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5 21:17

全球加密数字货币发展近况、趋势及建议

今年以来,数字货币发展如火如荼,虽然Facebook稳定币Libra推出屡屡受挫,监管机构对Libra的一再审慎,但美元、欧元持续货币宽松表使得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热度不断上涨,以比特币、以太坊和狗狗币等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市场在马斯科等名人关注下风浪不断,创下百倍、千倍收益的各类小额币种让更多的投资者涌入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本文分析了全球加密数字货币市场发展基本格局,分析了风险和问题,并提出对策建议。

一、近期全球数字货币发展情况

整体上,数字货币可分为国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CBDC)、与主权货币或资产锚定的全球稳定币(GSC)和规模不断扩大的各类加密代币,这三个领域在2020年均呈现快速发展趋势,并正在逐步重建全球数字金融基础设施,新一代信息技术催生数字金融基础设施需求激增,连通经济社会的数字货币基本格局已经初见雏形。

一是法定数字货币研发计划广泛推开。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2020年四季度向全世界65家央行发出的调查问卷显示,有86%的央行表示正在对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进行研究或实验。其中,10%的央行已上线数字货币试点项目目前,包括巴哈马、乌拉圭、厄瓜多尔、委内瑞拉、泰国、柬埔寨等国已发行数字货币,中国等不少新兴市场国家也在积极开展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的应用测试。

二是新型数字货币战争引起各界关注。2019年8月,英国央行行长麦卡尼在报告和演讲中均提出“合成霸权数字货币”将取代美元成为世界货币。2020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跨境支付的数字货币:宏观金融的影响》报告,对各类数字货币的发展可能性,认为数字经济以平台为中心,传统经济的围绕银行,数字货币会影响到宏观经济、国际支付和未来银行的发展前景。报告提及由普林斯顿大学关于“数字货币分区”理论的论文,因此金融市场可能因为数字货币的竞争而分裂为多个“数字货币区”,新型数字货币战争已在眼前。2021年初,Libra更名为Diem,从锚定一揽子货币改为单一锚定美元。该举动被解读为Facebook为了获得美联储等机构的合规许可,改变了“合成”和“一揽子”的属性,聚集服务于美元数字化战略。

三是加密数字货币价格高涨带动市场纵深化发展。进入2021年,比特币一路猛涨,接连突破3万美元、4万美元、5万美元大关,矿机市场也由此掀起一波高潮。马斯克等公众人物、MicroStategy等机构不断在社交媒体“带货”数字货币。年初至今,狗狗币已经上涨1380%以上,市值一度超过百亿美元,超越比特币现金、Chainlink、莱特币和BNB,成为全球第七大数字货币。2月18日,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TSX)开始交易北美首只比特币ETF 产品BTCC。交易所数据显示,全天成交量超过965万份,位居多伦多交易所当日所有品种成交量前10,首日成交额高达1.65亿美元,占加拿大股市日均成交额104亿美元的1.6%,远高于加拿大新上市ETF首日的平均成交量。除了BTCC以外,另一种名为“ EBIT”的比特币ETF也在多伦多交易所上线交易,对加密货币和ETF行业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二、发展趋势

(一)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国家数字货币发展呈现差异化趋势

新兴经济体希望在本轮数字经济中寻找发展的新机遇,纷纷积极发展数字货币。整体上,国家数字货币研发领域新兴国家快于发达国家。发达国家虽然发声频频,测试工作不断推进,但在实际落地应用方面十分谨慎。欧洲、美国等国数字货币的研发仍在研究实验阶段,仅有新加坡Ubin、加拿大Jasper相关研发进展稍快一步,且英国已公开改道私人机构和国家双策略机制。

数字货币不仅是金融基础设施,同时还是新型金融工具,会对宏观经济会有持续性的影响,而且其影响力不但不会减少,还会持续性增加。当银行等金融机构加入数字货币的阵营(currency bloc)中,影响力会持续扩张,且每一次的影响较前次更大。由于数字货币跨境交易效率极高,加速和放大了资金流动的冲击,这种数字化时代的系统性风险是任何一个国家在发展CBDC时都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对于法币弱势的国家,盲目发展CBDC并不是好的选择。

(二)加密数字货币作为储备资产的属性正在抢占黄金的市场份额

The Block Research加密交易数据显示,2月份加密货币交易量超1万亿美元,创下新纪录。截至2月26日,月度交易量为1.05万亿美元,比一月份增加了1439亿美元,增幅为15.9%。狂热的比特币投机浪潮导致了金价承压。尽管波动性较大,但2020年9月以来,比特币领涨全球市场,仍收获近300%的涨幅,表现远远好于其他同类资产,花旗的一些散户和机构投资者转向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认为“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似乎正在抢占黄金的市场份额。

花旗分析师团队认为,比特币正处于“转折点”,它要么可能成为大家偏好的国际贸易货币,要么就面临一场“投机性内爆”。在获得特斯拉、万事达等公司追捧之后,比特币可能处于跻身主流的大转型的开端。这一情况甚至倒逼西方七国集团(G7)央行考虑推出官方数字货币。在国内,建行马来西亚分支机构、美图、蔚来等都曾公开发声开展比特币交易。

