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7 15:17

区块链国富论——财富不是物,而是全球信用共识

本文节选自《区块链国富论》第一章财富的本质,由韩锋主笔,顾学雍、贺敏、张秀彩、鲍松协助编写。

数字经济和区块链时代,究竟能给未来带来什么?有人说能推动平台经济,有人说能帮助市场更加去中心化,有人说能够帮助政府更好的管控,有人说能帮助“价值”更好的通过网络传递等等。主笔认为,说的都沾边,但都没有触及到核心问题。通过主笔七年来在区块链社区的实践,以及三年参与清华大学相关课程,一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的研究和思考,主笔确信,要准确的回答以上问题,必需对财富的概念有一个系统的梳理。

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观察,主笔发现很多人对财富概念是有很深的误解的。由于对财富缺乏一些本质的认识,所以不管是褒也罢、贬也罢,观点都有些偏激,而且与事实不相符。

我们经常会听到的一种观点是,如果你很想获得财富,那你就是贪婪,甚至认为这对社会有害。又有一些人,以为物产和资源就是财富本身,专门以占有为人生的第一目标。我们后面将分析,真正为财富共识而奋斗的人,往往对全球市场流通有很大贡献。而仅仅占有资源而不参与交易流通,那并不算财富,甚至是真的对社会有害。我们觉得这一些现象都是对财富的本质缺乏科学的认知所造成的。

(中略)


财富概念的需要和产生


首先我们需要认真思考才能发现:财富的产生不仅仅是因为人性贪婪的结果,而是因为整个人类文明发展的需要,换句话说是因为人类文明的分工需要交易。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人类跟动物的本质上的区别之一。动物原则上是没有交易行为的。你不大可能看到这群狮子猎到斑马,那群狮子猎到长颈鹿,然后它们之间进行交易。哪怕最接近人类的灵长类,在动物园我们也几乎没有看到它们有交易行为,只是偶尔有可能发生馈赠。

人类社会文明的现象,不管是文字的产生,城市和国家的建立,都应该是大规模社会分工合作造成的,而能够推动人类社会不断向更高级分工迈进的,是仰赖自由市场机制的大规模交易。也可以说没有大规模交易,人类文明是无法建构起来。首先阐明这一点的是伟大的亚当斯密写的《国富论》。据我们了解,人类历史上他是第一个把交易和人类文明的关系说清楚的。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自由市场,只有进行互通有无、等价交换,人类大规模进行交易,所谓让一只“看不见的手”发挥作用,社会才能繁荣,国家才会富强。

这一点后来被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耶克更加深入的阐明:“为了理解我们的文明,我们必须明白,这种扩展秩序(主笔注:哈耶克这里的扩展秩序是指:不由任何强权控制的,多方按照市场交易准则协作形成的良序)并不是人类的设计或意图造成的结果,而是一个自发的产物:它是从无意之间遵守某些传统的、主要是道德方面的做法中产生的,其中许多这种做法人们并不喜欢,他们通常不理解它的含义,也不能证明它的正确,但是透过恰好遵循了这些做法的群体中的一个进化选择过程——人口和财富的相对增加——它们相当迅速地传播开来”。“亚当•斯密首先领悟到,我们碰巧找到了一些使人类的经济合作井然有序的方法,它处在我们的知识和理解的范围之外。他的“看不见的手”,大概最好应当被说成是一种看不见的或难以全部掌握的模式。”【哈耶克,《致命的自负》第一章,译者:冯克利/胡晋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09】

注意,在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之前,不管东方还是西方,没有人对于人类社会为什么会幸福、为什么会富足的理论架构在自由市场自由贸易基础之上。过去人类把自己的财富和幸福,不是寄托于天上的神,就是寄托于世间的好皇帝、好政府之类的。我们后面将分析,以量子本体论来说,这个世界是按所谓去中心化计算思维去演化的,并且所有复杂系统都是分布式计算的结果。亚当斯密的所谓自由市场体系,也是典型的去中心化的计算系统;因为它执行的基本协议非常简单,就是互通有无、等价交换,计算的结果就是人类社会分工的不断精细。所谓“看不见的手”就是市场在按照这个基础协议不断交易(每一次交易也可以看成一次计算,后来清华大学的顾学雍教授和主笔一起专门合作一篇论文,论证自由市场的交易机制通过麦克斯韦妖的概念等价于计算的图灵机)。自由交易是这个市场的根本,只要交易进行(运算),亚当斯密整个《国富论》的展开推演,慢慢就会不断优化人类社会的产品、投资、学术、技术、生活品质,甚至道德水准、精神素质、创新能力。

