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2 16:40

从“扒粪者”到Web 3.0:为何说社交代币平台是传媒业3.0的雏形?

作者:Multimyst,Cyberight Capital 首席研究员,Cyberight Captial 是一家以第一性原理驱动的投资公司,它对众多公链、DAO 项目均有所投资。
翻译:0xmiracle

Ours is a government of liberty, no man is above it, no man is below it , we must treat each man on his worth then merits as a man.
——Theodore Roosevelt (第 25 任美国总统)

很多人不理解区块链的所谓创新,看起来只是 pump 和 dump 的骗局。而我认为,区块链所提供的去中心化无准入的环境,正是为人类探寻未来乌托邦,创造了一种可能性。

本文将以我们投资的 Social Money 赛道举例,逐渐阐明我们对世界未来走向的判断。

拉什莫尔山国家纪念公园,有一座代表 20 世纪人类雕刻艺术的杰作,它就是总统山。人民选择了 4 位总统作为国家的象征,分别是创建国家的领袖乔治·华盛顿,起草了《独立宣言》的托马斯杰弗逊,解放了黑奴的亚伯拉罕·林肯,还有一位就是西奥多·罗斯福。

罗斯福总统的伟大,还要从洛克菲勒说起,自 1984 年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后,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但在 1902 年,西奥多·罗斯福却实施了一系列政府监管经济措施,这是在倡导自由竞争的国度里的第一次,这次监管的矛头指向了托拉斯,而洛克菲勒就是标准石油托拉斯的缔造者。

10 年时间洛克菲勒将标准石油公司打造成遍布全美的标准石油托拉斯。通过超高的市场规模,标准石油公司有了足够与石油生产商,石油运输铁路公司的谈判价码,成功降低了石油的成本,这一方面是经济繁荣、科技跃进,被称为美国历史上的镀金时代,另一方面贫富差距恶化、巨头垄断、黑帮盛行。民怨沸腾之下,社会舆论的反思与批评也愈演愈烈。

托拉斯在扩张时往往不择手段,标准石油的市场经理就公开恐吓那些依靠加油引流、杂货赚钱的加油站小老板,如果不承销标准公司油品,我们就要在你边上开一家杂货店,成本价出售(肉、麦片、食糖、咖啡等),直到把你挤垮为止。

「在洛克菲勒走过的道路上,遍布着破产的人和被遗弃的工厂,摆在他面前的只是对巨额财富资源的不容置疑的控制。」当时一位学者如此写到。

垄断巨头们敢如此明目张胆,最重要原因是政府(监管机构)被他们操控在手里。

扒粪者 Muckraking 就是在 Progressive Movement (进步运动时期)把它「赠予」当时大力揭发政坛黑幕的新闻工作者。但是到了一战初期所有的扒粪者杂志基本已经销声匿迹,留下的也没有继续进行黑幕揭发运动。究其原因,随着黑幕越揭越深,直接挑战了监管者的核心利益。


回到我们今天的主题


在传媒业 1.0 时代,所有的你看到的信息,仅仅是可读,且被垄断的。正如你看到的报纸,新闻。正如默多克拥有足够多的电信业公司,它的女儿在公布的「英国 100 名最有权势的女人」中,排名第 1,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排名第 89 位。

互联网的自媒体的诞生,成功冲击了传统的电信垄断业,但是这仅仅是因为生产力的提升,并没有革命性的改变生产关系。在中国,有一家名叫 ByteDance(字节跳动) 的公司,他们的产品使用了智能推荐算法,成功成为那个世界的头部玩家。但是在美国,一款名为 Digg 的 APP 已经消失。

Digg CEO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因为一些高级用户已经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掌控 Digg 的首页(掌控推荐算法),Digg 的团队却没有技术力量来解决这一问题。Digg 团队只是通过手段赶走了那些高级用户,虽然取得了暂时性的胜利,但 Digg 也因此失去了最忠实的用户。

这是另一个层面的垄断,KOL 们垄断了这个 APP 让新的原创用户没有能力再被发掘。而算法总是有漏洞,相对于真正的用钱投票,刷票的成本总是来得更低。

借用 DAO Haus 的 Medium 图片 中心化机构的问题在于头部会拿走绝大部分收益且会阻止新的与其竞争的头部诞生。


Web 3.0 与 激进市场


随着 1993 年《密码朋克宣言》、1996 年《赛博空间独立宣言》的发布和铺垫,激进市场作为是被作为抵抗垄断,维持公平的又一解决方案,通过哈伯格税来减少私有资产的垄断,即你的议价能力是有市场上其他竞争者决定,而并非来源于你的垄断。