(三)数字货币价格波动和交易激增下各国面临更加严峻的监管形势

通过对全球近百家主要交易所、钱包的监测,境内2020年参与比特币(BTC)、以太币(ETH)等主流虚拟数字货币链上交易(即交易写入区块链)的用户数分别为31万人、11万人、,交易的虚拟数字货币个数分别为145万个、771万个。按照2020年12月31日交易单价计算(BTC 18.6万元/个、ETH 5千元/个),2020年境内用户交易的BTC、ETH、USDT等虚拟数字货币折合人民币分别为2697亿元、385亿元、1046亿元。然而,看似火热的市场,实则暗流涌动,暴涨暴跌愈发频繁。截至3月1日上午,一枚比特币报价4.5万美元左右,相较2月22日最高点5.8万美元,一周内已跌去逾1万美元。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此前已拒绝了多只比特币ETF的申请,担心比特币价格可能被操纵,且担心比特币流动性不足。英国央行行长安德鲁·贝利1月25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数字货币”专题讨论时公开表示,监管要关心数字货币金融犯罪问题,并对数字货币的波动性和“价值的稳定性”表示担忧。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1月也先后发出相关言论。

(四)大型互联网企业借势数字货币开发新型分布式商业模式

这一轮数字货币的主要推手是新兴互联网企业,从扎克伯格到马斯克,无论是发起Libra还是炒作比特币、狗狗币,都在尝试以在线社交、新能源等新技术业态发动新型数字化金融生态,规避来自监管和传统金融的壁垒约束。国内的大型互联网企业也无一例外的借助区块链技术构建联盟链架构下的数字金融生态,基于其在金融零售领域已经具备数据积聚优势,约束其进一步涉猎金融行业的只是各类业务的“牌照”问题。

当前,平台经济反垄断相关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已公开发布,大型互联网企业寻求从技术角度克服从股本、股权等角度合作的传统商业模式,纷纷利用与数字货币关系密切的区块链技术构建新的分布式商业生态。以2020年7月23日更名的“蚂蚁链”为例,对外声称技术上支持10亿账户规模,拥有每秒10万笔跨链信息处理能力,日活 “上链量”每天超过1亿次。腾讯、京东、百度等也都拥有类似的商业架构,如此大体量的交易信息、交易内容、交易金额跨越部门和行业,对于新模式并没有监管的新立场和新态度。已经出现在跨境数字代币交易、平台经济监管中的一些被动开放接口式问题将再次出现,场景交叉下的不可知风险再次重复累加。

三、启示建议

(一)积极应对网络空间领域的新型数字货币战争,构建数字金融新秩序

目前,在数字货币交易规则、交易技术、监管政策方面,老牌商业银行的代表者和继承者欧洲央行已陷入两难,更多的国家将面临新型的数字货币战争场景,数字货币将成为各国国际竞争战略的新领域。

各国都尚处于探索阶段,目前的各类监测都还是事后监管,技术上的封堵无法从根本上遏止跨境交易的规模蔓延。我国应站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的高度作为国家战略积极应对,认清数字货币战争实质仍然是国家数字货币的竞争,避免“一刀切”之后被“卡脖子”。积极建立信息安全、网络安全、金融安全、国家安全战略维度的应对机制,提升新型数字货币战争应对能力,引导和参与网络空间数字金融新秩序的构建。

(二)主动解决互联网与金融界限渐趋模糊的问题,培育数字货币新生态

在数字货币背景下,金融和互联网的边界日益模糊,互联网与金融融为一体。当前,作为数字货币重要技术支撑的金融科技产业发展遇到诸多问题,面临数据流转、数据价值、数据权属和数据应用等技术和法律问题;作为数字货币主要应用场景的大型互联网企业,在产业链、供应链、资金链、数据链、信息链和人才链上形成大量数据“堰塞湖”,数据行业灰色产业链导致大量隐私和安全问题。

迫切需要政府主导开展数据要素改革,明确政策导向和边界底线,市场和政府合力打通数据壁垒,提高数据利用价值,规范数据应用场景。特别是针对金融科技等名目繁杂、规模巨大、风险交错、结构不易穿透的行业,要坚持守正创新,对尚处于监管空白的分布式金融业务加强监测,主动解决行业边界模糊化带来的法律法规不健全、监管空白地带问题,推进新业务、新模式和新业态发展,解决新兴产业发展中的难点和困惑,培育数字货币产业新生态。

(三)建设数字人民币应用标准,提升主权数字货币影响力

作为国家金融基础设施,我国的法定数字货币(DCEP)已经开始试点使用。当前,人民银行发行的DCEP定位于替代流通的现金,应主动作为,建立基于国家主权数字货币的应用标准和接口规范,保障国家主权数字货币安全使用和国际化。

立足推动数字人民币一带一路战略和国家战略发展,借助金融信息安全技术手段,提高国家数字货币在流通层面的安全防护能力。建设基于现金数字化的国家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风险管理标准和应用接口规范,为国家数字货币的广泛应用做好技术储备,掌握数字货币国际话语权。

(四)跟踪全球数字货币发展动态,推进协同监管和融合创新发展

全球各国的监管机构正在针对数字货币发展的态势作出各自的应对,有的包容,有的审慎,然而数字货币的特殊性使得各国必须共同面对这一问题。2020年10月13日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发布的《“全球稳定币”项目监督管理高层级建议》,作为加强20国集团委托的跨境支付路线图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布了国际标准、主管部门协作和监管框架方面的行动计划。全球各国都在积极根据研究数字货币发展动态,我国的DCEP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

下一步,我国应积极发挥新一代信息技术融合创新能力,推动各国和部门间的协同监管。密切关注数字货币最新动态,从技术储备、发展计划和战略布局方面做出积极应对,为数字货币领域的创新发展贡献中国智慧。


作者简介:

王娟,教授、西安交通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系统工程博士后;OECD区块链政策专委会委员;海南绿色金融研究院院副主任;海南绿色发展国际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3474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2)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2
点赞
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