复杂经济学的鼻祖布莱恩阿瑟也说:“ ...我们可以说,(自由市场)经济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计算体;是一个庞大、分散、大规模并行、随机的计算体。 从这种角度来看,经济成为了一系列事件中程序性地发展的系统, 它变成算法驱动的。”【主笔翻译自:W.Brian Arthu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5】

主笔通过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亲身经历,再结合在美国2018年以来一年多的近距离观察(主笔相信那是中国自由市场未来发展可能会看到的成果,中国甚至会赶上超越美国),我们相信亚当斯密说的是对的【亚当*斯密,《国富论》,立信会计出版社,2016】。

交易和分工,应该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关系。当然人类社会有分工,才有交易的需求,但亚当斯密最大的贡献在于论证了:只有大量的交易才能把人类的分工以及文明推向更高级的阶段。

比如,通过大量的交易,物美价廉的好产品就会慢慢获得更大的市场,能够广泛的传播,能够占为主流,这样人类的资源就更能得到优化。他举个例子说,有一部分人就专门做别针,有一部分人专门做衣服,有一部分人专门炼钢铁,社会越来越高度精细分工.这一点北大的香帅教授也讲到了【香帅无花,《金钱永不眠》,中信出版社,2017】。实际上人类文明的起点,或者说人类文明的高度,很大程度上是按照社会分工是否越来越精细化为标志的。从这一点你也要理解,动物没有交易,所以动物几乎没有分工。虽然有狮群,不大可能有的狮是捕猎专家,有的狮是储物专家,有的狮是物流专家,那是不可能的。人类如果没有分工的话,人类社会跟动物没有什么区别。恰恰人类的文明整个建立起来,并且我们看到不断进化到更发达文明,包括越来越富有创新能力和技术突破,那是分工越来越精细的结果。

分工得越来越细,东西就能做的越来越精,市场做的越来越好,从中做得最好的产品和服务就能覆盖全球市场。这是人类奋斗了几百年的结果,形成一个全球性的市场。主笔刚从瑞士参加达沃斯论坛回来,大家都知道,瑞士的手表,瑞士的军刀,包括其他瑞士的工艺品,那真是巧夺天工,其他国家真的不行。你不行,就最好让人家做,自然它就占有主导市场,这是没有办法的,这是靠自由市场大量的交易行为最后才做得到的。亚当斯密分析;在这个自由市场中,产品会不断的优化,投资会不断的优化,下面我们就要分析财富的概念就必须产生了。

综上所述,自由市场,我们现在按第六章要讲的计算思维来看,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运算体系,其基础算法就是“互通有无,等价交换”,每一次交易完成可以理解成一次运算过程完成,社会分工和文明的产生可以理解成这个系统大规模运算的层展结果(主笔注:层展对应的英文词是emergence,为什么这么翻译,主笔后面将会用复杂系统的概念解释)。那么怎样让交易高效率、大规模的进行呢?我们设想一下,原始人做交易的时候一定是物物交换开始的。但是你完全可以想象,物物交换效率肯定是非常低的。比如我有苹果,你有鸭梨,你需要我的苹果,但我不需要你的鸭梨,那就交易不成。况且,农业文明时代,好不容易赶一次集,经常是一个礼拜赶一次集。交易效率是极其低下,社会分工和文明发展就会长期停滞在低水平上面。但是,如果我信任你,我们是熟人亲戚,我可以让你赊欠(信用的财富),你可以先拿走我的苹果,以后还回我需要的东西,我们的交易可以达成。再或者你手里有我们共同相信的价值等价物(金钱的财富),如金银或者其他货币,交易也可以达成。再或者你手里有股票债券(金融的财富),我可以随时拿它们到资本市场变现,交易也可以达成。总而言之,要让自由市场这个计算系统加速运转,市场交易就需要更多的信任、信用资源。下面我们将详细考察,经过数万年的进化,特别是智人(homosapiens)认知革命以后,人类利用甚至主动创造了相互之间的信任或者可以从具体的使用价值中抽象出了价值等价物,让整个市场交易能够大规模错开时间空间顺畅的进行,“财富”的概念就被需要而且产生了。


财富即信用资源的形式演变


1. 熟人社会的“财富”:靠刷脸的小范围产生信用

其实人类最早建立信用有一个很原始的办法,就是刷脸。做生意的人最早一定要吃吃喝喝,唱卡拉OK。胡雪岩,所谓中国的商圣,主笔看过写他的书,其实不是很欣赏;因为主笔个人对他成天呼朋唤友吃酒吃席是很不认同的。在主笔故乡四川就是喝茶,四川人一天甚至可以花十几个小时在茶馆里泡着。但是后来主笔理解了,它就是最原始的一种商业信用状态。为了交易能够加速一点,在物物交换的基础上,能够多少提高一点效率而需要怎么办呢?想增加大家互相的信任,就得经常刷脸。

