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7 11:49

全球算力大会 | 朱嘉明:算力产业正面临着一个十年的长周期

4月17日,“超算·融合,2021全球区块链算力大会”在四川成都正式开幕。本届大会由巴比特、链节点、币印联合主办,吴说区块链协办,算力360总冠名。

经济学家、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嘉明出席大会并发表主题演讲《算力产业化的基本特征》,他表示,算力已经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并且形成了一个趋于成熟的产业体系、产业生态,这种情况在人类经济发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可以清晰的预见,算力产业正在面临着一个长周期,去年以前都是一个早期阶段,那么应该说从去年以后,我们看到了一个长周期,这个长周期究竟有多长,在很大程度上和它紧密相连的数字经济的周期结合在一起,至少应该是十年左右一个周期。

以下是朱嘉明演讲全文:

大家上午好,去年8月我也应邀发表了我对算力的一些基本看法,今天我讲的题目是《算力产业化的基本特征》。

首先需要破解这个会议的题目,这个会议的题目是“超算”+“融合”。那么我们把它做一个分解,就等于“算力产业化”,“算力生态化”。超算是代表算力从非常小的行业变成一个产业链条,进入到一个产业部门,那么融合代表了算力的生态体系的形成。


一、重新认识算力的历史:“矿圈”从封闭到开放


第一个问题,要重新认识算力的历史,“矿圈”从封闭走向开放,我们非常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算力的历史。

简而言之,从2009年到现在不过12年的时间,那么12年的时间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2009年一直到2020年,然后是第二个阶段,就是从2020年到现在。

那么我们去年8月份开这个会议的时候还处于第一个阶段的后期,现在进入了新的阶段,上个阶段和这个阶段的交界点在哪里,为什么我们把2020年作为一个新的节点?

这是因为以太坊,因为以太坊去年提出要做业务分叉,4月14号大家可能看到分叉已经走到了非常重要的历史时刻,那么我们就要理解为什么以太坊的业务分叉具有如此重大的业务,在我看来可以成为算力产业分水岭的事件。有一个概念,今天吃早餐的时候还在讨论,就是我们说的经济抽象。

当我们在前进的时候要注意到危机的存在,从传统算力到现有算力高歌猛进的时候,我们也要看到危机所在,最大的危机就是大家最支持的,抱以希望的,而且以它为平台,每天有创新的以太坊,它有可能价值归零,如果归零,那么现在所构造的算力体系可能只剩下比特币,整个算力体系,或者这个产业形态就可能崩塌。那么这个就叫做“经济抽象”,这个定义是在以太坊网络上使用以太币支付交易费用,然后这种情况被其他的代币所代替,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看到确实存在着这样的威胁。

那么因此从去年开始,以太币和以太坊的业务分叉的领域,所谓的EIP-2315就是要避免经济出现问题。这是一个里程碑的事情,是这个领域当中开始注意危机,而且注意到结构性的、系统性的危机,看到尽管今天有这样的局面,以太币的价值存在着归零的可能性。那么这样的做法,这样的努力是一个非常健康的指标,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会看到,过去我们说的矿圈,因为从去年开始全方位的走向开放阶段,我把这个开放阶段归纳成以下这几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实现过去我们说的狭义的矿圈、币圈和链圈的大面积的除别的增加,今天 离开矿圈和链圈没有办法谈币圈,其他的推论都是一样的,互为依存的前提。

第二,挖矿产业分布全球化,尤其是向北美分布的转移。

第三,以太币节点超过比特币节点形成的新的结构性的变化,新兴的产业形态将全面形成,这也是第四点。

第五,以算力为核心的产业群体形成第六点是财富分配制度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因为矿圈所代表的这种劳动力参与利润分配的形态,对其他所有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产生了巨大的溢出和示范作用。

第七点,大范围的应用,包括我们刚才讨论的DeFi和NFT,这些新的工具与算力发生了直接和间接的结合。那么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的是今天的矿圈已经不是去年定义的矿圈,它是走向了全方位的开放。


二、算力产业化的基本特征


那么我们现在讨论的第一个大问题,算力产业化究竟有哪些基本特征。我后来又补充了一点,这个PPT上我讲了5个特征:

