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2 08:15

NFT作品以逾6000万美元在佳士得落槌,这一切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以下文章来源于 Vogue Business

作者 Sonia Xie

2021 年以来,艺术圈最热话题是什么?非 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莫属。2月25日,拍卖行巨头佳士得纽约上拍了一件有点特殊的作品,名叫《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这件拍品以100美元的价格起拍,在一个小时内价格便攀升至100万美元。作品在经过170多口叫价后,价格一度锁定在1500多万,在最后的十分钟内,突然涌现多口叫价,最终作品经353口叫价,以6025万美元的惊天价格落槌。

Beeple, The First 5000 Days, 2021.

2月下旬佳士得宣布上拍这件作品的消息,同时在艺术行业和区块链行业引起轩然大波,究其原因,简单来说,就是一件原本只可能在区块链圈流通的 NFT 作品(或称“加密艺术”,链圈习惯称其为“nifties”)高调出现在了主流艺术市场,并且权威拍行佳士得首次接受数字货币以太坊支付作品本金。

事实上,佳士得早在2018年就试水区块链领域,与 Nanne Dekking 创立的独立数字注册机构 Artory 合作,为其拍卖过程及销售作品提供上链服务(但买家信息不在上链范围之内)。去年10月,佳士得首次上拍区块链作品,一件名为《Block 21》的实物与 NFT 结合作品以逾13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但是,上拍纯数字加密作品并接受数字货币支付实乃拍行甚至传统艺术业界的第一次尝试,因此吸引了大批大批从业者与链圈人士的关注。

佳士得拍卖的事件在链圈持续发酵。就在消息宣布之后不久,《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的作者 Beeple(原名 Mike Winkelmann)的另一件 NFT 作品——具体来说,是一个你可以在网上免费观看甚至下载的 10 秒钟视频——在加密艺术线上销售平台 Nifty Gateway 以660万美元的高价售出,创造了 Beeple 当时最高的拍卖价格记录。出售这件作品的人是迈阿密藏家 Pablo Rodriguez-Fraile,他联合创立的加密艺术画廊 Gallery of Crypto Art 同时也加入了 Artsy 的线上画廊网络。去年10月,他刚刚花费近6.7万美元的价格购买这件作品,在短短四个月内,这件作品的价格翻了100多倍。

660万美元在传统艺术市场中是什么概念?今年3月1日佳士得纽约上拍的一件梵高珍贵手稿的估价也不过700万美元,最后这件作品以1000万美元出头的价格成交。

试想,如果给你1000万美元的预算,你会购买一张梵高的真迹,还是网上的一张图片?我相信99%的人会选择前者,这不仅是因为梵高的作品是实物,也因为他在艺术史中的地位保证他的作品一定日后会增值;但网上的一张图片就不好说了,况且,这张图片人人都可以观看下载,而收藏这张图片的人,实际上购买的只是一段独一无二的 ID 标识,它证明此物是此物,并且此物属于你(好比收藏 Maurizio Cattelan 用胶带贴在墙上的香蕉,你买的不是胶带和香蕉本身,而是一纸收藏证书,以及你如何展出这个作品的说明;或者类似收藏行为艺术,你购买的是让艺术家表演的权利,而不是行为表演的录像带——如果这对你来说更好理解的话)。

这听起来很荒谬:我花这么多钱只是证明我确实拥有一个人人都能复制和观看的图像吗?但这确实是NFT狂热中的很关键的一点。

“人们收藏 NFT 作品的一个原因是,这种收藏行为可以帮助他们彰显自己在数字领域的地位(digital flex),但如果传统的艺术品藏家并不经常在活在数字世界里,那他们又有什么好在网上炫耀的呢?”Elliot David Safra 对我解释道,他是艺术资讯机构 AndArt Agency 的创办者,他参与组织了佳士得2018年的 Art+Tech 峰会,当年的讨论主题是区块链技术。这个前沿的年度论坛旨在探索跨领域创新在艺术行业的运用,此前,包括全球最大线上艺术品销售平台 Artsy、国际咨询公司德勤、伦敦蛇形美术馆、英国《金融时报》等机构都参与其中。