亲戚之间,氏族宗亲社会之间,刷脸让市场的交易更方便的完成。这其实是商业信用最原始的阶段,也是信用资源严重不足的阶段。

2. 认知革命——大规模财富和交易产生的基础

后来,主笔读过一本书叫《人类简史Homo Sapiens》,主笔觉得这本书的作者分析得很有道理。《人类简史》说靠熟人社会,上限是150个人,也就是你最多能认识150人(鲍松注:英国人类学家罗宾•邓巴提出的邓巴数,即150定律。该定律指出:人类的社交人数上限是150人。),就算互相是熟人,再超出这个范围的社交人群就不可能是熟人社会了。

那么更大规模的财富(信用)和交易怎么产生呢?《人类简史》这本书提供了一个解释。

总的来说,这个解释是智人homo sapiens完成了认知革命。在这儿要介绍一下,其实《人类简史》之所以在世界上很有名,因为它的立论出发点,就是实际上现在全球的所有人类都是一个祖先,都是从东非的一个小峡谷里产生的。按理说这个结论,其他民族应该是都不愿意接受的,包括我们中国人最早认为我们是北京猿人,山顶洞人的后代,突然有人告诉你,你们的祖先是从非洲那儿来的,谁愿意接受啊?其他民族也不愿意接受,不光我们中国人。《人类简史》告诉我们:最早的人类是从大约250万年前的东非开始演化,祖先是一种更早的猿属“南方古猿”。大约200万年前,这些远古人类觉得好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离开了家园而踏上旅程,足迹遍及北非、欧洲和亚洲的广大地带。

后来证实这个结论也是建构在基因检测的科学基础上,通过基因的反复核查,最后起源不得不承认是从非洲来的。据说中国开始本来很多教授也怀疑,后来,中国科学院的一群遗传学家在研究了中国28个人类群体的DNA的Y染色体上的遗传标记后结论是一样的【百度文库:https://wenku.baidu.com/view/2fe6b3ca876a561252d380eb6294dd88d0d23db5.html】,确实这个基因追溯是从非洲过来的,而且都是一个人种,都是Homo Sapiens。你别看现在是白人、黑人、黄种人,文化又这么多元化,实际上都是从非洲那一个源头来的。

图1.1 Homo Sapiens 从东非一个峡谷向全球远征示意图。参考《人类简史》,杨格绘

根据《人类简史》讲,HomoSapiens从非洲出发以前,其实全球各地已经有了人类,其中包括欧洲有尼安德特人,中国大陆有北京猿人、山顶洞人。那后来怎么就被发自非洲的HomoSapiens一马平川的几乎都给灭绝了呢?基因检查结果发现,不管尼安德特人还是中国最早的那些原住民,基因贡献非常小,只有1%-4%左右。除了偶尔有杂交,基本上那些都灭绝了,其他人种就没存在下来。

这是怎么造成的呢?这自然是一个大的疑团。为什么智人HomoSapiens这么厉害呢?《人类简史》有个理论说,智人HomoSapiens在大概7万年前开始具有了地球上其他人种都不具有的能力,叫做“认知革命”。在人类进化历史上,有三大重要革命:大约7万年前,“认知革命”让历史正式启动;大约12000年前,“农业革命”让历史加速发展;而到了大约不过是500年前,“科学革命”可以说是让古代历史画下句点而另创新局。《人类简史》的内容,讲述的就是这三大革命如何改变了人类和其他生物。【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译者:林俊宏,中信出版社,2014】

认知革命就说是智人的认知超越了动物和其他种群,能够开始想象,可以造出一些抽象的概念。这些概念都是大自然当中看不到的东西,比如说狮身人面。《人类简史》上以标致汽车上的车标举例:豹子头但是人身。不仅这些,还包括很多宗教、神、上帝。你平时见到上帝了吗?再信上帝的人主笔估计他也没见过上帝,但是他怎么就相信呢?《人类简史》说这就是认知革命。认知革命的最大的贡献是什么?是让人类的组织协同可以超出150人邓巴数的上限。

《人类简史》进一步阐述,熟人社会你光靠刷脸顶多社交上限就是150人,这跟我们的经验基本相符。可智人homo sapiens一旦具有想象的能力,就能够提炼出抽象概念,就有了信念,就能够更大范围内达成共识,包括宗教信仰。比如,我们人们共同信仰一个神,那认识的人数就没有限制了。到现在为止我们知道,人类共同信一个神,比如说信基督教,全球是30亿信众。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宗教。把三大宗教都加一起,恐怕是几十亿的规模。