传媒业的 3.0 时代


因此我们认为类似 Rally 这样的平台,其实是传媒业 3.0 的雏形。我们将从读者、平台运营者、KOL、新的内容生产者这四个角度来分析为什么我们这么认为。

读者:两个行为动机。

读者对于现存优质内容的寻找

通过寻找单个领域最高价值用户,阅读其内容,如果发现内容价值并不符合币价排名,并不会给与刷量方带来任何额外收益。

对于新内容制作者的发掘

通过发掘优质作者,并购买其 social money 即可享受作者被大众认可所带来的收益。

平台运营:胖协议和瘦应用。

平台代币:通过设计平台币与 SocialToken 的 AMM 交易对,实际上让平台币有了 SocialToken 作为底层的价值支柱,项目如果想要拉升价格,这将成为天然的哈伯格税。

旧的 KOL

区块链的唯一问题在于如何头部的收益是低于中心化垄断收益的,去中心化的传媒平台并不会阻止头部接商单,只要能保证优质内容输出的同时,去接优秀商业的推广实际上是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并不会降低用户的体验。

新的 KOL 被发掘是他们唯一要做的

能否有效发掘新的内容作者,是体现 Web 3.0 与 2.0 的区别,而读者们,也希望看到新的内容打动自己,来突破自己的信息茧房,从而在早期购买作者的 social money 收获内容与财富的双重收益。

在东方,我的 LP 们告诉我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项目,Matataki。受制于那片古老大陆的证券法。他们采取了内容与经济平台分离的方式,通过直接让用户在 Github (Radicle)同步在平台的创作,仅仅把平台作为筛选好内容产出者的协议层工具,就可以轻松完成整个对传媒业的革命。

旧王已死,新王当立。正如西奥多·罗斯福的侄子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的新经济政策,让平台这个有型的手,和用户市场这个无形的手,共同调控整个内容生态,才能造就一个生命力强大的内容国度。

Muckraking: 揭露黑幕运动(muckraking)是由一群「黑幕揭发者」(muckrahers)所发起和推动的。他们是一战前一群立志改革和从事揭露文学的美国作家,对美国自由快速发展的工业所造成的政治腐败、工业垄断、商业欺诈以及由此给社会造成的痛苦进行无情的揭露和批判。

Trust:托拉斯 (Trust) 是垄断组织的一种高级形式,通常指生产同类商品或在生产上有密切联系的企业,为了获取高额利润,从生产到销售全面合并,而形成的垄断联合。托拉斯的参加者本身虽然是独立的企业,但在法律上和产销上均失去独立性,由托拉斯董事会集中掌握全部业务和财务活动。原来的企业成为托拉斯的股东,按股权分配利润。托拉斯组织具有全部联合公司或集团公司的功能,因此它是一种比卡特尔和辛迪加更高级的垄断形式,具有相当的紧密性和稳定性。

Web 3.0:Web 3.0 通过使个人成为主权者,真正的主权意味着拥有并能够控制谁从一个人的时间和信息中获利。Web 3.0 的去中心化区块链协议将使个人能够连接到互联网,使他们能够拥有并获得适当的时间和数据补偿,从而超越了剥削性和不公正的网络。

激进市场:侧重于设计主流社会的经济和政治游戏规则,旨在分解和减少人们对中心化集中权威的需要,他们将这种集中权威成为「激进市场」(Radical Markets)。传统私有财产倾向于创造并延续权力的不平坦,少数人希望将资源牢牢地垄断在自己手中,而不会将资源部署、并应用到最合适地地方。而一个更真实、更激进的自由市场则将通过广泛使用拍卖和共同拥有财产来创造规模更大的竞争和平等。

哈伯格税:简单来说,这个规则会让你为自己的财产估值而付出代价。如果估得低,别人提出的匹配价格也低,可以直接买走你的财产,而如果估得高,则自己需要上缴的税也会高,以此来达到平衡,鼓励每个人客观的评估自己的财产。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1140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