第一个特征就是算力技术体系走向成熟,我们知道算力是从CPU开始的,经过GPU,现在已经达到专业集成电路的阶段,这个技术一路走来是相当快的,我们不可能在人类历史上发现一个产业的技术基础在十年之内发生如此高速度的升级换代,包括我们看到的显卡到矿机,然后到它的更迭,矿机今天供给不足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对满足这样高技术的要求的矿机的供给不足。

第二个问题是算力规模的持续增长,那么这里当然是指全网算力,第三是算力的价值和算力市场的扩展。我们看到今天饭桌上大家在讨论这个,那么在这样的情况的背后,我们看到它现在基于挖矿所推动的算力的进展,所形成的财富溢出效应,以及对市场的扩张,完全超出人们的预期和想象。我现在做了一个调整,这个PPT上面没有写,算力的三组共识机制,PoW、PoS和PoC,成为了它的三种形态,这个变化是非常明显的,我们今天讲的本质实际上是谈PoC,还看到一个趋势,就是PoW的影响相对弱化,那是因为PoS和PoC的比重在上升。那么现在的2.4变成了2.5,就是算力生产者的收入,利润分成普遍提高,这是一个大事,这是现在显现出算力产业它带有的共享经济的特征,是和直接投入算力产业做有效工作的群体的收入增加,和参与分配的话语权和能力的提高紧密结合在一起的。2.6是算力形成产业区块链,算力形成的产业区块链的整个区域趋向稳定。


三、影响算力产业的几大因素


如果作为一个产业来讲,我们看影响算力产业的到底有哪些基本因素?

我想大概是这样四条,第一个是币价,币价和算力毫无疑问是相互的,应该来讲算力是滞后的,币价是领先的,但是当算力产生之后,又反过来来影响币价,这种互动性是在其他的产业当中是不存在的,这也就是为什么说算力产业是一个新兴产业的特征所在。

第二点就是半导体供应,核心是芯片,第三个是能源,特别是电价,那么第四个,我加了一点就是它用什么样的方式,这个问题始终是存在的,就是以太坊提出的EIP-1559到底是一个暂时的方案还是一个长远的方案,或者说如果不是长远的方案,那么什么是长远的方案,当然最后一点就是说制度、法律和政策环境,特别是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的整个态势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四、算力产业的未来选择


最后一个问题,怎样来看待算力产业的未来选择?



今天应该这样理解,算力产业是横跨数字经济和实体和传统经济的重要基础,它一方面具备所有数字经济的特征,另一方面,它具备传统产业中的重资产的产业的特征。那么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算力产业在数字经济中的重大位置。比如说我们今天来讲,因为算力的介入,我们如何来评价在算力经济中的先进国家和相对落后的国家呢,那么现在应该有一个指标,至少我这样认为,就是以算力分布,特别以百万人拥有的算力节点作为重要的指标,那么按照这样的指标,很多大国就没有优势了。比如说我们就看到中国香港地区、新加坡、芬兰、荷兰这样的国家和地区他们在算力上其实是相对领先的,因为他们每百万人拥有的算力节点大于我们理解的在绝对量的有限的价格。

第二点我们看到的是基于计算存储网络共识的选择,将是未来算力在数字经济中最核心的贡献。那么还有一点,就是算力产业正在和人工智能紧密结合,正在接受量子技术的影响和输入。还有一点就是算力产业和绿色能源的关系,必须解决算力产业目前如碳零碳排放融合的问题,这是对算力产业相当紧迫和严重的条件,将成为下一轮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所在。


五、结论


我最后做一个结论,开始我就说了,12年左右的时间,大概十年的光景,发源于比特币的PoW到今天,算力已经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并且形成了一个趋于成熟的产业体系、产业生态,这种情况在人类经济发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可以清晰的预见,算力产业正在面临着一个长周期,去年以前都是一个早期阶段,那么应该说从去年以后,我们看到了一个长周期,这个长周期究竟有多长,在很大程度上和它紧密相连的数字经济的周期结合在一起,数字经济的周期和传统产业周期是不一样的,至少应该是十年左右一个周期。那么我们应该看到在未来的十年,特别是在未来的一两年间,算力产业还会有超出我们想象力的创新和超出我们想象的爆发力,谢谢大家。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2350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