再比如说,中国历史上标志事件是秦始皇统一了中国,这与其说是他武力的功绩,更本质上是他帮助中华民族完成了自我认知的革命。非常明显的,“中国”这个概念,是典型的认知上的抽象,即不是天然地理上能明确区分的范围(比如岛国日本),也很难定义出一个纯粹的人种血统(比如纯粹血统的韩国)。但是中国的概念,自打秦朝以后就深入了中华民族的人心,虽然秦朝很快就消亡了,但是中国这个概念却延续不绝了两千多年,即使经历数次外族入侵,甚至经历了完全不同的西方文明的浸染,也没破碎幻灭。这显然是中华民族参与全人类认知革命的一部分,从而形成了几千年不绝如缕的巨型文明。最近的的一个一个例子就是:二战期间,法国几乎瞬间在德国突破马奇诺防线后就崩溃了。但是相对国力要贫弱得多的当时的中国,却面对更凶残的入侵者,坚持了长达十四年的殊死抵抗,这就是绵延几千年中国共识的力量。

所以现代人类要想形成这种大规模的文明协作的前提,是一定要经过认知革命。人类一定要能创造抽象概念,就是创造不是直接肉眼所及的概念,能抽象出来,能让大家都相信它,能达到共识。这样一来,人类的协同范围就突破了150人的上限。重新回到说标致汽车的车标,这显然现实中是不存在的;一个站立的豹,现实生活中豹是这么走路的吗?不是。标志汽车用一个这样的形象概念形成了标志品牌的共识,哪怕整个标致集团把办公室烧了、把工厂烧了都无所谓,这个共识仍然会存在。据说现在标志在全球有20万的员工,年利润是500亿欧元,这首先应该归功于对于“标志”这个品牌的认知和共识。

这就是认知的革命,就是《人类简史》所说的,智人homo sapiens群体一下突破了上限150人,形成了上千人甚至上万人,大规模的集团协同。这样的话你就能想象,别的人种就没法跟它对敌了,别的人种最多才能形成150人的小团体,但是突然智人homo sapiens涌来几千人、上万人。人种之间互相战争你说谁能赢?谁被灭绝?所以最后的结果,历时几万年,智人homo sapiens统治了整个全球。现在不管什么人种,不同文化、不同肤色其实根源非洲的智人HomoSapiens。所以这个理论对我们有巨大的启发,很自然联想到亚当斯密的全球自由市场,怎样让亿万人参加“等价交换,互通有无”的协同交易行为呢?人类当然需要认知革命,显然需要抽象出某种共同等价物。交易的时候我们不认识,我有苹果你有梨,你要我的苹果我不需要你的梨,凭借物物交换的方式我们无法大规模轻松交易。但是用黄金是可以轻松进行交易,因为我们都信黄金。也就是说,我们俩不用认识,但是我们对黄金有共识,我们把黄金抽象出来,认为它是财富,我们共同相信它。需要注意的是,这是抽象的财富概念和共识。

3. 一般等价物:贝壳,黄金等

到现在很多没跳出认知革命之前的视野局限的人们,还在争论这一问题:很多人认为黄金本来就有使用价值,因此才成为财富。这其实一个是错误的观念。你需要知道黄金在成为全人类达成财富共识之前,几乎没有使用价值,甚至造兵器都不行。天兵天将拿的那个,你在庙里看到兵器是金的完全是装饰,真正在战场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拿的是黄金、白银做武器,因为这些是最软的金属。

黄金、白银之所以在人类历史上能够成为财富共识,很大的原因是它是比较容易切割的金属。除此之外还有物理化学性质稳定,不容易氧化,再一个它的地质储存比较分散,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它开采需要工作量,天然稀缺。

在古代它几乎没有使用价值的。即使现代工业生产中需要大量的黄金吗?也不见得。打开任何一个真正的民用品里面看,没有哪个民用品里面是使用大量黄金的。黄金作为人类共同的信用资源,作为了财富的象征,并不是因为它本身有很大的使用价值,而是亿万人达成了某种抽象的认知共识。当然,也可以反过来推演,因为人类利用黄金的稀缺达成了全球信用的共识,它作为财富的共识价值远远超出了它在其他应用场景的使用价值,因此就更加阻止了其在工业和其他行业的应用。

