次 AMA。我是一名软件工程师,现在已经有几年的工作经验。请问我可以如何加入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团队的研发工作中?有哪些先决条件?我怎样才能获得这样的机会?

基金会 Danny Ryan 回复:

我建议你加入 Eth R&D 的 discord——https://discord.gg/qGpsxSA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5382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