Safra 认为,目前,阻止传统艺术收藏者涉足 NFT 作品收藏的障碍,除了尚不便利的支付方式,还有对 NFT 作品并不强烈的收藏欲望。但我认为,让传统艺术收藏者望而却步的根本原因,主要在于 NFT 作品普遍尚谈不上艺术性的品质,以及目前 NFT 作品市场中存在的巨大泡沫。

前文提到的 NFT 作品销售平台 Nifty Gateway,是加密艺术交易圈最活跃的平台之一。去年12月,该平台单月交易额便高达667万美元,而去年11月整个加密艺术圈的交易额也“仅有”260万美元。这自然与全球财政和货币宽松政策的经济大背景相关,去年12月,比特币迎来又一次牛市,价格一路飙升至2万美元,一夜暴富的感觉相信很多炒币老手都有体会。“2021年在美国主流机构的涌入后比特币价格突破5万美金。‘加密世界’约6千亿美金的市值无疑造就了一批‘加密世界’新贵。”web3 基金会的中国区负责人王琴文表示。

资产的极速膨胀让许多币圈玩家的财产“无处安放”,而疫情宅家无疑更促进了人们在互联网上的消费。因此,在 Nifty Gateway 这样的平台上,一张普通的动图的二级市场价格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从几美元攀升到几千美元,这样的增速在传统艺术市场中是不存在的,钱来得不那么容易的广大传统藏家不可能花这么多法币购买一张网络动图,这也侧面证明了目前加密艺术领域的投机性远远大于收藏属性。

虽然类似这样的销售平台很多,但 Nifty Gateway 之所以能做到规模最大,一方面是因为它交易方式简便(支持信用卡支付),另一方面是因为它善于跨圈炒作。最近,坊间传闻该平台正在积极联系包括 Damien Hirst、David Hockney 在内的各种大牌当代艺术家与平台合作创作并销售加密艺术作品,Almine Rech 画廊代理的艺术家 César Piette 已经宣布要在该平台上卖 NFT 作品了。前不久,Elon Musk 的女友 Grimes 的作品在这个平台上总共卖出了580万美元。

钱来得这么容易,艺术家们蠢蠢欲动也完全可以理解。加密艺术的另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让艺术家能够在作品的每一次再销售当中获利。在传统的艺术市场中,艺术家通常只会在其作品第一次销售的时候得到分成,之后作品每一次被转售所产生的利润,都全部属于卖家。而在加密艺术领域,艺术家可以通过定制智能合约,持有作品的“股份”,未来每一次交易所产生的溢价的一部分都将按比例分配给艺术家。

这不只是分钱的问题,而是对艺术市场权力关系的一次根本性的挑战。传统艺术品交易是相当保守的行业,它等级森严,信息高度不透明,接受新事物的速度往往较慢。一切挑战其现有结构的尝试都将被长时间质疑,比如直到现在还有无数画廊主极其排斥线上销售,尽管线上与线下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加密艺术更是直接挑战画廊与艺术家之间的代理关系,如果艺术家能够轻而易举地通过销售 NFT 作品获得巨额利益,那他还需要画廊做其经销商吗?当然,作为传统艺术市场(但是拥抱艺术民主化的)从业者的本人,我可以用万字长文证明画廊的不可取代性,但毋庸置疑的是,NFT 正在撼动传统艺术市场延续数百年的森严结构。