除了黄金,中华文明关于财富的认知革命中,更早期的一个共同等价物是什么东西呢?是贝壳。从哪里可以得知这一点?因为主笔参观中国金融博物馆的时候发现,跟金融财富有关的,大部分都是贝字旁的。举例说,财、赊、账等字都是贝字旁。

汉字是人类文化历史的活化石,其他很多民族有文字的历史就很短;有的才几百年,有的是借用其它民族的文字;尤其拼音文字是保留不下来历史的这些信息。

图1.2 和贝字旁有关的汉字,大部分和财富或者交易行为有关。主笔韩锋摄自王巍老师创办的中国金融博物馆(北京)

因此中国人关于财富的认知革命实际上是从贝壳开始的,把贝壳作为共同等价物。贝壳就更对人类的财富认知革命理论是支持的,因为贝壳显然没有直接的使用价值。也就是把贝壳抽象等于交易中的价值,寄托人们相互交易中的信任、信用。

在这里我们特别指出,错误的财富观让一些人抱定财富就是有使用价值的物,认为占有越来越多的生产资料、产品和资源,就等于占有财富,这种财富观和行为不仅对于自由市场交易没有帮助,历史上还多次引发经济衰退甚至农民革命,尤其是很多王朝末期,因为这样做通常的后果就是市场上信用资源枯竭,经济萎缩同时让中央政府税收系统的崩塌。

过去,中国盛行一种理论说王朝末期的土地过度兼并是由于土地私有制造成的,这里完全混淆了私人过度占有和私有制之间的区别。在资本主义时代,私有制是自由市场的基石,资本家占有的生产资料和资源要远胜于农业经济的大地主,但是为什么没有因此造成经济萎缩呢?因为资本家利用手中的生产资料大规模的生产出产品利润,我们下一讲要分析,这可以通过现代银行系统达成新的财富共识(纸币)。尤其像福特那样有远见的资本家,有意识的不断提高工人的工资和福利,让他们也买得起自己生产的汽车,不断参与市场交易。因此工业时代,资本家高度集中的生产资料和资源反而促进了市场经济的繁荣。

其实,如果没有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过度占有生产资源也一样会让经济萧条。比如,中国在1998年发放房产证前,国家法定拥有几乎所有土地和房产资源,那会普通公民都只有单位分房,几乎没有个人房产概念,自然也没有形成房地产市场,都属于国家的,那等于国家拥有很多财富吗?几乎不是,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社会是一个非常贫穷的社会,即使国家也财力极度贫乏。所以亚当斯密写的那本名著<国富论>,光看书名人们很容易误解他是教国家怎样更多的占有资源财富的,恰恰相反,亚当斯密是通篇分析国家怎样通过尊重“互通有无,等价交换”这个自由市场基础协议,在大量平等交易中让信用资源(财富)不断的产生,最后国家才能富强起来!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断发展市场经济的结果完全证明了这条财富产生的真谛。

綜而言之,仅仅占有实物和资源不等于拥有财富,创造了自由市场的信用,并进行了一场认知革命才开始拥有财富。

这场财富的认知革命到现在也没有停止,因为全球的市场和产业协同还在不断向更广更深更高的水平迈进。因此财富的概念和形态还在继续深刻变革。为什么后来说数字货币、比特币能成为财富?后面主笔要深入地讲,那是上万年认知革命的延续,是人类文明进化的延续。从这样一个视角我们就很好理解:人类创造财富的抽象是人类文明所必需,是人类整个自由市场建立所必须,大量的高效率交易进行所必需,只有足够多的财富,才能保证全人类大规模的产业协同能够完成。

4. 财富当前主要表现形式和度量——货币,从金银到纸币:银行产生信用资源

上面我们分析了,大规模人类市场交易协同需要信用共识,就是财富,但是最早这些共识的形成主要依赖天然资源的稀缺和化学性质稳定,比如贝壳和金银。但这样产生全球信用共识的模式,显然不适应后来工业革命时代更广泛更高效的全球贸易。因为工业革命的标志就是生产大爆炸,能用来交易的产品急剧增加。所以接下来,财富再往前发展,需要更精确地价值度量,需要更高的流动性,这就必然产生银行货币。

哈耶克的老师米塞斯说:“货币不过是交易的媒介,如能使商品劳务之进行较物物交易更为顺利,即可谓已经完成其使命。”【L.V.Mises,《货币与信用原理》,杨承厚译,1962年6月】

显然,按照米塞斯这个定义,货币显然属于财富认知共识的范畴,它是帮助亚当斯密自由市场系统交易的信用资源。更具体的说,它是财富共识的度量,它还要为财富提供更好的流动性。

历史上,显然金银也曾经担负起了部分全球货币的角色。但是,终归它大规模携带是很不方便甚至不安全的,这样金银作为信用资源的流动性很快会跟不上工业革命的步伐。而且,金银做为天然稀缺资源,一方面容易让人类形成财富共识,但另一方面很容易为市场造成信用资源稀缺,特别是在工业革命发生之后,因此,银行开始登上了历史舞台。

银行起到什么作用呢?最早笔者认识也很肤浅,认为银行就是存钱、取钱,只是我们的财富寄存的地方。其实你真正搞清楚银行的本质,包括现在货币的本质,它是产生信用的,或者某种意义上是产生“钱”的地方。那银行最早是怎么来的呢?

可以来说一下《乔家大院》这个电视剧。这部电视剧是银行很早期(那时中国叫钱庄)的一部分历史。电视剧的背景是贸易很发达的山西。根据地理位置,山西连着内蒙和国外,相当于和古代丝绸之路的一部分相连接,同时背后又跟内地好几个省接壤,所以它是一个贸易很发达的地方。

乔家大院是做贸易的大户,而且那时候中国的信用共识是白银。乔家的贸易做的很大,需要长途贩运白银,而且贩运的量很多。在这过程风险就很大,荒郊野岭,又经常跨越蒙古大草原,半路碰到土匪怎么办?后来就需要镖局保护,但是成本很高,因为人家镖局是拿命保护。你要按现在金融服务标准来说,每次百分之十左右的信用流通成本确实太高了。

后来乔家的乔致庸有了一个创新的想法,是发行一个叫银票的东西。我开很多分号,你只要有我这银票,就不用拿着银子从太原运到包头,你到我包头分号能够兑换出来就可以了。银票就好藏了,没准你走半途扮个叫花子也行,或者把银票缝在棉袄里,这就大大降低了风险,而且中间的费用也大大下降了。

但是《乔家大院》那部电视剧没把这个金融故事讲完。到后来真正的银行生产信用这个事,主笔后来也是看亚当斯密《国富论》后理解清楚的。因为那时候在欧洲,银行也是处于萌芽状态。

现代银行最早是从意大利开始的,英文银行这个词Bank是发端于意大利语Banca。Banca在意大利语是板凳的意思,因为最早做金融的人都是拿着板凳坐在路边开展业务的。坐在Banca上的那些人,本来进行的业务跟乔致庸是类似的,这边收你一百两黄金,我给你个支票,你找另一个地方的Banca去兑换。一开始是意大利几个城邦之间交换,不用长途贩运黄金了,降低了运输风险和成本。

难为后期Banca这帮人动脑筋,就开展了新的业务;所谓借贷。怎么个借贷呢?他收到别人一百两黄金了,他就把这一百两黄金给那些想借黄金的第二个人看,但是我不直接把黄金借给你,我也给你开张支票,代表我借给你一百两黄金,你拿着它到我的其他分号也可以兑换。如果大家都相信也可以直接进行支付,支票就是所谓纸币的前身。

但是Banca都想把业务拓展,绝不可能有一百两黄金就只开出一张支票,他们慢慢越开越多了,最后一般就五份。这种行为后来就让银行业变成了高危的产业。原因很简单,这一行业最怕的是挤兑。例如,他开出去五份,有两个同时到他这里来兑现黄金,就兑现不出来了。第一个给人家的一百两,剩下的那个无法兑换,他就成骗子。所以在欧洲很长一段时间,银行家是骗子的代名词,甚至被一些国王明令禁止【鲍松注释:参考history of banking(Italian bankers),https://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banking】。

但是我们真正通过财富的本质来看,为什么早期的Banca能“骗”这么多人?这其实是亚当斯密的自由市场的需要。当自由市场繁荣到一定程度的需要,传统的锚定金银,靠物的稀缺性产生信用共识已经不能为全球的贸易提供足够的信用资源性支持。银行业实际上在为整个自由市场生产新的信用资源,因为本来只有一百两黄金的,它可以产生出五份一百两甚至二十份一百两黄金的信用(支票,后来的纸币)。

当然这种信用资源在开始阶段是很脆弱的,随时都有可能崩溃。如果不崩溃,Banca实际上也相当于在帮市场挖金矿,在为市场注入更多的信用资源,因为这些人拿着支票后面就可以进行交易了,显然也推动了交易的完成。所以现在大家看到的现象是:银行可以发“钱”了。

本杰明·富兰克林曾经说:牢记,信誉就是金钱。【马克思·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8月】,这几乎就可以说是银行通过信誉借贷(常常伴随质押)为市场产生财富共识的原理基础。