目前,传统艺术行业对于 NFT 的心态可以用一个时髦词来形容:FOMO,即 fear of missing out。没有谁愿意错过任何一个可能对自己有利的大趋势,但绝大多数艺术家尚不清楚加密艺术的玩法,以及出于各方面顾虑(比如和画廊及藏家的关系),他们通常选择以个别作品上链的方式低调尝试 NFT。当下大部分加密艺术创作者完全游离在主流艺术行业之外,链圈和艺术圈就像两个平行世界,各自的创作者几乎完全不重叠。比如,对传统艺术市场来说,在 Instagram 坐拥近200万粉丝的 Beeple 可能还称不上真正的艺术家,尽管 Safra 对他还是持赞许态度:“Beeple 在过去的13年每天都在坚持创作,如果这都不是一个人对其手艺(注意,他的用词是“craft”而不是“art”)坚持的证明,我不知道什么是。”

客观地说,也许 Beeple 精神可嘉,但他的图片创作目前确实还很难从艺术性的角度来评判。大多数加密艺术创作者往往没有画廊代理,也不受传统艺术市场框架的束缚,换句话说,任何人都可能在这个迅速膨胀的市场中轻松获利。传统市场中的艺术家尚在观望,门槛低的加密艺术创作领域大量涌入的都是低质量的作品,这反过来也让严肃艺术藏家对加密艺术望而却步——作品欠佳的品质对应其离奇的价格,这不是泡沫是什么?

当然,我还是乐观地认为,将有越来越多真正的艺术家加入 NFT 大潮。目前,最适合试水加密艺术的,就是如 Banksy 这样艺术市场体系外又极擅长利用市场的街头艺术家,或者如 Damien Hirst、Daniel Arsham(前者最近宣布将接受买家用比特币和以太坊购买他的部分作品)这样擅于控制自己市场的成功艺术家。当然,其实艺术行业也应该用开放的心态尝试 NFT 在艺术家版本作品交易上的一些普及和应用。

回到佳士得正在进行中的加密艺术拍卖,这个事件与艺术本身其实并没有太大关联。对拍卖行来说,这是一次营销、赚钱和获客的好机会,可谓一箭三雕。营销不必多说,这次拍卖在业界内外都赚足了话题度与关注度;此次拍卖接受以太坊的支付方式,很显然针对币圈玩家——许多人手握巨额数字货币资产,并且由于税务等原因不倾向于将数字货币兑换成法币进行投资或消费——如王琴文所说,这些新贵“对于加密文化的艺术具有身份认同感,是这次拍卖的目标客户;数据也证明,85%的 Beeple 作品竞拍开户买家都是佳士得的新客户”;只有币圈玩家才可能将这件拍品的价格抬到如此高,佳士得也会因此获得一笔数量不菲的买家佣金,而这部分钱,拍行只接受由法币支付(拍卖行之后又表示,针对这件作品,买家可以用以太坊进行全部支付)。

技术对于艺术市场的渗透速度之快,可能是我们谁都没能预见的。两年前我曾问佳士得亚洲区的高层,将来是否会考虑接受加密货币的支付方式,当时得到的回答是明确的“绝对不可能”;而在2021年的今天,纽约佳士得以如此高调的方式接受加密货币的支付方式,未来来得确实有点快。据王琴文透露,上拍 Beeple 作品是一名拍行实习生向纽约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专家 Noah Davis 提出的建议,而“纽约佳士得也非常开放地接受了这个提议”。作为传统艺术市场的代表,佳士得的开放仍是有限度的。Noah Davis 向 Artsy 表示,有关未来是否会继续接受加密货币的支付,“在可视的未来还尚没有任何打算”。

加密艺术领域未来五年内将会发展成什么样?毫无疑问传统艺术与加密领域将会加速弥合,随着更多的专业艺术家进场,更多严肃藏家也会随之而来,或许我们能够看到加密技术成为传统艺术市场常备的某种交易工具,而 NFT 作品的销售也将会成为主流艺术市场的常态分支。不过,没有永远上涨的市场,加密艺术的泡沫也终究会破,浪潮退去,支撑这个市场的,还将只会是真正相信它的人。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0846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Ryan_MATH 2021-03-12
如果是原创的话,知识量很足,解析角度很深刻,感谢这样的好文!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1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