从历史上看,一种新型信用的产生模式,开始阶段往往大起大落,确实让很多人局部受损失,所以这是很容易被骂为骗子。银行业从板凳开始发展到在最贵的地方盖最贵的大楼,也是长达几百年的过程。其实在人类历史上,为人类创造财富的这些人,创造信用共识的这些人,很多都是顶着命去干的。

主笔下一讲会专门分析华尔街是怎么创造财富的,这些人在历史上曾大概率的被骂为骗子,尤其早期,因为操作不好就崩溃,一旦崩溃确实让很多人就受损。包括中国晚清首富胡雪岩当时都是被挤兑崩溃的,我们看高阳那本书写胡雪岩,相信基本上还是历史事实。胡当时真是富贾天下,现在杭州胡雪岩故居还多么富丽堂皇,完全像一个小故宫,朱镕基前总理参观后还专门留言嘲讽胡雪岩的奢靡,但是后来钱庄被挤兑,据说当时得罪了李鸿章集团,被人家暗中鼓动,就给他散播点儿谣言,结果就发生了挤兑,只需三天之间能让这位首富完全破产,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十几个妻妾没有住的地方,惨到那样的程度,最后潦倒而死。

你说他存心是骗子吗?【高阳 :《胡雪岩》,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年3月】主笔觉得至少不能完全这么说,他实际上真的为社会上创造了很大的财富,也确实为当时社会经济提供了很大的信用资源。

但是早期的这些行业经验不足,管理不足,再说国家的法律保护监管也不足,更重要的是当时中国的市场经济还很弱,没有足够多的产业利润为这些信用做支撑,经常流动性不够,所以很容易造成风险事件。就跟现在币圈似的,自然就被骂为骗子。

当然也确实有人故意行骗,这也不能排除,但是历史的发展就是说,从长远的时间轴看过来,基本上都是这么风雨如磐走过来的。都是一部血泪史,为人类创造财富的多少人赴汤蹈火?付出了生命代价。华尔街多少人也身败名裂,甚至包括美国南北战争的英雄格兰特总统,卸任后都深陷其中,最后绝症而亡。【约翰*S*戈登:《伟大的博弈》,祁斌译,中信出版社,2005年1月】。

但是你正确的看待整个人类历史的发展才会明白,这些人为人类创造了财富,创造了信用共识和价值,推动了全球市场协同和分工,为人类的文明、繁荣发展做出了贡献,这些人应该是值得我们正确的认识而且怀念的,它是整个人类进化认知革命的一部分,是通过亚当斯密这种自由市场,成为人类现代文明的建设者,我们现在应该比较理性的认识。

5. 从纸币到数字货币/移动支付:数据作为信用资源

现在银行业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尤其是像中国的很多大银行以国家背书,成为市场创造信用资源的主力,发行纸币,大家觉得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阿里的副总高红冰就讲这一套是有问题,它是为我们的贸易生产信用资源,但成本太高了。你想在最贵的地方盖最贵的大楼,里面上班的又都是名校毕业生,肯定开的工资也是一流的,你想成本会多少?高红冰为什么说这个呢?他的意思是,人类历史又往下一个阶段迈进,人类的认知革命继续延续,互联网大数据时代,数据可以产生信用了。

曾经主笔听到一个故事,说天弘基金要被阿里并购,本来天弘基金是满心希望嫁给阿里,天弘基金本来是一个很小的基金,嫁给阿里还得了?一下能跻身全中国前几大基金,当然是很想嫁给阿里。但是居然这个谈判进行了一个月还没进展,后来主笔就听到这个故事,就是在吵一件事:天弘基金本来的用户门槛是你要参加我这基金,最低五万块钱,想想也合理。你想他们都是最贵的地方盖最贵的大楼,基金也一样,门槛一定要高,你低于五万的话,拿几块钱来玩儿肯定赔本啊,生意没法做,做一笔单子赔一笔,所以设最低限为五万块钱。

但是阿里对它提的要求是必须把门槛降到一块钱,下降五万倍。天弘基金开始觉得天方夜谭,怎么可能?你要整死我啊?怎么可能门槛一下降这么多,你说下降个一两万也许还可以商量,下降到一块钱?觉得完全不能谈,两方就吵,吵了一个月。据说阿里最后都下通牒了,说你不给我降到一块钱咱俩就拜拜,这婚结不成了。后来天弘基金没办法,只有屈服。为什么?因为高红冰已经讲了,阿里自认为它代表新的时代,数据和信息也能产生信用了。注意,这确实是人类财富历史的一个新纪元的开始。

以前都是有实物的,黄金、白银,看得见摸得着的,谁能相信数字能够产生财富啊?以前不可能有这个概念的,数字随便在纸上写写,你能说它是财富吗?不可能。主笔首先要提前说一下,给大家剧透一下,必须是大数据时代才能产生这种现象。为什么我们进入大数据时代就有实质性的不同呢?主笔后面要谈到量子力学给我们带来的世界观,本体论。

不管怎么样有了大数据,主笔觉得阿里是有历史功绩的,高红冰给主笔讲,他们开始超越了银行在最贵的地方盖最贵的大楼这种高成本的生产信用模式,这样一种信用产生的逻辑,他们开始发现大数据也可以产生人的信用,其实这并不特别怪异。你的数据多了当然你的信用值应该不一样,比如有一次主笔跟火币网的总裁李林交流,他说你知道我的信用卡额度是多少,三万块钱,而且更可笑的是经常收到银行的短信,动不动说祝贺你今天临时额度给你调到五万,这不开玩笑嘛?李林谁不相信他身家至少几个亿,但是信用卡额度才几万块钱。

为什么?因为银行没你的大数据,更没有你的数据资产。所以信用额度产生得非常低,本来信用卡是一个生产信用资源好的金融工具,是个好东西,我们现在都在用,也很方便,但额度太有限了,跟我们实际财富状况,我们真正能生产财富,生产信用的情况严重不符,更关键的是信用产生成本还那么高。高红冰就说了,未来大数据是可以产生财富共识的,而且成本要比现在银行低很多。

本来2016年那会儿他是请主笔去讨论区块链的,那时候主笔自命比较懂区块链,中国最早的一本介绍区块链书的,是我们编译的。但是没想到高红冰当时几个观点,真是让主笔开了脑洞了,所以主笔顺着他这个逻辑思考,未来人类开始走向数据产生信用,产生财富的时代。主笔当时就跟高红冰讲,现在不对的地方是,现在搞的还是数据寡头公有制,互联网上数据属于谁是不明确的。你说我在微信上的数据属于谁?我一旦上阿里、淘宝,数据倒是都给平台了,包括上Facebook。

后来主笔到美国去碰到一位芝加哥大学博士Jeffrey Wernick,在中国也挺有名的。跟他在纽约探讨,他说全球的大互联网公司就是一种商业模式,就是拿着大家的免费数据赚钱。后来主笔查了资料,Facebook每年拿大家20多亿用户的数据,能收入400亿美金,挣的几乎跟标致汽车公司一个数量级的利润,你说这得创造多少财富?

但是如果是数据公有制的话,一个公有制比私有制创造财富的能力要低得多。都公有制的话,数据不属于我们每个人,那对于我们自己的信用值的增长,对于我们财富的增长是严重受限的,余额宝也给不了多少,有的时候给的信用额度还没有银行多,远不能真实发挥数据产生财富的潜能。

高红冰的逻辑主笔完全信服,但是后来主笔一下想通了这些,突然反应过来比特币为什么应该值钱了。中本聪最伟大的创造是什么?私钥签名解决了数据所有权的问题,数据第一次能属于谁了。为什么叫加密数字资产?跟中国开始发房产证搞住房私有化一个道理。紧接着以太坊搞一个不可停止的智能合约,都是为这个服务的。未来区块链时代最伟大之处,是能够让我们在互联网上的大数据确权到每个人,让每个人的数据能成就为我们每个人的财富共识。

整体来说,人类社会进步为什么需要财富?最根本的原因是人类文明的自由市场架构需要交易。但是在交易过程中,为了提高交易效率,尤其是陌生人之间能够大规模的交易完成,需要认知革命,从而抽象创造出信用、信用资源或者信用等价物等共识。通俗的说就是“钱”,这类的东西慢慢就抽象出财富的概念。不管是历史的演进,不管是最早的贝壳、黄金、白银,后来银行发行的纸币,股票证券,包括在本书后面要谈到虚拟货币数据资产,所有这些万变不离其宗,只要能增加交易中的信任、信用资源,能帮助市场中的交易更好的大规模的完成,它们的就有机会形成财富全球信用共识;这是《人类简史》里说的人类的认知革命的一部分:价值的认知抽象。就是当初智人HomoSapiens战胜了所有其他种群的原始人类的制胜法宝,是伟大的人类进化最绚丽的篇章之一。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1837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3)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十崽10 2021-04-08
这篇文章非常有价值!
YdreOfCa 2021-04-07
很有意思的观点👏
hoAEZJ2A 2021-04-07
怎样私聊博主呢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3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